潇洒各处游 9/18/2008 10:59
*如想去采苹果及蓝果子,报上已经开始有了,每年我们都早去TOUGAS,508-393-6406,秋高气爽的日子,周末全家游,尤其是远方来客,最喜欢我们纽英伦的秋季,金色的日子即将来临,想望着的好几个节目应该尽量参与,劝劝别末老先衰!如想去别的80个果园,请上网,KATE@POVO.COM,617-399-9500。

*前星期六玮珊及TONY请了许多朋友去他们家的后园BBQ,对着碧蓝的游泳池大家边吃边笑,不着边际的天南地北地聊起来,见到许多很久没见面的朋友,不知不觉黄昏降临,夕阳西下后蚊子还没有来,大家就移进屋内,原来一直“京戏团”在里面热闹极了,几个长头发的女生轮唱青衣,几位老妈唱老生,黑头,知道胡琴班子在一边认真的伴奏,我反正对京戏外行,什么也不懂,只记得小时候在南京爸妈常带我跟弟弟去凑热闹,从来不早到看跑龙套,总是最后去听马连良,程砚秋,梅兰芳等名角,七、八岁小孩那懂苏三起解、拾玉镯、霸王别姬……这些戏牌?来美国念大学时,纽约的雅集京戏社常常排演,去加州听瑞骏的表兄赵培忠、赵培鑫在台上出锋头,才知道京戏在美国侨界还很时兴,我小时的朋友们,何钦翼、钦翠及蒋中一等现在仍是热中上台,南开同学洪娟、洪娉(洪兰友的女儿)及夫婿郑宁权常常在加州舞台上活跃,几十年至今如此,这不是科班出身的朋友仍能上台演京戏,一定得有天才而且勤练功夫吧?听听玮珊及她家的京剧朋友真有几手,她每个星期的周末总是一大堆聚集他们家“练习、预演”,十一月一号是大日子,他们要表演,所以勤奋极了,我真佩服他们的执着和有耐性,有位刘老师从国内来了四个月探亲女儿,大概不久要回国了,怪不得唐嘉丽在为世界日报采访这些“名人”,今晚还买了两个大蛋糕,为刘老师送行,有位学生还写了首诗:“为刘老师送行:清华园中一俊才,有缘万里波城来。异国梨园勤浇灌,枝中新蕾似待开。赏心乐事刘家院,鼓乐皮簧响楼台。光阴苦短飞似箭,只盼明年君复来。”

*玮珊每个星期的电子信总是苦口婆心的劝大家不要迟到,练唱要认真,在家要勤练,周末合演时就不会浪费大家的时间,他们这次的剧服是“东山再起”的,以前京剧社的两万二千元的剧服被亚州文化中心“上交”办移交送到纽约去了,我曾经费三寸不烂之舌去问问“着落”--为什么纽英伦京剧社拥有的剧服要运到纽约去呢?百思莫解,曾记得魏晶时代,这群朋友来艺文小集及GBCCA表演,许多洋人喜爱极了,穿了照相,宣传国粹,我永远不懂得换了朝代什么都变了,上次于丹来哈佛演讲,要收门票$20,这可真是岂有此理,从来没有过的事,杨颂主任说是沿纽约哥伦比亚的例子,请大家去听演讲还得我们大家给“面子”,千万别把纽约的歪风传过来!有的记者是敢怒不敢言,说真话的要怕得罪人的话最好不干这行了,对吧?

*大女儿及女婿从北卡开车过来送大儿子进耶鲁大学,是我们李家的第一位耶鲁学生,十分庆幸!犹记去秋去纽海文听演讲,知道中美之间,听说耶鲁有一百多个PROJECTS,我们纽英历史学会去了三天两晚,看了许多图书馆的中国关系,早年教会主办的小留学生,当年他们的经历及下场,图书馆的老报纸都有记载,当年他们穿的衣帽、写作、纪念册,都成了历史的见证,看了十分心感,我们这一代的留学生背乡离井,几乎是没法想像到他们想思疾苦的,我们还去了靠近哈德福的CEDAR GROVE葬地寻找第一个留学生的墓地,当时台湾政府蒋教育部长还刻了一大块墓志文在地上,以后再仔细写吧!

*因为五月初背脊骨大开刀,上次大女儿没回来照顾,大概有点“不适”,就大事整理我们新搬回来的“百年老屋”,心想送儿子来上大学,夫婿去哈佛图书馆查资料,母女两应该多谈谈,何必劳其精力、费心思帮我整理?大律师$400一小时,何必化时间帮我修钉柜子、扫衣橱、做卫生?大概看我们两老走也走不太远,坐也不能久坐,吃多又怕我们胖……女儿的细心能拂她的意吗?这份挚热的爱心是再多钱也买不来的,应该感激上主的赐与!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0.2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