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各处游 10/14/08 10/17/2008 14:41
*屋漏又遭连夜雨!听见过这说法吧?刚刚觉得很幸运自五月背脊开刀以后,不吃止痛药已经四个月了,也可以胆子大点不用拐棍,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可是老习惯不改,三步并两步走,要想健跑如飞……于是从楼梯上最下一步失脚,我的天,我爬不起来了,老伴也不敢自己扶我起来,打电话给儿子,九一一,三分钟不到,警车、消防车、EMT五个人“武装”全到了,都说不能动,到医院照了X光才看如何决定,医院的紧急中心是多忙啊!没有马上行动,大概我不是太紧急的案子,我只是昏昏的听见所有周围的人转来转去,实在透不过气来,好像睡了一觉,身上绑得像木乃伊似的,终于轮到我,照了X光片,医生说“只断了一根肋骨”,打了止痛针,可以回家了,给了药方,最重的止痛药,不能用绑带,要时时做深呼吸,要咳嗽……不然会得肺炎!已经四天了,呼吸及咳嗽,疼痛不已,伸手拿筷子也痛,别说写字了,不能开车(吃了最重的止痛药,头昏,不能开车),这又是一次教训!走慢点、当心点,不然又是后果不堪设想,在医院里头给绑住,嘴给拦住,老伴也迷迷糊糊坐在一角陪我睡着了,老助理护士进来问:“你会说英文吗?”我怒火中烧,大声叫“我教英文十几年了,你说呢?”,她大概自知伤了我的面子,冒犯我了,赶紧加了一句:“今天忙极了,好几个不会说英文……”为什么“偏见”到这种程度?所有东方人都只会说听不懂的英文,是什么年代啊!中国人只开洗衣作坊及饭馆,很多年以前,我帮路易丝HICK竞选校董事,我跟她说我也是老师,她马上回答:“哦,你教什么?缝衣服吗?”。

这星期的新闻,化学诺贝尔奖状给了中国人的后裔,而且是我们朋友的五十六岁的儿子,知道住林肯的李诗颖教授吧!最近过 九十大寿时还见到许多李家的亲戚,钱永健是李教授大姐姐的儿子,在UNIVERSITY OF ST. DIAGO,他的哥哥钱永佑是向家的大女婿,我们以前WINCHESTER的邻居(钱也是钱学森的堂侄子),这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恭喜恭喜李家及钱家,祖籍是浙江杭州,自己从小在美国长大,他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报上断章取意标题如此写),其实又何必如此说?应该写“我是中国父母养育的美国科学家”,其实我们老大李健平也跟他的背景很相像,中学毕业,十六岁时获得美国西屋科学天才奖,这奖项是全美最久远和最负盛名的科学比赛,经常被看作是“小诺贝尔得主”,然后进哈佛……美籍华人成功的以后会越来越多,不要忘记祖籍是中国人,我们的基因优秀,应该感到骄傲!以前许多诺贝尔获得者,是犹太人的后裔,法国人、德国人……一看名字就知道了,我们有哪点比不上他们。

*光辉的十月已经过了一半了,前一阵风风雨雨没完没了,这一阵诚是阳光普照迎接国庆餐会及酒会,升旗我赶不上年青人的长跑短跑,热闹的场合总少不了我,餐会到了约700人,许多人都是一年见一次的,帝苑特别做了丰富菜肴招待大家,我的好朋友马教练口若悬河,一分钟也没停,好像连水也没喝一口,酒会也到了七百多人,我们的主人杨国栋伉俪代表一国之长,着实雍容华贵,富丽堂皇,这97年国庆日也是台湾顺利二度政党轮替后的首个双十节,纽英伦地区的侨界确确实实兴高彩烈出席各项活动向中华民国贺寿,好像今年留学生与国际友人特别多些,今年秩序特好,台上讲话,台下没有太多人切切私语,陈玉律老师的学生舞蹈也与往常不一样,题目是“团结就是力量”,数十名舞者获得特多不停的掌声,唐人街的中美国旗顺着街边挂起来确是像过节的热闹劲,在灿烂的秋阳下无形的带来许多欢欣,我不慎又跌了一跤,得到许多关爱和同情,百忙之中还惊动了新侨务主任简许邦与小慧开车来寒舍看我,真劳驾两位,不敢当,不敢当,像乾隆皇帝下江南视察民间疾苦,突然痛得要命的肋骨,谈笑风生,居然暂时不疼了,我几个关爱我的学生也要来看我,知道他们会做好吃的点心来送给我,心领心领!还是乖乖的做好功课下星期课堂上见!

*最近三星期,我又回到邦丘大学教代数,因为朋友回中国,机票不能改,我欣然就道,不但不觉得麻烦,反而非常欣赏这生活的小插曲,知道我不必温故而知新,不必准备就能上课堂讲课,数学这玩意蛮好玩的,高级代数、几何、三角……尤其学生喜欢“学”,老师就喜欢“教”,“教学相长”,跟学生一齐在课堂上的日子还是相当快乐的,我的教书执照没有白拿!上天给了我智慧,应该尽力使用,而且时时在照顾粗心大意的我,舞跳得多,平时运动也不少,就是跌也跌得很GRACEFUL,无伤大害,感谢上主保佑。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直又遇打头风。
祝你好运
vieplivee at 10/17/2008 15:21 快速引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4.2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