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简记and 跑题 - books by Clezio 11/21/2008 19:00
finished reading two novels by Le Clezio, one is Onitsha and another is Wandering Star. Onitsha was first published i think in 1968 and the Wandering Star is more recent.

As to what the stories are about, you will have to read yourself or you can easily find reviews online.

I will briefly note that he is a great artist in using words - the sound of the words move like music to one's ears. It zooms in and out to give one the view - the specific time and place, and the inner dialog of a person. It never forgets to offer the smell if there is a one, and the words and the moving of them appeal to one's all senses. It makes me feel nostalgia at times, and poignant most of the time - yes it is so beautiful to the extent that it makes my heart ach - that's how beautiful he writes.

It is unbelievable that some people are so good at using paints and color, while some are so good at using musical notes and instruments, while some are so good at words to create great stories and literature.

Reading books so beautiful can be debilitating because it is possible to render the reader into feeling nothingness. So I try to think that though I don’t possess talents in using any medium mentioned above, nonetheless, I feel lucky there is so bountiful beauty that I at least have the ability and time to appreciate. oops


Before I left for Atlanta, I went to Harvard Library to borrow the two books Obama wrote
nice writing. smile
I feel much more relaxed after reading....maybe I was already no depress when I saw MM jumped 500 at closing afer today's lot of messy(not only mm).
now I would say keeping an eye on MM is the reason of depress.
simple at 11/21/2008 19:25 快速引用
我很少崇拜谁, 但今天见到了我在活着的人里最最崇拜的人.

我把上面的评语在公众面前讲了, 他肯定了我的感觉, 后来还感谢了我的评语.

崇拜 死我了 崇拜
wildcrane at 4/29/2009 00:54 快速引用
当你提问的时候,我们太 崇拜 崇拜 你啦! 牛 牛

wildcrane :


我很少崇拜谁, 但今天见到了我在活着的人里最最崇拜的人.

我把上面的评语在公众面前讲了, 他肯定了我的感觉, 后来还感谢了我的评语.

崇拜 死我了 崇拜
pompano at 4/29/2009 09:46 快速引用
pompano :
当你提问的时候,我们太 崇拜 崇拜 你啦! 牛 牛

wildcrane :


我很少崇拜谁, 但今天见到了我在活着的人里最最崇拜的人.

我把上面的评语在公众面前讲了, 他肯定了我的感觉, 后来还感谢了我的评语.

崇拜 死我了 崇拜


真的吗? happy

提前应该把我自己写得评语看一下, 我当时读的时候竟然感觉"美丽的使人心痛". smile
wildcrane at 4/29/2009 10:17 快速引用
是嘛。

你说的那美丽,是说语言的韵律,还是整体的流畅?
WoJian at 4/29/2009 11:56 快速引用
野鹤,这有个对他语言的评论:

袁筱一

  克莱齐奥的语言一向是为读者所称道的。大约是因为人们在这个乱哄哄的世界里,一直在潜意识里寻找一种俭约、凝炼、相对朴素却不乏优雅的美。用这几个形容词可以来概括我们的作家在语言上的四个特点。
  一、俭约。我记得罗新璋先生在他的某篇文章里说,他译《红与黑》,每句一般不超过二十二字。《红与黑》的研究是旁的事,可是用在这部《流浪的星星》上,却是不带任何夸耀之意的事实。法语的复杂、精确往往是通过它的从句套从句的句式,仿佛连环套似的,一层层地深入下去。但这决不是克莱齐奥的语言。《流浪的星星》里,从句一半只限于一层,且简单句很多。克莱齐奥善于描摹外部世界,他用艾斯苔尔那双单纯的眼睛去看,所以那世界也是单纯的。“下面传来水流的声音,那是一种沙沙的声音,在山中的岩壁间回响着。天边,白色的云朵在东面聚集起来,在山谷深处幻化成各种奇形怪状,有的像雪峰,有的又像城堡。……她想起她那时候想和云一起走来着,因为它们可以自由地随着风飘来飘去,因为它们可以无优无虑地从山的另一边飘来,一直飘到大海那边。她想象过它们一路上所看见的一切,山谷,小河,那如蚁窝一般的城市,还有那些大海湾,海水在它们的怀抱中闪闪发光。今天,还是同样的云,然而它们却含有某种威胁的味道。它们好像是在山谷深处拦了一道屏障,吞噬了山峰,它们竖起一面白色的墙壁,郁郁的,不可穿越。”如果说长的句式带来的是一种曲径探幽的宛转,那么短的句式带来的则是与它简洁明快的结构相对应的简洁明快的文学风格。

  二、凝炼。凝炼除了简洁之外,更令人看中的是一种力量。克莱齐奥文字的力量取决于两点,而这两点都是与词有关的。第一在于词语的重复。克莱齐奥的每一部著作里,几乎都有几个词是反复出现的,几乎可以烂熟于心的。《流浪的星星》里,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空茫、回响、闪闪发光、令人晕眩、神秘…… 第二在于形容词的运用。克莱齐奥一向长于用色彩耀眼的形容词,给人一种刺激的印象。大海是那种要了命的碧蓝,天空是万里无云的苍白,夜是沉沉的黑仿佛能吞噬一切似的。他的形容词没有通融的余地,仿佛他笔下的树,高大,笔直,直走云际。他原本就是一个很在乎词语力量的作家,即便是在《流浪的星星》里,谈到宗教时,他也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他起先是用一种神圣的语言在说这些词,慢慢的,每个词,每个音节都在回响……这是上……的词,是他在创造这世界以前悬于天际的词。”词该是第一级具有完整意义的语言单位,它的本身可以相对独立地完成表层意义和深层意义,何况克莱齐奥更重视短的句式,这就无怪乎他这样地看中每一个词语的实现与完成了。

  三、朴素。朴素建立于修辞手段的慎用之上。这里没有猜谜似的大量的隐喻、双关、文学游戏,作者最常用的,反而是修辞里最简单的明喻。一切都在你的面前,在孩子的想象中。作者也并没有跳过孩子去连接两个可比因素的过程。因为真诚,克莱齐奥是不难理解的。只要你有一颗同样简单的心,事情就会同样的明了。因为朴素,克莱齐奥也不是这样难以翻译的。简单在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可以沟通。

  四、优雅。虽然克莱齐奥的语言句短,词重,修辞手段变化有局限,但这种语言却仍然不失优雅。
说克莱齐奥的语言风格具有经典之美,优雅便是其中的一条。在克莱齐奥诗化的语言里,他刻意在追求一种繁丽的意象。这或许是现代某些作家都滤去不用的手法,如杜拉斯,她似乎刻意将一些句子进行破坏与割裂。但是克莱齐奥的语法整齐,规范,意象应景。他描写周围风景简直有雨果的浪漫之风,不惜笔墨。克莱齐奥是不重事件的,但是,他重描写,重“死生契阔”的大背景:“冬天,雪覆盖了整个村庄,房顶、草坪一片皑皑。檐下结满了冰椽,沿着侧梁,沿着树枝滴落下来,汇聚成溪,小溪再汇成河,沿着村里的每一条小路欢舞雀跃,倾泄而下。”克莱齐奥开头的这段描写简直是可以做学习的典范语言。事实亦复如此,克莱齐奥的小说确实被选进了中学教材之中。
sommer33 at 4/29/2009 12:09 快速引用
WoJian :
是嘛。

你说的那美丽,是说语言的韵律,还是整体的流畅?



He himself answered your question. I made notes here: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7304

As any piece of music, it has melody, rhythm, and movement and the corresponse of elements so that the whole piece hold together steadily - i think that's what he said and meant.
wildcrane at 4/29/2009 12:33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oJian :
是嘛。

你说的那美丽,是说语言的韵律,还是整体的流畅?


He himself answered your question. I made notes here: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7304

As any piece of music, it has melody, rhythm, and movement and the corresponse of elements so that the whole piece hold together steadily - i think that's what he said and meant.


嗯,稍微明白了一些。你看过的书,两本是关于非洲的,一本是纳粹的时期的故事。这几个背景我都不是很感兴趣,有别的背景的故事吗?

对了,查到一个人说,Onitsha发表于1991年。
WoJian at 4/29/2009 12:49 快速引用
不足也!好比用文字和简单的概念去形容描述一曲天阙。

在这种事上,我强烈建议自己去读和体会。

Clezio 昨天所讲的自由,包括冲出这些简单概念的自由 - any great pecie has the same quality - that is it is hard to define. 好比美食一样所有的味道融在了一起你不应该还能分别出其中单独的调味品,又好比中药很难分离每个个成分的作用,他们是联手攻破!

而且他的评论有经过了一道翻译。不过下面的中文翻译似乎还行。可以帮助体会。

建议读英文,如果不能直接读法语的话 wink



sommer33 :
野鹤,这有个对他语言的评论:

袁筱一

  克莱齐奥的语言一向是为读者所称道的。大约是因为人们在这个乱哄哄的世界里,一直在潜意识里寻找一种俭约、凝炼、相对朴素却不乏优雅的美。用这几个形容词可以来概括我们的作家在语言上的四个特点。
  一、俭约。我记得罗新璋先生在他的某篇文章里说,他译《红与黑》,每句一般不超过二十二字。《红与黑》的研究是旁的事,可是用在这部《流浪的星星》上,却是不带任何夸耀之意的事实。法语的复杂、精确往往是通过它的从句套从句的句式,仿佛连环套似的,一层层地深入下去。但这决不是克莱齐奥的语言。《流浪的星星》里,从句一半只限于一层,且简单句很多。克莱齐奥善于描摹外部世界,他用艾斯苔尔那双单纯的眼睛去看,所以那世界也是单纯的。“下面传来水流的声音,那是一种沙沙的声音,在山中的岩壁间回响着。天边,白色的云朵在东面聚集起来,在山谷深处幻化成各种奇形怪状,有的像雪峰,有的又像城堡。……她想起她那时候想和云一起走来着,因为它们可以自由地随着风飘来飘去,因为它们可以无优无虑地从山的另一边飘来,一直飘到大海那边。她想象过它们一路上所看见的一切,山谷,小河,那如蚁窝一般的城市,还有那些大海湾,海水在它们的怀抱中闪闪发光。今天,还是同样的云,然而它们却含有某种威胁的味道。它们好像是在山谷深处拦了一道屏障,吞噬了山峰,它们竖起一面白色的墙壁,郁郁的,不可穿越。”如果说长的句式带来的是一种曲径探幽的宛转,那么短的句式带来的则是与它简洁明快的结构相对应的简洁明快的文学风格。

  二、凝炼。凝炼除了简洁之外,更令人看中的是一种力量。克莱齐奥文字的力量取决于两点,而这两点都是与词有关的。第一在于词语的重复。克莱齐奥的每一部著作里,几乎都有几个词是反复出现的,几乎可以烂熟于心的。《流浪的星星》里,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空茫、回响、闪闪发光、令人晕眩、神秘…… 第二在于形容词的运用。克莱齐奥一向长于用色彩耀眼的形容词,给人一种刺激的印象。大海是那种要了命的碧蓝,天空是万里无云的苍白,夜是沉沉的黑仿佛能吞噬一切似的。他的形容词没有通融的余地,仿佛他笔下的树,高大,笔直,直走云际。他原本就是一个很在乎词语力量的作家,即便是在《流浪的星星》里,谈到宗教时,他也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他起先是用一种神圣的语言在说这些词,慢慢的,每个词,每个音节都在回响……这是上……的词,是他在创造这世界以前悬于天际的词。”词该是第一级具有完整意义的语言单位,它的本身可以相对独立地完成表层意义和深层意义,何况克莱齐奥更重视短的句式,这就无怪乎他这样地看中每一个词语的实现与完成了。

  三、朴素。朴素建立于修辞手段的慎用之上。这里没有猜谜似的大量的隐喻、双关、文学游戏,作者最常用的,反而是修辞里最简单的明喻。一切都在你的面前,在孩子的想象中。作者也并没有跳过孩子去连接两个可比因素的过程。因为真诚,克莱齐奥是不难理解的。只要你有一颗同样简单的心,事情就会同样的明了。因为朴素,克莱齐奥也不是这样难以翻译的。简单在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可以沟通。

  四、优雅。虽然克莱齐奥的语言句短,词重,修辞手段变化有局限,但这种语言却仍然不失优雅。
说克莱齐奥的语言风格具有经典之美,优雅便是其中的一条。在克莱齐奥诗化的语言里,他刻意在追求一种繁丽的意象。这或许是现代某些作家都滤去不用的手法,如杜拉斯,她似乎刻意将一些句子进行破坏与割裂。但是克莱齐奥的语法整齐,规范,意象应景。他描写周围风景简直有雨果的浪漫之风,不惜笔墨。克莱齐奥是不重事件的,但是,他重描写,重“死生契阔”的大背景:“冬天,雪覆盖了整个村庄,房顶、草坪一片皑皑。檐下结满了冰椽,沿着侧梁,沿着树枝滴落下来,汇聚成溪,小溪再汇成河,沿着村里的每一条小路欢舞雀跃,倾泄而下。”克莱齐奥开头的这段描写简直是可以做学习的典范语言。事实亦复如此,克莱齐奥的小说确实被选进了中学教材之中。
wildcrane at 4/29/2009 12:54 快速引用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是嘛。

你说的那美丽,是说语言的韵律,还是整体的流畅?


He himself answered your question. I made notes here: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7304

As any piece of music, it has melody, rhythm, and movement and the corresponse of elements so that the whole piece hold together steadily - i think that's what he said and meant.


嗯,稍微明白了一些。你看过的书,两本是关于非洲的,一本是纳粹的时期的故事。这几个背景我都不是很感兴趣,有别的背景的故事吗?

对了,查到一个人说,Onitsha发表于1991年。


关于什么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how the story is told?

看来我是一个太感性的人,如果经过一片铺满野花的山坡时悬崖,我可能也会因为野花儿上的。 smile

Onitsha 好像应该是63年吧?是他早期的作品。应该还在寻找自己的阶段- "my difficulty of being".
wildcrane at 4/29/2009 12:57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是嘛。

你说的那美丽,是说语言的韵律,还是整体的流畅?


He himself answered your question. I made notes here: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7304

As any piece of music, it has melody, rhythm, and movement and the corresponse of elements so that the whole piece hold together steadily - i think that's what he said and meant.


嗯,稍微明白了一些。你看过的书,两本是关于非洲的,一本是纳粹的时期的故事。这几个背景我都不是很感兴趣,有别的背景的故事吗?

对了,查到一个人说,Onitsha发表于1991年。


关于什么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how the story is told?

看来我是一个太感性的人,如果经过一片铺满野花的山坡时悬崖,我可能也会因为野花儿上的。 smile

Onitsha 好像应该是63年吧?是他早期的作品。应该还在寻找自己的阶段- "my difficulty of being".


我比较贪婪与挑剔,总是希望能有两得。 oops

把书目列在这里,等会儿找找看有没有我感兴趣的题目。粗看对那本Les prophéties du Chilam Balam感兴趣,但好像没有英文版的。

* Le procès-verbal (Prix Renaudot 1963;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Interrogation)
* La fièvre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Fever)
* Le déluge (1966,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Flood)
* L'extase matérielle (Material Ecstasy, 1967)
* Terra amata (Beloved Earth, 1967,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erra Amata)
* Le livre des fuites (The Book of Escapes, 1969,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 La guerre (1970,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War)
* Haï (1971)
* Mydriase (1973)
* Les géants (1973,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Giants)
* Voyages de l'autre côté (Journeys Beyond, 1975)
* Les prophéties du Chilam Balam (Chilam Balam Prophecies, 1976, a translation of the Chilam Balam texts.)
* Vers les icebergs (Essai sur Henri Michaux) (To the Icebergs, 1978; an essay on Henri Michaux)
* Mondo et autres histoires (Mondo and other stories, 1978)
* L'inconnu sur la terre (The Stranger on the Earth, 1978)
* Trois villes saintes (Three Holy Cities)
* Désert (novel) (Desert, 1980)
* La ronde et autres faits divers (1982,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Round & Other Cold Hard Facts)
* Relation de Michoacan (translation)
* Le chercheur d'or (1985,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Prospector)
* Diego et Frida (biography of Diego Rivera and Frida Kahlo)
* Voyage à Rodrigues (Journey to Rodrigues)
* Le rêve mexicain ou la pensée interrompue (1988,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The Mexican Dream, or, The Interrupted Thought of Amerindian Civilizations (1993,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Printemps et autres saisons (Spring and other Seasons)
* Onitsha (1991, a reference to the African city of Onitsha, published in English under that same title)
* Étoile errante (1992, published in English as Wandering Star : a Novel)
* Pawana
* La quarantaine (Quarantine)
* Poisson d'or (The Golden Fish)
* Gens des nuages (The Cloud People, with Jémia Le Clézio)
* La fête chantée (Sung Celebration)
* Hasard (suivi d'Angoli Mala) (Serendipity)
* Cœur brûle et autres romances (Burnt Heart and other romances)
* Révolutions
* L'Africain (2004) (The African)
* Ourania (2006)
WoJian at 4/29/2009 13:31 快速引用
没读过是没法说。只是找了个关于语言的评论给你看因为你昨天的话。法语我哪能懂。为何建议读英文?你比较以后觉得英文的翻译比中文的翻译好得多?

wildcrane :
不足也!好比用文字和简单的概念去形容描述一曲天阙。

在这种事上,我强烈建议自己去读和体会。

Clezio 昨天所讲的自由,包括冲出这些简单概念的自由 - any great pecie has the same quality - that is it is hard to define. 好比美食一样所有的味道融在了一起你不应该还能分别出其中单独的调味品,又好比中药很难分离每个个成分的作用,他们是联手攻破!

而且他的评论有经过了一道翻译。不过下面的中文翻译似乎还行。可以帮助体会。

建议读英文,如果不能直接读法语的话 wink



sommer33 :
野鹤,这有个对他语言的评论:

袁筱一
sommer33 at 4/29/2009 13:45 快速引用
谢谢你给我推荐,我喜欢看 smile
只是确实语言是有限的所以才有音乐绘画好让文字不好的人还有其他手段表达 Laughing
也是所以我崇拜他能把语言运用到兼具音乐家有notes, 艺术家有色彩,摄影师有镜头,美食家有调味品,这种用语言获得一种 total sensation 的境界。

有一些东西是超越我们语言的 (我举过了音乐的例子),可以想象佛教的悟的境界有许多的都是超出语言的,师傅如何知道弟子真的悟到一定境界了呢 - 证悟 - 常常是通过比喻/打比方完成的 - 我这么想象的 - 因为只有悟到一个程度你才能打出那个比方。所以我的评论是想说,人家的境界已经根本不是几个常用概念可以表达了。

我建议读英语是基于俩点:
1。作为音乐,英语和法语要接近一些,they are tonal languages. Chinese is pictorial language. So the sound and internation may not be carried over from French to Chinese. However, the picture 和景色的描述也许中文更长处。

2。因为至少我读的三本英文翻译都非常棒。中国在这些年里没有顶级的翻译家是为另一个缘故。

sommer33 :
没读过是没法说。只是找了个关于语言的评论给你看因为你昨天的话。法语我哪能懂。为何建议读英文?你比较以后觉得英文的翻译比中文的翻译好得多?





wildcrane at 4/29/2009 14:12 快速引用
粗选下来,可以看The Giants,Terra Amata 或者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从描述来看,Clezio好像能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和的境界。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创什么玄乎的理论。显然,用幻想小说的方式写他的理论,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
WoJian at 4/29/2009 14:15 快速引用
WoJian :
粗选下来,可以看The Giants,Terra Amata 或者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从描述来看,Clezio好像能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和的境界。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创什么玄乎的理论。显然,用幻想小说的方式写他的理论,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


你不要先从概念开始嘛,我觉得你可以读Wandering Star, or maybe start with Onitsha.- I will be curious to know how you feel.
wildcrane at 4/29/2009 14:24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oJian :
粗选下来,可以看The Giants,Terra Amata 或者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从描述来看,Clezio好像能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和的境界。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创什么玄乎的理论。显然,用幻想小说的方式写他的理论,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


你不要先从概念开始嘛,我觉得你可以读Wandering Star, or maybe start with Onitsha.- I will be curious to know how you feel.


你为什么curious呢? confused

我选的那三篇,看上去更合我的口味一点,讨论物的意义或者人背后的意义。那些其实看起来不popular,好像人家都不太看得懂的样子。你推荐的,如果只是讨论人的意义,那就对我来说粗浅了一点。

其实我更想看的,是Clezio研究了印度文化和印第安文化以后的体会。
WoJian at 4/29/2009 14:52 快速引用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粗选下来,可以看The Giants,Terra Amata 或者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从描述来看,Clezio好像能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和的境界。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创什么玄乎的理论。显然,用幻想小说的方式写他的理论,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


你不要先从概念开始嘛,我觉得你可以读Wandering Star, or maybe start with Onitsha.- I will be curious to know how you feel.


你为什么curious呢? confused

我选的那三篇,看上去更合我的口味一点,讨论物的意义或者人背后的意义。那些其实看起来不popular,好像人家都不太看得懂的样子。你推荐的,如果只是讨论人的意义,那就对我来说粗浅了一点。

其实我更想看的,是Clezio研究了印度文化和印第安文化以后的体会。


For all these years, you still didn't know I am a curious cat? wink

support
wildcrane at 4/29/2009 15:15 快速引用
你推荐的那些他写的, 是小说还是散文啊?
peachleaf at 4/29/2009 15:18 快速引用
peachleaf :
你推荐的那些他写的, 是小说还是散文啊?


音乐绘画小说 smile
wildcrane at 4/29/2009 15:47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粗选下来,可以看The Giants,Terra Amata 或者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从描述来看,Clezio好像能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和的境界。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创什么玄乎的理论。显然,用幻想小说的方式写他的理论,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


你不要先从概念开始嘛,我觉得你可以读Wandering Star, or maybe start with Onitsha.- I will be curious to know how you feel.


你为什么curious呢? confused

我选的那三篇,看上去更合我的口味一点,讨论物的意义或者人背后的意义。那些其实看起来不popular,好像人家都不太看得懂的样子。你推荐的,如果只是讨论人的意义,那就对我来说粗浅了一点。

其实我更想看的,是Clezio研究了印度文化和印第安文化以后的体会。


For all these years, you still didn't know I am a curious cat? wink

support


查到Amazon上有个人卖旧书,要价899刀。

对了,你看了非洲的书,感觉非洲的古文化有味道吗?
WoJian at 4/29/2009 16:53 快速引用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粗选下来,可以看The Giants,Terra Amata 或者The Book of Flights: An Adventure Story

从描述来看,Clezio好像能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和的境界。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创什么玄乎的理论。显然,用幻想小说的方式写他的理论,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


你不要先从概念开始嘛,我觉得你可以读Wandering Star, or maybe start with Onitsha.- I will be curious to know how you feel.


你为什么curious呢? confused

我选的那三篇,看上去更合我的口味一点,讨论物的意义或者人背后的意义。那些其实看起来不popular,好像人家都不太看得懂的样子。你推荐的,如果只是讨论人的意义,那就对我来说粗浅了一点。

其实我更想看的,是Clezio研究了印度文化和印第安文化以后的体会。


For all these years, you still didn't know I am a curious cat? wink

support


查到Amazon上有个人卖旧书,要价899刀。

对了,你看了非洲的书,感觉非洲的古文化有味道吗?


他没怎么讲古文化,而是一个欧洲小孩子在那里的俩年,一个孩子的经历,中间体现当时殖民者的一些面目。It it literature - so it's really about an individual or some individuals living and struggling under a specific time and space - the human condition. It is not theory.

Disgrace is a very different book. It seems to me that Clezio's novels can have academic part so plotting is not always so important. But the plot is very gripping in Disgrace.
wildcrane at 4/29/2009 17:38 快速引用
你们都去了 tongue 我昨晚10点多才checkemail, 太迟了太迟了ft
pompano :
当你提问的时候,我们太 崇拜 崇拜 你啦! 牛 牛

wildcrane :


我很少崇拜谁, 但今天见到了我在活着的人里最最崇拜的人.

我把上面的评语在公众面前讲了, 他肯定了我的感觉, 后来还感谢了我的评语.

崇拜 死我了 崇拜
simple at 4/29/2009 17:52 快速引用
我是最后一分钟决定多么忙都应该去。

simple :
你们都去了 tongue 我昨晚10点多才checkemail, 太迟了太迟了ft
pompano :
当你提问的时候,我们太 崇拜 崇拜 你啦! 牛 牛

wildcrane :


我很少崇拜谁, 但今天见到了我在活着的人里最最崇拜的人.

我把上面的评语在公众面前讲了, 他肯定了我的感觉, 后来还感谢了我的评语.

崇拜 死我了 崇拜
wildcrane at 4/29/2009 18:21 快速引用
[Time : 0.052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59.8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