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低调做人是一种智慧 3/07/2009 05:18
低调做人是一种智慧
  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耸立云端;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地不解释自己的厚度,但没有谁能取代她作为万物的地位……

  人生在世,我们常常产生想解释点什么的想法。然而,一旦解释起来,却发现任何人解释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甚至还会越抹越黑。因此,做人不需要解释,便成为智者的选择。那么在当今社会,与人相处,我认为关键是要学会低调!

  低调做人,是一种品格,一种姿态,一种风度,一种修养,一种胸襟,一种智慧,一种谋略,是做人的最佳姿态。欲成事者必须要宽容于人,进而为人们所悦纳、所赞赏、所钦佩,这正是人能立世的根基。根基坚固,才有繁枝茂叶,硕果累累;倘若根基浅薄,便难免枝衰叶弱,不经风雨。而低调做人就是在社会上加固立世根基的绝好姿态。低调做人,不仅可以保护自己、融入人群,与人和谐相处,也可以让人暗蓄力量、悄然潜行,在不显山不露水中成就事业。

  学会低调做人,就是要不喧闹、不娇柔、不造作、不故作吟呻、不假惺惺、不卷进是非、不招人嫌、不招人嫉,即使你认为自己满腹才华,能力比别人强,也要学会藏拙。而抱怨自己怀才不遇,那只是肤浅的行为。

  低调做人,就是用平和的心态来看待时间的一切,修炼到此种境界,为人便能善始善终,既可以让人在卑微时安贫乐道,豁达大度,也可以让人在显赫时持盈若亏,不娇不狂。只有心里充满阳光的人,才能把阳光洒到别人心里。――罗曼罗兰
看完之后特有感受:我正好相反:能高调坚决不低调;能大调坚决不小调。这一点我哥特烦我。每一次回国,我提前打喇叭通知全世界,到了国内在家陪陪父母,我就浪迹天涯,我的同学也多,从开裤裆朋友开始,小学,中学,大学,我又是干旅游出身,我又能咋呼,你想想,俺娘都说我:儿啊,你甭回来了,在美国打个电话也比现在天天不着家好!我心里一酸,痛改前非:坚决不出门!打死也在家里!第二天,好像老天要考验我,两中学同学找上门了:一个是我同桌,一个是“胡司令”,他姓胡。我和我的同桌是胡司令的两个连长,我们的关系很好。我一脸的不好意思:司令,连长,俺娘生气了,要撵俺滚回美国去。咱们这么铁的关系,就不用再增加感情了。心意领了,让俺在家多尽尽孝心巴。很感谢司令连长网开一面,没有再硬拖俺上刑场。
smilhaNew at 3/07/2009 05:37 快速引用
  曾经看过一段话,一直在给我鼓励、给我帮助,使我对人、事有积极的理解。这段话是这样说的――“活在感恩的世界里:感激斥责你的人,因为他助长了你的智慧;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能力;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导了你应该自立;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了你的见识;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炼了你的心志……”

  从心理学的原理分析,事情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事情的意义取决于人们大脑对事情的反应,悲观主义的人往往看到事情负面的意义,乐观主义的人往往看到事情正面的意义,思想狭隘的人认为事情只有一种意义,思想开放的人会考虑事情不同的意义。

  活在感恩的世界里是一种积极的心态,也是一种智慧的生活态度。如同《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学“吸心大法”,别人打在他身上的掌力越大,他增长的功力越大――别人对你的伤害越大,你得到的磨炼也越大。如果在逆境中自己心灵的品质也能不断提升,那么人生一定会过得坚实而有信心。

  有的人会说,别人的帮助会让我成长,这可以理解;叫我想着别人的伤害也能让我成长,这我做不到。其实,每个人都能做到。但有两点需要注意,其一是调整自己的思想观念。当挫折或伤害来临的时候,不要首先想到我怎么这么倒霉,不幸的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而要首先想想这件事对我有什么价值?对我的人生有什么帮助?要培养自己从积极方面看待事物的思维习惯;其二就是要用感恩的心来面对挫折,思维习惯的培养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要给自己时间和耐心,尤其是那些习惯于从消极方面看待事物的人,更需要有意去练习。

  活在感恩的世界不仅需要换一个角度看待事物,还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台湾的海涛法师在一次对大学生的演讲中说到:同学们,当你们拿到一张纸的时候,你们便和整个世界联系在一起了,为什么呢?你们知不知道纸的妈妈是什么?是树,由一颗种子,通过阳光、空气、土壤、水分的作用,长成一棵大树,经由伐木工人伐木,造纸厂的工人加工,印刷厂的工人印刷,再经由总经销商到零售商的商务销售,最后才到你的手里,所以,当你拿到这张纸的时候,你和整个世界联系在一起,你应当感激这整个的过程,感激这么多人的劳动。

  一张纸的来由尚且有这么复杂的过程,我们人生中经历的过程就更加复杂,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也无论和什么样的人接触,每一个过程都是来之不易的,同时也是独一无二、不可重复的,都值得我们怀着感激的心,生活在其中。只有心里充满阳光的人,才能把阳光洒到别人心里。――罗曼罗兰
smilhaNew at 3/07/2009 07:01 快速引用
水上写的字
  生命历程就像是写在水上的字,顺流而下,想回头寻找的时候总是失去了痕迹,因为在水上写字,无论多么的费力,那水都不能永恒,甚至是不能成型的。

  如果我们企图要停驻在过去的快乐里,那真是自寻烦恼,而我们不时从记忆中想起苦难,反而使苦难加倍。生命历程中的快乐和痛苦,欢欣和悲叹只是写在水上的字,一定会在时光里流走。

  身如流水,日夜不停流去,使人在闪灭中老去。

  心如流水,没有片刻静止,使人在散乱中活着。

  身心俱幻正如在流水上写字,第二笔未写,第一笔就流到远方。

  爱,也是流水上写字,当我们说爱的时候,爱之念已流到远处。

  美丽的爱是写在水上的诗,平凡的爱是写在水上的公文,爱的誓言是流水上偶尔飘过的枯叶,落下时,总是无声的流走。

  既然是生活在水上,且让我们顺着水的因缘自然地流下去,看见花开,知道是花的因缘具足了,花朵才得以绽放;看见落叶,知道是落叶的因缘足了,树叶才会掉下。在一群陌生人之间,我们总是会遇见那些有缘的人,等到缘尽了,我们就会如梦一样忘记他的名字和脸孔,他也如写在水上的一个字,在因缘中散灭了。

  我们生活着为什么会感觉到恐惧、惊怖、忧伤与苦恼,那是由于我们只注视写下的字句,却忘记字是写在一条源源不断的水上。水上的草木一一排列,它们互相并不顾望,顺势流去,人的痛苦是前面的浮草只是思念着后面的浮木,后面的水泡又想看看前面的浮枢。只要我们认清字是写在水上,就能够心无挂碍,没有恐惧,远离颠倒梦想。

  在汹涌的波涛与急速的旋涡中,顺流而下的人,是不是偶尔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原是水上的一个字呢?
smilhaNew at 3/07/2009 07:17 快速引用
弄不清哪段是你写的,哪段是转的了。比如台湾的海涛法师好像经常给学生演讲,罗曼罗兰会引用他吗?

不管了,就赞叹一下吧,不管是谁写的,文字流畅,华美。
WoJian at 3/07/2009 07:50 快速引用
俺水平是高,但没有高到这么高,上面一两段是拙作。
smilhaNew at 3/07/2009 08:36 快速引用
年轻真好,羡慕啊。。。 tongue tongue tongue
Quincy08 at 3/07/2009 09:27 快速引用
弱弱的说一句:您老人家贵庚啊?70还是80啊?
smilhaNew at 3/07/2009 09:34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俺水平是高,但没有高到这么高,上面一两段是拙作。
崇拜 崇拜 崇拜 崇拜
jk at 3/07/2009 09:37 快速引用
  让人开悟的方法超过八万四千,却远远依然不足以让人就此开悟。

  遗憾的背后,这个现象却又是如此美丽:如果有一个确定让人开悟的方法,那么,人将被贬低为一台机器,只有机器能按某种特定的方法和程序达到一个固定的结果。人是娇贵而尚未绽放的花朵,你不能规定它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谢,那是属于人的生命自由。而生命的自由超越理性,超越方法,超越程序,超越步骤。

  一个方程式的求解方法和步骤如果正确,会自动达到一个确定的正确结果。但是,绝对确定的东西也总是死的,生命中唯一绝对确定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死亡。除了死亡,生命是那么的不确定,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你也不知道自己最终到达何处,你更无法确定自己什么时候有爱、能爱 ------,这就是生命的美。

  佛陀说:“生命是苦。”,在我看来,佛陀这样说正好恰恰显示出他是禅师们的禅师――茶味的苦也正是茶味所隐含的美。生命的表层是苦,那是因为注定的生老病死再加上一个无休执着带来的轮回;生命的深层是美,那是因为透过它的苦,人有开悟而超越苦、品味清香的可能,但是,它真的又是那么的不确定。

  生命不是一个方程式,而是一个探险,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方法、途径和步骤来使你发现和挖掘到宝藏;生命并不是一个战略战术,而是一条随缘漂流的河流,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方式和技巧来使你到达大海。

  方法本身绝不可能直接引导人开悟,方法本身也不是人开悟的直接原因。提供阳光和水分并不能直接引导一朵玫瑰开放,展开地图和地形渠道标识并不能直接引导一条河流去到海洋。

  那些开悟的人事后一直在笑,我听到他们一直在笑,这个笑是如此的纯净、纯粹和天真。这个笑,是一个超越 “生命是苦”的灵性深层的快乐;这个笑,是一个超越任何方法和策略的自发玩笑。就纯粹而言,那些笑声甚至超越了佛陀的“拈花微笑”。佛陀在笑的时候至少手中还拈着一朵花,在他的纯净和纯粹之中还是夹杂了一丝策略: 花朵 ―― 一个作为引导道具用的慈悲策略。

  菩提达摩――佛陀的弟子,在有一天找到佛性以后,笑得很厉害,他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还要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更过分的是: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一休――佛陀的另一个弟子,从某一天过后,也是一直在笑,笑着笑着他就忍不住开始嘲笑:“哎哟,释迦牟尼这个恶作剧的家伙,搞出那么多的方法和途径,误导了好多人哟。”更过分的是他在天冷的时候,竟然开始搬取很多木头佛像来引火取暖,除了他自己,甚至连师父也不能理解他究竟在做什么。

  六祖自从被《金刚经》震惊和打醒过后,也一直在笑,一个弟子问他为什么笑,六祖竟然说:“没什么,我只是笑多学无益,除非先识本心。”更过分的是他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菩提何需寻?无树何处拜?”除了他自己,甚至连同时代的另一位大师 ――神秀,也不能理解他究竟在说什么。

  那些真正了解了佛陀的人,实际是真正了解了自己的人;那些真正找到了的人,实际是发现真理不是在远处的人;那些真正找回本性的人,实际是一个嘲笑自己的人;那些真正找到佛性的人,实际是一个什么也没有得到的人;那些真正开悟的人,是一个明白“开悟”压根就是人的本性而无法失去的人。

  所有的方法都只是策略,都不是开悟的必然原因,所以才可以变着花样来进行,它们的作用是清扫灰尘。所有的语言都是“清扫工具”,它们的作用是否定和排除掉干扰。利用方法,清扫灰尘,但不要执着“工具”,找到灰尘后面的光亮以后,要把这个工具也扔掉。

  唯有开悟后超越工具和方法的人才能与佛陀开玩笑,那么,这个玩笑就是真心的流露,就是佛性的流露,它看起来大逆不道,实际是一个超越理智、超越方法、超越形式的爱和尊敬的真心隐秘宣告。

  生命可以是美,但执着灰尘使它变苦,而灰尘后面的光亮是解脱,是你的本性,是你的佛性,是你真正的快乐。记住吧:你就是一个佛,就是一个尚未清扫完心灵灰尘的佛。
smilhaNew at 3/07/2009 09:41 快速引用
牛 崇拜 我就是很低
开会 at 3/07/2009 10:07 快速引用
转帖的注明一下吧,不然我想贴个 崇拜 ,也不知道 崇拜 的倒底是谁

smilhaNew :
俺水平是高,但没有高到这么高,上面一两段是拙作。
xiaoxiaoyu at 3/07/2009 10:14 快速引用
既往不咎吧。自此以后,凡转贴必注明。以前的你要是算我的,我是没意见,怕人家原作者不乐意。
smilhaNew at 3/07/2009 10:23 快速引用
多谢多谢,我刚贴完,就发现标题里有转贴二字,我还以为我刚开始眼花没看见,正想该不该道歉一下。
smilhaNew :
既往不咎吧。自此以后,凡转贴必注明。以前的你要是算我的,我是没意见,怕人家原作者不乐意。
xiaoxiaoyu at 3/07/2009 10:26 快速引用
不谢不谢,理解万岁吧。

===============================================================
(转贴)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谐老。――《国风.邶风〈击鼓〉》
他们说季节是人心中的年轮,一日一日流动的光芒里,你终于忘不了的和总是放不下的,就那么沉淀下来,一圈又一圈,镂刻在离灵魂最近的地方。人们常常浑然不觉,只是当某一天惊讶的看到镜中自己褶皱的容颜时,才始发现,原来沧桑年年有痕。







古诗里写,微风起于青萍之末。而我对着陌上窗前喧嚣的红尘常常地想,那些爱或者不爱的问题,那些情与恋旖旎纠缠里的风生水起,是起于哪里,又会止在何方。亲爱的朋友啊,我们各自重逢在各自的生命里,这一切的一切,你懂,还是我懂呢?







看着人行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带着各自的悲欢离合,迎面而来,又要擦肩远去,光阴本就是这样嬗递的吧,而人行走在尘世里,原来,莫不如此脆如蝶衣。







就这样忽然的心血来潮,好想去一次江南古老的村落,好想去走一趟,那条长长窄窄的青石小巷,听听跫音回响,也好想,坐一次渡船,俗世里溺水三千,就让光阴为桨,渡我去彼岸,别去担心此岸的繁华如花我是否会留恋,只是陌上如烟的红尘里,谁,是那个摆渡的人?







佛箴里说红尘无爱,那么,请允许我就此掸下这一袖的繁华吧,无论在前世今生渡我的,是那瓣红莲还是那片绿叶,我只想在暮色苍茫的渡口前略过浮烟,不染纤尘。

而亲爱的,你还记不记得那些悠悠光阴里的古老故事。一个男子所钟爱的女子嫁人了,而新郎不是他,他伤心欲绝,准备爬上断崖一死了之。断崖上有一个寺庙名曰白云,在男子跳下去的一刹那,白云寺的方丈拉住了他。施主,方丈掌心合十轻轻地说,你想不想随我来,看一些东西你再跳也不迟。男子疑惑地随他走进了禅房,方丈拿出一个钵,用袖子随意地拂了一下,男子探过头去,他发现钵里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女子赤身裸体僵死在路旁,过往的行人要么掩鼻而过,要么只是轻轻地摇一下头,但没有人停下来。过了一会,一个****赶考的书生路过这里,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女子赤着身任人观望,迟疑了一下,便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女子的身上才转身离去。又过了一些日子,另外一个好心的过路人,募集了一些银子买了一口棺材,埋葬了女子。钵里的画面至此渐渐隐去了。男子还是不解。施主,老方丈摇了一下头说,这就是你的前世今生啊。路边躺着的女子,是你今生所钟爱的人,你,是第一个路人,那个赶考的书生。而娶她的,是第二个埋葬她的人。你与她有缘,因为她要还你前生的一衣之恩,所以她今生要陪你走过这一程,可她最终总要离去,因为她今生需要以身报答的,却是那个前世埋葬她的人。那么,你还要跳吗?方丈闭口不再多言,转身离去。男子彻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生命虔诚温柔,而我们路过的风景,爱过的人,遗憾过的往事,那一场一场又一场的阴差阳错,那些长长人生路上旧日足迹今朝回望的一径轻寒,原本就是如此的简单,是吗。可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那些过往日子里如荷般怅然的心事,那每一个猝不及防的瞬间啊,真的就可以这样一笔带过吗?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守望着的古老诺言就在这个有雨的黄昏从我的掌心渐渐泛化开来,象浮叶落花一般,将我的文字染的班驳陆离,也禁锢住了我的笔,而亲爱的朋友啊,我可不可以就此拉住你的脚步,留你细听,这些方方正正的字体堆积起来的,请别认为它仅仅是文字的游戏。或许是我的笔太钝了,怎么就透不过这层薄薄的纸背,而我所想告诉你的那些关于生命和光阴的真实的东西,它们依旧静静的停泊在岁月的倒影里,不曾稍离。







那么今世,爱了就爱了吧,请握住那双手,别在茫茫的红尘中丢了彼此,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走到岁月的尽头,走到奈何桥的那一头,在端起孟婆汤的那一刻,也要在心中感恩,这一生,谢谢你陪我走。

要么此生,错过了就错过了吧,不要遗憾,不要怨恨,不要无休止地追问,更不要在谁是与谁非中纠缠不休,俗世本如错综复杂的黑白牌理,缘里缘外的喧嚣纷扰铭刻在三生石畔,我们能相遇已是不易了啊。所以,我才想告诉你,不要轻易去伤一个人,也学着忘记那些牵牵缠缠和恩恩怨怨。生命里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啊,无论他陪你走过多远,请在注定分离的时候,好好说一声再见,从此,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互不相欠,各奔幸福,即使在梦中遇到了,也不要打招呼,就这么笑一笑擦肩而过吧,九转轮回里永不相见。既然爱成往事,情已错过,又何必在心底苦守,那一地阑珊。

这一去应该有轮回吧,人生本就如一蓑烟雨,满河长风。谁可以永恒不变的守谁一辈子,什么又叫做真正的长久?季节里的流光如沙,转眼就是沧海桑田,多少沉如磐石的诺言啊,今朝它们在哪里。

所以,借一叶舟给我,陌上红尘三千,请渡我去彼岸,传说那里有岁月熔炼的安宁,也传说,日日随流水,行到水穷处,就该是坐看云起时。
smilhaNew at 3/07/2009 11:13 快速引用
好漂亮的文字
wwjd at 3/07/2009 20:10 快速引用
文字是如此美丽,让我都不忍心一次读完,就像酷暑盛夏,拿着瓶冰镇啤酒,您能忍心一口气咕嘟咕嘟喝完它???俺是不能。
smilhaNew at 3/07/2009 20:57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让人开悟的方法超过八万四千,却远远依然不足以让人就此开悟。

  遗憾的背后,这个现象却又是如此美丽:如果有一个确定让人开悟的方法,那么,人将被贬低为一台机器,只有机器能按某种特定的方法和程序达到一个固定的结果。人是娇贵而尚未绽放的花朵,你不能规定它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谢,那是属于人的生命自由。而生命的自由超越理性,超越方法,超越程序,超越步骤。

  一个方程式的求解方法和步骤如果正确,会自动达到一个确定的正确结果。但是,绝对确定的东西也总是死的,生命中唯一绝对确定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死亡。除了死亡,生命是那么的不确定,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你也不知道自己最终到达何处,你更无法确定自己什么时候有爱、能爱 ------,这就是生命的美。

  佛陀说:“生命是苦。”,在我看来,佛陀这样说正好恰恰显示出他是禅师们的禅师――茶味的苦也正是茶味所隐含的美。生命的表层是苦,那是因为注定的生老病死再加上一个无休执着带来的轮回;生命的深层是美,那是因为透过它的苦,人有开悟而超越苦、品味清香的可能,但是,它真的又是那么的不确定。

  生命不是一个方程式,而是一个探险,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方法、途径和步骤来使你发现和挖掘到宝藏;生命并不是一个战略战术,而是一条随缘漂流的河流,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方式和技巧来使你到达大海。

  方法本身绝不可能直接引导人开悟,方法本身也不是人开悟的直接原因。提供阳光和水分并不能直接引导一朵玫瑰开放,展开地图和地形渠道标识并不能直接引导一条河流去到海洋。

  那些开悟的人事后一直在笑,我听到他们一直在笑,这个笑是如此的纯净、纯粹和天真。这个笑,是一个超越 “生命是苦”的灵性深层的快乐;这个笑,是一个超越任何方法和策略的自发玩笑。就纯粹而言,那些笑声甚至超越了佛陀的“拈花微笑”。佛陀在笑的时候至少手中还拈着一朵花,在他的纯净和纯粹之中还是夹杂了一丝策略: 花朵 ―― 一个作为引导道具用的慈悲策略。

  菩提达摩――佛陀的弟子,在有一天找到佛性以后,笑得很厉害,他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还要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更过分的是: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一休――佛陀的另一个弟子,从某一天过后,也是一直在笑,笑着笑着他就忍不住开始嘲笑:“哎哟,释迦牟尼这个恶作剧的家伙,搞出那么多的方法和途径,误导了好多人哟。”更过分的是他在天冷的时候,竟然开始搬取很多木头佛像来引火取暖,除了他自己,甚至连师父也不能理解他究竟在做什么。

  六祖自从被《金刚经》震惊和打醒过后,也一直在笑,一个弟子问他为什么笑,六祖竟然说:“没什么,我只是笑多学无益,除非先识本心。”更过分的是他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菩提何需寻?无树何处拜?”除了他自己,甚至连同时代的另一位大师 ――神秀,也不能理解他究竟在说什么。

  那些真正了解了佛陀的人,实际是真正了解了自己的人;那些真正找到了的人,实际是发现真理不是在远处的人;那些真正找回本性的人,实际是一个嘲笑自己的人;那些真正找到佛性的人,实际是一个什么也没有得到的人;那些真正开悟的人,是一个明白“开悟”压根就是人的本性而无法失去的人。

  所有的方法都只是策略,都不是开悟的必然原因,所以才可以变着花样来进行,它们的作用是清扫灰尘。所有的语言都是“清扫工具”,它们的作用是否定和排除掉干扰。利用方法,清扫灰尘,但不要执着“工具”,找到灰尘后面的光亮以后,要把这个工具也扔掉。

  唯有开悟后超越工具和方法的人才能与佛陀开玩笑,那么,这个玩笑就是真心的流露,就是佛性的流露,它看起来大逆不道,实际是一个超越理智、超越方法、超越形式的爱和尊敬的真心隐秘宣告。

  生命可以是美,但执着灰尘使它变苦,而灰尘后面的光亮是解脱,是你的本性,是你的佛性,是你真正的快乐。记住吧:你就是一个佛,就是一个尚未清扫完心灵灰尘的佛。


这段也是你写的吗?你说到佛性,可是说到我心里去了。 Laughing Laughing

我试着在宗教坛转贴一个故事,叫神游,讲一个小朋友一路奇遇然后得道的故事。结果没有人表示感兴趣的,我就没继续贴下去了。
WoJian at 3/07/2009 22:36 快速引用
如果绝食一天就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我说:我愿意
如果绝食两天
我说:我愿意试试
如果五天
让我想想
如果十天
您杀了我吧
smilhaNew at 3/08/2009 06:36 快速引用
[Time : 0.02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57.7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