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从美人谈起 3/12/2009 07:12
基督教强调绝对真理,认为神就是绝对真理,不认识神,就要下地狱,接受仁慈的阿爸天父永世的煎烤。突然让人想起《围城》的一段:哲人说:真理是赤裸裸的,所以有人管裸女叫做“真理”。因为某小姐又不是全裸的,所以大家暗地叫她:“局部真理”。

其实,真理的确如美人。

美人,最要看火候。太早,黄毛丫头,乳臭未干。太晚了,人老珠黄,半老徐娘。

认识真理则如认可美人,时间更重要。



前几天朋友推荐看“文革”的纪录片:

“那是个讲求出身的年代。遇罗克,一个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的敏锐少年。1966年,他以《出身论》一 文,抨击“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他说,坚持血统论的人“不晓得人的思想是从实践中产生的,所以他们不是唯物主义者。”

1970年3月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里,在排山倒海的“打倒”声中,27岁的遇罗克被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

他的几张照片匆匆从纪录片里一晃而过,他的眼镜片后面,是怎么样的眼神?我不忍细看。

那个纪录片里,也提到了张志新,她因为发现,并写道:毛主席在历史发展中的丰功伟绩不容否定。但我认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中,毛主席也有错误。她并总结:“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

纪录片上也有她的照片,那样漂亮明媚的女子。不过我们知道,为了防止她喊口号,在她被枪毙前,先被拧断了下巴。

应该还有无数的人,这个纪录片没有介绍。他们的共同点就是:认识了真理,并讲了出来。为此,他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真理,如果认识得太早,总是会要人命的。



塞尔维特:因为发现了血液循环,触犯了当时被教会奉为权威的盖仑学说,更可怕的是他居然不承认“三位一体”。然而最终他却被罗马教廷的死对头,现在被奉为宗教改革先锋的加尔文,送上火刑架的。他被技巧性的,活生生地烤了两个小时。外焦内熟。伟大的宗教改革家们心满意足。

相比之下,因为宣传日心说的布鲁诺仅仅简简单单地被罗马教廷烧死了事,可真算神恩浩荡了。

至于被判终生监禁,几乎完全失明也不准许保外就医的伽利略,更要归荣耀给神,阿门。



耶稣说: 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栓在这人的颈项上,扔在海里。(马克 9:44)

他的弟子们也正是这样行的。

哈里路亚。



曾作过多年的宗教裁判所书记的罗伦特估计,在1481年到1517年间,至少有13000人被活活烧死,8700人的塑像被烧死(这说明他们在这之前已 经在监狱中被勒死了),17000人被宣布有罪而遭受各种刑罚。他还推算,从1481年到1508年,仅在西班牙就有总数341021人被宣布为有罪而处 死。” 而这些罪,大多仅仅是比如以便宜价卖出贞女玛丽的塑像,用十条戒律装饰自己房间里的墙壁。(布瑞安8226;伊恩斯:《人类酷刑史》:斗牛士民族的迷失――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





新教徒们大概要说,这都是天主教做的。

前几天遇到一个来自虔诚天主教家庭的智利女孩,她说,你看,美国人,私生活放荡,不孝敬父母,吸毒酗酒,就是因为他们是新教徒。

原来阿扁这招“金蝉脱壳”是打这儿学的。难怪和登辉爷儿俩个自比摩西,约书亚。

以前认识一个越南华人,每次听到中国人作奸犯科的,他就说:看看看看,你们中国人。。。。。。。每次新闻里出现了中国人的正面形象,他就说:看看看看,我们中国人。。。。。。。



另外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美国的安德鲁?迪克森?怀特说:阻止了科技进步的“神学”,是“教会”,而不是宗教。他还反复证明说,“教会”对科学进步的攻击给科学和宗教都造成了非常有害的后果,而且,这种后果对宗教的伤害远远超出了对科学的伤害。(祥见A.D.怀特《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



为 要 藉 着“教会”使 天 上 执 政 的 , 掌 权 的 , 现 在 得 知 神 百 般 的 智 慧(圣经以佛所 3:10)

若 是 不 听 他 们 , 就 告诉教会。 若 是 不 听教会 , 就 看 他 像 外 邦 人 和 税 吏 一 样 。(圣经 马太:18:17)

我 实 在 告 诉 你 们 , 凡 你 们 在 地 上 所 捆 绑 的 , 在 天 上 也 要 捆 绑 。 凡 你 们 在 地 上 所 释 放 的 , 在 天 上 也 要 释 放 。(马太:18:17)



神阿,您到底要偶们小的们怎么做呢?





《智慧书》里说:“心随精英,口随大众”,“宁与人共醉,不要我独醒” 。诚然。

顺便提一下:这本书是十七世纪一个满怀入世热情的教士葛拉西安写成。

还是这教士同志说得对,真理的认识,绝对不要过早了。



真理如美人,一定要在恰当的时候认识,比如“爱国主义”,这绝对是真理,而且我们国运昌盛,所以美女正当年。“五陵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这不是?我们的美籍的杨老科学家都回来捧场。因此,上帝还果然给他奖赏了个“又活又真”的美女。

真理如美人,认识也不能太晚了。你看曾经多少真理,如今,人老色衰了。门前冷落鞍马稀了。当然,也有粉墨又登场,咸鱼又翻身的。看看,布什同学不正“十字军东征”么?

然而,不论道路怎样曲折,终究“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真理如美人,却有一点不同。时间,是美人的最大杀手,美人迟暮,转眼红粉变骷髅。而真理却是相反,时间流逝,大浪淘过泥沙,真理却沉积下来,沉甸甸,而灼灼生辉。

只是那些过早认识了真理的人们啊,那些用生命照亮了真理的人们,他们与真理同在,他们与真理一起永存。

我们该顶礼膜拜的,是真理本身?不,更是这些用生命照亮真理的人,有名的,无名的。需要我们万众瞩目的,难道仅仅是真理本身?不,更是用勇气,责任,挚诚,智慧乃至生命等人类最宝贵的东西所铺就的探索真理的道路。

这道路,永无止境。

“人”因此而所以为“人
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 四 关乎生死 2009-03-03 12:57:40

其实我很怕死,尤其是小的时候。有次,我家附近施工,发现了个墓地。那些白骨被翻了上来丢在马路上,和着腐朽的棺板。我倒在沙发上哭:这就是死亡 ! 没有知觉,没人挂念。迟早有一天我也会这样 ! 外婆走出去问别的小朋友,谁惹了她?那时,我大约三,四岁。

前几年,有一次溺水。我在水下拼命挣扎。中间也曾探出头来,可是还没来得及喊救命便又下去了。等后来有小孩子发现,叫来大人救我上来的时候,他们说我的嘴脸都是紫色的。极尽痛苦,极尽绝望,把那一片刻拉得无比漫长。不堪回忆。



我曾在一个新石器遗址做清理。有段时间,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总把那些细小的骨头从泥土里挑出来。那是聚落附近,死去的小孩子也就参杂其间。有些被放在陶的瓮棺中就埋在屋子的近旁,底部有时还凿上小孔。有人说,那是父母心怀侥幸,希望孩子不过是假死,所以留孔出气。也有人说,那是供灵魂出入的。据说也有的小孩子,就这样扔在垃圾堆里的了。那些悲喜,现在和着那些泥土兽骨,早已分不清了,都从我的指缝间滑落。身边荒烟蔓草,身后大河东去。那时常想,那时候的生死,便如此平常?然而即便是执著生死,又能怎么样呢?



也曾在峡谷深处,遇到过明代的女子。明代对我们是什么呢,凤阳花鼓,八旗铁骑,还有秦淮烟柳。现在,我一伸手,就摸到明代了。一具小小的骷髅,守着个小土罐,里面大约是些食品。一支铜钗,几颗棺钉。明代对于她,同我一样遥远。拍完照片,大家七手八脚把她捣烂,长长短短,肋骨盆骨,都装进簸箕,让民工去丢掉了。就是那一刻,我居然突然闻到了腐臭。一阵恶心伴着悲凉同时涌了出来。



我们怎么能够不怕死 ! 未知所以也许极尽痛苦的过程。然后是永恒的死寂。在死亡面前,一切都将极尽卑微。有时候想起来,也不尽要哀叹:身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纵使千年铁槛寺,终需一个土馒头。空虚,极尽空虚。

从很小的时候,盼望“山里面住着神仙”;稍大后,又盼望着能“把名字刻在石头上想不朽”;那些美丽浮华的白日梦,都雨打风吹去了。剩下生死,总要直面。





以前曾经住在一位传统的白人老太太家里。她八十八岁,独自居住。

每逢刮风下雨,她便说:看,我们年轻的时候,这个季节从来都不是这个天气。快完了。就快完了。

每逢有天灾人祸,即便是个车祸,她也要说,快看,又来了。什么世道,就快完了。有次大地震,死了很多人,她几乎掩不住激动地说:我说嘛,快完了吧。你看你看。

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就要完了”指的是末日审判就要到了。

每周她都去教堂。不过每当我把教堂的信件转给她时,她总说:你看你给我的坏消息,教堂又想要钱。

几乎每天她都哭。都说好想儿女阿。好容易一年到头,她的孩子回来吃顿饭,她便对我说:你看看,每年圣诞大餐的钱都是我出的。或者是:你知道吗?上次我儿子陪我去巴黎,车票钱是我出的。其实她的一家人都是相当富裕的。

每天起来,吃了早饭,她就坐在电视机前。中午,晚餐也在电视机前吃,一直到深夜。她也总把电话本翻来覆去,好找到可以打电话的人。日复一日。除了抱怨儿女:我早就知道他们不理我,好在我银行还有很多钱;就是悲悲切切,说自己身上的不适,快要死了。



人到老来,如回到童年,倍加怕死。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恐惧,如此专著。

我想起我的祖母,以前觉得她专制蛮横。现在回忆,就只剩一片舔犊深情。买的棉鞋能暖和吗?你妈还让你穿?你看,还是我做的好。这当早饭能行么?看,还是我做得好。大雨天跑到学校来送雨伞给同班的表哥,突然发现我也在教室。老师正在上课,她不用分说挤了进来,围着我转:这是怎么回事?你伤还没好全,你爸妈怎么就让你来上课?

其实在她众多孙子中,我并不是特别受宠的那几个。可她分到我头上那些许,丰丰富富,便组成我一生最重要的财富。



祖母也会惧怕死亡吧,然而为生者操劳,使得她没有精力,过分关注她自己的“死”。便在这一刻,“生”便战胜了“死亡”。我也并不知道,她是否担心过她“死后”没人纪念,但我想,她更挂念儿孙们的“生前”。就在一刻,“生”便已经战胜了“死”。

《福音》上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做我的门徒。这,我永远也做不到。


[打印]

由水巷人家张贴 @ 2009-03-03 12:57:40 (878
smilhaNew at 3/12/2009 07:15 快速引用
2009-3-2

早上起床, 先煮了碗燕麦粥,然后用开水烫了个西兰花做沙拉,正好赶上小火上的小锅子里的鱼头豆腐汤咕嘟咕嘟冒着下泡泡变得雪白浓香了.

我早上总吃的很多.同事朋友也都总是惊讶,我早上怎么有这么多时间.其实,我通常没有时间洗漱.然而,吃饭,却总要吃到淋漓尽致.

未免常常素面朝天.但是,没办法啊.我也是不得已. 父母在,不远游,这一条,我已经错过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一条,也只有以后再加倍补偿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了.



中午胡乱几口.

晚上回来,尚早.素炒苦瓜,油煎三文鱼头,又在微波炉里面打了一碗硬麦.共半个小时,看看还还挺得意的.

别人嘻笑怒骂,皆成文章.我这里,荤腥素淡,全是美食.

记得以前,有次同事们一起去吃饭.因为那餐馆我常去,所以由我点餐.结果,皆大不满意.我顶头上司说.亏你们也让她点,她认为啥不好吃啊?

又一次,和差不多全部领导一起吃饭,我闷头苦吃. 顶头上司大声说叫住我的名字说,你能不能吃慢一点儿?我答到,我又不和你一样,每顿都有饱饭吃。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再来.


[打印]

由水巷人家张贴 @ 2009-03-02 10:37:51 (297)
smilhaNew at 3/12/2009 07:18 快速引用
说到中国的神灵,首先我能想到的就是《红楼梦》里提到的花神了。那回说到四月二十六:“ 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每在这里,都觉得香甜清新满心口。

书上接着写: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棵树头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摇,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的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还有就是巧姐生病那次,刘姥姥说:姐儿是游园遇到花神了。凤姐立刻命人去拜祭花神。真是恨不得我也遇上个把花神,然后羡慕得目瞪口呆,沉醉不知归途,然后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然后看着妈妈忙出忙进之余,还得忙着去祭花神。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妈妈是个医生,她只需一针,我就屁滚尿流,应声而起。

然而,每当花飞花谢花满天的时候,我总能真真切切地看见:花神们袅袅落落谢幕而归,落花流水春去也。难道还有比这更“又活又真”的神?





接着就是灶神了。全称:东厨司命定福灶君。这立刻就让我想到除夕夜,窗明几净,美味佳肴,家里的火盆烧得旺旺的,全家围坐,守岁到天明。后来虽然用了电暖气,我家却总要准备点木炭,“不然大年三十怎么办?”爸爸说。

旧礼,腊月二十三焚香祀灶君,二十四送灶之别,还要有大堆糖糕点心塞住灶君的嘴。除夕夜,还有接灶神之礼,

不过到了我们,就只剩下腊月底全家大扫除了。我想,这些年,我的弟弟一个人遍擦玻璃窗的时候,他必定倍想:恩,的确少了一个人。

记不得在哪本古代笑话里看到的了:有人问,不知天有多高?有个农人回答:走得快的话,三天路程。又问:何故?答:腊月二十四送灶神,除夕迎灶神,来回七天,还要给玉皇大帝汇报工作。所以,三天。



突然才明白过来,先人们在庙堂之高要处,礼乐相和,立身行道,对着“天地君亲师”焚香礼赞的时候,他们心里却是踏踏实实的知道的,从天到地,原有交通。





有次,爸爸要我找人写“耕读”两个字,说是挂起来做家训。爸爸说:不论我们现在做什么,将来要做什么,本质上,不过耕田读书而已。

勤勤恳恳工作,清清楚楚做人,守着家人,传统。敬畏离地三尺的神灵,那便是良知。这些足足够了。这就是灶神之于我的意义吧。



然后就是遗落在山水乡间的各色神仙了。

一直都很喜欢看宫崎俊的动画片,那些精怪各有出处,比如河神,青蛙神,而那个与千寻同乘电梯,还帮了她一把的庞然大物,仿佛就是什么地方的山神。还有那些若隐若现的山中精灵,林间枝头,消消停停,缤纷落下。



这才想起来,我们也是有这些的。



有年爸爸下乡,突然传来含混的消息说遇到交通意外。后来有惊无险,爸爸平安回来。奶奶说:去到那里马路边杀只鸡吧,给“山老爷”还愿。大概她焦急万分,一筹莫展的时候,向“山老爷”许过愿吧。

那时候,也听到一些山里的同学言之灼灼,说起“山老爷”会来借烟卷,往往还有意外的回报。后来看了《聊斋》里“雷曹”那篇,说某人喝酒,看到外有一大汉,形容窘迫,欲言又止,于是请同饮。后来在睡梦中,大汉请这人天上一游,才知道原来是天上遭贬的“雷曹”。

那时候总疑惑,小神仙们就这点儿身手?后来看《西游记》,有一次,孙悟空一念咒语,出来一群衣衫褴褛,青皮脸肿的山神土地,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被红孩儿欺负了。这才明白,哦,原来也就这身手了。

多少有些感慨:为什么别人家的精灵古怪可以登堂入室,靓丽登场,还大赚其钱。咱们家的却仍然是下里巴人,而且还在封建迷信阶段。突然想起一个笑话:一个非洲酋长说,以前,我没有《圣经》,却有土地。现在有了《圣经》了,却没土地了。又想起了伪满洲国那会儿,日本人强送来的天照大神。可见,这些神怪们,除了赚钱,更能开疆扩土。



那年父母送我去读大学,从家乡的小河出发,看她蜿蜒前行,千曲百折,披荆斩棘出了深山,然后汇入大河,这大河又汇入另一条更大的江流,再然后我们就在一个开阔之处,看到了长江。

回想那些傍晚,站在甲板上,看江水东逝,后浪推着前浪,浪花淘尽英雄。有时开阔,烟波江上,远处隐约看见蒹葭苍苍,有渔舟晚唱。有时险要之处,有人说那有大禹治水留下来的痕迹。耳边有人吟着“两岸猿声啼不住”,便有人指着前面云雾窈窕之处说:看,巫山神女。船过洞庭,拜望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诗句。有人指着远处若有若无之处说:看君山,湘妃就住在那里阿,斑斑点点的竹子可以作证。后来经过湖北省,那里的孝感县,董永卖身葬父,遇到七仙女就在那里了,所以说,要“孝感”呢。

江水浩荡,源远流长。两岸风光,一路传说。我才能知道多少呢?



看那些仙迹:

西山一何高。高高殊无极。上有两仙僮。不饮亦不食。

晨游泰山。云雾窈窕。忽逢二童。颜色鲜好。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烟波野寺经过处,水国苍茫梦想中……..闻道化城方便喻,只应从此到龙宫。


......
从盘古女娲,伏羲炎黄,到八仙妈祖,一直到蒲松龄的那只小鸟儿变的女妖唱:闲阶桃花取次开,昨日踏青小约未应乖。付嘱东邻女伴少待莫相催,着得凤头鞋子即当来。

江山社稷的神,文人雅士的神,我的老祖母的神。远远近近,层层叠叠,真真幻幻,我怎么分得清楚,又怎么去样割舍呢。



后来就遇到了那完全陌生的,全能的,自有永有的神耶和华,而且人还说这才是我独一的天父。
凭空多一阿爸? 最初我不过一笑置之。
smilhaNew at 3/12/2009 07:21 快速引用
据说范跑跑找到工作了 2009-02-24 12:48:16

那一刻地动山摇 从范跑跑找到工作说起


我这文章的题目借用自称智商高得异于常人的范跑跑的成名作,真是冒犯得很。然而,我一直受老师的恩惠,尤其在地震中,所以不得不说。


我的老家这次是重灾区。其实,我老家那里在地震带上,记得小时候常常地震。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有三次很深的记忆。一次是上英语课,我正在打瞌睡,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同学们仓皇而逃的背影,还有英语老师站在门口疏散,并对我大喊,快跑。这份恩情,永记在心。

同时刻,另一个班级,靠近窗户那一组的十几个男生,几乎全部从楼上跳下去。原因是,当时他们这个班的老师,风闻地震,立刻自己跑了。一个男生慌忙跳楼,其他的就跟着全部跳了下去。幸好那只是二楼。伤了好几个,然而却还都大幸。
后来才证实,那次居然并不是真的地震,只是有个班提前下课,同学们轰轰烈烈的下楼,那段时间,刚好又有地震的传言,心惶惶。结果,就引发了这“地震”。

那一个班集体跳楼的,是高三的学生。有人给范辩护说,范的学生都大了,当然有能力照顾自己了。然而事实上,危机时刻,老师,所起的作用无比重要。即使对于那种已经高三的大孩子,也是一样。

还有一件记忆犹新的事情,是我想要说的重点。有次上课中,地震,大家顿作鸟兽散。我还算镇定。事后,我向同学们吹嘘我的镇定,然而,我旁边一个同学说,我在地震的第一时刻,一把推开了他,夺路而逃。。。。。。然而,当时,我自己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回想起来,人的求生的本能真是无比强大,无比自我。然而,这件事情,让我终生难忘。惭愧之余,我一直对那些生死关头救了学生的老师,无比的崇敬。
那一瞬间,人人都未必做得比范跑跑更高尚。然而,却极少有人,把这样的事情还要标榜得冠冕堂皇。我们偷偷自责,自勉,努力向善改进,在自私的本我和道义之间挣扎取舍,这大概是大部分人一辈子的功课吧
本能,无可指摘。然而除了本能之外,我们还是“人”,是区别于畜牲的。

看着范跑跑得意洋洋找到了新工作,我想起了那些为了保护学生而牺牲的老师。范跑跑的某些言论,以及很多支持范的人,污辱得最多的,就是这些怀里抱着学生而死去的人们了。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确实
然而,如果这句话有一天反过来了,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这样的社会,不是更值得留恋吗?




此外,范的文章最开始那段:“我曾经为自己没有出生在美国这样的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国家而痛不欲生!因为我大学毕业十几年的痛苦与此有关”。想来,这也是很多人为他辩护的重要原因吧。不过,的确,范不适合生在中国,我们这个有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传统的地方,我们这个素来以“天地国亲师”为崇拜的国度,对于他,或许的确,太辛苦了。真心祝愿,他早日去美国

[打印]

由水巷人家张贴 @ 2009-02-24 12:48:16 (4294)
smilhaNew at 3/12/2009 07:26 快速引用
又忍不住,那就再次抗议吧 2009-02-24 12:07:39

今天教我们新闻写作的老师感慨,现在法国新闻界对世界的报道太少了. 以至于法国人太不关心世界了.比如西藏问题.再比如现在还有那么多不同政见的人被关在中国的监狱里面.居然,在巴黎还这么安静.连个游行都没有.难道13亿人里面这些人就显得毫不重要吗?中国对西藏的暴行难道就……..?


他絮絮叨叨慷慨激动还没有完,我就已经十分激动了.
等他长篇大论略喘口气的机会,我立刻举手要求发言.而上次和广告学老师辩论类似的问题,我足足犹豫了一个星期,才举手的.

我说,法国人对世界的报道的确太少了,太不全面了.比如西藏,我读到过报纸上的一句话说:西藏,在中国入侵以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接着说,我承认这句话是正确的,不过,应该再加上一句,西藏,在十三世纪以前,是个独立的国家.
此外,我接着说,再比如达赖*,这里的媒体都说他是西藏的精神领袖.然而,自从1905年开始,法国就立法确立了政教分离的原则,为什么你们会认为神权会在西藏做什么仁慈的事情?

老师看来对我的话起了兴趣,我于是接着说,“能把你的笔借一下吗?顺便黑板也借一下,我还想对法国媒体的操作说点儿什么.”
我拿着他的笔上台了,我画了个中国地图,说靠着中国,有个小岛,叫做台湾,这个岛上,有两个政党.一个是分离主义者.他们想从中国独立出去,另外一个,是主张和中国统一的.第一次我在法国报纸上看到这两个党的时候,就大吃一惊,法国报纸上对这两个政党的名字的翻译方法,实在让我震撼:那个主张分离的政党, 是意译,叫做parti démocratiqueprogressif---民主进步党; 另外一个,翻译为GUOMINGTANG.前者,我们而知,就有了好印象,又民主又进步.后者,是什么呢?GUOMINTANG.这是中国国民党,这个翻译方法,第一掩盖了这个岛屿和中国的实际关系。第二,从这个不知所云的翻译来看,这个党不能留给读者任何的第一印象。
你们看,你们的媒体在用一种十分聪明的,但是极其恶毒的方法说谎.

最后,作为结束,我又提了个以前我提过的问题。就像我以前的绝大多数同学老师一样,大家都认为台湾是个独立的国家. 然而,在座的谁知道,如果作为一个国家,台湾的所谓的“国名”是什么。
台下的人乱哄哄的猜测。当然没有一个沾边的。
我给出了答案,台湾,如果作为国家电话,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是,中华民国。
就像以往,大家照例很吃惊,这才知道台湾和中国,是有关系的。


说到这里我们彼此都说了句谢谢之后,我就走下来了。


老师说,嗯,那好吧,他并不反对,台湾,和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现在,他想说的是人权问题。
我立刻回答到,我们从媒体上得知,先民主,才能富裕。其实,我却认为先富裕才能民主。
不过,我不想在这里争论这个问题。我已经打算写封信给你来说明我的观点。

开学才一个月,我已经抗议了两次了。这样下去,我一定毕不了业了.今天最后一次,以后要戒了. 当然,等我写完给老师表达我人权观点的信之后。
明天开始,一定做个乖学生。

[打印]

由水巷人家张贴 @ 2009-02-24 12:07:39 (451)
smilhaNew at 3/12/2009 07:28 快速引用
忍不住,至少可以抗议吧 2009-02-24 11:35:52


上周有门课是广告创意,法国老师说接下来,他要展示一幅非常精彩的广告,大家要注意了。结果投影一打开,是用手铐组成的奥运五环。下面还写着:中国,践踏人权的金牌得主.
接着他用广告创意的原理开始"启发":大家想想,到底手铐和奥运是什么关系呢 ………

放学回家,和朋友说起,彼此都气愤.我们约定下次我要和老师理论.

今天,又一次到了这个老师的课,上课前,好友打电话问,说我向老师抗议了没有.我说今天没有他的课了.
其实,当时,我胆怯了,而且没有准备,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又不想让朋友失望,于是这样骗她.

终于上课了,我觉得特别忐忑不安.只见老师说道,今天星期六,真不幸啊我们还有课.那么我们开始吧.
失去这个机会,大概上周那份气愤,和受到侮辱的感觉大概就要永远咽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立刻举起手,大声说:pour commencer ,c’estpossible de me donner 2 minutes ?
老师问,你说什么?

我站起来,又说了一遍,做为开始,可不可以给我两分钟.
他诧异了一下,同学们也都回过头来看我.他做了个看表的动作,说仅仅两分钟,要把握哦.
我十分紧张,然而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尽量大声说到,我想说的是您上次展示的那幅关于北京奥运会的广告.
看到同学们纷纷哦了一声,还有几个回头看着我.

我接着说,上次您之所以展示这幅广告,一定是认为它做得很好.我非常同意.
但是,它很聪明,却不智慧.
因为,如果从商业的眼光来看,用广告来侮辱竞争对手,在短时间内,是行之有效的.
然而,从长期来看,这种用谎言支撑的方法,显然是愚蠢的, 尽管这种手段是以人权和民主的名义.

老师显然有些惊讶,他张嘴说了句什么,不过好像不是贬义的,然而我紧张到压根没有听到.
我立刻又加上了一句,您知道的,我是个只是个十分小气的小女子,如果现在我不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今天晚上我一定懊悔到死.

其实,我的法语不好,是我紧张的一个原因,我说法语时通常很快,然而语法错误很多.而且,我n,l不分,t,d不分,而且卷舌翘舌也往往不分.这个时候我又绝对不想别人误解,于是说道 &laquo; 侮辱 &raquo;的时候,我先说了déshonorer ,接着又说了个démarquer. 说道谎言的时候,我说了mensonges,然后又说个faussetés.
担心会激怒老师,也是我担心的另外一个问题,所以最后我补充了&laquo;小气的小女子&raquo;那句话.

不过,现在当我回家坐在这里回想的时候,我庆幸,的确,如果我今天不表达出来的话,我一定 "死于后悔了".

此外,还很侥幸的是,恰好就是今天早上同学们约定一起聚会.我特第烧了茶叶蛋和水煎饺.虽然手艺不好,然而足以取悦这些外国人了.所以当时等我说完之后,我只听见善意的掌声.毕竟,吃人家手短嘛.……

[打印]

由水巷人家张贴 @ 2009-02-24 11:35:52 (295)
smilhaNew at 3/12/2009 07:31 快速引用
嗯,看着思辨的东西,我能不跳出来了,是个进步,夸自己一下。

看到花神,想起来镜花缘终究是没有读完,不知道是否就象美国小孩很难喜欢古典音乐一样的,是因为节奏问题吗?
WoJian at 3/12/2009 09:40 快速引用
镜花缘卖弄学问的地方太多,现代人恐怕很难读完,我只捡好看的情节看一看,最喜欢女儿国那段
WoJian :
嗯,看着思辨的东西,我能不跳出来了,是个进步,夸自己一下。

看到花神,想起来镜花缘终究是没有读完,不知道是否就象美国小孩很难喜欢古典音乐一样的,是因为节奏问题吗?
MorningMoon at 3/12/2009 09:43 快速引用
好好看看这些帖子!!长学问去吧!!!!(俺这是自言自语,不是对您说的)。
smilhaNew at 3/12/2009 14:57 快速引用
[Time : 0.050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83.8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