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WHAT A LIFE!!! 3/15/2009 07:05
2006回顾:我人生最美好的几年都浪费在了这里

来源: 文曲星下凡 于 07-01-05 21:38:40 [档案] [博客] [旧帖] [转至博客] [给我悄悄话]



1998年以前,生活富裕,独生女,从小在学校是风云人物,钢琴,舞蹈,主持,直到
高中。性格内向,好静,喜欢语文写作,读书中等。父母寄予了无比的希望。也对
我无比宠爱。小时候很漂亮,那时很有自信,未来生活对我来说既不可估量又很兴
奋。
1998年----17岁来美,交换学生在俄亥俄州呆两年,相处融洽。
2000年-----在美国单身妈妈的帮助下来到洛杉矶。开始只身闯美国的生涯。
语言学校。打工。傻呆呆。很累。想家。开始有朋友。
2001------语言学校,罢工,花钱,迷茫,寂寞,想家。
2002-------准备上大学,身份限制,家里生意倒闭,停止寄钱。被迫去找工作。餐
馆服务生。想家,累,不适应虚伪的社会。遇到男友,因寂寞和为上学身份糊里糊
涂登记,找到些许宽慰。
2003------送外卖,洗车,重返校园。吵架。同居。与朋友 失去联络自杀 出走,
想家,工作劳累,体力透支,课业停滞,担心家里。
2004-----餐馆,课业停滞,太多事情发生。吵架和好吵架和好。自杀出走。想家。
忧郁狂躁。难以接受现实。男友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却是我初恋。银行永远负数。
开始觉醒。由于拖拉作风和严重缺乏的理财能力,导致这一年才开始办理绿卡。
2005----忧郁症被确认。在电话里还要报喜不报忧。爸爸妈妈一直以为我幸福顺利。
时刻担心我。我是们的晴雨表。爸爸妈妈身体状况不好。生意一大烂摊子。我开始
在工钱里省出一些买药和寄200美金帮家里度日和还债。由于情绪长期处于崩溃状态
和暴饮暴食,身材严重发胖,脸部线条出现了我这年龄不该有的松弛和横肉。眼睛
浮肿。我开始大量花钱买保养品。经济问题又是吵架。拿到临时绿卡。拿课,DROP。
这几年间爸爸一直自责自己,想尽办法帮助我。
2006----年初,爸爸找到个生意机会给我和男友,并且自己骑自行车在冰天雪地里
跑了好几个地方拿我们需要的材料。(都是在郊区啊!说着这些我的泪又下来了)。
我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几近崩溃的等待消息,终于在年中化为泡影。此时我已心力交
瘁。我感到万分对不起爸爸。爸爸说他喜欢跑来跑去。男友懒惰,笨拙,粗鲁,没
有人缘,不会交际,也不好看。我不爱他,可是已经有感情,也对自己彻底没有了
信心。少女时期的憧憬在此时看来是那么痛心。撞车。驾照吊销。整日昏沉。 年纪
不年轻了。一事无成。马上26岁了。没有过真正的爱情。这些年我每夜失眠,想着
自己什么时候毕业,让爸爸妈妈过好日子。我发疯一样的担心爸爸妈妈等不到我毕
业的那一天。甚至想如果那样我就杀了自己。

经过几年的磨炼,我虽然什么都没有,可是我改变了很多。我自言不是个虚荣的
女孩。对于有钱人也很想认识,可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美国人喜欢开朗型。我不是。
这些年我学会了一些东西:
怎样在崩溃边缘把自己拉回来;
自己不是公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象爸妈一样对我。
不要想太多。
任何时候都要存钱。
怎样和人相处。
生活给我什么,我就要接受,并且去ENJOY。
不能太任性。

本来有很多要写,可是语无伦次。也不想去回忆。现在我改变很多,有时想,如果
时间能倒回,我会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新年了,换个新马甲。这些东西我终于有机
会可以发泄出来。在心里时没觉得什么,可是一变成文字,居然发现如此讨厌自己。


2007年计划------减少打工,政府贷款,努力读书,分居,离婚。寻找自己真正喜
欢的类型。一定要尝到真正有感觉是什么感觉。在青春即将尾声前完成自己的心愿。希望可以在今年有机会回国,回西安,上次看到西安的小吃的帖子哭了一个晚上。


愿大家的父母都长寿健康!!!!

顺便说一句:我和男友的属相相克,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什么事都不顺利导致家
里和自身都不顺利。莫名其妙的不顺利。大家要注意。

希望我改变自己。祝福大家越来越好。我爱这个坛子。
波士顿最美的季节是夏天,冰凉灿烂,每个街道都是放松的,和这里的人们一样,摆出来者不拒的姿势。每个角落每个广场每颗树每个台阶每个屋顶,都是温情的,像好身材的多情公子,你不想爱他,只想尽情地占有几次。谁都知道,10月之后,寒气来得很快,像别人老婆的一个电话。然后是漫漫的残酷寒冬。
波士顿的夏天是用来告别的,我每年都会在夏天送朋友走。这个城市学校太多,毕业了,回国的回国,找了外地工作的搬迁,在一起喝酒乱混了好几年的朋友们,在夏天离开。走之前,我们总会去一些地方呆一会,重温这个城市给我们的好日子。
搞环保的莎拉回伦敦之前,我们到Beacon Hill瞎逛。那是市中心一片修在坡上的维多利亚式红砖建筑群,在石子路上走,树木遮天,花园无语,细长的巷子优雅得不忍心进入,就在街角吃冰激凌,不说再见。前阵子伦敦爆炸,我满世界找她,她安慰我说自己是骑自行车上班的,没问题。她又去了重庆,帮市政府解决垃圾问题。垃圾不能排长江之后,这个城市处理垃圾成了一大难题:就近没地皮埋,每天用车运成千上万顿垃圾去远郊,花费巨高。莎拉说她天天出入重庆的垃圾场,灰头土脸,并忧心忡忡。环保分子有两类:激进分子和忧虑分子。我是前者,莎拉属于后者。
好友伊利莎要去南非了,我邀她去Fenway的私家花园散步当告别。所谓"私家",其实是政府把城市中心地带的土地拿出来,割成等分,20美元一年租给市民种花养草。有人的花园一搞就是十几年。看着这些半亩大的地皮被修得小桥流水花径深深,会觉得这些人对生活很有信心,会感到他们坐在被都市围困的角落里翻土除草,野心勃勃。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些花园而不肯离开这个城市?我们可以带着自己的爱人转战南北,怎样带着自己的花园远走高飞?伊利莎今年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毕业,先到印度关怀爱滋妓女,接着去安徽阜阳调研一个援助爱滋孤儿的项目,现在要长住南非帮助怀孕的爱滋妇女。她每次去一个美国人匪夷所思的地方,都会开个大party,向亲朋好友一大票人骄傲地宣布自己即将投入的工作和它的崭新意义。理想算不算一座花园?
我在这个夏天唯一值得一提的事情是开始读印裔美国女作家Jhumpa Lahiri的《Interpreter of Maladies》。所谓"开始"是因为这个阅读期拉得很长,虽然都是短篇,我还是无法一口气把一整篇读完,我的情感配置让我无法在拉赫瑞与世无争的叙述中连续正常运作;而读完一篇后我得等几天,缓一缓,才敢继续读。我后来发现,她的书应该在地铁上读,她那些若无其事的锋利,隐忍的忧伤,外乡人的惶惑,在陌生人的来来往往中得到缓冲与和解。其实,即使在人最多的地方读Lahiri,还是会被她所制造的隔绝气氛弄得穷途末路。她少谈爱情更没有曲折的故事,只用日常生活中的细节把我每一根神经末梢梳理一遍。我在对她的阅读当中,常常大哭,没有原因,只是无缘无故地难过。
Lahiri2000年得普利策奖时才30出头,在波士顿呆了多年,她故事里的地名都是波士顿的,她的人物到波士顿人都去的自由市场买菜,到我喜欢看夕阳的查尔斯河边跑步,到梵林百货艳遇。现在她也离开了波士顿和老公儿子住在纽约。当年采访哈金时,他表示很推崇这个作家,又刚得了奖,我是个天然不买大奖帐的人,就没理会。这次读她,便又对普利策奖的文学取向敬佩一番。
她怎么可以把印度移民在这里生活的点滴写得那么有普遍性那么入骨?而中国的海外英文作家,一开笔就是旧中国,文革,64,包括哈金在内(好在他已开始转了),我不反对用历史和政治为背景,只是太多了,失去了意义。我更佩服Lahiri,就用移民的当下生活琐事沾满异国的文化背景,来做文学,严肃文学,这没有高超的功底很难完成。
整个夏天,我再无所作为,终日在海边来路不明地游荡,像"水中的一滴水/失去自身的形态"(引自一个23岁女孩的诗)。夏天结束时,如果还生活在波士顿,是忧伤的,像旅行到了尽头,不得不返回起点。
smilhaNew at 3/15/2009 20:10 快速引用
[Time : 0.01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1.3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