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爸爸,俺娘 7 4/11/2009 04:17
一大早
俺娘带着俺坐长途车去姥姥家
俺爸爸在家做饭
蒸瓜干窝头
炉子红红的
窝头黑黑的
俺被俺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还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小黑皮鞋
擦得亮亮的
可以当镜子用了
做车1.5个小时
再走路半个小时
就到了姥姥家了
那时天是特别的蓝
俺的心情特别的爽
小黑皮鞋踩地也是特别的响
城里人来到了小山村
俺的姥姥家之旅让俺的虚荣心大大的满足了一会
记得中午饭吃高粱煎饼
俺吃了一点点
那东东太健康俺享受不了
只好饿着肚子
镜头从70年代转到2003年
俺的同学在公安局当局长
俺回国探亲他派专车送俺去俺姥姥家
一样的风景一样的干净空气一样的城里人来到小山村
俺的姥姥早在1976年就走了
临走前给在长春工作的7姨拍电报
母病危速归
7姨单位说要和地主姥姥划清界限
7姨怒气冲冲强行离开单位陪姥姥
姥姥的眼睛一直在盼7姨的出现
眼睛就是不闭上
俺娘说在7姨路上在路上马上就到
终于门开了7姨出现了
大哭一声就跪在姥姥的面前
俺的眼泪在不听话的流
流吧流吧为了俺姥姥
还是不说了吧太伤心
7姨事后回到长春受到批判
玩够了和俺娘回到家里
俺爸爸的瓜干窝头也差不多做好了
俺爸爸揭开盖子看窝头
俺那才华横着流的爸爸在山东农村的家里做瓜干窝头
黄埔高才生军统特务的爸爸做打死俺俺也不想再吃的黑乎乎的瓜干窝头
俺曾经问俺娘当年俺姥爷如此风光为什么想不到把俺舅舅们姨们送到美国去
俺娘无语
俺无语
俺姥爷被镇压了
俺2舅上吊了
。。。。。。。。。。。。。。。。。。。。
俺7姨看到俺在这里写的东东补充说
当年工作组让俺姥爷挨家挨户去讨饭
一个多小时回家看到门口放了好多饭
那都是他的长工们短工们自发给送过来的
然后就流泪
俺也陪着流泪
俺2姨父是黄埔2期官至台北市警备司令
当年蒋介石离大陆赴台俺2姨父跟随其后
俺2姨来不及跟上就永远留在了大陆直到死也没再见一面
俺爸爸学会了修表
俺娘学会了做衣裳
每逢过年俺家就忙得找不到北
俺爸爸的毛笔字特棒
过年家家户户贴春联
相当一部份是俺爸爸写的
许多年以后俺到北京探望俺爸爸在黄埔和军统的同学陈伯伯
他见到俺就热泪盈眶
俺一开始还能强忍不哭
他拿出俺爸爸写的信
俺看到俺爸爸的字
大哭!!
嚎啕大哭!!!
陈伯伯在工厂看大门看了许多年
那个时候俺爸爸干什么呢
拣大粪
和一个哑巴
哑巴几乎把全部工作都包下来不让俺爸爸干
俺爸爸一直念着他的好
若干年后哑巴病重在床
俺爸爸送钱送炭送药送了很多东西
哑巴对俺也很好俺也一直忘不了
陈伯伯看大门好多年老改好多年
考大家一下什么是老改
他住在2楼单元房2个卧室
陈伯伯和他老伴身体都不好
俺从陈伯伯家出来
就去了俺爸爸的共产党同事赵叔叔家
想当年俺爸爸伙同另外4个人创办了沈阳炮校
赵叔叔是俺爸爸的下级
现在他是将军衔家住一小洋楼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9.2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