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色字头上一把刀! 4/27/2009 07:00
色字头上一把刀!国府机要秘书出卖蒋介石

--------------------------------------------------------------------------------

佚名




南造云子1909年出生在上海。其父是日本的一名职业间谍,在上海秘密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在父亲"为了天皇牺牲一切"和"大日本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训导和培养下,她学会了骑马、唱歌、跳舞、打枪和应付不同场合不同类型人物的出色本领。13岁时,师从土肥原贤二,17岁从间谍学校一毕业,马上被派到中国大连从事间谍活动。

  3年后,土肥原贤二为了进一步发挥她的作用,特地精心安排南造云子以失学青年的身份潜伏在国民党的首府――南京。她的代名是廖雅权。不久,她打入了国民党要员经常出入的南京汤山温泉招待所――这儿整天盛大宴会,国民党政府高级军政人员经常在此进进出出。

  1929年周末的一个晚上,舞会照例举行。黄浚又像往日一样,一个人在轻柔的舞曲中端着一只酒杯,一边喝,一边欣赏着舞池。与其说他欣赏,不如说他在物色新的女孩。最近升迁机要秘书使他很高兴。因为这样自己又可以多拿几倍的钱。"财"和"色"是黄浚一生追求的至高目标。

  一位大约20岁的女孩立刻被他捕捉到了。齐耳短发,黑色的眸子隐在长长的睫毛之下,使人真担心看上一眼之后便不自主跌进去;那少女成熟而又热烈的目光,像一只手探进你的心田;桃形的脸和光光的白颈及完美的曲线,一下就把整个黄浚勾走了!

  女孩在客人中像春天的蝴蝶飞来飞去,那双眼也光彩四溢,突地,女孩的眼光和黄浚色迷迷的眼撞在一起。

  火花一闪!女孩急忙低了头,妩媚一笑,转了身,又回眸一笑。这一刻,黄浚早已离开了坐椅,像中了魔似的向舞池走去!

  一朵黄色的流云飘了过来:"先生,想约我跳舞吗?"

  黄浚早已晕了头,花了眼:"美人之约,岂敢拒之!"手已经搂了女孩的腰。

  "我叫廖雅权!"南造云子说出她的"伪名"。

  "我叫黄浚!"黄急忙说。

  "认识您很高兴!"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紧接着是彼此深深地一笑。

  黄浚心叹道:"与美人娱乐,其味无穷啊!"他大胆地用右手搂紧了一下廖的柔腰。

  "先生以后有时间就常来。"廖温柔低声说,黄浚心里很清楚:她没有拒绝啊。

  "真是容易上钩啊!"南造云子得手了。两人欢笑着结束了第一次碰面,依依不舍。

  从此,黄浚果然天天没事泡在招待所里,廖雅权春心荡漾,温存如水,含情脉脉。

  好戏就这样开场了。

  一天,黄浚发出暗号:"雅权,明天下午……咱们去郊外吧!"

  "可我这儿有工作啊!"雅权不急于想把鱼钓起来,要把鱼儿胃口再吊一些起来。

  "我可以找老板打通。"黄浚着急地说。

  "让我想想。"雅权还想吊一下。好一会儿,才笑着说:"好吧。"

  "我很喜欢你穿裙子。"黄浚加了一句。

  俩人一上车就驶向郊外。

  在用日语的交谈中两人不知不觉钻进了杳无人迹的杂木林。

  "雅权!"黄浚兴奋地喊了一声。喉咙哽咽,双手却已经紧紧搂住了雅权的柔腰。

  "混蛋!"雅权使劲摇了摇头。

  "放开!"雅权用的是命令语气。

  黄浚看着这张生机勃勃的粉脸。中午的太阳照得正盛,阳光透过树叶点点落在雅权的脸上,像一片片金黄的小贝壳在黄浚的眼里闪着诱惑的光泽。

  黄浚早已心急如焚。他从衣兜里掏出柯尔特式的自动手枪,边用左手搂住雅权,边威逼说:"你不喜欢我,不愿意?"

  枪口已使劲触在雅权身上。

  "我可不怕!"雅权脸不变色心不跳。

  "我要开枪喽!"

  "只是我不想死,因为我才20岁!"

  "雅权!"

  "你那么希望得到我身体吗?"

  "这不怪我,只怪你太美啊!"

  "你真的爱我吗?"

  "我若有二心,不得好死!"

  "动辄掏出手枪来,可不像个男子汉哟。"雅权笑了一声。

  黄浚一听口气软了下来,马上乘胜追击,把嘴凑了上去。

  廖雅权半推半就,心里窃喜:鱼儿上钩了。

  从此,廖雅权便以自己的身体和女人水一样的温柔,像磁铁般紧紧地吸住了黄浚!

  在一次亲热完毕后,廖雅权又娇柔地问黄浚:"黄先生,你我相好这么久了,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黄浚连忙发誓:"老天在上,我黄浚对你若有二心,不得好死。"廖雅权赶紧撒娇地吻着他:"不准你这么说。你死了,我怎么办呀!不过,你我相好这么久了,我有个朋友是投机商,需要一些'内部情况',不知你肯不肯帮忙啊?"黄浚起初有些犹豫:"这可是秘密,泄露了是要坐牢的。"可望着廖小姐那荡人的媚态,也就什么都不顾了。"宝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知道的东西,只要你需要,我都告诉你。"有这几句话就足够了,廖小姐得意极了。一下倒在黄浚的怀里,嘴里哼哼地叫个不停……黄浚就这样中计了。

  每次当黄浚把"重要情况"告诉廖小姐的时候,廖小姐总是拿出一叠钱给他,说:"黄先生,这是我朋友给您的好处费。"黄浚欢喜地接过钱,心里乐开了花,既有美人相拥,又有金钱进账,我何乐而不为?于是他更加卖力地为廖提供各种重要情报,还把在外交部任副科长的儿子黄晟也拉了进来,泄露秘密给廖小姐。

  南造云子认为时机到了,便露出了真面目。一次,她把一叠钱交给黄浚后,又拿出一张日本特工人员登记表叫他填上。黄浚一看,心中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告诉你,你已经是大日本皇军的人。哼,怎么回事,这钱是谁给你的?""不是你朋友送给我的好处费吗?"南造云子哈哈大笑:"笨蛋,这是大日本皇军给你的好处费!你给大日本皇军提供的情况很准啊,他们很满意,决定吸收你加入我们的组织。"黄浚额头上急出了汗,直愣愣地望着满脸凶相、往日柔情荡然无存的廖小姐:"你是?"南造云子指着他的额头说:"我是日本人,叫南造云子,是专门来刺探你们情报的!上几次你给我提供的情报,我都报告了日本皇军军部,他们很赏识。看来,你的功劳不小啊!"黄浚连连后退,语无伦次:"你……"南造云子紧逼一步:"怎么,你怕了?放心,只要你听我的,我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不然的话,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后果。"说着,又换上了那掠人心魄的媚态:"黄先生,人生有限,不要辜负大好时光。只要你效忠于日本皇军,自然会前程远大。"说完,她又将那双白嫩的手钩住了黄浚的脖子。

  黄浚望着眼前的美女金钱,实在舍不得,他心里一横,什么国家民族,都滚到一边去吧。事情已经做了,被发现也是死,一不做,二不休,他拿起笔填上了那张表。接着,又解开了南造云子的衣服……

  此后,黄浚及其儿子黄晟便死心塌地利用各种机会为南造云子收集情报,并扩大其间谍组织。国民党方面的重大机密连连被窃.

  蒋介石向英国大使借车 许阁森被炸成重伤

  1937年8月5日,南京蒋介石官邸,南京最高军事委员会仍在这里继续开会,火炉南京热得仿佛有一丁点儿火星,立刻会燃起熊熊大火!

  蒋介石、汪精卫、何应钦等人正在会议室里举行"卢沟桥事变"以来最为绝密的一次军事会议。军事秘书处,蒋介石的亲信黄浚在本上迅速地记录着。

  为了全面迎击来犯之日寇,各军应以"以快制快"、"制胜机先"为军事战略,实施下列之目标。

  目标一:趁日军主力集中于华北,于8月上旬集中优势兵力率先歼灭在上海的日本海军舰艇及海军陆战队,将战事引向东南淞沪一带。

  目标之二:为确保此一目标的实现,由海军在最狭窄的江阴要塞江面,对长江立即实行封锁。一方面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攻击南京,另一方面使上海日本舰艇孤立无援,同时,中国海军还可乘机狙击长江中上游的日本舰艇、商船。

  蒋介石又签署命令:加强江阴要塞岸上炮火力,破坏江阴一带长江水面的航路标志,在江面通道立即布置沉船使之堵塞,并布设密集水雷,相关部队进入一级战争状态。

  8月8日,蒋介石马上收到封锁长江江阴要塞计划的战报:

  国民党海军仅扣留了两艘日本小商船长阳号、大贞号!

  8月6日、7日,重庆、宜昌、武汉、九江、南京等各港口的日本军舰、商船均全部开足马力驶往长江下游,冲过江阴要塞。各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停止一切工作随船逃离。有的电扇都没关,有的桌上的饭菜正冒热气……

  8月6日、7日两天,共冲出江阴要塞有大约30艘日本军舰、商船。

  蒋介石震惊不已,一下子抓起桌上的一尊精美的景德镇瓷器扔出窗外,他满脸透红,鼻翼张得大大的,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难道是日军早有预谋!难道中国军队真的不是日本兵的对手!还是……

  蒋介石一夜难眠,无数个巨大的问号在他脑里飞速地旋转着……

  8月25日夜,天热得使人要发疯,树枝一动也不动,知了在树上互相竞唱。南京蒋介石官邸却是凉气爽人,最高军事委员会正秘密进行又一次绝密计划。

  白崇禧、顾祝同、汪精卫、何应钦等四五个人正笔挺地站在作战地图前:

  "'卢沟桥事变'至今,形势对党国极为不利,华北,日寇已占领北平,向南沿京广线急进;东北,日寇已入侵6年多;华东,上海守卫将士虽浴血奋战,终抵不住,已退出;更不利的是国军缺少必胜的士气!"蒋介石的作战指挥鞭在战区图上飞快地移动:" 所以,为了鼓舞国军之士气,我想亲登战场!"铁鞭倏地在大上海停住!

  黄浚精神抖擞地在纸上记得飞快!

  "委座,前方战线吃紧啊!"顾祝同怔怔地望着蒋介石。

  "还不去怕要打到大门口了!"

  会上一阵沉默,大家都在想:如何才能平安地到达前线呢?

  "小诸葛"白崇禧眼珠一转:"有一个万全之策。明天英国大使许阁森不是要坐轿车去上海吗?委员长可以借'英国标记'直趋上海!"

  "对!英国是中立国,日寇绝不会向他们宣战,而且,也不会料到我们这一招!"顾祝同赞同。

  蒋介石欣慰地点点头:"就这样。只是许阁森那边……"

  "我和许先生很熟,而且,他们英国人也和日寇有很大矛盾,所以决不会泄密!"白崇禧道。

  "好,国家机密,任何人一经泄露,军法处置!"蒋介石环顾自己的手下,威风凛凛!

  8月26日,一辆蓝色的本田轿车奔驰在沪宁公路上。一面醒目的英国国旗覆盖在车棚棚顶上。许阁森坐在舒软的车厢里,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唉,咱们大英帝国还是有帝国之威的,一路上日军关卡放行,行驶了5个小时,虽然路面坑坑洼洼,可也没遇到什么麻烦。"想到这儿,他的嘴角一丝笑容竟然不知不觉中爬上了眉角!

  下午2时左右,车减速在靠近上海的嘉定路上像蜗牛似的前进,路面已被日军炸得不成样子。许阁森正闭目养神,一阵轰隆隆的马达声即刻使他大吃一惊,汗汩汩往外涌!

  说到就到!一望无云的天空,两个黑点眨眼之间由远而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印有太阳旗的两架日本战斗机出现在汽车上空!

  "呜--!"飞机拉了一个长调,立即俯身冲了下来。近了,近了,覆盖英国国旗的小汽车、全副武装的驾驶员!"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汽浪冲得许大使睁不开眼睛!

  司机急忙沿"S"形拼命向前疾驶,两架日军飞机见状,在轿车转弯的刹那间,一颗炸弹准确地击中了小轿车,腾腾的烈火伴随着烟雾一下子燃烧起来!

  两架日本飞机并不死心,又是两枚炸弹!紧接着在上空盘旋,虎视眈眈地盯着汽车烧焦才扬长而去!

  一份绝密电报即刻送到了蒋介石办公桌上:许阁森大使汽车下午2时遭敌机突袭,车毁身负重伤,正全力抢救!

  蒋介石一掌重重地击在茶几上:

  "要不是我军务在身,岂不现已成了一具死尸!"

  蒋介石用手帕擦了擦自己额上涔涔流下的汗珠:"可日军为什么单单只炸这一辆小轿车?难道日军不怕违背国际公法的罪名,仅仅是为了炸英国大使吗?"

  蒋介石喝一口浓茶:"日军飞机出现,与我去上海督战这么巧合?"

  封锁长江要塞江阴计划的流产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一个朦胧的想法使他大吃一惊:莫非军部有人泄密!

  南造云子越狱逃跑 军统小组寻机刺杀

  经过周密侦查,戴笠终于破获了这起间谍案。逮捕了黄浚父子和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深知,这次被擒,很少能活着回来。既然黄浚父子已无利用价值,自己也不必为之受皮肉之苦,于是把黄浚父子泄密之事,一丝不漏地说了出来。因而被从轻发落判处无期徒刑。

  可是南造云子狗性不改,总想出狱,果然没过多久,戴笠就接到南造云子逃跑的报告。

  原来,狡猾的南造云子又故技重演,以美色勾引一名年轻的狱卒,并许以各种好处。这个狱卒也是个利欲熏心之徒,悄悄潜出与日本特务机关取得了联系,得到了大笔金钱,之后,他们里应外合,帮助南造云子逃出监狱。并被日方迅速安排到上海租界保护起来。

  戴笠更是气急败坏,马上把行动股长找来:"立即成立刺杀小组,见到南造云子格杀勿论!动作要快!"

  行动股长立即布置人员,从南京一路追踪到上海,可南造云子在上海租界潜伏不出。即使出租界,也无法下手。

  南造云子出狱后却仍不"老实",在日军特务机关的授意下协助汪伪特工部"七十六号"积极发展组织,大肆运用自己的姿色,引诱许多人"下水"。

  戴笠本已气极,又闻南造云子重操旧业,更如火上浇油,暴跳如雷地指着行动股长的鼻尖:"一群废物!10天之内要那个日本女人的命,否则提头来见我。"

  几天后,上海霞飞路,一辆高级小轿车在飞快地向前行驶。车内坐着的正是南造云子,她化了妆,戴一副大墨镜,遮住她的大半个脸,以防人们发觉。然而,她哪里知道,她的生命已开始倒计时,军统行动小组已经探知,南造云子经常来这儿喝咖啡。

  南造云子走下车,缓缓走向百乐门咖啡店。一名特工举起了步枪,借着在轿车内的掩护,将准心对准了她!

  1米,0. 5米!

  "叭叭叭"几声枪响,正中身体要害,南造云子倒地身亡。

  小轿车一溜烟儿跑得无影无踪。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4.5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