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揭开1949年刘少奇三人团秘密访苏内幕 5/03/2009 07:59
佚名

毛泽东抓起桌上的纸烟,递给刘少奇一支,自己点燃一支,猛吸一口,然后慢条斯理地说:


“我在考虑,建国前,要组织个代表团,到苏联去一趟,去认认门,拜拜师。见了斯大林,恐怕要讲这么几个问题:第一,关于解放战争当前发展变化的大概形势。第二,关于中国革命现阶段的基本特点和主要任务。第三,中国革命一定要进行到彻底胜利,尽管发展的道路是曲折的,不平坦的,但中国人民、中国共xxx人,有信心、有能力将革命进行到底。再就是建国问题、中苏关系问题、经济援助问题。要谈的问题不少,最迫切、最关键的问题是取得苏联对我国革命的理解以及在各方面的支持和援助,尤其是通过他们争取国际间对中国革命在政治上、道义上的同情和声援。你们看怎么样?”

刘少奇略做沉思,说:“我完全同意主席的意见。建国在即,我们在很多问题上缺乏经验,有必要拜师求教。况且,中苏两党两国的关系事关重大,完全需要加以密切。”

周恩来接着说:“是呀,主席讲得很对,访苏的时机到了。我的意见,尽快确定代表团人员,抓紧时间做好充分准备,宜早不宜迟。时间嘛,最好能在本月下旬就启程。”

毛泽东对刘少奇说:“少奇同志,你挂帅怎么样?你做团长,再选两个团员,人员精干一点,秘密访苏。”

刘少奇没有马上表态。

稍顷,周恩来说:“我看少奇同志比较合适。团员嘛……”

“高岗同志算一个。”毛泽东直接点将,“他这几年在东北搞得不错,和苏联同志打交道多,情况熟悉,听说还会讲几句‘赫罗绍’(俄文‘好’的意思)。东北本身,也有一些问题要和苏联同志交换意见,取得谅解和一致。”

“我同意。”周恩来说,“我提议王稼祥同志参加。他1925―1930年在莫斯科学习过,回国后1933年又再次赴苏,担任我党驻共产国际的代表。他外交方面的经验多,熟人多,朋友多,精通俄语。其他人嘛……”周恩来沉吟开来。

“主席说人员要精干,我看就我们三人组团吧。另外再带几个工作人员就行了。”刘少奇说。

“好,就这么定了。请少奇同志电告高岗、王稼祥同志,方方面面抓紧准备。最迟6月底动身。要严格保密,不对外透露半点风声。”

毛泽东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在莫斯科市的中心位置,有一组极其宏伟的宝塔样的楼群。楼群四围筑有坚固的城墙,形成一座新的小城。小城一面靠着莫斯科河桥,一面朝着壮丽的红场。小城的塔楼造型千姿百态,有的是圆形顶,有的是尖形顶,有的是棱形顶。最高的那座塔楼,是莫斯科市著名的自鸣钟,每隔一个小时,就会响起美妙的音乐,全市都能听见。

这座由塔楼组成的小城,就是克里姆林宫。

中共中央代表团到达莫斯科后稍事休息,就在克里姆林宫与苏共中央领导人举行会谈。

铺着红地毯的会见大厅,布置得十分庄重、严肃,又不失亲切、热烈。

宾主很有礼貌地谦让,同时在一张铺着墨绿色绒布的阔大的谈判桌两边落座。这时候,双方的阵容看起来有些不够协调。

苏共一方,坐了长长的一串。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坐在最中央,两旁是政治局委员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布尔加宁、贝利亚、卡冈诺维奇、米高扬、维辛斯基,还有科瓦廖夫、费德林,以及一些工作人员。

中共一方,不及对方的1/3。刘少奇坐在中央,右首是高岗,左首是王稼祥,师哲、戈宝权、邓力群、徐介藩分坐两边。

身着大元帅服的斯大林,面容慈祥,话语亲切。他首先致开场白:“我和我的同事们热烈欢迎以刘少奇同志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你们的到来使我们非常高兴,感到鼓舞。我再说一遍,欢迎,由衷地热烈欢迎你们。”

刘少奇心情激动地说:“感谢苏共中央,感谢斯大林同志。访问伟大的苏联,是我们中共中央代表团的荣幸。中共中央、毛泽东同志派我们到莫斯科来,是来向苏联共xxx,向斯大林同志报告中国革命情况的,是来拜师求教的。”

斯大林微微一笑:“我认为中共同志将‘报告’一词改为‘通报’,似乎更为恰当。我们很有兴趣听听你们的情况,我们十分关心中国的革命,尤其是当前战争的进展。至于拜师,不敢当,还是互相学习吧。”

刘少奇也微微一笑:“苏联共xxx是先生,我们中国共xxx是小学生。苏联共xxx是老大哥,我们中国共xxx是小弟弟。”

斯大林轻轻摇了摇头:

“不。在马克思主义的一般理论方面,也许我们苏联人比你们知道得多一些。但是,把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则应用于实践中,则你们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学习。一个民族必须向另一个民族学习,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民族。刘少奇同志,我们共xxx人,我们两党之间,彼此敞开思想,坦率地交换意见,您看好吗?”

斯大林的谦逊和诚恳又一次感动了刘少奇,他点点头:“好,好,斯大林同志。”

高岗目视着斯大林,使劲儿点着头,插了一句:“开诚布公。”

斯大林看了高岗一眼,露出赞许的神情:“高岗同志说得对,开诚布公地谈。你们有什么问题,请毫无保留地谈出来。我们有什么问题,也毫无保留地谈出来。”

刘少奇打开事先准备好的报告提纲,戴上眼镜,首先介绍了中国目前的形势:

“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现在已基本上取得了胜利,不久就要取得完全的胜利。截至1949年5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解放了290万平方公里的富庶地区,占全国总面积的30%。解放区的人口已有2.75亿,占全国总人口的57%。被解放的县城以上的城市,包括最大的城市上海、南京、北平、天津、武汉在内,有1043个,占全国县城以上城市的51%。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3年来的解放战争中,共消灭了国民党军队550万人。国民党军队,现在只剩下150万人左右,其中绝大多数是后方机关人员,稍有战斗力的大约只有20万人。而中国人民解放军,目前已发展到390万人,其中4个野战军240万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胜利进军。1949年夏秋两季,可望继续解放福建、湖南、江西、陕西等省,冬季可望继续解放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四川、西康、甘肃、宁夏、青海等省。这样就可以基本上结束对国民党的战争。剩下台湾、海南岛、新疆、西藏。西藏须用政治方式解决,台湾、海南岛、新疆须待明年解放。我们已取得了政治上的完全胜利,所有的中国民主党派都站在中国共xxx一边。帝国主义派遣上百万军队对中国进行武装干涉似乎没有可能。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只能使他们陷入困境,而不能扑灭中国革命,最多推迟中国革命胜利的时间而已。完全可以这样说,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中国革命的迅速胜利。”

斯大林全神贯注地听着,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他不时拿起铅笔,在纸上飞快地记上几笔。

其他苏共领导人也都认真地听着,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刘少奇继续说着:

“我们已决定很快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并成立联合政府。新的中央政府的组织成分尚未决定,大体设想是,除开军事委员会外,在内阁之下,将成立财政经济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及政治委员会,并设立各部。毛泽东同志为主席,周恩来同志为总理,我和任弼时同志不参加政府。”

听刘少奇说到这里,斯大林问:“高岗同志呢?他参加不参加政府?”

高岗心中一惊。他弄不清斯大林为什么忽然提出这个问题,是对他的特别关心呢,还是另有用意。

刘少奇回答说:“高岗同志参加政府,将要担任重要领导职务。”

斯大林似乎是随便提到的这个问题,得到回答后平静地说:“啊,对不起,打断了您的谈话。请继续进行。”

刘少奇接下去说:

“我们的国家政权是新民主主义的性质,它是以无产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这与列宁在1905―1907年革命中所提出的‘工农民主专政’有共同点,也有区别点。以无产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这是共同点。中国人民民主专政包括愿意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和派别在内,这是区别点。关于新中国的外交政策,我们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已经做出决定,彻底地摧毁所有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控制权,不论是在军事上的、政治上的,还是在经济上的、文化上的。对于国民党与外国订立的各种条约和协定,我们准备重新审查,分别处理。总的原则是,凡是对于中国人民及世界和平民主有利的,我们都准备加以承认和继承。我们的政策是向苏联一边倒,这一点受到了有的党外人士的批评,但我们不动摇。毛泽东同志答复他们说:我们就是要向苏联一边倒;如果不和苏联一起,站在反帝国主义阵营,而企图走中间路线,那是错误的。”

斯大林注意地听完后表示赞赏,连声说:“好,好!”

刘少奇接着说:“中苏两国、两党的关系,我们认为十分重要。有许多问题需要一起协商解决,比如,怎样处置苏联和国民党签订的《苏中友好同盟条约》,苏联在旅顺口驻兵、蒙古独立等问题,怎样尽快实现中国与苏联的通邮、通电、通航等问题。”

刘少奇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最后说:“斯大林同志,苏共中央的同志们,我们中国共xxx长期处在乡村的游击战争的环境中,对外面的事情知道得很少,眼界有限。现在要来管理一个如此大的国家,进行经济建设和外交活动,我们还需要学习很多东西。在这方面,苏共给我们的建议和帮助,是十分重要的,我们迫切地需要这种帮助。”

刘少奇结束了他的首次发言。

斯大林整了整面前的文本和他自己做的零星记录,以沉稳、清晰和果断的语气做了发言。他说:

“刘少奇同志谈得十分清楚、明确,使我们了解了中国革命的形势和发展前景,我本人很受教益。谢谢你们,中国党的同志们。你们的胜利来之不易,这是你们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结果。你们与民族资产阶级合作,并吸收他们参加政府的观点是正确的。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与东欧各国和德国的资产阶级不一样,那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在战争中与希特勒合作,自己污辱了自己,后又与希特勒一起撤退,只留下他们的企业。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则不同,他们在对日作战时未投降日本军国主义,后来又未与日寇一起撤退。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从自身利益出发,有反美情绪。你们利用这种情绪与他们建立长期合作的政策是正确的。你们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及各项外交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刘少奇同志说中苏关系是最重要的关系,我们对此表示完全赞同。我在这里郑重宣布,新中国政府一成立,苏联立即承认!”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4.7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