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上床后男友为何对我冷淡了很多? 5/04/2009 07:34
曾子航

最近收到一个女孩发来的邮件,她说跟男朋友认识不到一个月,在他的软硬兼施下,被迫上了三次床。她说本来不想过早地跟他做那种事,为了证明自己的爱,她只好以身相许。万万没有想到,一开始热情似火的男友在三次之后反倒急剧降温了,面对如今开始变得若即若离的他,她心急如焚。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给她回信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太不了解男人了!

男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常常是分裂的:一个男人,他的上半身是绅士,下半身有可能是流氓,上半身是英雄,下半身有可能是狗熊,上半身是天使,下半身有可能是魔鬼,上半身是个严肃的成人,下半身有可能是个调皮的孩子,上半身是贾宝玉,罗切斯特,比尔- 盖茨,下半身有可能是西门庆,唐璜,陈冠希。

男人的脑袋在上半身,他道义和理智也在上半身,但是他的下半身有时候即使不是魔鬼也是一匹不受道德约束的野马。他上半身多么坚贞,也敌不过下半身的软弱。他上半身哪怕表现在世上面前是个革命的志士,下半身也常常像个叛徒甫志高,立场不坚定,意志不顽强。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副“臭德性”!

我们常常说男人理性,女人感性,但我发现,男人恰恰在性问题上最不理智。

古人云: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不仅仅适用于打仗,男人一旦好起色来,下半身就要运筹帷幄了,上半身随之也要决胜千里,甭说凡夫俗子,连帝王将相文人墨客都不能免俗。事实上,周幽王烽火戏诸候,无非就想博得美人一笑;曹操赤壁一战,一方面是想一统天下,另一方面也是惦记着东吴的二乔,要不后人怎么会写下“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的诗句?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成就千古骂名,也是下半身惹得祸;大诗人李白的上半身自诩“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下半身也时不时在妓院徘徊一下;“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显然,也是一个离不开酒离不开女人的风流才子;白居易上半身给卖炭翁鸣不平,见了“同时天涯沦落人”的琵琶女还忍不住“江州司马青衫湿”,可“人生七十古来稀”了,下半身还闲不住,经常买个二八芳龄的豆蔻少女来个金屋藏娇。读读白居易晚年那些百无聊赖的闲适诗,你就会发现至少有一打小女子陪伴着他老人家,为他全方位服务--

男人似乎都这样,面对漂亮女人,总是下半身的蠢蠢欲动指挥着上半身的疯狂行动。一旦下半身停止思考了,上半身也不再实践了,因此,男人的喜新厌旧也好,见异思迁也罢,很大程度上是受下半身支配的。这也是在大多数女人眼中,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的原因所在,男人太喜欢“一时性起”了,这也是为什么男人这种喜欢在外闯荡世界的野生动物又被称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的原因所在?

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男女关系中,两情相悦的开始,最先陷进去的往往是男人,其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来体现对美的欣赏罢了。通过视觉感受美,由神经传达到身体的那个部位,然后天然分泌某些激素,产生某种情愫。因此男人会为性而爱,但性的快感不会维持很久,这跟男人做爱来的快去的也快是一个道理。在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男人很快就会产生幻灭感。高潮结束的一霎那,男人会对性迅速失去兴趣,他们对女性的热情会像泡沫一般转瞬即逝。此时不能放开手的反而是女人,性关系对女人来说是重要的分水岭。女人跟一个男人上床,首先是出于爱,一种爱的基础上的奉献,然而山穷水尽之后,抽身而退的是男性,痴迷纠缠的却是欲罢不能的怨女。要用下半身去留住一个男人,那不过是想抓住他原始的冲动和瞬间的快感,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因此,聪明的女人不应该用性爱来抓住男人的下半身,而是应该用智慧留住男人的下半生。
我就没想明白,为什么做爱这种你情我愿大家都享受的事,到女生那就成奉献,男生那就成占便宜了?
PiNaCoLaDa at 5/04/2009 10:21 快速引用
99.99%的人都不明白,感觉好一些???
smilhaNew at 5/04/2009 10:46 快速引用
[Time : 0.010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19.7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