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同时跟四个男人上床的女留学生 2009-05-10 10:34:15 5/10/2009 17:47
同时跟四个男人上床的女留学生 2009-05-10 10:34:15
润涛阎

5-9-09

她讨男人喜欢的倒不是她的容貌,她长得算不上美女,虽说也眉清目秀,而是她的举止端庄。年纪轻轻的她能做到为人处事不卑不亢,言谈举止都拿捏的恰到好处不是容易的。她三代留学生的身世也给她增色不少。爷爷是跟钱学森同年出国留学的,而且比钱归国的还早;老爸是 80 年代初第一批出国的访问学者,属于吃苦耐劳勤奋好学一族,所以在他回国前就给系主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那年她刚好读高中的最后一年,这样,她爸头脚走,她后脚就在系主任帮忙下来到了美国自费读大学,并立志听从爷爷和老爸的嘱托将来留在美国。

自费读书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虽说奖学金可以把大学学费的大部分免掉了,但住房吃饭以及零花钱都是不少的开销。老爸当访问学者那点钱太可怜了,省吃俭用给她攒了个机票钱。非但如此,她必须考试分数出类拔萃才能连续获得奖学金。倒是老爸提前告诉了她这些,她来之前就有了一边打工一边读书的思想准备了。但现实之残酷,还是出乎她的预料的,尤其是没有时间补习英语,上来就跟一出生就听英语的美国人一起听课考试,还缺乏美国学生有父母给钱的经济来源。她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经过打听,她找到了一家正在招人的中餐馆。老板娘是从台湾来的,因劳累过度看上去已经是个老太婆了而实际年龄刚 40 出头。面谈非常顺利,这样,她这个留学生就找到了一份靠体力劳动能挣点钱的工作。有了这份工作,她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十分珍惜。老板娘对她十分满意,彻底改变了过去谣传大陆人搞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特紧导致人与人之间关系很难处的谣言,便让她帮忙再找一两个大陆来的学生把餐馆里叽叽喳喳的两个台湾太太换掉。

随着大陆留学生像潮水般涌入美国的大学,中餐馆里大陆留学生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把原本属于台湾人香港人的地盘占了不少。

此时的留学生在性别上出现了严重失调,没结婚的男性要比女性多得多。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几个当了外嫁女,反而没听说过哪个男的讨了洋老婆。这样,追她的男留学生纷至沓来,虽说不上她的门前车水马龙,但想接近她跟她套近乎的男人成了堆却是事实。有心计的就想方设法;憨厚的就在她上下课期间在教室门口红着脸点头一笑;贼眉鼠眼的就跟在她的身后猥琐地偷窥;光明磊落的就直截了当要当她的男朋友,同舟共济度过难关。不用她打听她都心里跟镜子似的一清二楚:不论是有心计的、憨厚的、猥琐的、阳光的,都是穷光蛋。她明白,对于她这样虽然不是美女的女孩来说,留学生聚集之地,不是爱情被遗忘的角落。爱情随便都可以找到,一划拉一大把;而这里是被金钱遗忘的角落。

此时的她突然像一下子长大了似的,明白了没有人告诉过她的道理:在一个由黄金构成的星球上,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了,因为不需要寻找。在到处都可以找到爱情的地方,还寻找爱情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痴呆。在穷山恶水之地,找到金子的人是聪明人;在到处都是爱情的地方,找到钱的人是聪明人。这就使她进人了苦苦寻思:垂手可得遍地都是的爱情,能换成钱吗?张爱玲胡说什么:“到男人心里的路是通过胃;到女人心里的路是通过阴道。”地地道道的胡言乱语!还是润涛阎同学看得透彻:“到男人心里的路是通过他的阴茎,男人好色远胜过美食;而让女人欢心的路不是去通她的阴道,而是去塞她的钱包。”

(二)

她先后帮老板娘找到了四个她认为她能驾驭的男人到餐馆打工。这四个男人的性格迥异,但都属于能吃苦耐劳还没啥贼心眼的比较容易忽悠的一类人。不得不承认,小小年纪的她,看人还是很准的,尤其是看男人,比男人自己看自己要准得多。

为何要找四个人呢?其实老板娘只需要一个男的长工,两个女短工。男的长工干的是帮助厨师切菜切肉等体力活,因为没有小费,老板娘要给他开工资。而女的就是在外面端盘子有小费的活了。这家餐馆就在大学校园边上,基本上是午饭,下班后等着吃晚饭的人很少很少。

她早上和下午都有课,中午就在餐馆端盘子。得到老板娘的信任后,她就帮老板娘收钱,而把端盘子收小费的活交给了男生。这四个男生都是刚来读研究生的,都有全额奖学金,并不靠打工谋生。他们之所以来到这里打工,就是为了听从准男朋友的调遣或者说是套近乎来的。这四个理科生有个公认的公式:与所爱的女人保持的距离(以米为单位) X 相处的时间(以小时为单位) = 得到爱情的功率(单位:米小时)。所以,四个人都争先恐后地说自己的试验不忙,可以挤出更多的时间在餐馆干活。她要给他们安排得井井有条,四个男生互相之间很少有机会碰面。

外表上看,她是个非常稳重的女孩。不用她反复炫耀,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是谁谁的孙女,谁谁的女儿。她爷爷是有名望的科学家,她爸爸在同行里的名气也不小。有了这个外衣,加上她的淑女形象,她跟这四个男人悄悄地谈起了恋爱。这个活不好干,如同二战时的特务,要单线联系,说话做事绝不能穿帮。这个,需要的不仅仅是有聪明的天分,还必须具有滴水不漏的谨慎性格。当年北京大学一级教授、世界知名的昆虫分类学家、国际刊物《昆虫分类学报》的副主编周尧海龟后去外地出差,在旅馆里写了两封信,一封给老婆另一封给情人,结果信封装错了,老婆知道后把他给告了。党组织哪能容忍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作风问题?找机会在文革前就把周尧下放到大西北去了。所以,仅仅聪明是不够的。好在她两个天资条件都具备,四个男人都相信她是自己的女人,睡我自己的女人,让别人做梦去吧。

在显微镜下,里边爬满了细菌的白水,只要肉眼看不见,就以为喝在嘴里的白水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干净,那么的解渴,那么的惬意。男人看待女人,也是一样的。在他们眼里,她是天使般的真诚,荷花一样的纯洁,圣女一样的可靠。

(三)

他们知道她的身世,但不知道她的经历。仅仅在一年前,她还是个像她爸一样非常外向、有说有笑的女孩。她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暗恋上了一位老师。开始的时候只是她并不清楚怎么就爱上了一位比自己大十岁的有妇之夫,到了高中最后一年,她每天都想看到他的身影,晚上常常在梦中梦见他。后来她慢慢地回忆才隐约明白了最早是他的火辣辣的目光把她少女的心给捕获了。出事的那天下午,他老婆开会去了,他约她到他家做功课。其实,真到了关键的时刻她挣扎了,只是没有摆脱得掉。事后,她恐惧了一阵子,当面临社会舆论尤其是家长的痛苦,她放弃了告发他。他说爱她是真实的,没有丝毫的欺骗。她有点相信他的话出自内心。可是后来,她再也看不到他那火辣辣的眼神了,便问他将来会不会跟老婆离婚而跟她结婚。他的答复是:年龄上不合适,社会和家庭不容许。他告诉她:“真正的爱情、美好的爱情都是没有结果的。”

她慢慢地发现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被有经验的男人玩弄了。自己崇拜的老师就这个德行,跟男人谈爱情,不是傻瓜就是天真。刚满十八岁的她得到了这么个结论,有点可怕,听起来有冷飕飕的感觉。

这件事发生后,她自己都知道她的性格改变了。她立刻决定放弃高考而走出国留学的路。因为她神经恍惚了很久才从痛苦中摆脱出来,很多重要的课程她都没有学进去,高考很难理想。这也刚好与她爸爸的意愿吻合。就这样,她带着沉重的感情压力,享受着办完了出国手续的喜悦,夹杂着报复男人的隐隐约约的欲望,慌张张地踏进了美国的大学校园。很快被很多爱情包围了的她,对男人的求爱目光有点恐惧,有点渴望,有点惊讶。但她知道,读研究生的男生们没有经济上的困难,而她要面对金钱的压力,她要学学那位玩弄她感情的老师,也玩弄一下男人的感情。经过仔细筹划,她猜测这个过程本身应该很刺激。

到底这个过程有多刺激,外人无法得知,即使有类似经验的女性,这种刺激只能意会不能言传。阅历丰富的老板娘意会到了。她逐步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四个男人拼命地干活,都把女孩看成是自己的未来妻子了。老板娘猜想,他们的钱也都入了女孩的腰包。

老板娘原本是位贤惠的妻子,也有一位忠诚的丈夫。她超强的判断能力来自于最近的遭遇。

老板娘的丈夫是这家餐馆的老板,二人同舟共济日子过得很红火。老板的父亲得了病,他便回台湾探亲去了,把餐馆交给了老婆两个星期。前一个星期忙于照顾老父和与兄弟姐妹们聊家常,第二周的开始他就有闲工夫出来看看久别的台北了。就在台北市漫步时遇见了他当年的女同学,那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他追她追得很痛苦,只是那个女同学家教很严,父母不许她在上大学前谈恋爱。后来各奔东西后,往死里追都没有追上她,他就把她当成梦中的天使了。大学毕业后,他就与现在的老板娘结婚了。得知他结婚的消息,他那梦中天使正在忍受失恋的煎熬,一把锋利的刀口一下子划破了她记忆里最深处的脑细胞,她一口气跑到了他家。眼看着新郎新娘绽开了花瓣般的笑容,她泪流满面,悄悄地走开了。但她的出现尤其是那痛苦的表情,还是让老同学看到了并告诉了新郎。

又是十几年过去了,在大街上突然与自己的初恋情人见面,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二人百感交集,这是与她的第一次握手,竟然使她热血沸腾,泪珠从脸颊涓涓流下。不知沉默了多久,她才镇静下来,邀请他到附近的咖啡馆聊天。二人谈论了过往的那些云烟,尽量回避着眼下的婚姻是否幸福的话题。她邀请他到她家做客,无所事事的他也就同意了。原来丈夫出差在外要两天后回来。在她眼前晃动的是高中时候的他那含情脉脉的注目礼,满脑子充满了对错过了的那段情的遗憾。她要走回到往日的时光,重新体验那初恋时的怦然心动,这种强烈的感觉后来再也没有过。错过了才知道,那是少女特有的矜持又舍不得放弃也不敢接受的特定条件下才迸发出来的激情。

他似乎无可奈何又似乎圆梦般地满足了她的要求,二人愣把时光倒流了,把初恋的激情找回来了。

事情过后他想走开,毕竟都是有了家庭的人了。梦,已经圆了,就该回到清醒的状态过各自的小日子了。可她不干,她要与他长相思变成长相守。她那主动的发自肺腑的真爱,让他回忆起了自己与老婆的平淡生活,虽然老婆算是有求必应,但那只不过是一种被动的温柔。而眼前这初恋情人,给了他主动的激情。这种日子到底能维持多久,他没有想。

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老板娘的预料,当得知丈夫要与她离婚的消息,她差点气死过去。她立刻跑到台北,想挽回那突如其来的婚变,毕竟有家业有孩子,难道男人真的这么绝情?

最后的结局是,他给了她那个餐馆以及在美国的所有家底包括房子和不小数目的存款,而他将留在台北跟初恋情人重新创业去了。

经历了如此天坍地陷般的打击,老板娘一下子老了许多,一个老太婆形象就这么造就出来了。她不再追求所谓的男欢女爱了,而把心血放在了餐馆上,虽然她不缺钱,有了自己早已付清了贷款的住房,有了足够的养老金,儿子上大学的学费甚至将来给儿子买房子的钱都已攒足了,但她必须有个事业来充实她的生活,劳动便成了她生命的第一需要。

(四)

没有了丈夫,老板娘要自己打理餐馆,此时幸好女留学生来到了餐馆。别看她年纪轻轻,干起活来不仅仅条理分明,而且很有新点子。老板娘就把她作为知己,晚上就跟她闲聊,一是把自己爱情的苦衷倾诉一下,二来也给这个年轻的女孩一个提醒:别用咱们女人的眼光看待男人,男人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到头来吃亏的总是我们女人。老板娘告诉她:“你还小,没有这种撕心裂肺的经历,我的话你可能不相信。”女留学生听了老板娘的哭诉,便说:“我已经被我的高中老师骗过了,那曾经是我景仰过的老师。但我不相信女人永远吃亏,永远报复不了男人!”老板娘听到这里,尤其是看到女留学生眼里喷出来的不是愤怒,而是复仇的火焰,吃惊地望着她。“啊?难道世界上的男人都是这么丧尽天良的野兽?这也太可怕了。不过,你还年轻,好男人总会有的。而我,就不再
在美国观察到的一个事实是:学历低的人群中朴实善良的多,学历高的人群中现实无情的多。
公牛2 at 5/10/2009 20:54 快速引用
这么长的一个故事,如果拍电视,大概正好是个电视连续剧的开头。

接下来,20年以后,那些故事里的人物,在这镇子边上的一个旅游岛上的旅馆中相遇了。每个人都是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不得不来的。这些人基本上都出息了,一个当了名教授,带着本来是他学生的漂亮太太,一个在华尔街掌管着有名的基金,一个是有名的律师,娶了律师楼老板的女儿,最不济的也在制药公司当了小头目。那女的海龟了,掌管着她创办的大企业。那厨师和老板娘继续开着饭馆,儿女双全,都成了基督徒,是镇上有名的慈善家。

也住到旅馆的,是镇上有名的侦探社的社长野鹤先生,他接受了书面的聘请,要当众宣读藏在旅馆中的一系列文件。。。
WoJian at 5/12/2009 12:35 快速引用
看到wojian跟贴了我就跟进来看了 Laughing

YY烂文
鉴定完毕
====================================
建议如下:写个烂文俺也鉴定鉴定???
开会 at 5/12/2009 17:25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9.3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