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谢兰:在美国做市长让我最头疼的开会 5/11/2009 08:39
做市长,从早到晚要开无数的会:市议会、郡政府的会,州政府的会、市工作人员的会、市民主党组织会,郡民主党的会、市民的公开会等等等等,没完没了。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我最头疼的)是市政土地规划委员会 (Planning Board)。


美国与中国政府不同点之一是美国地方政府的权力比较大,地方政府中最重要的权力是土地开发管理权。由于是民主国家,房地产开发商要盖房子的话,都要经过市政规划委员会通过。

委员会的委员们是由市长任命的,可是他们都是自愿者,一般还要在其他的自愿者的委员会上(比如环境保护委员会)兼职。报酬是身无分文的,比我这市长还惨!可是一个市的好坏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这些志愿者的实力。

为了达到开明和透明政府的目的,市政土地规划委员会的会是市民公开会,每一个房地产开发商要在城里买地盖房的话,周围的邻居会成群结队地出来反抗。但是房地产开发商的开发权是被法律保护的,所以市政土地规划委员会的委员们不能轻易投反对票,投错了,开发商在法庭上起诉市政府,就变成不是闹着玩儿的事了。大家都投赞诚票,我这市长不反映民心,市长也没得作了,那也不是闹着玩儿的事。

最近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把我所居住的蒙市排名在全美收入第六位,当记者采访我们时,提出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市政规划委员会的绿化工作做得好,抵制房地产的开发,使得房价增值。

在中国,大家都往城市跑,越大越好。在美国,富裕的地区大多数是在郊区,越贵的地方,人口就越少,主要是因为美国郊区环境好,社区安全,公立学校质量高,隐私权 (privacy)高,就算税缴得多一些,也是个自己的社区的一个投资。

自我上任后,蒙市大力推行土地保护与收购工作 (open space preservation),如今,市内30%以上的土地被市政府收购,地契制约、保护环境,这些收购的土地上永远不会再被盖上房子了,永远不会被污染,市内的景色被永久的保护,每天开车在市里往返,看见车外的美好景色,我心里觉得舒坦!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6.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