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美政坛华人面孔:代表的仍然是美国利益 5/11/2009 17:45
BTV《天下天天谈》 2009-05-11 14:36:43

  主持人:罗旭

  嘉 宾:袁鹏(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曹景行(时事评论员)

  
主持人:就在当地时间的5月1号,美国华盛顿州前华裔州长骆家辉正式宣誓就任美国商务部长,他也是继布什政府时代的劳工部长赵小兰以及现任的能源部长朱棣文之后,美国第三位华裔部长。今天我们的天天谈就借骆家辉的就职谈一谈华人在美国的参政问题。

  曹景行:祝贺一下骆家辉,还有就是像华人担任商务部长,尤其商务问题现在两国中美之间是很重要的话题,便于沟通,我想这一点也许是一个先天的条件吧!

  袁鹏:我想骆家辉当第三个华裔的部长才仅仅是个开始,今后10年、20年会越来越多的华裔入主美国重要的岗位,甚至大家在期盼哪一天能不能出一个华人的总统。

  主持人:应该说在一届美国政府里面,出现了两位部长这在以前的美国政府里面是前所未有,二位觉得是一种巧合还是传递了一种信号?

  袁鹏:应该来说既有巧合的成分,也有必然的成分,从巧合来讲,朱棣文当能源部长,他是前一个能源部长的提名被否决以后他当的,他当过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跟奥巴马的理念启合,从骆家辉来看,其实前面已经有两个人提名,但是都被否认了,他是第三个人,这个意义上来讲有巧合的成分,但是为什么说也是必然呢?那是因为一方面华人现在在美国终于抛头露面开始出人头地了,因为经过几代人甚至一百多年的打拼,今天终于华人从经济界、文化界、科学界开始进入政治界,这也是一个历史的必然。同时也是华人团体在美国社会得到美国广泛承认的一个标志性的一个事件,那么此前其实赵小兰当劳工部长,然后吴政伟已经开启了华人入主政坛的先河,所以这两个人同时入主奥巴马内阁的高官,我觉得也不奇怪。但是,两个人华裔同时进一届政府当内阁官员,我想这个确实是华人的骄傲吧!

  主持人:您曹景行先生,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曹景行:在这个之前,亚洲人进内阁的都不太多,有日本人,以前是赵小兰,这一次有两个,而且还有其他官员,确实比较多一些,这也许和奥巴马本身的一个背景,他的当选也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他本身就是少数族裔的支持者。社会上有一个气氛在里面。还有一个原来前面提名的都否了,有把柄在人家手里,是不是华人做事情比较规矩,至少这两位反对的人提不出东西来,就过关了。

  主持人:看起来这个朱棣文和骆家辉的就职确实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关注,那我想在华人圈里面恐怕也会引起很大程度的激动,那我们栏目也是在第一时间特别有幸采访到了骆家辉92岁的老父亲骆荣硕先生,我们现在来听一听他的录音。

  骆荣硕说:

  我们全家刚刚从华盛顿州回来

  因为去参加儿子的就职典礼

  我们全家都很高兴 很激动

  为儿子感到骄傲

  当然 他也是美国华人的骄傲

  虽然他受到很好的教育

  也从政多年

  但是我们从没想到

  他能在政府中做到这么高的职位

  我希望他能尽职尽责

  也希望他在任职期间

  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做出大的贡献

  主持人:刚才骆家辉的老父亲也表示,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为中美关系做出更多的贡献,那骆家辉的当选是不是也说明这一届的美国政府格外的重视中美的关系呢?

  袁鹏:其实他的当选跟奥巴马重视中美关系有一定的联系,但是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知道刚才讲的华裔有两个人入主美国的内阁成员,其实仔细看看他24个内阁级的官员里面,我们算了一下,大概有12个是少数族裔,亚裔、日本裔的军官…,还有一个黎巴嫩的运输部的部长,还有四个黑人,两个拉美裔,两个犹太裔,注意平衡是他考虑问题的一个方面,其次看量才适用,他的理念跟自己是否契合等等,当然跟中国有没有一定关系?也有,中国人到美国的越来越多,美国社区里面的华裔越来越多,中国发展之后,中国人的素质、水平、层次越来越高,所以整个华人社区,华人的圈子里面的精英层就越来越多,这样无形之中使整个华人在美国的地位有所提高,从这个角度跟中美关系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肯定不是因为他重视中美关系,所以提名一个华裔的来显示他重视中美关系,这样可能会给大家一个错觉。

  主持人:所以我们应该非常正确的来解读。

  曹景行:像朱棣文的任命,跟中美关系没什么关系,因为他主要从新能源,特别是朱棣文还管了一些很重要的那些核心,涉及到核方面的许多事,这个事情不会因为他是华人而任命他。

  主持人:主要量才适用。

  曹景行:前面有一个人选否定了,才有他的机会。骆家辉的担任不一样,他主要是一个贸易人才,骆家辉在华人州西雅图那边当了两任州长,这个过程当中确实做了很多努力,而这个努力当中有一块是和中国有关系的,但是你说是因为这一点选了他?也不能这么说。

  袁鹏:选他,结果和影响肯定会对中美经贸关系有影响,但是不是因为中美经贸关系而选他,这中间有没有一点点联系?也有,但是我们应该客观冷静来看待。

  主持人:我们也查阅了相关的资料,发现骆家辉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非常丰富,比如说05年的时候,他在美国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顾问,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处理涉华、能源和政府关系事务,而且他担任州长的期间还促成了华盛顿州和中国四川省结成友好州省,这样的背景是不是让奥巴马对骆家辉的中国经验格外的看重?格外的放心呢?

  袁鹏:中美之间的贸易现在有3500多亿美元的规模,而且今后尤其是金融危机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如何,中美关系将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多快和多早能走出这个危机,所以中美经贸关系当然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骆家辉在这方面确实很有经验,尤其他担任州长期间,微软,波音,星巴克入主北京都有他的努力,同时他当州长也很成功,除了跟中美经贸打交道以外,他当州长本身又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才,两任州长几乎没有反对票,而且他愿意的话可以做第三任,只是他觉得应该回家陪陪家人,才放弃了,既有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又有本身的才华,这些综合性的因素加上他的理念跟奥巴马政府又比较契合,多重因素。

  曹景行:奥巴马选举当中,华人的选票应该也有一定的作用。

  主持人:曹老师,我们另外还知道骆家辉其实跟家乡广东台山感情非常深厚,在他担任华盛顿州州长之前就曾经专门回到他的祖籍祭祖,卸任以后他又一次回去了,而且还在当地捐钱、修路、造桥,可以说他是一个非常留念故土的人。

  曹景行:台山在美国华人当中是最早的一批,或者说是打下华人在美国基础的,所以在一些地方的唐人街,就像纽约的,这是一个最大规模的唐人街,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标语或者商标、店的名字,那些名字奇奇怪怪,用普通话去读,国语去读,怎么会这个音,比如一个银行的名字叫名铁吾,后来他们说这就是台山话读的曼哈顿,可见台山人在开创华人的这个方面是最早打基础的,当然最早的时候他们做的事情也确实是很辛苦的,华人在美国主要做什么呢?做洗衣服、修铁路、挖金矿,好像再高档次的就没有什么了。

  主持人:确实,我们看这个骆家辉目光炯炯,很有神,我想他今天的成功和他个人的奋斗史有相当大的关系吧!

  袁鹏:那当然,和他前几任赵小兰、朱棣文这些同样是我们华人骄傲的这几个部长有共性的一面,学习非常刻苦,成绩非常优秀,为人比较谦和、低调,而且家庭观念跟同事的关系,还有做事的公私分明,这些都是把华人最优秀的品质和品格呈现在美国人的面前,但是这几个人也有各自的特点,比如说赵小兰更多的是一种聪慧、美丽,语言天赋,还有她本身在过去比如说她跟多尔的夫人关系特别好,她曾经也做过运输部的副部长,跟布什家族的关系,同时她的丈夫是国会议员的一个领袖,所以既有个人才华的一面,也跟名门望族,还有她丈夫关系有关。朱棣文更多的是靠自己,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光环以及他的理念跟奥巴马契合,骆家辉我觉得更多的确实是靠他自己,既没有诺贝尔这种非常神圣的光环,也没有非常深厚的官场上的关系,就靠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同时靠他非常善于处理人脉关系,而且不留任何的把柄,我们知道前几任提名的人选落败,要么跟金钱有关系,要么跟为人处事有关系,而他确实是非常非常的严谨、低调,所以才华、机遇加上为人,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可能就筑就了今天的成就。

  曹景行:跟赵小兰出身书香门第不一样,骆家辉应该是更平民的出身,但是这几位都有一个特点,也都是我们中国人的特点,读书读得好,华人到他们这一代通过读书进入美国的社会精英的比例增加很多,早期华人主要都是移民去做的是苦工,50年代以后去的当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就是骆家辉他们那个年龄一代,通过美国的大学教育成为各方面精英,这是在美国比较普遍的一个情况,他不过是当中的一个佼佼者。

  袁鹏:确实跟这个大环境有关系,从人口结构来看的话,10年前做人口统计大概77%是白人,仅仅10年,这个比例下降了11个百分点,现在是66%,换句话说34%的人是少数族裔,促成了整个美国社会结构的变化…所以今天不例外的是,奥巴马一个非洲裔的美国人当了总统,占5%的亚裔出了几个部长,这个比例跟这个结构还是有一定的关系,所以美国人现在也在担心一点,随着少数族裔越来越多,再过20、30年,白人还能不能做主流。

  主持人:也是社会的进步,更加的融合,刚才提到了骆家辉个人的奋斗,我想骆家辉个人魅力在他成功当中也占了很大的比重,而且我知道他是上海女婿。这一点您特别有发言权。

  袁鹏:他的夫人应该说是上海移民,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他是上海女婿也不为过,但是整体来说应该说他们已经美国化了,从他和夫人从恋爱到结合的关系,一方面看得出他实际上是一种美国化的方式在追求,但是另一方面也看得出,后来这样的稳定的婚姻关系又是比较中国化的,华人的传统在里面。

  主持人:我们知道骆家辉的爷爷,他当时到美国的时候是住在离现在华盛顿州州长官邸不到一里的地方,给一个大户人家当仆人,但是没想到100多年以后,他的孙子成为了州长官邸里面的主人,而且骆家辉在他上学之前连英文都不会,他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去登上这个辉煌的台阶的,是不是在美国社会里面,华人的成功史,奋斗史非常的重要?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方面的一些事情。

  袁鹏:确实,华人相当不容易,1848年美国发现金矿,淘金,旧金山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广东人开了中国人移民美国的先河,那个时候就是苦力,1882年排华法案,首先拿中国人开刀,把中国人赶走,从此以后一直不让华人进去,直到二战由于罗斯福中美合作才解禁了华人,之前由于华人被排华法案人为的隔绝,造成几代人分离,二站以后,那一段时间更多的是来自台湾的移民,还有来自一些非大陆的移民居多,如东南亚的华人,所以那个时候华裔不代表整个中国大陆本土的华裔,今天我们看到的像赵小兰从安徽去的,骆家辉从广东去的这样真正源自大陆的华裔。他爷爷讲的那句话,骆家辉后来也讲了,爷爷当时当仆人的地方离他现在当州长的地方只有1英里的距离,所以他讲,这1英里的距离,我花了整整100年才走完,非常生动形象的讲了三代人的艰辛,同时也让人鼓舞。

  曹景行:我们说 30年前开始出现的中国移民美国的读书也好,一般还是在学术界、大学、科技,商界,工程师比较多,这一代人要进入政界就得几代人,所以下面一步会不会80 年代移民美国的那些人的孩子,现在实际上有的已经开始进入社会了,当中有一些也开始从事政治活动,我遇到一些,当然他们主要还是为那些前辈的华人在做助手,做助理,但是很可能这个当中会进入政界,也当选什么,我不知道多少年,10年、20年以后。

  袁鹏:对,因为第一代、第二代华人,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去挣钱,从来都没想到融入美国社会,挣完钱就回来了。

  主持人:那个时候是一种奢望,不敢想象的一种。

  曹景行:挣钱了就是为了回家以后娶妻生子,造房子,有一点像现在农民工打工。

  主持人:那时候打工比较高级,越洋打工。

  袁鹏:想挣钱回来,所以也没有动力融入当时的主流社会,华人基本上是一个隔绝的相对孤立,现在不同,国内经济发展了,大家去的目的不是单纯为了挣钱,可能也是为了事业,为了学业,80年代以后去的这批中国人今后可能就不一定是为了钱。

  曹景行:尤其他们的孩子已经差不多进入社会了,这些人已经开始有政治意识了。

  主持人:我们也特别高兴的看到骆家辉在担任了高官之后,依然保持清廉的作风,据说他在专门放了一个记录本,家里面的人用官邸的电话拨打外界电话的时间,他要详细的记录下来,到月底的时候付帐,而且他们家据说有一个冰箱,有一个是自己用的,有一个是公用的,这是严格区分的,据说有一回她的太太倒了一点公用冰箱里面的奶,骆家辉知道以后,马上去买了新的过来换。他这个特别清廉的作风,美国社会也会比较推崇?

  袁鹏:华人在美国社会从政确实不容易,比起白人来讲多了很多被苛刻的条件,作为一个少数族裔,你要干到白人能干的那个岗位上去,你必须比别人付出多一倍的艰辛,还要加倍的小心,有一点什么丑闻,有一点什么东西,很快的就会被媒体拉下水,所以也逼得他必须修生养性,小心翼翼。

  曹景行:美国社会对这些公众人物,特别是掌权的人这方面的要求标准是比较高的,这样一个政治环境下面从政的话,对政府的公家的和自己私人的这条界限划得很清楚,我想骆家辉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在美国是两党制,你上台选了你,对手很可能在听政的时候发难,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会问出来,可能找到你的把柄,尽管是小事,但是如果成为把柄的话,那就是很糟糕的事。还有一个和中国的关系,如果是在这种问题上给人家抓到以后,说你和中国的关系太密切,人家会造成一种印象,就是你不是为了美国利益,那就对他非常不利,所以这一点来说他要很确切的,我是为了美国人的利益,我是为美国国家的利益,你不要冀望骆家辉当了商务部长以后就会照顾中国利益,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袁鹏:两码事。

  袁鹏:就像奥巴马是非洲裔当总统,肯尼亚很高兴,这个作为一个民族为他自豪,但是也不能奢望奥巴马当了总统以后,就会影响对非洲的政策。

  袁鹏:从赵小兰到骆家辉开了一个头,也算是华人经过100多年的奋斗,从洗盘子刷碗,到从商当技术员,到今天开始进入政界了,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二步,今后从政的路应该还是比较艰辛,一方面因为华裔的总人口在美国还就1%多,比例相当少。另外华人整体的从政意识还是相对比较淡薄,不是特别的抱团,也缺乏一种精神领袖来鼓动,他们这三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当部长,可能是在华人社会里面掀起了一种从政热,那么从此之后可能会有意识的加强在政治上的投入、参与和热情,道路当然还是会比较艰辛,但是从目前来看势头还是不错的。

  曹景行:华人开始知道怎么样玩政治,这是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大家打工、赚钱,甚至投票都不带感兴趣,或者投谁就投谁,比较盲目的这种情况,应该说是不活跃的一个族群,但是在现在看来,华人开始知道选票的作用,尽管华人是少数,但是在某些地方他是比较集中的,大家能够一起来为一个目标,可以把选票集合在一起来运作,这个运作就是每次选举我可以说我选你,我就要和你进行某种谈判,你要照顾到华人的利益,这很重要,在美国很重要,美国为什么选票重要,就在这儿,所以对于今后来说,华人可以比较好的运用自己的选票,来按美国人的游戏方式来。

  主持人:争取自己的利益。

  曹景行:争取,而且包括像骆家辉这样的人,就可以有机会,更多的机会在进入比较高层次的政坛。

  主持人:现在有人说,入阁的官员基本上都是技术型的官员,像能源部长、商务部长,司法和立法这方面现在还没有人涉足。

  袁鹏:国会众议员吴政伟连任议员,目前来看才刚刚开始,众议员有,参议员还没有,司法部门有一些低级的官员,还很难有高级的,政府里面这两个应该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商务部长,尤其是能源部长,能源部长掌握着美国的核能技术,那是非常机密和关键的,而且有关奥巴马新能源战略,跟奥巴马大战略是息息相关的,像财政部长、国防部长、国务卿…最核心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吧!

  曹景行:比赵小兰的那个时候这两位又高了,现在美国权力核心不止是白宫,国会已经看得出有华人,但是不算多,应该还可以有增加,今后一定有这个趋势,但是还有几个核心的,军队,军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美国的最高法院,这个大法官当中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华人,就是华人另外一个档次的提升了,因为对美国来说,这是一个重要性不亚于白宫的地方。

  主持人:感谢两位嘉宾,咱们明天再见。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4.4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