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组图)揭秘:重庆老板身边的私人美女保镖 5/18/2009 06:57
重庆华龙网 2009-05-18 00:26:47

  保镖是一个神秘人群。而女保镖,则是一个更特殊的群体。

  她们身怀绝技,游走于社会,是富豪圈里的新宠儿。但这个神秘外衣下,真实的生存状态是怎样?她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行业规则?


  上周,记者通过各种途径,找到业界多个知名女保镖,带回一个个令外界好奇的故事和不为人知的内幕。

  重庆女保镖分为两类

  私人的贴身女保镖

  保镖公司专职女特卫

  “1号位置,目前安全,注意看你的三点钟方向……”5月16日下午4点05分,重庆江北机场人流涌动,20多名身着正装的男子守候在护栏以外,等待贵宾的出现,而被人群围在中央的中年男子身旁始终跟着一个漂亮女子,不断随着中年男子的方位走动而转移。

  仔细观察,高挑女孩淡定的表情下,却警惕地横扫着四周,不断摸着耳朵。

  女保镖专为富豪服务

  外人可能不知道,这位看似富豪身边的漂亮贴身女秘书,捂住耳朵,是因为耳朵内,藏着外人根本不会察觉的对话耳麦;不断抬起的手表,装有微型通话设备;她的公文包内,不是文件资料,是随时用来保障雇主安全的微型致敌工具。而她的真实身份,则是隐秘在女秘书外衣之下的专职商务保镖。

  经过近一周的走访,记者了解到,在我市,目前活跃在富豪群体间的职业女保镖,大多有两类身份:一是贴身私人保镖,其必须对富豪及其家人的安全随时负责;二是服务于“现代镖局”,对在“镖局”缴纳巨额会费成为会员的富豪服务。

  重庆女保镖仅几十人

  “私人保镖,准确地说,应该称为‘个人安全特卫’!”昨日,我市首家提供私人护卫服务的“现代镖局”―――邦德商务调查有限公司负责人彭邦国说,“重庆私人保镖不到两千人,其中女性比例不足3%,算下来不过几十人。

  彭邦国说,重庆聘请保镖的多为明星、企业家、富人太太,少部分是高官的太太,也有聘请女保镖作为子女的保镖兼生活保姆。

  月收入五千至一万

  “她们的工资一般在5000元至上万元不等。”彭邦国说,与私人护卫工资不同,在保镖公司候命的女保镖们,收入相对固定,“在重庆一般年薪在6万左右。但出席一些重大活动后,会员或公司也会给予一定的奖金慰问。”

  彭邦国说,一般情况下,男老板更希望聘请有震慑作用的高大男保镖。但特殊情况下,女保镖以秘书身份带出去,十分隐秘,不会让对方感觉互相防范的尴尬。

  富豪们对于女保镖的选择,大多没有外貌的要求,“一个漂亮的女保镖在身边固然好,但过于打眼却是坏事,所以女保镖们除陪同雇主参加舞会,否则不会化妆。”但保镖行业是吃青春饭的,女保镖过了30岁必须另谋出路。

  23岁美女保镖 全国女子散打王



  “重庆第一私人女保镖?”“那肯定是被圈内人称之为“小不点”的何东蓉!”在初次接触重庆女镖师这个神秘圈子时,记者的这个问题,几乎都得到了圈内人同样的回答。

  而与何东蓉最初的接触是在电话中,见面前,依稀听到的业界说法是:全国散打女王、数百场散打赛的冠军;一秒钟出拳三次,以出拳快、狠出名。由于其频繁地执行“任务”,她的生活时间并不固定,相邀4次,才终于敲定时间。

  与她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其出道的江龙武校,高挑的身材、眉清目秀的面容,出现在记者眼前的何东蓉,一时间很难把她与重庆第一女保镖联系在一起。而身高1.65米、一身时尚打扮的她出现在大街上“回头率”时常很高。但无人知晓她就是有着重庆第一女保镖之称的全国女子散打王。

  “得了百多个散打比赛冠军,太累了,就加入到保镖行业”

  “我今年23岁,做职业保镖的女镖师几乎个个都有‘出身’,我的‘出身’是百多场比赛的散打冠军。”何东蓉是丰都人,从小就是“儿娃子”性格。小学毕业后的何东蓉,被重庆武术队相中。

  打开家里的房门,何东蓉满满一屋子的奖杯、奖牌。“从2003年,我17岁时开始参加比赛起,出道至今,参加了大大小小上百场比赛,除一次获得亚军外,全部都是冠军。”所以到了20岁时,她已有了“重庆女散打王”之称,被圈内称为散打一姐。

  何东蓉走上“镖师”之路,也因一场比赛。2005年5月,湖南娄底举行中国华夏武状元挑战赛,最后她获华夏武状元称号。

  令何东蓉没有想到的是,那场大赛后几个月,不断有人要挑战她这个女武状元,何东蓉将她们一一打回去后,也感到身心疲惫。恰到此时,一位资产过亿的富豪直接找到她,表示在目睹其身手后,愿意以优厚的待遇请她做他和他家人的私人保镖。

  经过一番考虑,何东蓉正式加入到保镖行业。如今,她同时是我市多名富豪的私人保镖。

  “我们的日常工作并不神秘,但必须学会将身份隐形”

  “最开始我也以为女保镖要和男保镖一样,西装革履戴黑墨镜。”第一天当私人保镖时,何东蓉也一身正装,但没多久便发觉自己似乎比雇主更打眼,而大多数时候,女保镖的衣着越随意越好,但也必须得体,入行后的半年,何东蓉上了专门的商务交际和社交礼仪课,“我们会根据出席不同的场合,穿着不同的服装。”

  “私人女保镖日常的工作其实并不像大家想得那么神秘,但大家必须学会将身份隐形。”何东蓉说,女保镖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则显得比男保镖要容易得很多,大多数老板也不愿意让她们透露身份,很多场合下,她就是老板的一个“伴”,或者是秘书,甚至是老板的“远房亲戚”。

  很多雇主对自己的重要去向也会对外界保密,大多临时通知保镖出现,所以,何东蓉和身边的所有私保一样,必须24小时开机待命。同时,守口如瓶也是行业最基本的要求之一。“知道多少就要忘掉多少。”

  “如果真的要到了打伤人的地步,那么你就已经输了”

  说起私人保镖日常的工作范围,何东蓉除了保障老板及家人的安全外,有时也是老板的司机或者助理,何东蓉甚至有时还要陪陪老板的家人或朋友上街买衣服购物,出国旅游等等。

  说起4年来,自己所遭遇到的麻烦事,何东蓉总结出一点:一旦遇到了麻烦事,就得出手,但必须要将伤害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有一次,我和老板外出,可能是车队的奔驰、宝马标志过于显眼,在一条乡村公路上,遇上一伙‘碰瓷’的混混,挨上车后便出了一群人凶狠地要求赔钱。”何东蓉说,自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跳下车,“出现这样的情况,必须吓住对方。”

  “但对方人数太多,必须找准人下手。”挽起袖子的她,亮明了自己保镖身份后,对方的气焰弱了不少,但依旧不依不饶。无奈之下,她很快专业地选择领头的人“下手”,最终在不伤人的范围内,给对方亮了下“身手”:以快拳出击,对方还未来得及反映,便已被打晕在地,并在10秒钟内,将人群中看上去最结实的4个壮汉撂倒在地,最终这伙人胆怯地退下,“我打他的头部位置,只会让他晕厥,但并不会对其造成身体的伤害。”

  而对于活跃在老板群体的私人保镖们而言,有一个潜规则:如果真的要到了打伤人的地步,那么你就已经输了。

  从哪里来?

  散打冠军、武术教练或退役女特警。

  以什么身份出现?

  女秘书、助理司机、保姆、远房亲戚。

  有何秘密武器?

  无线耳麦、微型御敌装备,还有智慧和危机处理能力。

  为什么人服务?

  演艺人士、企业家、富人或高官太太。

  收入高不高?

  一般在5000元至上万元。

  工作时怎么打扮?

  以休闲装、运动装为主,一般不化妆。

  工作有何规则?

  只保护老板安全,不帮老板打架出气。

  “退休”后何处去?

  进入老板公司,或做幕后安保策划。

  大学生女保镖

  我的工作不是打架

  出现在记者眼前的王倩,手挎新款的LV手袋,身高1米7,漂亮干练、一身休闲的职业装扮。这位毕业于四川一所本科院校的我市首位专职保镖,并非科班出身,最初学的公共关系学,16岁开始正式习武,不久便拿下擂台赛冠军,如今,已拿到英语八级证书。

  “女保镖最佳身高是1米6,还得懂得和老板们的相处之道”

  “重庆差不多2007年开始,才有专门的安保公司提供私人专职女保镖的项目。”王倩说,相对私人保镖而言,这个身份对女保镖的素质要求更精准化,1米6是最理想的身高标准,太高或者太矮都容易引人注目。

  王倩凭着出色的车技,和对商务礼仪、英语等知识的了解,成为重庆最早的一批专职女保镖。

  在重庆,要想成为正规的“现代镖局”服务对象,一般年费高达两万元,还有5万元、8万元不等的价格。年缴8万元的客户,可得到量身定制安保措施,甚至接小孩上下学、家人旅游陪同等。

  “遇到危机时,首先做的是将雇主和进攻者隔离,不帮忙打架添乱”

  “需要我们保护的对象,一般是女企业家,或者需要出席特殊场合的男富豪,需要有一个女保镖在身边秘密保护。”王倩说,进入这个圈子两年,她恪守一个原则:不冲动,在任何情况只保护雇主安全,不盲目帮忙出气,情非得已时,绝不动手打架,把危机控制协调在能够控制的局面。“有一次,一位富豪在解放碑的一家酒吧与邻桌的客人因口角发生纠纷,我最先赶到现场,当时场面已经很混乱。我到的第一件事,是用专业的技巧将双方隔离,并用身体护住雇主,保障其不受到任何伤害。“我们毕竟受过专业的培训,要控制住这种几人的纠纷并不难,但也担心极端状况的出现。”

  她以询问发生纠纷原委、代表雇主出面谈判等方式成功拖延了20分钟时间后,接应的同事赶到,大家以人墙方式,成功护送了雇主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将危险信号解除。

  “有一次我正为朋友做伴娘,却突然接到通知紧急出勤,让婚礼空缺伴娘”

  “在没有任务的休闲时间里,我们也会和正常女孩一样,外出购物、在家看流行的影视剧;有自己的社交圈、懂得享受生活。”王倩说,但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尴尬的状况总有出现。

  “有一次我本来休假,正穿着礼裙为好朋友做伴娘,却突然接到电话通知紧急出勤,不仅让整个婚礼空缺伴娘,而且出勤的时间还紧得我连回家取衣服的空也没有。”最终,王倩只好叫队友带上他们的男装给自己换上,不过因为太肥大还是被组长发现,也因为着装不整被领导罚款。

  “做保镖行业的女性,比男性更需要得到家人的支持和理解。”今年已经32岁的王倩,和很多从业多年的女保镖一样,已经开始寻找自己新的人生起点。“我们的退路大多是从事安保幕后策划,干得好,同样抢手!”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5.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