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anzai: 女色(续篇) 2009-05-17 21:39:17 5/20/2009 13:18
作者: 平凡往事


至从上次合作以后,和平就不再被她当成外人了。有空的时候,她会经常来公司坐坐,他们也会去饭店消遣月光的温柔。她慢慢地在和平的心上开垦出一小块荒地,并以此作为基础向外扩张,但和平始终都把他当成妹妹,这个界线从来就没有被打破过。和平非常尊重她,因为在他的眼里她是个了不起和智慧型的女人,在和平遇到过的女人中算是个佼佼者。每当生意上遇到烦恼和困惑时,和平总是第一个想到她,而且她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拒绝。她的话并不多,但句句到位,总能使和平不安的心情释然。和平真的喜欢,甚至有点离不开她,也可以说是一种依赖。

她教会和平在商场中如果运用厚黑学,如何与上层打交道,在许多方面她堪称他的老师。和平曾几何时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在他的心里,天是老大,他是老二,可想而知,他能有这么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是经历了怎样一种挣扎后才渐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呢。

她喜欢他,这一点和平清清楚楚,但他一直装糊涂,得过且过。终于有一天这层薄薄的窗户纸还是被她主动捅破了。

那天她提出让和平骑自行车带她,起初和平觉得有点荒唐,但经不住她软磨硬泡,再说心里一直觉的对她有所亏欠,也就勉强同意了。他特意从公司的雇员那里借了一台自行车,载着她和她幸福在通往郊区的林荫小路上飞驰。

由于好久没有骑车了,起初和平觉得屁股有些痛,但他很快就被她热烈的情绪感染了,反到和她一起兴奋起来。她坐在后坐上像只快乐的小鸟,笑声不断的从她嘴里银玲般地摇晃出来,接着她用一种非常有感染力的语调自言自语地说: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事后,她告诉和平,当时她就是这样感觉的,她怎么也不敢想象和平这样一个大公司的经理,会骑着单车带着她满世界的转游。

她突然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和平,同时把头也贴慰在和平宽厚的脊背上。和平被她脸部和上身传过来的体温温暖着,有些飘飘然的陶醉,那一刻他真的觉得很幸福。被一个自己欣赏的女人爱着,这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啊!

他们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公司里空无一人。在空旷的世界里,他们似乎还能够感觉到彼此之间的心跳声。一种喝望,不更准确地地说是一种原始的欲望,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像太阳一样冉冉升起,把他们的身心都燃烧起来。他们走进和平的办公室后,都感觉这个世界和从前不一样了,他们怎么也不能像过去一样自然,和平坐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把身子深深的埋进椅被里。而她则像一只家猫似的斜依在拐角处的长沙发里。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只有座钟滴答的声在空气中张扬。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她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哀求道:"抱抱我好吗?"

过了一会儿,她看和平没有反应就继续说:

"就一下好吗?"

和平默默地走到她身边,看着她被欲望之火胀红的双颊和在紧闭的眼睑中抖动的睫毛,浑身热血沸腾,他慢慢地俯下身子,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她游丝般吐纳的气息,当两个人的嘴唇即将黏在一起的瞬间,和平突然僵硬在那里了,似乎犹豫了片刻,他旋即重新挺直了身子,回到了坐位上,接着用一种冷冷的音调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

"你走吧"

她浑身颤栗着,绝望写满在她的脸上,被痛苦扭曲成一团,紧紧咬住嘴唇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她的心在流血,脑子一片空白。女人的最不能容忍的莫过于当她决定把自己无偿的给一个男人的时候,却被这个男人拒绝了。

"出去锁门"

和平从肺脏里挤出一句话就出去了,把她一个人扔在了一个冰冷的世界里,她觉得自己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洞里。。。。。。。

她有些虚脱,浑身冰冷,额头上和腋窝下不停地有汗水渗出。不知在沙发里卷曲了多久,她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挟带着对爱情绝望的愤懑在空旷的房子里澎湃回旋,又透过墙壁向外辐射着她近乎疯狂的绝望,直到打经老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上楼来,一边喊叫着,一边敲打着门楣时,她才止住了哭声。

这就是她付出了全部爱所得到的结果吗? 从那天起她发誓她决不再爱男人,而且她要报复,报复这个让她近乎崩溃,把她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爱情残酷地揉碎又踩在脚下的男人。。

从此他们很久没有来往,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解释。

十年以后的一天,他主动打电话给她,两人在一个幽静的咖啡馆里见了面,她突然发现她一点也不恨眼前这个她原以为忘记,甚至曾经绞尽脑汁报复过的男人,她依旧爱着他,这是一种怎样的孽债啊!!!

但现在物是人非,谁也不想触摸那段不堪回首,已经被厚厚的尘土覆盖的往事。在经历了多年的生活磨砺之后,他们都心如止水,平和的人生态度是激流过后的延伸,人总是要变的,环境把人驯服后,就是为了让人越来越规矩的活着。。。。。。

当年的和平还是个理解主义者,另外他对她的爱一直是半信半疑,因此在处理他们之间的感情问题时,也是有所顾忌,有所怀疑的,因为他们之间首先是利益共同体,而不是狼狈为奸的道德上的掘墓人。他不想打破这种利益上的默契和平衡,更何况他早就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界定为思想上的朋友和事业上的夥伴,而不是一个感情上的宣泄对象呢。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4.1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