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Party 5/29/2009 08:28
上周末邻居的女儿高中毕业,在家里开Party请我们参加。邻居是黑人。

这Party是提早一周开始准备的。那个周末我家刚换完屋顶,剪草顺便清理下院子,师傅们留下个长梯子没带走。邻居家的男人也在打扫院子,他家刚刚砍掉了橡树巨大的分枝,原来院子里厚厚的落叶清理掉了,一下子清爽了很多。男人主动跟我打招呼,闲聊了几句,说自己刚被laidoff,才找到一份做保安的工作;妻子也刚被state street laidoff 还没找到工作。告我一个奇长无比的first name,我到现在还没记住。然后提出要借我的梯子,想爬上屋顶清理雨水槽,我很爽快的答应了,叮嘱他要小心。

过了两钟头,他搬着梯子过来还。我顺口提了句说平时不经常看到他。他马上说他不住在这,邻居的女主人是他前妻,带着他们的女儿,他是过来帮忙的。原来如此,难怪他们的草很长了才剪一次,后院原先堆满了落叶。然后他又说,女儿今年高中毕业,上的是私立学校,一年学费要3,4万;他们准备办个party,所以把后院清了出来。感谢了一番,请我们参加。

过了几天,一张请柬在信箱里。署名是MS.***,果然是单身母亲。周日的下午Party开始。过了一会儿才看到女孩的父亲,跟我说话的男人出现。我跟他打招呼,祝贺他,说布置得很漂亮,还有个帐篷,应该是租来的;男人说他不知道,说自己今天也只是个客人(guest),我忽然觉得他有点可怜,赶紧安慰他说,你不该这么讲,你应该为你的女儿感到骄傲。他女儿申请harvard的医学院没被录取但被马里兰州的一所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接收了,提供4年的全额奖学金。整个过程,男人一直在帮忙,吃东西也是跟客人在一起。男人的兄弟,女孩的前uncle们也来参加。开饭前,所有人都站起来手牵手,有人念起赞美上帝的诗,感谢上帝赐予美好的生活,最后大家阿门结束。我们不信这个,偶尔阿门一下没关系的吧。

当父亲的在子女心中的位置跟母亲一样重要吗?我知道是一样的。遇到了另一个邻居,93岁的白人老头,老妻刚去世不久。不知怎么跟我说起他出生的时候,他父亲已经退休了,所以他的父亲有大量的时间陪他成长,教了他很多;老头说他受益匪浅。

盘恒了两钟头我们告辞回家。天黑,夜深了,隔壁的party还在继续,黑人们能歌善舞,听到首很动听的歌。男人告诉我他本来晚上该上班的,但他请了假,希望他过得愉快。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6.6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