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过长空 - 祭青春的灵魂 6/05/2009 12:26
曾经梦不是车和房
曾经理想不是在远方
曾经热爱的不是逐放
曾经有激情不会淡忘。

曾经清澈如泉
轻盈好似蝶翩翩,
青春比青草更青
比彩虹更烂熳

曾经真实如心跳
天真的搏脉
微弱而苍凉
却有广博的关怀

雁过长空
春夏秋冬
曾经凝结在清晨的露珠
不能再现其踪

她们并不是消失在阳光中

灵魂被中庸
良知妥协
实用中可曾有真正的的思想
比快餐还快的能否是文学?

不敢面对灵魂的众生
是否真正活过
在通往天堂的道上
小鬼是否战胜了老鬼?

中阴的世界里
中庸可以保全自己
再生的路上
纯真的灵魂必须胜利

在中阴的世界里
我感叹
曾经是一滴露珠
半然和谐消散

尚未殆尽。

我要她聚集。
在深夜凌晨。
在草尖花蕊。
凝结成露珠
透明且浑然一体。

只在太阳光中消散。
为的是在天堂复生。
祝你好运
开会 at 6/05/2009 12:42 快速引用
rose rose
MorningMoon at 6/05/2009 12:43 快速引用
rose rose
kurtyang at 6/05/2009 12:56 快速引用
rose rose rose
smilhaNew at 6/05/2009 13:18 快速引用
才女! rose rose rose
molimoli at 6/05/2009 13:35 快速引用
好诗 崇拜 崇拜
tutu at 6/05/2009 14:25 快速引用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rnl of Premir Zhao (Hardcover)
wildcrane at 6/05/2009 22:49 快速引用
I have a dream...

wildcrane :
曾经梦不是车和房
曾经理想不是在远方
曾经热爱的不是逐放
曾经有激情不会淡忘。

曾经清澈如泉
轻盈好似蝶翩翩,
青春比青草更青
比彩虹更烂熳

曾经真实如心跳
天真的搏脉
微弱而苍凉
却有广博的关怀

雁过长空
春夏秋冬
曾经凝结在清晨的露珠
不能再现其踪

她们并不是消失在阳光中

灵魂被中庸
良知妥协
实用中可曾有真正的的思想
比快餐还快的能否是文学?

不敢面对灵魂的众生
是否真正活过
在通往天堂的道上
小鬼是否战胜了老鬼?

中阴的世界里
中庸可以保全自己
再生的路上
纯真的灵魂必须胜利

在中阴的世界里
我感叹
曾经是一滴露珠
半然和谐消散

尚未殆尽。

我要她聚集。
在深夜凌晨。
在草尖花蕊。
凝结成露珠
透明且浑然一体。

只在太阳光中消散。
为的是在天堂复生。
puppeteer at 6/06/2009 09:35 快速引用
这大概是现在的最大禁书了。不过这年头,想禁书太难了,中文电子版都上网了:

https://docs.google.com/View?id=dct5hfp_1hh7bfchs

wildcrane :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Hardcover)

http://www.amazon.com/dp/1439149380/?tag=googhydr-20&hvadid=3215921965&ref=pd_sl_758r2rocp2_e
rogerlee at 6/06/2009 09:57 快速引用
An Andersenian ending. That yearning for ideals is an anachronism nowadays and seems to be a character of that bygone era of 80s and early 90s. It reminds me of that group of poems of which 玻璃
tank at 6/06/2009 10:11 快速引用
1.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That yearning for ideals is an anachronism nowadays and seems to be a character of that bygone era of 80s and early 90s." And we know great part why.
2. Can't identify with the poem 玻璃
wildcrane at 6/06/2009 11:47 快速引用
英文版的看完了. 对于那个历史时期和影响历史的人物时间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
赵还是一个比较聪明的政治家, 但那个时期, 老旧势力还是太强了.

回头再看中文的.

rogerlee :
这大概是现在的最大禁书了。不过这年头,想禁书太难了,中文电子版都上网了:

https://docs.google.com/View?id=dct5hfp_1hh7bfchs
wildcrane :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Hardcover)

http://www.amazon.com/dp/1439149380/?tag=googhydr-20&hvadid=3215921965&ref=pd_sl_758r2rocp2_e
wildcrane at 6/07/2009 10:15 快速引用
两难选择:这些内容在国内当然是禁区,如不注意,生活网很容易就被判死刑,国内就看不到了。。。。。
smilhaNew at 6/07/2009 20:24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两难选择:这些内容在国内当然是禁区,如不注意,生活网很容易就被判死刑,国内就看不到了。。。。。


同意

你说谁呢? smile

我的猜测是禁区是按关键词, 如果搜索到关键词就封了.

我这里面有关键词吗?

如果你不想让生活网被封的话, 你到是可以注意一下, 有许多东西, 给个连接就够了, 我只是一个建议. 我并没有权利要求任何人.

我是悼念死去的无辜的年轻的生命+自我反省一下. 其他的不要在我这里讨论了. 因为是我的博克, 我还是有权利要求这一点的.

谢谢.
wildcrane at 6/07/2009 21:15 快速引用
俺想俺没有得罪任何人啊。。。。。俺只是把俺想说的话说出来而已。。。。不针对任何人。。。不针对任何事。。。。若有任何冒犯,那绝对不是俺的初衷。。。。。。不知道怎么表白自己了。。。
smilhaNew at 6/08/2009 11:41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Hardcover)

http://www.amazon.com/dp/1439149380/?tag=googhydr-20&hvadid=3215921965&ref=pd_sl_758r2rocp2_e


你在哪里看到的中文版?

你去搜索 Chinese:

gai ge li cheng
xiaozhi at 6/08/2009 13:05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俺想俺没有得罪任何人啊。。。。。俺只是把俺想说的话说出来而已。。。。不针对任何人。。。不针对任何事。。。。若有任何冒犯,那绝对不是俺的初衷。。。。。。不知道怎么表白自己了。。。


同意

你至少没有冒犯我.
每个人有自己的权利和自由, 我从来都尊重.

我只是说, 如果你担心生活网被封了, 一些搜索engine 能搜到的词, 你可以用一点技巧避免一下. 并且也是建议.

第二点, 我的意思是不要把能搜索的词放在我的贴里. 我可能会删掉. 因为在这里我有权. 是在友情提醒任何人, 不是针对你的意思.

祝你好运
wildcrane at 6/08/2009 13:10 快速引用
xiaozhi :
wildcrane :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Hardcover)

http://www.amazon.com/dp/1439149380/?tag=googhydr-20&hvadid=3215921965&ref=pd_sl_758r2rocp2_e


你在哪里看到的中文版?



你去搜索 Chinese:

gai ge li cheng

one example:

http://karakhoja.multiply.com/journal/item/11302
wildcrane at 6/08/2009 13:17 快速引用
俺娘打小就教育俺做人要厚道。。。。。。。。
smilhaNew at 6/08/2009 14:56 快速引用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WoJian at 6/08/2009 15:24 快速引用
WoJian :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中庸也是有度的.

把中庸理解成一个正态分布, 度就是方差 - it's variation. 这是从社团角度看.

从个人看, 就是是不是凡事都向平均值靠近, 也是方差, 如果方差太小, 这种中庸是我反对的.
如果方差太大, 离平均值太远, 也未见得就不对. 但就符合中国文化说的: 树大招风, 枪打出头鸟, 高处不胜寒之类. 就是方差太大.

从社会和个人成长过程, there is this trend which is called "Regression to the mean" - 就是事情,人本身就有一个向平均值靠近的倾向 - 这就是'中庸之道'.

但如果凡事都按平均值办事, 就没有独立个性了 (有可能背叛自己的本性, 或者灵魂如果你相信的话).

所以从前说过, 我愿意站在一个方差左右, 不要太远不要太近.
wildcrane at 6/08/2009 16:40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oJian :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中庸也是有度的.

把中庸理解成一个正态分布, 度就是方差 - it's variation. 这是从社团角度看.

从个人看, 就是是不是凡事都向平均值靠近, 也是方差, 如果方差太小, 这种中庸是我反对的.
如果方差太大, 离平均值太远, 也未见得就不对. 但就符合中国文化说的: 树大招风, 枪打出头鸟, 高处不胜寒之类. 就是方差太大.

从社会和个人成长过程, there is this trend which is called "Regression to the mean" - 就是事情,人本身就有一个向平均值靠近的倾向 - 这就是'中庸之道'.

但如果凡事都按平均值办事, 就没有独立个性了 (有可能背叛自己的本性, 或者灵魂如果你相信的话).

所以从前说过, 我愿意站在一个方差左右, 不要太远不要太近.


我觉得中庸与否不在于有没有方差,而在于看事情能不能将心比心地理解各个方面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好比公婆俩人吵架,你是站在公的一个方差呢,还是婆的一个方差?还是"中庸"一点站着,因为你能理解公的苦衷,也能理解婆的苦衷,然后觉得吵架没有对错,只是必然要发生?
开会 at 6/08/2009 16:52 快速引用
开会 :
wildcrane :
WoJian :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中庸也是有度的.

把中庸理解成一个正态分布, 度就是方差 - it's variation. 这是从社团角度看.

从个人看, 就是是不是凡事都向平均值靠近, 也是方差, 如果方差太小, 这种中庸是我反对的.
如果方差太大, 离平均值太远, 也未见得就不对. 但就符合中国文化说的: 树大招风, 枪打出头鸟, 高处不胜寒之类. 就是方差太大.

从社会和个人成长过程, there is this trend which is called "Regression to the mean" - 就是事情,人本身就有一个向平均值靠近的倾向 - 这就是'中庸之道'.

但如果凡事都按平均值办事, 就没有独立个性了 (有可能背叛自己的本性, 或者灵魂如果你相信的话).

所以从前说过, 我愿意站在一个方差左右, 不要太远不要太近.


我觉得中庸与否不在于有没有方差,而在于看事情能不能将心比心地理解各个方面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好比公婆俩人吵架,你是站在公的一个方差呢,还是婆的一个方差?还是"中庸"一点站着,因为你能理解公的苦衷,也能理解婆的苦衷,然后觉得吵架没有对错,只是必然要发生?


我说的中庸不是就一件事或一个人而言的.
孔子的中庸我认为也不是就一个人一件事而言.

但如果你就想说一件事的话, 在你的例子里, 如果公婆吵架我会希望他们和解.
但如果吵架过程中, 公公把公婆打死了. 我不会说, 他们都错了. 因为错误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都错了, 是混淆是非 (不是中庸).
wildcrane at 6/08/2009 17:04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开会 :
wildcrane :
WoJian :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中庸也是有度的.

把中庸理解成一个正态分布, 度就是方差 - it's variation. 这是从社团角度看.

从个人看, 就是是不是凡事都向平均值靠近, 也是方差, 如果方差太小, 这种中庸是我反对的.
如果方差太大, 离平均值太远, 也未见得就不对. 但就符合中国文化说的: 树大招风, 枪打出头鸟, 高处不胜寒之类. 就是方差太大.

从社会和个人成长过程, there is this trend which is called "Regression to the mean" - 就是事情,人本身就有一个向平均值靠近的倾向 - 这就是'中庸之道'.

但如果凡事都按平均值办事, 就没有独立个性了 (有可能背叛自己的本性, 或者灵魂如果你相信的话).

所以从前说过, 我愿意站在一个方差左右, 不要太远不要太近.


我觉得中庸与否不在于有没有方差,而在于看事情能不能将心比心地理解各个方面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好比公婆俩人吵架,你是站在公的一个方差呢,还是婆的一个方差?还是"中庸"一点站着,因为你能理解公的苦衷,也能理解婆的苦衷,然后觉得吵架没有对错,只是必然要发生?


我说的中庸不是就一件事或一个人而言的.
孔子的中庸我认为也不是就一个人一件事而言.

但如果你就想说一件事的话, 在你的例子里, 如果公婆吵架我会希望他们和解.
但如果吵架过程中, 公公把公婆打死了. 我不会说, 他们都错了. 因为错误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都错了, 是混淆是非.


吵架就吵架嘛,怎么就给延伸到打死了呢,那就不是吵架了呀。我楼上说公婆吵架只是举个例子,因为是生活中很平常的事情,当个凡例来解释我理解的你说的随年龄增长而增加的中庸程度。当然孔子他老人家到底什么意思,那我怎么知道啊。

我知道这个贴还是有背景context,所以你会作这样的延伸,不过如果这样延伸的话,就不能公婆吵架来当凡例了,因为本身你的贴的背景context并不是公婆这样平等的双方。(唉,这么绕着说话好累啊。。。)
开会 at 6/08/2009 17:13 快速引用
真是赵写的?

wildcrane :
英文版的看完了. 对于那个历史时期和影响历史的人物时间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
赵还是一个比较聪明的政治家, 但那个时期, 老旧势力还是太强了.

回头再看中文的.

rogerlee :
这大概是现在的最大禁书了。不过这年头,想禁书太难了,中文电子版都上网了:

https://docs.google.com/View?id=dct5hfp_1hh7bfchs
wildcrane :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Hardcover)

http://www.amazon.com/dp/1439149380/?tag=googhydr-20&hvadid=3215921965&ref=pd_sl_758r2rocp2_e
Luanne at 6/08/2009 17:21 快速引用
开会 :
wildcrane :
开会 :
wildcrane :
WoJian :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中庸也是有度的.

把中庸理解成一个正态分布, 度就是方差 - it's variation. 这是从社团角度看.

从个人看, 就是是不是凡事都向平均值靠近, 也是方差, 如果方差太小, 这种中庸是我反对的.
如果方差太大, 离平均值太远, 也未见得就不对. 但就符合中国文化说的: 树大招风, 枪打出头鸟, 高处不胜寒之类. 就是方差太大.

从社会和个人成长过程, there is this trend which is called "Regression to the mean" - 就是事情,人本身就有一个向平均值靠近的倾向 - 这就是'中庸之道'.

但如果凡事都按平均值办事, 就没有独立个性了 (有可能背叛自己的本性, 或者灵魂如果你相信的话).

所以从前说过, 我愿意站在一个方差左右, 不要太远不要太近.


我觉得中庸与否不在于有没有方差,而在于看事情能不能将心比心地理解各个方面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好比公婆俩人吵架,你是站在公的一个方差呢,还是婆的一个方差?还是"中庸"一点站着,因为你能理解公的苦衷,也能理解婆的苦衷,然后觉得吵架没有对错,只是必然要发生?


我说的中庸不是就一件事或一个人而言的.
孔子的中庸我认为也不是就一个人一件事而言.

但如果你就想说一件事的话, 在你的例子里, 如果公婆吵架我会希望他们和解.
但如果吵架过程中, 公公把公婆打死了. 我不会说, 他们都错了. 因为错误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都错了, 是混淆是非.


吵架就吵架嘛,怎么就给延伸到打死了呢,那就不是吵架了呀。我楼上说公婆吵架只是举个例子,因为是生活中很平常的事情,当个凡例来解释我理解的你说的随年龄增长而增加的中庸程度。当然孔子他老人家到底什么意思,那我怎么知道啊。

我知道这个贴还是有背景context,所以你会作这样的延伸,不过如果这样延伸的话,就不能公婆吵架来当凡例了,因为本身你的贴的背景context并不是公婆这样平等的双方。(唉,这么绕着说话好累啊。。。)


你说的很对. 我理解的很清楚, 虽然有点绕.

如果是这样的话, 你可以努力站在他俩中间. 但其实你还是会站在你自己的平均值上, 而你个人的平均值又会受社会平均值的影响. 也就是说有你的个人方差加社会方差.

当然, 你如果是一个能看清他俩个自方差的人, 你的调节可能很有效. 否则可能会坏事.
wildcrane at 6/08/2009 17:25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开会 :
wildcrane :
开会 :
wildcrane :
WoJian :
好文采!

不过,把中庸想成什么了?我可想要维护中庸的正确性。


中庸也是有度的.

把中庸理解成一个正态分布, 度就是方差 - it's variation. 这是从社团角度看.

从个人看, 就是是不是凡事都向平均值靠近, 也是方差, 如果方差太小, 这种中庸是我反对的.
如果方差太大, 离平均值太远, 也未见得就不对. 但就符合中国文化说的: 树大招风, 枪打出头鸟, 高处不胜寒之类. 就是方差太大.

从社会和个人成长过程, there is this trend which is called "Regression to the mean" - 就是事情,人本身就有一个向平均值靠近的倾向 - 这就是'中庸之道'.

但如果凡事都按平均值办事, 就没有独立个性了 (有可能背叛自己的本性, 或者灵魂如果你相信的话).

所以从前说过, 我愿意站在一个方差左右, 不要太远不要太近.


我觉得中庸与否不在于有没有方差,而在于看事情能不能将心比心地理解各个方面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好比公婆俩人吵架,你是站在公的一个方差呢,还是婆的一个方差?还是"中庸"一点站着,因为你能理解公的苦衷,也能理解婆的苦衷,然后觉得吵架没有对错,只是必然要发生?


我说的中庸不是就一件事或一个人而言的.
孔子的中庸我认为也不是就一个人一件事而言.

但如果你就想说一件事的话, 在你的例子里, 如果公婆吵架我会希望他们和解.
但如果吵架过程中, 公公把公婆打死了. 我不会说, 他们都错了. 因为错误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都错了, 是混淆是非.


吵架就吵架嘛,怎么就给延伸到打死了呢,那就不是吵架了呀。我楼上说公婆吵架只是举个例子,因为是生活中很平常的事情,当个凡例来解释我理解的你说的随年龄增长而增加的中庸程度。当然孔子他老人家到底什么意思,那我怎么知道啊。

我知道这个贴还是有背景context,所以你会作这样的延伸,不过如果这样延伸的话,就不能公婆吵架来当凡例了,因为本身你的贴的背景context并不是公婆这样平等的双方。(唉,这么绕着说话好累啊。。。)


你说的很对. 我理解的很清楚, 虽然有点绕.

如果是这样的话, 你可以努力站在他俩中间. 但其实你还是会站在你自己的平均值上, 而你个人的平均值又会受社会平均值的影响. 也就是说有你的个人方差加社会方差.

当然, 你如果是一个能看清他俩个自方差的人, 你的调节可能很有效. 否则可能会坏事.


需要调节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开会 at 6/08/2009 17:28 快速引用
不是写的, 是他偷偷录的20多盘带子, 由此整理的. 有一些删除, 重新安排次序. 英文版本有专门说明. Coop 就有.

应该是. 我想再看一遍中文的, 感觉可能回更准确一些.

Luanne :
真是赵写的?

wildcrane :
英文版的看完了. 对于那个历史时期和影响历史的人物时间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
赵还是一个比较聪明的政治家, 但那个时期, 老旧势力还是太强了.

回头再看中文的.

rogerlee :
这大概是现在的最大禁书了。不过这年头,想禁书太难了,中文电子版都上网了:

https://docs.google.com/View?id=dct5hfp_1hh7bfchs
wildcrane :
今天下班在哈佛Coop书店看到的. 读了60多页. 值得推荐.
中文版也已经出了.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Hardcover)

http://www.amazon.com/dp/1439149380/?tag=googhydr-20&hvadid=3215921965&ref=pd_sl_758r2rocp2_e
wildcrane at 6/08/2009 17:29 快速引用
开会 :


需要调节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那得根据他们找你了没有, 我咋知道. :-)
wildcrane at 6/08/2009 17:32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开会 :


需要调节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那得根据他们找你了没有, 我咋知道.


他们找也只会找站他们各自方差上的吧,谁找站中间的呀,那叫白费事! Laughing
开会 at 6/08/2009 17:35 快速引用
我见,

对不起,你的词汇里有和我说的彻底没有关系但能搜到的词。

你可以帖在你自己的帖子里。我存了,如果你需要的话。
WoJian at 6/09/2009 09:58 快速引用
哈哈哈哈我见被野鹤和谐了 Laughing
开会 at 6/09/2009 13:30 快速引用
开会 :
哈哈哈哈我见被野鹤和谐了 Laughing


不是和谐,是 我砍

他可以帖在自己的日记里讨论。我给他存着呢
wildcrane at 6/09/2009 13:51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开会 :
哈哈哈哈我见被野鹤和谐了 Laughing


不是和谐,是 我砍

他可以帖在自己的日记里讨论。我给他存着呢


开玩笑的
你也别紧张了
反正已经给屏蔽掉了
没人再来搜了
开会 at 6/09/2009 13:54 快速引用
开会 :
wildcrane :
开会 :
哈哈哈哈我见被野鹤和谐了 Laughing


不是和谐,是 我砍

他可以帖在自己的日记里讨论。我给他存着呢


开玩笑的
你也别紧张了
反正已经给屏蔽掉了
没人再来搜了


我不紧张。但我一贯是这样做的。我只在我自己的搏克里奉行。还会继续奉行。

尤其是跟我讨论的题目根本没关系的。自己立题讨论。

还有,永远都有浑水摸鱼的,好比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你如果想讨论批评那浑水摸鱼的人,另开题目 - 他们不是都活着嘛。

他们不足以污染我这里祭奠的生命!我不想让混乱的思维混乱一切!
wildcrane at 6/09/2009 13:59 快速引用
原来野鹤支持家庭独裁呀,怪不得我那几句话彻底违反了野鹤原则。

好吧,我开个博客新帖,让野鹤转过去吧。我那里可是自由的,以前还让hifi暂住呢。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7542
WoJian at 6/09/2009 16:30 快速引用
WoJian :
原来野鹤支持家庭独裁呀,怪不得我那几句话彻底违反了野鹤原则。

好吧,我开个博客新帖,让野鹤转过去吧。我那里可是自由的,以前还让hifi暂住呢。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7542


等我有空了到你那逛逛。 support 段信发给你了。

我这里悼念死者。不愿意悼念的别来捣乱。
wildcrane at 6/09/2009 16:48 快速引用
[Time : 0.122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0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