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季老先生走好。。。。。 7/27/2009 17:09
我对季羡林老先生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对老先生公开推辞“国学大师”称号也非常敬佩。世上只有给自己戴高帽子的,哪有自己往下摘的。可革命群众不答应,就是不让摘。

我并非在这里指摘季老的不是,而是说个道理∶大学教授凭什么住军队医院?

一个国家的军费是从税收里出的,也即纳税人的钱。当兵的玩命干这个行当,或死,或伤,或残,或侥幸全须全尾而退,国家有责任奉养和提供终身免费医疗。一般国家都建有荣誉军人医院,专门收治复员军人。

因为军人经历特殊,荣军医院所设科目也与一般医院不同。其中以战伤,包括精神创伤后遗症科比其他医院要发达。多年前一名美国荣军医院教授请我帮他翻译精神创伤讲座的电脑翻片幻灯。我在查找合适的翻译名词时,搞懂了什么叫精神创伤。该教授从中国回来后夸我翻译得非常到位,大批国内听众很容易就借助电脑幻灯图表的中文标注,听懂了他的讲座。

如今四川大地震和乌鲁木齐民族冲突流血事件后,心理辅导广泛介入,没准就有我的功劳,比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丁子霖、蒋培坤所教的马克思主义对六四戒严部队的思想工作和精神鼓舞还要直接。

荣军医院里收治的患者中,艾滋、肺结核、肝炎等传染病的比例较其他医院为高,盖因复员军人的特殊危险经历所致。但由于荣军医院属政府工作,和其他政府工作部门一样,效率低而事故率高。

上次有个肠镜例检医生,把肠镜从一艾滋兼乙肝患者的肛门中抽出后,未经消毒,就插入了下一个患者的肛门,造成严重感染,被报导了出来。还有个在荣军医院工作了好多年,工资长到八万美元的女清洁工被监视录像拍到在工作地点与一年轻男工偷情,结果被告知在辞退和减薪一半中挑选一个。她舍不得这份政府工作,在发誓不再重犯之后,选择了后者。

荣军医院是反恐重点监控单位。恐怖袭击者往往因仇恨美国政府而仇恨美国兵。因难以在战场上取胜,便把荣军医院作为恐怖袭击对象。因为这里已经不是正在运转的政府决策部门,估计防卫不是很严,容易得手。反恐机关预料到这一点,便在荣军医院广布监视镜头,不料意外拍到了清洁工上班偷情。

还有一次传媒报导,一位复员老兵入荣军医院遭拒,理由是无法查到他当兵的记录。该老兵讲出了自己的部队番号、师长姓名和自己顶头上司的名字,仍是不行。当时这是作为一个政府部门工作不负责任,恶待老兵的负面消息报导出来的。但从中亦可看出,只有参过军,为国家冒过死的老兵,才有资格享受荣军医院的治疗。

由于荣军医院的效率低和事故率高,往往是那些复员后没能发成大财的老兵的聚首之地。复员后又有了新的创业经历者大多不再去荣军医院,而是选择条件更好的保险合同医院看病。但没有记录在案的服够了规定兵役的人绝对进不了荣军医院!

中国的情况完全相反。中国人普遍的缺医少药。许多穷人知道了自己的预估医疗费后,宁愿选择回家等死。可中国的军队医院却是全国最大,医疗设备最全的医院。其中尤以301医院最为著名。陈毅元帅死在该医院的当时我正在下乡。队里一位年轻小媳妇因为每周一次的班车那一周偶然因故没来,无法赶到地区医院做切除阑尾的小手术而死在公社。

军医院从军费里开支,非军人无权享用。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而中国的军人一旦复员,除了有限的复员费,间或有些安排转业的,加上买断军龄,还说得上什么复员老兵进荣军医院的医疗保障?

当全国上千万复员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无资格再进301或305医院时,凭什么北大教授季羡林老先生能在荣军医院里一住多年。连他本人都抱怨其实自己无病。

如果季羡林老教授能在301医院养老,那其他北大老教授也能进301看病么?如果北大教授能进301医院,那清华教授也能进305医院送终么?全国其他大学的教授也能进本地区的荣军医院看病,养老和送终么?

不是军人,没为国家冒过死,凭什么资格进由军费开支的医院看病?

季羡林老先生是古印度文化的教授,可能见不及此。问题是国家总理温家宝把去医院看望季羡林老先生当成了做国家关心知识分子的秀。每年温总理走进301时,想到过身为北大教授的季羡林老先生是否有权长年住在军队医院里吗?

全国十三亿人都可以见不及此,唯独一个人不行。那就是国家总理。301医院属国防部。北大属教育部。教育部下属人员使用国务院批给的教育费。国防部下属单位使用温家宝批给的军费。两者的经费怎么能混用呢?帐目如此不清,还如何能防止挪用公款、贪污、浪费呢?

当多年前第一次从央视四台看到温总理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老先生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我不能说,不能让老先生下不来台。因为“说老实话”是他老先生自己提倡的。

如今老先生在国家荣誉军人医院病房居住多年,享受了全套军费医疗待遇后,撒手人寰。我才能把积郁了多年的看法讲出来。因为这已经妨碍不了季老先生的住院养老了。

记得当年国民党退守台湾时,一个国学大师都没跟了去。当时在世的国学大师有的留在大陆从了逆,比如陈寅恪、顾颉刚。有的滞留国外,如胡适之。其中有一个钱穆留在了香港。老蒋总统为了点缀台湾国学,以示中华正宗,特地把钱穆大师请到了台湾,并分配给了他一套房子。

等到两代蒋总统谢世之后,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了台北市长,大规模清查违章建筑时,查到了钱穆的房子是老蒋总统用公帑买下赠与的,于是下令收回。尽管陈水扁的这一招旨在用打击台湾最大的国学大师来表明去中国化,但蒋介石和钱穆之间私相授受公房,确实不合法。

已经九十多岁的钱大师搬家未己,便告谢世。除了积郁胸中的这口闷气外,到了高龄还忽然改变熟悉了多年的生活环境也是促其速死的原因之一。我没在季羡林老先生在世时讲出他本无权在军队医院看病,就是不想效法陈水扁窘钱穆。

每当钱穆的学生余英时大吹自己的师承时,我就想笑。堂堂国学大师,怎么连公房不能私住的道理都不懂,最后让民进党拿驱逐这么大的国学大师出公房来做了去中国化运动的秀。

儒家经典讲究是气节。当年孔子就崇尚不食周粟而饿死的伯夷叔齐。明亡之际,王夫之出门不管是否下雨,一定要打伞和穿木屐。其意在不戴大清的天,不履大清的地。而回到家中住的是自己的私房,便与大清的天,大清的地无涉了。

民初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学生黄侃不管是去内地的租界,还是去香港办事,从不过夜。但钱穆不但过夜,而且长期滞留香港这块殖民地,成了大英的子民。谁知国学大师好不容易被老蒋总统救拔出了大英子民的尴尬境地,又因涉嫌公房私住,被抓了去中国化运动的典型。既然去了中国化,还何用国学大师?如此丢人现眼,余英时还有什么可吹的。

如今国共重开论坛,大陆由批林批孔转而尊孔崇儒。可看台湾的老总统公房私授,国学大师公房私受。大陆的国务院总理军费民用,国学大师军医院私住。怎么连自己是什么身分和能干什么事都不懂。

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动,不是自己的钱不花,不是自己的房子不住,不是自己的老婆不睡,不是合法民选的官职不就任。这才是最大的礼义廉耻。

季羡林老先生只有一个理由可以长年在荣军医院养老。那就是作为老年延寿研究的实验动物。但那要有实验的书面立项证明。而且孤证不能为例,应有至少两个对照组的同类实验动物为佐证。301医院豢养的其他无从军经历的老年实验动物在哪里?

顺便说一句,如今驱逐国学大师钱穆出公房的陈水扁自己也在总统任内把大批公帑入了自家私囊。当年私占公共场地,非法割据的带队王丹又把台湾的国务机要费公帑入了他这个并非台湾公民者的私囊。

锚碇在台湾海峡中心线左盼右顾,不管是政府首脑还是经学大师,怎么就没一个有自知之明的!

这回马英九以总统之身竞选国民党主席没占上班时间,所需费用也尽出私囊不用公帑,似乎开了个好头。

政治清明的前提是帐目清明。那就请两岸四地的中国人拭目以待吧。
i thought you are talking about gps
Gemini at 7/27/2009 18:39 快速引用
sorry, who is gps???
smilhaNew at 7/28/2009 07:52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7.6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