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啊朋友。。。。 8/12/2009 10:52
08/10/2009/Monday/FraminghamHome

崔永元同志在自传体“不过如此”中这样写道:
朋友,是这么一批人
是您快乐时候容易忘掉的人
是您痛苦时第一个想去找的人
是给您帮忙不用说谢谢的人
是惊扰后不用心怀愧疚的人
是对您从不苛求的人
是您从不用提防的人
是您败走麦城也不对您另眼相看的人
是您步步高升对您的称呼从不改变的人

我很幸运,我有好几个铁哥们姐们都是这样的人。H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对H最初的记忆就是他和我打架我打不过他,他长得比我壮嘛。我们小学一个班,到了中学还是一个班,高中毕业我们俩双双落榜,记得那个时候他为我叫屈,认为我学习成绩一向很好,肯定是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总之我受冤枉了,我当时就很受感动!以后我们俩都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4年毕业了他的分配单位不是很理想,他闹情绪窝在大学宿舍里一直不愿意到单位报到,我去他宿舍帮他一边收拾行囊一边数落他的不是,他终于报了到。再以后他念博士不太顺利,一度想放弃,我一直对他鼓励有加,他终于咬牙博士毕了业。我2003年出了严重车祸,3天没醒,H得知这事,大叫: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知道我醒过来了,他比我还高兴!我得了忧郁症,还得了自闭症,他那个时候几乎天天催我出门,去找工作,那怕打餐馆,开出租都行,只要别闷在家里。。。他来了美国,刚开始很不顺,情绪低落,我告诉他:中国人在美国没有一个人没有难念的经,如果让大家诉苦水,那水大的多的能把你淹死!! 咬咬牙,坚持数年爬过坡来就好了。。。

还有个好朋友G,高中的同班同学,现在在北京一家报社当第二把手,他太太来美国念书,我能驾车从我住的地方麻州到她下飞机的美国首都DC去接她,并送到她念书的大学去。在美国这样的事并不常见。我在山东济南上班的时候,每次到北京一定去他那里喝酒,到了美国,每次回国一定见面,只要他在北京没出差。甚至有一次他太太在上海进修,我从美国到北京就住在他家里聊天从傍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得了忧郁症,他是为数极少的知情人之一。

另外一个好朋友F,现在在家州自己开公司,我开心理健康公司他第一个捐款支持。我忧郁症严重的时候他坚持给我打电话劝解,我有时候不接他的电话,因为我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但他仍旧打电话给我,我有时候实在不好意思了,主动给他打个电话道歉,他说他都知道我不接他的电话,但他很希望我能尽快走出忧郁状态,他父母的家和我父母的家走路5分钟,上一次我回国看父母,我拿了个数码相机到他家里给他父母照了些照片给F发EMAIL,F到美国后我带他到教会,他以后受洗归主,我出了车祸就不去教会了,他反复动员我要坚定信仰靠主得胜。现在我每个周五和周日都到教会敬拜主,我车里能放6盘CD,其中有五盘是圣歌。

朋友自远方来痛快啊喝酒!!!!
转载====================================

谈谈三种不同的朋友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说的是交朋友。人生在世,不能没有朋友。小时候常听父母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大概都是在说朋友对于人生的重要性。

如果你把朋友按照与自己的亲疏程度分类的话,大概每个人都会有三类朋友。

第一类朋友应该叫作“亲密朋友”,这种朋友是在你身处逆境,压抑沮丧时,愿意与你同舟共济,不弃不离的人;而当你春风得意,万事顺利时,能够与你分享成功的喜悦和快乐,不嫉妒不疏远,真心为你高兴的人。与这类朋友的交往是那种血浓于水般的热烈持久。在人的一生中,这样的亲密朋友注定不会很多,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显得越来越少。

第二类朋友应该叫作“感情挚友”,这种朋友虽然比不上亲密朋友那么无话不谈,不分彼此,但是在情感交流上能够有许多东西与你分享。你愿意向他诉说烦恼,愿意跟他倾吐愉快,彼此在情感上能够找到许多共鸣之处。与这类朋友的交往可能只是停留在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地。

第三类朋友可以叫作“分享快乐的朋友”,这种朋友是彼此间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志趣相投,可以一起出去郊游,一起去参加各种文娱活动,给生活增添更多的乐趣。但是,与这类朋友交往极少涉及个人隐私,也谈不上有什么心灵上的沟通,大家凑在一起图的就是个乐子。在人的日常生活中,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朋友,彼此轻松愉快,何乐而不为呢?

人类学家把以上三类朋友通称为是“有实际意义的朋友”,据说在人与人的交往过程中,最多只能维持在150人左右。在对待朋友这个问题上,我们中国人和西方人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很多中国人交的最多的一类朋友应该叫作“功能性朋友”。比如通讯录上记着一大堆朋友的电话地址,一旦遇到什么事儿了,就赶快翻看记事本,看看谁谁能不能帮上忙。倒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妥,只是朋友间的交往过于功利,会使对方感到极不舒服,总有一种“现用现交”的味道,至于过了河拆不拆桥,就不得而知了。

朋友自有亲疏,这本是人类社交的需要。但是因此也造成了不少交友上的误区,而使很多人深感困惑。比如说,老张在心里把老李当作亲密朋友看待,然而老李只是把老张当作一般朋友交往。在他们的交友过程中就必定会产生不平衡,甚至会发生误解。老张会觉得老李对自己不冷不热,根本没拿他当回事;而老李却怀疑老张总是这样故意套近乎,是不是另有所图呢?这样长此以往,俩人不但无法成为亲密朋友,反而连一般朋友关系也无法维持下去了。老张犯的就是亲密错觉的毛病。

最令人难过的莫过于,当你仍把一个人当作朋友而念念不忘,可那人早就把你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比如说,当你造访大学时的朋友,你对人家记忆犹新,可对方甚至叫不出你的名字,嘴里嘟囔着“好像在哪见过你啊?”,或者是说“你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啊?”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形,你也不必难过,只是要在心里告诉自己,你俩的关系已经是在150 人范围之外了,何必太在意。

人的一生中到底能交多少朋友,的确很难说。尽管人类学家对此作了预测,但仍有待于证实。每个人交友的数量,都会受到其性格,性别,种族,宗教,年龄,国别等等因素的影响。但是,每个人朋友的数量绝不是无限的。这也是人们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就会寻找新的朋友,而渐渐忘却老朋友。虽然在情感上你并不想疏远老朋友,但是你的大脑却无法让你维持超额的朋友圈。而每当你把一个普通朋友升格为亲密朋友,你的另一位亲密朋友就会无形地降格为普通朋友,这好象是一个社会学的规律。“老朋友怎能忘记掉过去的好时光”,歌词写得优美感伤,但做到不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想想看,是不是这样呢?

朋友是人生的财富,但这种财富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啊!
smilhaNew at 8/19/2010 08:42 快速引用
转载:

《手机》杂感 2010-11-29 14:39:34



继《蜗居》之后,《手机》是第二个能让我静下心来认真欣赏的电视剧。倒不是陈道明和王志文的表演,也不是故事情节有多么吸引人,是该剧中涉及的几个人生哲理让我思考。在此我简单记录下来和各位分享。


幸福。

你幸福吗?这个问题太大了。从物质的角度看,似乎物质可以给人带来幸福,当然是在一定的程度上。但是物质和幸福的关系好比一个抛物线,到了拐点,就从正相关变成负相关了。


比如现代科技满足了人们过去只有通过幻想才能达到的愿望。千里眼顺风耳如今都是现实,过去打一个长途都是奢侈,如今一机在手,亲人就在身边。


慢,这样的现实让你幸福吗?以前,我们收到亲人的一封手写信件或是一个越洋电话心里是那样的激动,如今,面对电脑电话都懒得拨号上线。这也罢了,现代通讯工具,特别是手机,已经演变成对配偶,恋人的跟踪工具了,弄不好,手机就成了手雷。现在人们打手机往往不是说:“你好吗,我想你。”而是:“你在哪儿?刚才怎么不接电话?和谁在一起?”

所以,我没有手机,省得口袋里揣一个手雷。



我敢说,带着手雷生活的80后,90后已经无法体会那种恋人间焦虑的期盼和等待的感觉了。


当然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吕桂花当年焦急的盼望牛三斤,专程到镇上给牛三斤打了一个电 话,只是问问他最近还回来吗。这样纯朴的浪漫还是没有维持下来,他们的生活也不幸福,闹到离婚的边缘。所 以嫁给老实巴交,没钱没权的矿工不幸福,当然嫁给大款的伍月也不幸福,看来要找到那个幸福的拐点还真不容易。



谎言

人,可不可以说谎?道德上说,不应该说谎,我们都这样教育孩子。可是,如果一个人不说谎,几乎无法生存。


有一说一的严守一说谎就常常被老婆揭穿。老婆说他一说谎,身体某个特殊部位就会发生变化。吓得严守一惶惶不可终日。严守一去向死党朋友费墨讨教,费老说,好办,不说谎不就行了?严守一问:你说谎吗?费哈哈一笑。


说谎其实是动物伪装自己的本性,是为了生存而保护自身的本能。动物也说谎?看看变色龙、枯叶蝶和某些能变换色彩和形状的植物,它们高超的伪装技巧不是一种“谎言”吗?


说谎虽然是一种本能,但不是说应该发扬光大的。每个人的身上的确有个特殊部位会显示你说否说谎,和你最亲近的人是不难发现的。何况,一个谎言是要靠另一个谎言来遮盖的,谎言本来就是衣服上的一个洞,补丁加补丁,那个部位的特征就越来越明显,终有一天是要破灭的。


那么什么是善意的谎言?有的谎言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往往效果并不是预期所想象的那样。废墨和严守一都想用善意的谎言来消除老婆的猜疑,结果越抹越黑。看来说谎不但是技术,还是艺术。能善意的瞒过别人,自己又心安理得的谎言是说谎的最高境界。



糊涂

“难得糊涂”是许多人的座右铭。其实这也是一种伪装,一种谎言,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骗别人不好,骗自己却无妨。


那个自以为聪明过人的IT大款信不过自己的妻子,在她手表里安装了定位器。结果妻子的伪装没有被揭穿,自己却翻船了。


这是聪明却被聪明误,也是现代科技给生活带来的麻烦。


其实生活中还是应该给别人多几分信任,有时甚至让自己愚钝笨拙一些好。定位器不能防止配偶出轨,整天惦记着配偶的行踪,这不是没事找事,自寻烦恼吗?


守住一个底线,对于游离于底线之上的行为,睁一眼闭一眼甚至视而不见,才不至于生活的太累。


“难得糊涂”其实是真正的聪明。



朋友

什么是朋友,这个答案也许因人而异,没有必要统一。

剧中借“有一说一”节目说出一个标准:可以借钱给你的,能半夜三更骚扰或被骚扰的才是朋友。

这个标准很合乎传统的“兄弟义气”,不过,这,不是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观只有一条:相互之间能分享幸福、忧伤,甚至说出内心的隐秘的人,就是朋友。

物质和金钱不应该参杂在朋友的情谊里,尤其是金钱,往往是压垮友情的最后一根稻草。朋友间的相互帮助是应该的,但心灵的交流是第一位的。现代社会里,朋友可以相隔万里,而无论你身边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只要花钱都能办到。钱,买不到心灵的默契。

一个人不必追求一大帮的朋友,人生在世,同声道同波段的人少之又少,否则何来心有灵犀一说?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费墨虽然和严守一是知己,死党,但他们的合作应该是平等的。严守一没有必要处处为费墨说好话,将“费老”比作孔圣人,而费墨也不必作了严守一的总策划就要“专一不二”了。费墨去主持另一个电视栏目不应该成为朋友之间隔阂的理由。当然,如果仅仅为了这个原因没了友情,朋友不做也罢!

朋友之间应该是坦诚的,交流应该是轻松愉快的,如果只是为了兄弟义气,顺着,捧着,护着,处处小心翼翼,太累。朋友间要互相给与自由和尊重。

现代社会,空间甚至时间都不再是朋友间的距离,不过我们也不必舍近求远,忽略自己身边的朋友——你的亲人。如果真正有缘,你和你的终身伴侣应该是最好的朋友。再者,我们这一辈人要努力和子女们成为朋友,如果还能做到和自己的父母做朋友,那是莫大的幸福了。

朋友啊,朋友!
smilhaNew at 12/03/2010 03:21 快速引用
哥们,你挺幸福的嘛,有这么几个关心你爱护你的朋友,比好多人都强啊,别看有些人朋友一大堆,其实有些所谓的“友谊”里面利用和利益的分量很多,你和你那些朋友的友谊很纯嘛,不错了,哥们,知足吧。
小草 at 12/03/2010 08:10 快速引用
谢谢小草。。。您很仗义。。。。
smilhaNew at 12/03/2010 13:31 快速引用
[Time : 0.00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7.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