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的同事 9/24/2009 11:45
碰到一退休的同事,很热情的老太太, 拖着手是问寒问暖,你怎样?工作怎样?家庭怎样?呃,呃... 都好? thanks God...;前几年曾经偷运圣经到上海,说是惊险离奇的经历。
浅酌低唱 :
碰到一退休的同事,很热情的老太太;前几年曾经偷运圣经到上海,说是惊险离奇的经历。


既然是偷运,那就是走私了?这就太糟糕了,让中国印圣经的人怎么做生意呀。 wink
WoJian at 9/24/2009 12:01 快速引用
在中国这是比走私还要严重的罪名,好象是不允许与国外的教会有联系之类;她是传播圣音去了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2:33 快速引用
浅酌低唱 :
在中国这是比走私还要严重的罪名,好象是不允许与国外的教会有联系之类;她是传播圣音去了


哪里会信徒都不能交流的呢。那难道这里的信徒,就不能进国内的教堂了?

代表教会,那是另一码事了,我想是需要得到某种批准的。代表上帝,我看就不会需要得到批准。
WoJian at 9/24/2009 12:41 快速引用
谁能代表上帝是个严肃的问题...smile

WoJian :
浅酌低唱 :
在中国这是比走私还要严重的罪名,好象是不允许与国外的教会有联系之类;她是传播圣音去了


哪里会信徒都不能交流的呢。那难道这里的信徒,就不能进国内的教堂了?

代表教会,那是另一码事了,我想是需要得到某种批准的。代表上帝,我看就不会需要得到批准。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2:52 快速引用
浅酌低唱 :
谁能代表上帝是个严肃的问题...smile

WoJian :
浅酌低唱 :
在中国这是比走私还要严重的罪名,好象是不允许与国外的教会有联系之类;她是传播圣音去了


哪里会信徒都不能交流的呢。那难道这里的信徒,就不能进国内的教堂了?

代表教会,那是另一码事了,我想是需要得到某种批准的。代表上帝,我看就不会需要得到批准。


但在被传教的人眼里,教徒的作为,就代表了上帝的道德标准。所以如果一个教徒为走私和犯法而在那里沾沾自喜,从被传教的人眼里看,这个上帝管不好下面的人,看起来教义就很有问题。
WoJian at 9/24/2009 13:18 快速引用
看报道说国内有所谓的“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彼老太太之“偷运圣经”并不为钱,在她看来是给中国受压迫的“地下教徒”们送福音,所以难免有些“沾沾自喜”了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3:40 快速引用
浅酌低唱 :
看报道说国内有所谓的“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彼老太太之“偷运圣经”并不为钱,在她看来是给中国受压迫的“地下教徒”们送福音,所以难免有些“沾沾自喜”了


我知道的国内教会与罗马教廷的主要分歧,是主教的任命权力问题,所以现在并没有达到统一。我认为双方信的是同一个上帝,读的是同一本圣经的。从我的角度看,属于哪个教会,与上帝的沟通难道就不同了吗?难道有高级教徒与低级教徒之分的吗?

如果你能说出实质性的差别,在国内的教徒信仰与读的圣经上有些什么差别,那我看走私圣经还有一定的意义。否则非要认为罗马印刷的圣经比国内印刷的圣经管用,我看倒是象在争权夺利的样子似的,属于人的缺陷,不属于上帝感兴趣的问题。
WoJian at 9/24/2009 13:59 快速引用
不明白为什么要偷运?
国内教堂很多的呀,肯定不缺圣经
开会 at 9/24/2009 14:09 快速引用
哈哈,这么深层的问题非我能回答,可因偷运或偷印圣经而获罪的并不在少数。用宗教问题敲打中国的可能并不关心中国与教廷的外交,他们关心的是所谓自由。

信的是同一个上帝,读的是同一本经书,理解可以不同,否则就不好解释教派之分了。至于高低级教徒恐怕还是有的,教皇,红衣主教们难道不比普通教徒高级些?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4:22 快速引用
我也不明白,人家当故事来讲我姑且听之

开会 :
不明白为什么要偷运?
国内教堂很多的呀,肯定不缺圣经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4:24 快速引用
浅酌低唱 :
哈哈,这么深层的问题非我能回答,可因偷运或偷印圣经而获罪的并不在少数。用宗教问题敲打中国的可能并不关心中国与教廷的外交,他们关心的是所谓自由。

信的是同一个上帝,读的是同一本经书,理解可以不同,否则就不好解释教派之分了。至于高低级教徒恐怕还是有的,教皇,红衣主教们难道不比普通教徒高级些?


原来在教廷,领导不是教徒的仆人,而是教徒的主人。 Laughing Laughing

你用的“所谓自由”用得非常准确。教皇与主教们在为谁的权力大而争夺,难道这是上帝的旨意吗?教徒为他们的争夺帮着忙,难道是突显上帝的荣耀的吗?可惜了,从我们最下等的还没信教的人眼里看,那种是最丑陋的争夺。
WoJian at 9/24/2009 14:33 快速引用
我只听说他们自称是上帝的仆人,转个身做起主人也未必不可

WoJian :
浅酌低唱 :
哈哈,这么深层的问题非我能回答,可因偷运或偷印圣经而获罪的并不在少数。用宗教问题敲打中国的可能并不关心中国与教廷的外交,他们关心的是所谓自由。

信的是同一个上帝,读的是同一本经书,理解可以不同,否则就不好解释教派之分了。至于高低级教徒恐怕还是有的,教皇,红衣主教们难道不比普通教徒高级些?


原来在教廷,领导不是教徒的仆人,而是教徒的主人。 Laughing Laughing

你用的“所谓自由”用得非常准确。教皇与主教们在为谁的权力大而争夺,难道这是上帝的旨意吗?教徒为他们的争夺帮着忙,难道是突显上帝的荣耀的吗?可惜了,从我们最下等的还没信教的人眼里看,那种是最丑陋的争夺。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4:59 快速引用
浅酌低唱 :
我只听说他们自称是上帝的仆人,转个身做起主人也未必不可

WoJian :
浅酌低唱 :
哈哈,这么深层的问题非我能回答,可因偷运或偷印圣经而获罪的并不在少数。用宗教问题敲打中国的可能并不关心中国与教廷的外交,他们关心的是所谓自由。

信的是同一个上帝,读的是同一本经书,理解可以不同,否则就不好解释教派之分了。至于高低级教徒恐怕还是有的,教皇,红衣主教们难道不比普通教徒高级些?


原来在教廷,领导不是教徒的仆人,而是教徒的主人。 Laughing Laughing

你用的“所谓自由”用得非常准确。教皇与主教们在为谁的权力大而争夺,难道这是上帝的旨意吗?教徒为他们的争夺帮着忙,难道是突显上帝的荣耀的吗?可惜了,从我们最下等的还没信教的人眼里看,那种是最丑陋的争夺。


现在的教廷是衰弱了,只能做做教徒的主人。想当年政教一体,那是多么的荣耀呀。当然,那不是主的荣耀。真要是主的荣耀的话,估计现在的教徒都会想恢复那种影响力了。

你说的追寻所谓自由,带有恢复对政权的影响力的意思吗?喜欢自由的教皇,为什么一定要任命中国的主教的权力呢?教皇会说中文吗?了解中国文化吗?知道如何领导好中国的教徒吗?
WoJian at 9/24/2009 15:34 快速引用
教皇是不是追求影响力他肯定不会明说(多半是有的吧)。国内的当今被香港的陈日君弄的都有点头晕脑涨了(感谢上帝,他要退休了),绝不会容忍在国内出现一个类似的人物。



现在的教廷是衰弱了,只能做做教徒的主人。想当年政教一体,那是多么的荣耀呀。当然,那不是主的荣耀。真要是主的荣耀的话,估计现在的教徒都会想恢复那种影响力了。

你说的追寻所谓自由,带有恢复对政权的影响力的意思吗?喜欢自由的教皇,为什么一定要任命中国的主教的权力呢?教皇会说中文吗?了解中国文化吗?知道如何领导好中国的教徒吗?[/quote]
浅酌低唱 at 9/24/2009 15:42 快速引用
[Time : 0.03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75.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