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jcx: 从钱学森去世想到的 11/01/2009 03:50
送交者: jcx 2009年10月31日14:14:00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中 国一代力学巨星钱学森走完他的98年人生后,终于离开我们了。一位自然科学家一生能有如此轰轰烈烈内容,确实不易,也应该算中国特色。他在力学领域,特别 是在空气动力学,火箭理论上的成就,应该说举世所知,无可争辩。但是在加上中国特色后又成了像有人说的“只欠缺一个道歉的伟大科学家”。当然,这个“道歉”其实就是指他在大跃进初期鼓吹“亩产万斤”并由此带来极坏后果的错误。

据说钱学森有三次“论证”亩产万斤的文章,其中最著名的是1958年6月16日发表在“中国青年报”第四版上一块巴掌大文章:“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 (附后) 这种充其量就是类似科普幻想的小文章,本来不应该起到多大作用的,竟然在中国大地上为“农业大跃进”火上加油,起到极大的坏作用,最终造成饿死几千万人的 大悲剧。本文不去讨论农业大跃进的是是非非,只谈这个“粮食亩产万斤”理论。

钱是从植物光合作用中对光吸收效率这个单一因素作为出发点来论证他的“理论”的。这十分容易理解。不要说一个力学家,就是植物学家也很难用简单叙述来谈植 物生长中其它问题。能量问题才是最基本,最容易被理论家说清楚的东西。对钱的“亩产万斤”的批判这几年在网络上有过不少。有人甚至设计方法计算钱应该对 60年代饿死人承担多大“血债”。今天,钱老刚刚走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再给他“算帐”,也不同意那种简单的“算帐办法”。我完全以“好心”来理解,解释 他的错误。

从钱的文章中可以看到,他立足的假定是如果植物可以利用太阳光能量的30%的话,农作物的产量将大大提高。因为,通常的这种光合作用光利用效率很低,可能 只有2-3%。那么,他的假设(光利用效率提高到30%)有没有可能?答案是否定的。实验和理论都证实这是不可能的。首先,植物只能利用太阳光中可见光这 部分,并且是其中主要在440纳米附近的蓝区和680纳米附近的红区,前者位于蓝光区域,后者位于紫光区域,而对于处在500-600纳米之间的绿光吸收 的甚少,所以我们看到的植物基本上都是绿色。 这部分能量仅占全部自然光能量的30%。即使这部分照射到植物叶面的可被用作光化反应的光,也只有不到30%被植物利用。这是被实验证实的,就是不知道上 世纪50年代是不是知道了?所以,经过这两个大约30%的利用,植物叶面能够利用的太阳光能量大概就是10%多些。再考虑阴天下雨,以及植物叶子并不是整 齐面向阳光去吸收太阳能(物理学中所说散射截面问题),植物光化合利用效率最高只可能达到5-6%左右。一般比这要低很多。当然,植物光合作用机制非常复 杂,上面只是非常简单分析。因此我们知道,钱犯了一个极大错误 - 随意设想光能转换效率。对于一个理论家,这是致命的错误。

但是我还要再为钱老辩护几句。自然科学中一些新理论的提出都是在实验发现了旧理论无法解释实验事实之后提出来的。从钱学森文章看到,他是在“有报导河南某 地小麦打出2105斤和3530斤小麦”,以及同样是河南某地一亩地里收160万斤蔬菜的“实验数据”提出来的。这其实也算理论家的“正常”工作,只是不 该是力学家。不过这里他又犯了一个理论家致命的错误:对于“实验事实”,特别是不同寻常,需要“新理论”来解释的“实验数据”,没有经过“重复实验结果” 的核对!没有检查真假。

斯人已去,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批评他。

* 附钱学森的文章 *

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

  “前年卖粮用萝挑,去年卖粮用船摇,今年汽车装不了,明年火车还嫌小!”。 这是江西井冈山农民的一首民歌。我们的土地正在农民双手豪迈的劳动中,付给人们更多的粮食,6月12日中国青年报第一版上发表了一个动人的消息: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继小麦亩产2105斤以后,又有2亩9分地平均每亩打下了3530斤小麦。

  土地所能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

  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今后,通过农民的创造和农业科学工作者的努力,将会大大突破今天的丰产成绩。因为,农业生产的最终极限决定于每年单位 面积上的太阳光能,如果把这个光能换算农产品,要比现在的丰产量高出很多。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以利用的部 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1/5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 就不仅仅是现在的2000多斤或3000多斤,而是2000斤的20多倍!

  这并不是空谈。举一个例:今年河南有些特别丰产试验田要在一亩地里收160万斤蔬菜。虽说蔬菜不是粮食,但到底是亩产160万斤!

  所以,只要我们有必需的水利、肥料等等条件,加上人们的不断创造,产、量的不断提高是没有问题的。今天条件不具备,明天就会创造出来,今天还没有,明天一定会有!



  多他一个凑热闹也不会多死人,何必鞭尸呢? /无内容 - km 10/31/09 (0)
  在<新语丝>上曾经激烈地批判过钱学森, - jcx 10/31/09 (21)
  钱老功远大于过,就别纠缠这个了。 - touche! 10/31/09 (15)
  是不是小海龟太孤单将老海龟招去了。 - 前提与假设 10/31/09 (11)
  那也是因为有肠胃的原故。上帝肯定是没心肝的。 - 前提与假设 10/31/09 (9)
  老钱亩产万斤有可能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说了 - dlh 10/31/09 (21)
  钱是科学气功的电极人。可以说没钱就没有发愣功。嘿嘿。 /无内容 - 胡鲁 10/31/09 (7)
    那时钱已经七八十了,人老了有些糊涂。就像牛顿 - albany 10/31/09 (22)
  也许钱老内心想道歉或已经道歉了,但我党不能让公布而已 /无内容 - 教导 10/31/09 (11)
    我觉得他没必要道歉。他就那么一说,关键是被谁拿去用了 - 铁狮子 10/31/09 (36)
      在正常的年代是没问题,但在那个政治气候下写,就 - 西锅 10/31/09 (17)
      话是这么说,但确实起了坏作用。而且是这么悲惨的后果 /无内容 - 教导 10/31/09 (7)
      钱老在理论上是认真算过的 /无内容 - albany 10/31/09 (5)
    就是。钱老当时也是身不由己,我们不能离开 - albany 10/31/09 (23)
      关键是他那篇文章是党让他写的,还是他自己主动写的。 /无内容 - arendt 10/31/09 (6)
        我相信他不是主动写得。另外钱老在理论上是认真算过的,只是植物 - albany 10/31/09 (26)
大宗师: 钱学森

送交者: 大宗师 2009年11月13日19:50:58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钱学森

--大宗师



这些日子家里挺忙的,就很少关心外面的事情,才从一个所里的老同事那里听说钱学森去世了。我在航天部的时候,钱老在我们所办了个谈论班,差不多每一个月一次,所以我经常能够在谈论班见到他,听到他的大论。他那时主要讲他的复杂大系统学说,外带些关于中国文化、中医、气功的一些评论。当时感觉钱老平易近人,才思敏捷,思想新颖,起点很高。再者我所在的研究所,是在钱老依科学方法决策的思想指导下,由他的学生、传人宋健出头建立的,所以我与钱老还是相当有缘分的,如今他老人家故去,我就写点东西,以表纪念吧。



江南钱家,上溯五代十国时期的钱王,在江浙一带是个望族,代代人才济济,名人辈出。近代姓钱的名人,像什么钱玄同、钱钟书、钱穆、钱三强、钱伟长、钱其琛及才得2008年度诺贝尔化学奖的钱永健等人,好像都是钱老的本家,江南钱家似乎比绍兴周家还要兴旺发达些。



钱老刚回国时,任中科院力学所所长,组建力学所,给当时投身火箭事业的精英分子们上火箭动力学的课,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就是留苏归来的宋健,后来钱老的著作“工程控制论”就有了另外一个合作者“宋健”。网上不断有人争议钱老是否直接参与导弹、火箭的设计,我所知道是钱老和宋健在60年代的确直接参与了中国的第一部反导弹系统—中国的爱国者的设计,这个系统和他后来倡导的复杂大系统和中医、气功的科学化、现代化研究一样,在当时是超时代的,由于当时计算机系统运算能力的限制,没有获得成功。随后,钱老和宋健就转向系统工程、科学决策方面的研究和实践。



其实钱老对航天事业的最大贡献并不是他是否参与了哪个型号的导弹、火箭的设计,而是他倡导的并在航天部系统得以完美实践的系统工程的思想和方法。航天工程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多部门、多工种分工协作的巨大的系统工程,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都会使最终的导弹、火箭产品功亏一篑。中国的工业、工艺水平到现在也没有达到相当水平,以前就更差了,怎么样在资金有限的条件下,将现代化水平不高的多个工业部门、环节协调起来,“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最终组装出来质量合格、性价比不错的高端高科技导弹、火箭,真是一个大学问。当年美国首爆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和后来的一系列航天计划,最主要的挑战也是如何组织、协调多个相关企业、部门、环节、产业、人员,最终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这些庞大计划的问题。做软件工程的人都知道,软件技术本身没什么挑战性,真正具有挑战性的是软件工程的流程管理,稍微不小心,项目的质量、时间、费用就会成大问题。软件工程才有多少人、多少部门参与呀,航天项目可是成千上万人,由几十上百散布在全国各地的部门、单位参与,没有过硬的科学方法、制度、体系,根本就没门儿。所以,钱老倡导的并在航天部系统得以完美实践的系统工程的思想和方法实在是一个大贡献。现在航天系统的老人们或许对航天部的历史从各自不同的角度、经历有着不尽相同的解读,但共同的一条就是对于钱老的系统工程的思想、对于航天部独特的一套工作程序、工作方法没二话。他们常讲,航空部比航天部拿到的钱多,但这么多年了,没什么大成果,如果换了航天部来做,大飞机早就造出来了。前几年听说航天系统的人去航空系统做领导工作,看来效果不坏,现在航空系统不是歼十、大运、预警、隐形机一个接一个出了吗?



的确,大家都是凡人,别人能做的,没准儿你也行,你也总能挑出别人的错,但问题是你不在那个位子上,你没那个机会,别人可在这个位子上,有机会做。什么叫伟人?不一定是神人,不一定是能在水上走、在天上飞的人才叫伟人,伟人就是一个凡人在老天爷给他机会需要他发挥作用时,需要他的平凡人性发光时,排除一切困难尽全力及时地、保质保量地发挥出了他能发挥的作用,使他的平凡的人性、精神完成了核聚变,成为了茫茫人海中的一座灯塔,在其位而很好的谋了其政,这就是伟人。而不是看这人平时人缘怎么样,论文发的多不多,结过几次婚,高度有没有一米八,有没有说过运用高科技可以亩产万斤,老婆是不是讨人嫌,是不是爱梳头等等鸡毛蒜皮的东西。钱学森的职位不是导弹火箭设计师,而是航天科技领导人,是元帅而不是将军,更不是士兵,他的任务不是去设计或生产某种型号的导弹火箭,而是确定航天事业的发展方向,制定相关的方针政策和方式方法,组织、指挥、调动手下的优秀的设计师、企业、工人、士兵去创造、设计、生产、调试各种型号的导弹火箭。作为航天元帅,是历史的选择,钱老是很称职的,成绩斐然。中国工业、国防真正拿得出手的自主的高科技产品也就是导弹火箭,这是衡量钱老水平的硬指标。看一个历史人物,要客观、辩证、全面、设身处地、有主有次的看待他做过的事、说过的话、甚至他的人品,有些时候或许人品、为人、言行分不开,但有些时候人品、言语、行为则要分开来看,就事论事,就人论人,就言论言,put feet into his shoes,不能因人废言,看待一个人既要有主次之分,还要看其言行的实际影响。有些人人不坏,但其言论或行为造成的影响却很成问题。而另外一些人小节上或许有欠缺,但其言论或行为却可圈可点。还是毛主席讲得好,风物长宜放眼量,历史人物也要全面地从长计议。



John Travolta在“Phenomenon”里面饰演一个偶然机会里开发出特异功能的平常人,在这个人物去世后,闲人们就在下面议论:“这个人可能根本就没什么所谓特异功能,他一直就是在玩魔术骗我们,其实那些烂魔术我们也能玩。”饰演John Travolta老友的Robert Duvall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你们这些loser不要因为自己是个loser,就说别人都是loser。先不要讲他是不是真有这些功夫,你们就看看他是怎样追他的女友的。他的女友生活困难,但从不接受他人施舍,坚持以做藤椅为生。他为了追她,常常去买她做的而他更本就用不上的藤椅,直到她芳心被他打动。你们看看他,你们再看看你们自己,他能做的你们怎么就做不到呢?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谨以Robert Duvall这段话作为这篇纪念钱老的短文的结尾。




  钱学森特色 - 遊学生 11/14/09 (0)
smilhaNew at 11/15/2009 09:00 快速引用
钱学森特色

送交者: 遊学生 2009月11月14日15:08:34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回 答:大宗师: 钱学森 由 大宗师 于2009-11-13 19:50:58

这些都是作为一个航天专家应该做的,不足为奇。最有钱学森特色的, 还是亩产万斤。这样的罪恶,是不可饶恕的。作为著名科学家,写文章反科学,欺骗祖国十几亿穷苦老百姓,甘愿为独裁政治所利用,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就象一个著名警官,应该去抓犯人的。可如今他却自己犯罪,而且明知故犯。
smilhaNew at 11/15/2009 09:05 快速引用
俺一方面很敬佩钱老,一方面心中有微词。。。
smilhaNew at 11/15/2009 09:07 快速引用
林晓:钱学森故事的启发(cm0911b)


                             ·林 晓·

  钱学森作为一代历史名人受到现代中国领导人和爱国愤青们的追捧。钱在中国军事科学史上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尽管在民用科学领域里,钱的政治效应大于他的科学成就,一个让人难忘的例子就是他在大跃进时代关于亩产万斤可能性的论证。然而即便是钱学森这样的红色科学家,在我们的少年时代也并不是学习的榜样。我们时代的榜样是王杰刘英俊,是金训华乃至张铁生和黄帅。

  关于钱学森的故事是父辈在家里给我们偷偷讲的。那时一个卫星上天红旗必然落地的时代,那是一个十年没有数理化的时代。那个时代,即便是钱学森这样一位钦点的科学家仍然要让位于革命的旗手。给晚辈偷偷地讲钱学森的故事,虽然被人怀疑其动机,毕竟还不至于受到直接鼓吹封资修的指控。也许那是唯一还能让我们的一辈人有一点学习牛顿力学的动机的故事。然而千百万我们的同辈人,并没有给他们讲述钱学森故事的父辈,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作为一个时代的牺牲品,一批为现代淘汰的时代垃圾,已经随大江东去。

  作为在七七年高考中血战湘江,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走过来的一代,以钱学森为榜样报效国家也曾是我们的理想,特别是刚出国的那一阵子。这种理想在一九八四年北大学子们打出“小平你好”的亲切横幅的时候达到极大值。那么为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回去,为什么最终还是加入了山姆大叔的盛宴呢,在这里让我来给各位晚辈一一数落。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归属感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的。我曾经问过一位印度学生为什么他要留在美国,他说印度是一个阶级层次十分明显的社会,而他在印度属于底层的国民(所谓贱民)。他在美国才感到平等。而他的这种感觉多多少少在我这里也有共鸣。我们小时候的许多故事都是和出身,地位,乃至父辈的党与非党联系在一起的。各位在美国呆长了也许对毛新宇拿博士,升少将感到不解,对“开国元勋”后代歌唱团觉得可笑。然而中国就是那么一个社会。当然胡锦涛和温家宝也不是什么开国元勋的后代,这也多多少少说明时移世易“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正在现代中国成为可能。但不管怎样,当年因为自己不是党员,自己的父辈也不是党员,总觉得不属于中国这个国家的正册。

  当然在美国我们也不是正册,即便是成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也是注定不能竞选美国总统的,这就是为什么施瓦辛格当到加州州长,基辛格当到国务卿也就算到头了的缘故。不过这种玻璃天花板在很大意义上只是象征性的。年轻一代没有当过知青,很少能理解当年在中国即便是生在那里也可能天生就没有竞选国家主席的资格。有一个很小的故事,让我在三十年后仍然耿耿于怀。那是我们当知青的时代,农场成立了一个民兵通讯连,发来了一批通讯设备,包括野战电话和电台。虽然在加入民兵时一些出身不好的知青也被接纳,但在谁能接触这些通讯设备的时候却要经过严格的审查。记得我自己当年的出身也不算好,但因为技术过硬,仍然被允许接触电台,却不能接触报务工作。大学时代曾经想去一个设计飞机的军工企业工作,还偷偷地给他们的一位工程师写了信,回信说进他们单位要经过组织严格政审,读完信后羞愧难当,直觉的自己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政治猥琐男。

  来美国后,由于工作的需要,我曾经进入过美国几乎所有的国家实验室,包括洛斯阿拉莫斯,桑迪雅,阿贡,劳伦茨,橡树岭,乃至美国海空军实验室。在那里也要登记审查的,但毕竟只要是美国公民,进去工作都还是没有问题的。这种经历让我对美国,至少是现代的美国很有好感。记得在看电影大决战中的淮海战役时,对被围困在碾庄的黄伯韬说的一句话很有感慨:“我并非黄埔系的将领,可是发给我觐见总统的特别通行证,编号是十七,够靠前的了”。黄伯韬的这句话说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句名言,那就是,士为知己者死。作为知识分子,当然首先是效忠自己出生的国家,但如果出现爱因斯坦和费米那样的时代,你出生的国家并不需要你效忠,你必须另寻栖身之地的时候,效忠一个尊重自己的国家也不失为一个求其次的选择。

  一九八七年的反精神污染和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对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冲击还是对报效国家问题的质疑。凭良心说,邓小平是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还是有恩的。但他对当年改革开放的左右手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无情,和对烈士子女李鹏和江泽民的重用让人感到我们这批非纯正血统的知识分子如果海归仍然会是另册。记得当年科大校长管维严对国内的政治形势也很担忧,在一次吃饭时对我们说,如果不能报效国家,就留在美国报效人类吧。这句话现在看来还是对的,从社会发展趋势来看,地球村的概念正在形成,随着飞机和因特网的出现,将来人类因国家而打仗会被视为一种愚蠢的行为。作为科学家更应该想到的是如何防止温室效应,两极冰川的融化,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乃至如何击退一次当年曾使恐龙灭绝的陨石的袭击问题。

  钱学森在麦卡锡时代遭受过一定程度的迫害,所以才愤然离开美国,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五十多年过去了,钱先生仍然对美国耿耿于怀,发誓再也不踏上美国的土地,虽然被中国的爱国者们视为一种骨气,但从常人的角度去看,多少还是有点偏激。美国五十年代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其受害者远远不止钱先生一个人,最受人瞻目的是美国的原子弹之父罗勃特 奥本海默。但美国还是一个理性的国家,在洛斯阿拉莫斯,一条大街就是以奥本海默命名的。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钱学森对美国的怨恨很像一对爱得很深的情侣分手后的反应,钱学森作为一代精英,至少在他年轻时代在美国也曾风光过一阵子,试问在那个时代,有几个中国人在美国当到JPL主任的职位,又有几人曾得到过美军上校的军衔?当然,花无百日香,月有阴晴圆缺,想想彭德怀林彪刘少奇这些跟毛主席出生入死的战友也就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钱学森的委屈实在不算什么。可以这么说,他如果留在美国,是不会进监狱的,可能当个教授,和奥本海默一样善终,毕竟美国还是一个法制的国家,况且麦卡锡本人最后也像江青一样,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五十年代美国的排华移民法律也终于在六十年代画上了休止符,杨振宁和李政道等人就是在那之后加入美国国籍的。

  这里绝不是说钱学森海归没有意义。钱学森的一生是辉煌的,其中最辉煌的部分在中国,这是不容置疑的。要说的是,愤青们不要把钱先生的海归看成美国邪恶的标志。钱学森再没有踏上美国的土地,但他的孩子上哈佛,最终成为美国公民,不妨可以看成是一种用脚来投票的行为,从而说明美国还是一个伟大和进步的国家。

  前车之鉴,如果说美国当年对钱学森是的迫害是不应该的,钱学森对美利坚合众国是有功之臣,那么中国又是怎样对待自己国家曾经的有功之臣呢,林彪将军的尸骨还葬在异国他乡。还有方励之先生。方先生当年是在还戴着右派帽子的情形下参加中国的两弹计划的,记得他来我们大学做讲演的时候,给我讲起当年用算盘计算中子反应截面的故事。方先生对于中国科学精英的培养,对改革开放理念的大胆建议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中国政府直到现在都不允许他回到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比起美国,是不是更加不近人情了点呢?

□ 寄自美国
rogerlee at 11/15/2009 11:28 快速引用
俺在BROWN UNIVERSITY见过方励之,很有教养的大学者。。。
smilhaNew at 11/15/2009 15:59 快速引用
[Time : 0.01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18.1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