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帕 11/01/2009 22:34
在看钱钟书老先生的“围城”,文教出版社1980年2月版;各种版本的看过好几遍,最早是因为电视剧才找书来读。

方鸿渐和苏文纨在回国的船上,到香港之前因为小方被鲍小姐吸引两人接触不多;从香港到上海一段,苏小姐因为愿意帮小方洗手帕,订纽扣使方鸿渐大为紧张。

手帕是不知不觉的消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象往来手写的情书被email,短信取代。曾经是男女恋爱时的媒介之一。我都忘了我也有过这样一块手帕,早就不见了的;本来想写出来,因为记忆并不可靠,只依稀记得是块蓝色方格的,被她洗过送还回来时有淡淡的香,那香倒还记得,我还用个塑料袋把手帕装好精心的保管,那时一定想过要保留一辈子的吧,可惜其他细节全忘光了,不想自扰。

除了手帕,女生们还喜欢织围巾手套甚至毛衣之类送给男朋友,那些都是“温暖牌”或“幸福牌”的。我们南方的冬天不太冷,围巾手套不是很实用,只有偶尔拿出来应景应景。太太送我的围巾出国的时候嫌东西多留在国内了,应该还找得到。
浅酌低唱 :
在看钱钟书老先生的“围城”,文教出版社1980年2月版;各种版本的看过好几遍,最早是因为电视剧才找书来读。

方鸿渐和苏文纨在回国的船上,到香港之前因为小方被鲍小姐吸引两人接触不多;从香港到上海一段,苏小姐因为愿意帮小方洗手帕,订纽扣使方鸿渐大为紧张。

手帕是不知不觉的消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象往来手写的情书被email,短信取代。曾经是男女恋爱时的媒介之一。我都忘了我也有过这样一块手帕,早就不见了的;本来想写出来,因为记忆并不可靠,只依稀记得是块蓝色方格的,被她洗过送还回来时有淡淡的香,那香倒还记得,我还用个塑料袋把手帕装好精心的保管,那时一定想过要保留一辈子的吧,可惜其他细节全忘光了,不想自扰。

除了手帕,女生们还喜欢织围巾手套甚至毛衣之类送给男朋友,那些都是“温暖牌”或“幸福牌”的。我们南方的冬天不太冷,围巾手套不是很实用,只有偶尔拿出来应景应景。太太送我的围巾出国的时候嫌东西多留在国内了,应该还找得到。



看你这文章,也让我想起过去。谈恋爱时我也曾送真丝手帕给老公。刚刚和他吃完晚饭,现在聊起来,觉得也很温馨。谢谢分享。
Himalaya at 11/02/2009 20:03 快速引用
Himalaya :
浅酌低唱 :
在看钱钟书老先生的“围城”,文教出版社1980年2月版;各种版本的看过好几遍,最早是因为电视剧才找书来读。

方鸿渐和苏文纨在回国的船上,到香港之前因为小方被鲍小姐吸引两人接触不多;从香港到上海一段,苏小姐因为愿意帮小方洗手帕,订纽扣使方鸿渐大为紧张。

手帕是不知不觉的消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象往来手写的情书被email,短信取代。曾经是男女恋爱时的媒介之一。我都忘了我也有过这样一块手帕,早就不见了的;本来想写出来,因为记忆并不可靠,只依稀记得是块蓝色方格的,被她洗过送还回来时有淡淡的香,那香倒还记得,我还用个塑料袋把手帕装好精心的保管,那时一定想过要保留一辈子的吧,可惜其他细节全忘光了,不想自扰。

除了手帕,女生们还喜欢织围巾手套甚至毛衣之类送给男朋友,那些都是“温暖牌”或“幸福牌”的。我们南方的冬天不太冷,围巾手套不是很实用,只有偶尔拿出来应景应景。太太送我的围巾出国的时候嫌东西多留在国内了,应该还找得到。



看你这文章,也让我想起过去。谈恋爱时我也曾送真丝手帕给老公。刚刚和他吃完晚饭,现在聊起来,觉得也很温馨。谢谢分享。


smile
浅酌低唱 at 11/02/2009 22:35 快速引用
围城实在是经典的不行。每次看都感慨钱老先生的幽默实在前卫,竟然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仍然还能逗得我大笑。

手帕那段我也记得。印象深刻。忽然发现原来这么小的举动都可以隐含着那么深的含义。男人和女人的互动真是有趣。有时也许真是不能轻举妄动。呵呵。
lxf_lily at 11/02/2009 23:16 快速引用
[Time : 0.08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3.2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