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1: 对这样的文章俺只有叹息。。。。。 11/06/2009 16:53
沙叶新

在学校,老师念:“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问一同学什么意思。该同学以为“天下兴亡”是“天下‘姓王’”,便脱口答道:“王是大姓,老师你姓王,我也姓王,我们班很多同学都姓王,是姓王的天下,所以天下姓王。”老师目瞪口呆,又问:“那匹夫有责呢?”他以为是“‘皮肤’有责”,便又答道:“天下姓王,皮肤怎么能不负责呢?老师你想呀,只有我们中国人才有姓王的,中国人是黄种人,是黄皮肤。外国没姓王的,是白种人,是白皮肤,所以天下姓王,皮肤是有责任的。”老师哭笑不得,对他说:“唉,你呀,不假思索!”他还以为老师赞扬他,越说越来劲:“谢谢,我一点不假,我是真思索。”老师昏倒!

“天下兴亡谁有责?”这在中国是关乎爱国主义的大问题,而中国人一向被认为、也自认为是最最爱国的;不爱国者,是汉奸,是国贼;十恶不赦,狗彘不如。中国长期以来,尤其是近60年,也是世界上对国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最广泛、最持久、最不厌其烦、最大张旗鼓的国家;从幼儿园,到敬老院;从中央电视台黄金频道的节目,到乡村小茅房破败墙壁的标语;从少先队的“五爱”教育,到全社会的“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宣传运动,无一不有神圣的“爱国”的内容。

但“国”是什么?是“祖国”?是“国家”?是“政府”?是“政党”?是“政客”?是“领袖”?……教育者从未向被教育者说清楚,也不让大家清楚,就胡里胡涂地被代表了。更别说“国”是什么性质的国了:是民国?是王国?是极权国?是共和国?……也含糊其词,也一律被代表。

王同学将“天下兴亡”误为“天下姓王”,他把崇高的爱国名言,像是德里达似的后现代地给解构了。这倒也是歪打正着,可以让每一个单纯、善良的爱国者,在热烈地爱之前先冷静地问一问,问问这个国姓什么,问问这个天下究竟是谁的天下。如若“天下姓王”之“王”是帝王之“王”,那么“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匹夫(平民百姓)总是受苦,凭什么要为帝王的天下承担兴亡之责?凭什么要爱“普天之下”的“莫非王土”?

在我过往的70年中,在我生活的国之中,经历过两次极为惨烈的战争,一次是在我童年,交战双方是中日;一次是在我少年,交战双方是国共。前一次为抵抗日本的侵略,是抗日。后一次是国共两党的争霸,是内战。两次战争并非都与“天下兴亡”有关,“匹夫”并非都应“有责”。

抗日战争攸关国家之命运,失败了,中国就要“亡国灭种”。这乃大是大非,事关民族存亡,所以那时传遍全国大地的《义勇军进行曲》高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所以当年震动校园内外的《毕业歌》呼唤着:“同学们大家起来,要担负起天下的兴亡!”这才是真正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国共之间是内战,是两党争“王”,再怎么打,打翻了天,至多是一个党兴,一个党亡;至多是政权的交替,王朝的更迭。这不是“天下兴亡”,只是“改朝换姓”:是姓“国”的为王,还是姓“共”的为王。

国民党的“国”叫“中华民国”,其实并非“民国”,它不姓“民”。当时流行的说法是“蒋家天下陈家党”,信奉的是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正因为它专制独裁,抗战胜利之后,便冲昏头脑,发动内战,更加上严重的吏治腐败,终于在1949年输给G产D,龟缩在台湾这蕞尔孤岛,但仍称中华民国,其实还是“党国”,并非“民国”。只是等到在蒋经国去世前,废除了党禁,还政于人民,又经过岛内的蓝绿两党的较量和全民的普选,台湾的民主之花才逐渐开放结果,如今倒很有点“民国”的样子了。

上一世纪,G产D创立之后的10年,也有个国,它是在共产国际扶持下,于1931年11月7日(和前苏联的国庆同一天)建立的,叫做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在江西瑞金,M泽D是苏维埃主席,副主席是项英、张国焘。这个国,当然姓“苏”,是外国姓;这个“国”也确实拿过外国银子,卢布。可惜国祚短暂,终结于1937年9月6日。

后来被M泽D感谢过的日本的侵略,在当时确确实实帮了G产D的大忙,使得G产D能以“七分发展、二分观望、一分抗日”的“持阄战”,赌徒似的和“日寇、蒋帮”抓阄一赌,从而在“日蒋相争”中“渔翁得利”,发展和壮大了自己,得以东山再起,日后并以“人民民主”为旗帜,以“为人民打江山”作号召,打败了抗战八年而元气大伤的国民党,终于“枪杆子里出政权”,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年建政伊始,G产D不乏开明作风,颇有民主气象,纲领也能共同,政治也能协商,政府也能联合,选举也能照章,所作所为,也都像模像样。

可是马上得天下,并非马上就能治天下,到后来,一直到如今,已一个甲子,G产D恐怕是越来越难以逃脱历代王朝的兴亡周期率:“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如今已很不像立国之初的那个样儿了,不是“人民共和”,而是“一党专政”了。所有的民主党派早就有了“跨党”的中共“地下党”;文革期间,公开从“地下”走到“地上”,使得“民主党派”完全可以倒着念了,成了“派党主民”(派G产D主持民主党派)。到如今,尤有甚者,任何机关单位都有党的组织,都是党的领导,无届弗远,无孔不入;不但民主党派,甚至宗教团体也难以幸免吧?国民党独裁时期,尚不能控制所有媒体和所有学校,而今在G产D的天下,所有报纸都形同党报,所有学校都类似党校,连军队也成了比希特勒的“党卫军”还忠诚于党的“卫党军”了!

这样的国家究竟是谁的天下?早在1957年储安平就说过这是“党天下”,他说了实话,却被打成右派,以后生死不知,至今也下落不明。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有7千多万党员的G产D成了“天下的第一大党“,有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也成了世界“第一大的党天下”。

这样的党天下,这样的国家,匹夫能负其责吗?匹夫首先要有权,才能有责。“兴”时匹夫无权,“亡”时才想到匹夫有责;不把匹夫当主人,只当炮灰,谁干?除非“裸”干。

须知国家和祖国,内涵虽有交叉,但是区别甚大。

国家不同于祖国。国家即政府,政府即国家。国家有庞大的机构,有法院、有军队,有监狱,有警察,还有很多政客和官僚,也就是当官的。这些当官的必须是经过民主程序由全体公民直接选举出来的,才是合法的。否则你再怎么解释,再怎么辩解,再怎么给自己涂脂抹粉,都是非法的。由这些政客、官僚,当官的所组成的政府当然也是非法的。这样的国家有个名称,就是极权国家。

需知,祖国并不同于国家,更不是极权国家:祖国是生我养我之地,是我家族繁衍之所,是我先人入土之家;祖国是黄皮肤,是乌眼珠,是黑头发;祖国是东海潮,是黄河浪,是长江峡;祖国是甲骨文、是毛笔字、是水墨画;祖国是中餐菜,是茅台酒,是龙井茶;祖国是《梁祝》的传说,是《西厢》的剧情,是《西游》的神话;祖国是春节,是端午,是中秋;是兰草,是牡丹,是梅花;祖国是轩辕帝,是孔夫子,是普通普通、千千万万的你我他。

我无条件的爱我的祖国,但我只能有条件的爱我的国家。我绝不可能不爱我的祖国,但我很有可能不爱我的国家。

祖国不是国务院,不是裆中央;祖国不是八宝山,不是纪念堂;祖国不是共青团,不是太子党;祖国不是最近报废的“周济”导弹,祖国不是不知深浅的一片“汪洋”;祖国不是三军官兵的阅兵方阵,祖国不是四代领袖的巨幅画像;祖国不是大裤衩,不是水立方;祖国不是漂着死鱼的湖泊,不是埋葬矿工的煤窑,不是压死汶川无数学生的“豆腐墙”。

祖国不会强拆你的祖屋,国家会推倒你的房梁;祖国不会窃听你电话,国家会阻止你上网;祖国不会拒绝你申诉,国家会对你强行截访;祖国不会抢夺你的耕地,国家会巧取你的钱囊。祖国不会禁止你出入境,国家会为你制造“柏林墙”。祖国不会指控你有泄露机密、危害安全罪,国家会控告你颠覆政府、反对裆中央。

唉……我多么想爱我的国家噢。我也曾真心实意地爱过,爱得发狂发飙,我何止是“爱国贼”,简直就是一个“爱国盗”。可如今要我再说一声爱,就怕言不由衷,理不直气不壮了;虽然我还是想说,只盼着我可以由衷地大说一声、十声、百声、千声、万声的那天来到。可如今,真的抱歉了,你已不那么神圣,不那么崇高。正如开国之君M泽D的教导,你只是秦始皇和马克思的杂交,起先还可以,“一唱雄鸡天下白”,“时间开始了”,心潮逐浪高;可是,越到后来越糟糕,时间停滞了,甚至倒退了,今天你已是由金钱铸造的利益集团所组成的现代王朝。请问,你为何至今不敢公布官员们的财产,不敢晒晒衙内们的生财之道?再问,60周年的超豪华国庆,究竟花了多少钞票?那是党的钱吗?不,都是民脂民膏!切莫给整齐划一的方阵迷惑了,切莫给流光溢彩的烟花忽悠了,那只是为了扬威,只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掩饰空前的虚弱和万分的焦燥。那些龙吟虎啸,那些男欢女笑,说穿了,只是紧闭门窗的卡拉OK,只是刺刀护卫的假面舞蹈。“盛世”,为何还要紧张得对行人盘查搜包;“和谐”,为何还要恐惧得要禁止商店卖刀。何不干脆再下禁令一道:全国人民都不许笑,因为笑里也会藏刀。你还要我为你骄傲,还说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不,我真的要含泪相告,60年过去了,你何时有过反省?何时下过罪己诏?最后,尊一声我的国,60年来,为什么你总与良民为敌,总拿好人开刀?以往的李九莲、林昭,眼前的许志勇、师涛……还有那胡佳呀,是那么有爱心的好人一个呀,他们或被打或被压,或被关或被抓,或被判刑或被屠杀,他们究竟触犯了你王法的哪一条!

至今我还没选择放逐和流亡,今后也不会,这实在是我无比热爱我的祖国,也实在是我对这个国家还心存一点希望。可我要说,如此下去,国将不国,这样的天下,我怎能负责它的兴亡!

2009、11、2上海善作剧楼
“对上海男人印象很多是误解!上海男人绝对不是像中央电视台小品里演的,像巩汉林表演的那种上海男人形像,那么畏缩和猥琐。说话嗲嗲的,戴着眼镜的,瘦瘦的、娘娘腔的,好像是同性恋似的。不是那么回事。问题是两种价值观,问题是侬从什么角度去看上海男人。我认为上海男人很可爱。”
Gemini at 11/06/2009 19:09 快速引用
俺很佩服沙老。。。。。。。。。。这个世界上让俺佩服的人不是很多。。。章怡和也是一个。。当然,钱学森更是让俺敬仰有加,虽然他也犯过很多错。。。
smilhaNew at 11/09/2009 04:39 快速引用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Himalaya at 11/09/2009 09:17 快速引用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WoJian at 11/09/2009 09:38 快速引用
难得有人为上海人说句公道话的, support support 感动 感动

Gemini :
“对上海男人印象很多是误解!上海男人绝对不是像中央电视台小品里演的,像巩汉林表演的那种上海男人形像,那么畏缩和猥琐。说话嗲嗲的,戴着眼镜的,瘦瘦的、娘娘腔的,好像是同性恋似的。不是那么回事。问题是两种价值观,问题是侬从什么角度去看上海男人。我认为上海男人很可爱。”
三石 at 11/09/2009 09:55 快速引用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I heard that he is a dissident now. I don't like this article either. Too extreme.
Himalaya at 11/09/2009 10:00 快速引用
三石 :
难得有人为上海人说句公道话的, support support 感动 感动

Gemini :
“对上海男人印象很多是误解!上海男人绝对不是像中央电视台小品里演的,像巩汉林表演的那种上海男人形像,那么畏缩和猥琐。说话嗲嗲的,戴着眼镜的,瘦瘦的、娘娘腔的,好像是同性恋似的。不是那么回事。问题是两种价值观,问题是侬从什么角度去看上海男人。我认为上海男人很可爱。”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2%99%E5%8F%B6%E6%96%B0

That is what 沙叶新 said.
Himalaya at 11/09/2009 10:46 快速引用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rogerlee at 11/09/2009 11:13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你说的情况对这次的情况是无效的。因为你说的情况是属于未知,所以以此因人废言是下策。这次他自己实打实地说不爱,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很明确了。

我对他态度的明确,是说他的发言给不给市场的问题。如果你说要对他治病救人,我们还是要爱他,那还是可行的,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救治“落后青年”。
WoJian at 11/09/2009 12:06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你说的情况对这次的情况是无效的。因为你说的情况是属于未知,所以以此因人废言是下策。这次他自己实打实地说不爱,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很明确了。

我对他态度的明确,是说他的发言给不给市场的问题。如果你说要对他治病救人,我们还是要爱他,那还是可行的,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救治“落后青年”。


说的就是未知,你怎么知道他说“不爱”是真不爱还是只是表达提意见这种情绪呢?当年彭德怀提意见好象还说了脏话呢,比爱不爱的厉害多了。谁拯救谁呢?
rogerlee at 11/09/2009 15:11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你说的情况对这次的情况是无效的。因为你说的情况是属于未知,所以以此因人废言是下策。这次他自己实打实地说不爱,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很明确了。

我对他态度的明确,是说他的发言给不给市场的问题。如果你说要对他治病救人,我们还是要爱他,那还是可行的,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救治“落后青年”。


说的就是未知,你怎么知道他说“不爱”是真不爱还是只是表达提意见这种情绪呢?当年彭德怀提意见好象还说了脏话呢,比爱不爱的厉害多了。谁拯救谁呢?


主席,你硬要论证黑的是白的,有多大的意义呀?

人家可不是一句气话。人家可是大幅大幅的篇章,论证他不爱是多么多么的有道理,如何那样就能显出他的伟大。也就是说,从皮肤到骨髓他都是这么想的了。你再怎么在这里帮他重新解释他的话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真想要重新理解,让他自己来解释清楚,俺们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不管是重新解释也好,改变主意也好。
WoJian at 11/09/2009 15:58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你说的情况对这次的情况是无效的。因为你说的情况是属于未知,所以以此因人废言是下策。这次他自己实打实地说不爱,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很明确了。

我对他态度的明确,是说他的发言给不给市场的问题。如果你说要对他治病救人,我们还是要爱他,那还是可行的,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救治“落后青年”。


说的就是未知,你怎么知道他说“不爱”是真不爱还是只是表达提意见这种情绪呢?当年彭德怀提意见好象还说了脏话呢,比爱不爱的厉害多了。谁拯救谁呢?


主席,你硬要论证黑的是白的,有多大的意义呀?

人家可不是一句气话。人家可是大幅大幅的篇章,论证他不爱是多么多么的有道理,如何那样就能显出他的伟大。也就是说,从皮肤到骨髓他都是这么想的了。你再怎么在这里帮他重新解释他的话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真想要重新理解,让他自己来解释清楚,俺们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不管是重新解释也好,改变主意也好。


皮肤和骨髓从来都是不会想的。
rogerlee at 11/09/2009 16:11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你说的情况对这次的情况是无效的。因为你说的情况是属于未知,所以以此因人废言是下策。这次他自己实打实地说不爱,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很明确了。

我对他态度的明确,是说他的发言给不给市场的问题。如果你说要对他治病救人,我们还是要爱他,那还是可行的,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救治“落后青年”。


说的就是未知,你怎么知道他说“不爱”是真不爱还是只是表达提意见这种情绪呢?当年彭德怀提意见好象还说了脏话呢,比爱不爱的厉害多了。谁拯救谁呢?


主席,你硬要论证黑的是白的,有多大的意义呀?

人家可不是一句气话。人家可是大幅大幅的篇章,论证他不爱是多么多么的有道理,如何那样就能显出他的伟大。也就是说,从皮肤到骨髓他都是这么想的了。你再怎么在这里帮他重新解释他的话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真想要重新理解,让他自己来解释清楚,俺们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不管是重新解释也好,改变主意也好。


皮肤和骨髓从来都是不会想的。


主席要学习一下病入膏肓这个成语了。
WoJian at 11/09/2009 16:13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Himalaya :
I used to hear about 沙叶新 in this circle of writers.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09/2009-06-16/46277.html

我国第二个少数民族作家群,出现于历史新时期。在党的三中全会路线的指引下,八十年代以来,又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创作力旺盛的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迈进文坛。他们有的起步较早,这时才被人们注意,有的则是新时期崭露头角的文学青年。其中成绩突出的有张承志、乌热尔图、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艾克拜尔.米吉提、伊丹才让、格桑多杰、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买麦提明.吾守尔、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乌买尔哈孜、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马瑞芳、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基默热阔、益希卓玛等等。这些中青年作家从各族人民群众中来,从民族地区“四化”建设和改革热潮中来,从广阔天地的巨大变化中来,起步严正,思想活跃,勇于创新。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常有突破。这批后起之秀为少数民族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在他们身上,寄托着少数民族文学的希望。


我不知道他,但对他这篇文章只能说唾弃两个字。什么热爱祖国不爱这个国家,不爱的人就不能认为只是想提意见了,而是想颠覆。爱护的人才是提意见,即便提错了,也只是出于无知罢了,还是出于爱心的。所以即便不爱的人提出来的意见与爱护的人提出的意见是一样的,也不能听不爱的人的,不能给那种人舞台。要让那种人靠边站,请爱的人把同样的意见说出来,给爱的人鼓掌。


我以前提过“动机论”,提意见的动机永远都是不纯的,多数情况下很难知道是真心还是想颠覆。你说彭德怀当年提意见是想颠覆吗?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或许个别情况还可以考虑,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不合适的。过去大到彭德怀刘少奇被迫害,小到无数小百姓和家庭受害,都是这种对人不对事的做法。过去这就叫“治人”的做法。短期或许有点效,长期来讲得不偿失。


你说的情况对这次的情况是无效的。因为你说的情况是属于未知,所以以此因人废言是下策。这次他自己实打实地说不爱,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很明确了。

我对他态度的明确,是说他的发言给不给市场的问题。如果你说要对他治病救人,我们还是要爱他,那还是可行的,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救治“落后青年”。


说的就是未知,你怎么知道他说“不爱”是真不爱还是只是表达提意见这种情绪呢?当年彭德怀提意见好象还说了脏话呢,比爱不爱的厉害多了。谁拯救谁呢?


主席,你硬要论证黑的是白的,有多大的意义呀?

人家可不是一句气话。人家可是大幅大幅的篇章,论证他不爱是多么多么的有道理,如何那样就能显出他的伟大。也就是说,从皮肤到骨髓他都是这么想的了。你再怎么在这里帮他重新解释他的话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真想要重新理解,让他自己来解释清楚,俺们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不管是重新解释也好,改变主意也好。


皮肤和骨髓从来都是不会想的。


主席要学习一下病入膏肓这个成语了。


病是可以入膏肓的,这不需要学。
rogerlee at 11/09/2009 16:30 快速引用
i am on a business trip right now... Kansas City....

Let's say "Haha, nice day today, isn't it?"....sometimes...
smilhaNew at 11/11/2009 06:53 快速引用
[Time : 0.02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03.9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