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为什么多数美国人害怕社会主义? 2009-07-21 07:16:42 12/10/2009 07:38
我的牙医是一个满有意思的美国老先生,和他的同样年纪的助手真是一对绝配。每次去看牙,尽管头朝天花板,嘴巴里被他们俩用各种重型器械轮番捣鼓,还因为有麻药的作用导致口齿不清,我还是很享受和他们俩的谈天说地。当然大多数时候是他们俩一唱一和,我坐在牙医椅子上嘿嘿笑着点头摇头。

牙医和前妻有三个儿女,老大老二都是美军现役军人。老大好像是在陆军,老二(丫头)在海军。两人都曾经驻防过欧洲,现在老大在德国,老二在伊拉克(她好像是搞后勤的,还在职拿过MBA 之类的学位呢,不是那种荷枪实弹的兵种),而且已经是第二次被派往那里了。老小在家,24岁了还和他妈住在一起,也没有上学也没有正式工作,只在夏天的时候帮人家除草挣点小钱。助手那,也有四个孩子。老大满有出息(在一家全国连锁的赌场作地区HR 经理,女婿在同一家赌场做市场方面的VP,以前在南加州,最近几年才被转到了肯塔基,有一对双胞胎儿子),老小还在读高中;中间的两个儿子都待业或者失业在家,加上老伴儿也在一年前从工作了三十年的一家电讯公司裁掉回家,用她的话说就是“我们家的失业率远远超过全国水平 -- 高达50%!” 不过,两人都是乐天的美国人,对这些儿女生活上工作的挫折似乎也能坦然相对。所以和他们谈天说地特别有意思,让牙医椅子上那本来很烦人难熬的一两个小时变得有趣起来。

牙医知道我是在商学院教书,也知道我老公(也是他的顾客)是搞税的,所以经常和
我讨论一些关于医疗改革,税法改革之类的话题。对我们从中国“不远万里”来这
里读书,然后留在这里成家立业的经历也很感兴趣。他的政治倾向尽管共和党方向
的,但对美国在国际社会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地位却有很“开明”的看法。他总是
说美国人如果不努力的话,总有一天要整个被中国人买去,所以为了准备好这一天,他老是鼓动他的两个孩子早点学中文!

上周去做牙冠,聊起正在媒体和民间热烈讨论的医疗改革,加州财政,和小奥的移
民政策。他脸上忽然露出调皮的笑容,说:“你是来自社会主义中国的, 肯定知道社会主义是怎么回事啦?” 我马上“正色”纠正他道:“可是中国现在比美国还资本主义呢!中国的社会主义那是以前的事啦!”。他脸上的笑容更有深意了,说:“那你肯定能够知道我听来的这个故事的意思了!” 接着,他告诉了我一个在一个杂志上看来的真实故事。这里记录下来给大家看看一个美国人眼中的社会主义是怎么回事情:

有一个教授在课堂上讲社会主义的害处。不料全班同学强烈反对他的“右倾”观点,认为社会主义是很好的“杀富济贫”,达到社会公平的手段。教授辩论不过,决定用一个实战试验来说服学生们。他告诉全班同学,本学期我们将有三次考试,每次考试不管成绩分布如何,最后将取全班平均来作为每个同学的得分。同学们同意了。


第一次考试,全班平均是B。其中一些同学因为上课认真,课后花功夫复习,考得很好,得了A;另外一些平时懒散的学生则得了C, 甚至不及格。但因为教授使用的平均主义,这次考试大家的成绩都是B。

第二次考试下来了,这回全班平均成了C。 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第一次考试得
了A 的那些同学觉得不公平,自己花了那么多功夫,明明得了A 却被那些不努力的
同学拉下,最后只得了B;所以这次就不愿意再那么花力气了。那些第一次得C 的同学呢,觉得反正不学习也能得不错的B, 那干吗还要花时间复习呢?所以他们很多第二次考试只得了D。这样平均就下来了一个成绩点。没办法,大家都同意了教授的打分制度啊,所以这第二次考试大家都得了C。

第三次考试又来了。这次不用我说,大家都该猜到结果如何了吧?平均主义的最后
结果,就是全班同学集体“不及格”。面对大家沮丧的面孔,教授狡黠地说:“怎
么样,这就是你们支持的社会主义呀!“

这个故事当然是夸张了一些,但其实是深得社会主义“平均主义”(equality)的精
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美国人一听说社会主义就有些身不由己地强烈反对的原因。
美国社会之所以充满活力,个人和企业之所以愿意冒风险进行各种创新和投资,正
是因为它有比较完美的竞争和与之配套的鼓励机制。换句话说,如果你有足够的才
能,努力,和机遇,你就能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回报(也就是能够得到“A”);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产生了戴尔,盖慈等等超级富翁的主要原因; 但如果你不努力,或者没有足够的才能,那么你就只能得到你应该得的“C”, 或者“D”, 或者“F”。这合乎公平原则的(equity or fairness principle), 即人们的产出和投入应该相符合;但社会主义的要旨则是打破这种“贫富差距”,通过各种”平均主义“的手段,达到让社会绝大多数都得到足够的回报的做法。当然社会主义的机制不是一无是处,资本主义体制也出现了很多很多根本的问题,但就像这个故事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推行真正的社会主义,那么美国社会赖以繁荣的根本原则就将不复存在。企业会失去创新的动力,个人会失去冒险的动力,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这个国家的集体“F”。

作为美国最大的州,也是在政治上最“激进”的州,加州的今天可以说预示了美国的明天。而目前加州的很多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讲就是跟这个州实行的一些非常“社会主义”的政策有关的,包括对低收入人群的公费医疗(CalMed),包括每年花费在非法移民及其子女身上的20-40 亿美元的各种费用(教育,医疗,等等)。尽管这些非法移民的子女很多都是美国公民,但这种待遇从本质上鼓励了他们父母及其他人的非法越境行为。试想,很多和我们一样用合法途径来到美国,经过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进入主流社会的“精英”,为了一张移民卡,还要花费好几千上万美刀,煎熬个五年六年才能得到呢。对非法移民如此间接鼓励,这种做法对合法移民公平吗?实际上,政府是可以通过投票取消非法移民子女的公民权利的, 而且2005年加州选民也这样做了(HR 698),可是这个“公民决议”却被联邦政府以“不合宪法精神”为由否决了。这样一来,非法移民更加有峙无恐, 大量涌入,以致于加州目前西裔已经成为主要种族(36%+)。很多非法移民因为收入很低,或者非法工作,所以根本不交税,可是他们的孩子和家庭却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其他纳税人的血汗钱,就因为这些孩子是在这里出生的“美国公民”。这无论如何不能算是一个“公平”的制度吧?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不是一个“非法移民”国家。这两者是有根本区别的。

也许这些观点听起来有些缺乏人性关怀。但相信熟悉我的朋友都会知道,我不是一
个heartless person,也不是一个没有同情心和激情的人。我也知道生活在社会底
层的人们比其他阶层的公民更需要额外的帮助,我们自己也是从那些阶层过来的(至少在读书打工的时候)。但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了那个底层,为什么其他族裔不可以做到呢?我所在的大学,因为地处芝加哥郊区,有很多学生来自少数族裔,而且是家里的第一个上大学的。我和他们相处很融洽,也常被他们看成是“良师益友”。在他们身上我看到少数族裔的希望。作为曾经是这个阶层一员的奥巴马,深知个人努力和外界的机缘同样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前几天的NAACP 周年庆祝会上几乎是“声色俱厉”地告诫非裔要“自己努力,不能等待或者要求别人来改变我们的境遇”后面的良苦用心吧(当然这种话也只有他们自己说才行,别人说就可能被看成是“政治不正确”了)。美国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国际领袖,应该关心世界上其他国家民众的疾苦,但这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取得,比如加强贸易,在国外投资, 大量的人道主义对外援助(这点已经做得很好了)和公民私人的捐款(如盖慈基金),而不应该通过鼓励非法移民来达到“世界大同”的结果。


任何事物,任何社会机制,都不能超越均衡的极限。如果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阶层哪一天被盘剥得忍无可忍了,那这个社会解体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相关文章:


奥巴马: 美国的戈尔巴桥夫?

加州啊,加州

美国医疗系统问题的根源:人命太值钱?


奥巴马的内忧外患(I) -- 医改篇

评论(38) 引用 浏览(1006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怡然 留言时间:2009-07-21 09:43:28
昭君:

深有同感。早在十几年前读书时,我的RM就整天抱怨,为什么我们如此辛苦地努力去争取那张绿卡,而那些西裔非法移民却无需费力,只要等着总统大赦。真是不公平!不过,有时看到那些西裔人在拚命地干着修桥架路,修整花园的苦力活,(象我自己就把割草修整园子的活包给了他们),心里在想,这事儿也许是”公平”的。没有他们,谁又来做这些白人不愿意做的事儿呢?就象当年那些没有北京户口的外地人,在北京摆摊卖菜,做小生意,这些北京人不屑于做的事一样。这世界要想绝对的公平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别太离谱就好。法律法规就是要给社会各个群体之间寻找一个利益分配的平衡点。
谢谢昭君的好文。

怡然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1 10:29:43
怡然:

谢谢你非常到位的补充。本来想加上类似的内容的,又怕画蛇添足,呵呵。

从个人层面上,我对working class and lower class 没有任何偏见和瞧不起。相反,对于那些勤奋工作,努力改变自己生活状态的西裔移民(合法的和非法的都一样),我充满尊敬和敬佩。我们家的院子也是包给一家西裔劳工(我想他们应该是合法的,因为他们有执照),每次看到他们家十二三岁的儿子跟着爸爸周日来打扫院子,我都会用它来教育儿子们,让他们知道他们是多么幸运,要他们知道努力,知道珍惜。但从制度层面上来说,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政策鼓励不劳而获,鼓励非法入境然后享受其他纳税人的贡献(尤其是一些非法移民那种理直气壮,让我觉得很难接受)。

我也经常听到把非法移民和中国的农民工类比的说法。这两者有共同之处(比如干的都是本地人或者本国人不大愿意的工作),但其实是有根本区别的。因为中国的农民工是由于国家人为的户籍和城乡制度造成的,本身就是社会不公的产物;而美国的非法移民完全是来自其他国家,和美国本身的制度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是受到美国有关制度的鼓励才涌入的。

非常同意你的那句话,“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但至少我们不应该鼓励有意的,明显的不公平。不管它们有着什么样的漂亮“外衣”。




作者:the-way.us 留言时间:2009-07-21 11:26:12
这些不合理的机制很难改变,如果有哪个议员提议改革,那他/她将失去这些西裔选票而落选,这就是民主的代价。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1 11:45:47
the way us:

说得好。其实很多政客真的在乎关心这些民众的利益吗?关心的还不是他们(或者他们的代表们)手中的选票。Many of the democrats are progressive just for the sake of "looking" progressive.

民主是有代价的,每个制度都摆脱不了。只是这个制度比其他的制度更有外在的“欺骗性”罢了, 因为表面上看的确是“民”在作“主”,呵呵。这样说可能要被砸番茄了,不过事实就是如此。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09-07-21 12:01:24
昭君, 看了标题,我自己先想了一下,为什么, 也许是美国人不喜欢平均主义?

读了你的故事,还真受震动,看来人没了目标,只能走下坡路。




作者:gutu 留言时间:2009-07-21 14:07:12
没来美国之前只知道资本家如何榨取工人血汗的,现在明白了在美国这些人是如何滥用这一社会系统,如何理直气壮地吸食别人的血汗!那些政客为了选票出卖灵魂,为社会养了一大批吸鸦片似的吸血鬼!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1 14:50:44
Gutu:
谢谢评论。虽然我不太同意您这么激烈的措辞,但中产阶级上有“资本家”的剥削,下贴低收入阶层,实在是被挤压得已经不能再压了。所谓“中流地主”(在哪里看到这个词,觉得很有意思),也就是一个徒有虚名而已。

这里再补充一句:美国社会长久以来鼓励“上流阶级“(主要指各种资本家吧)通过慈善捐款,来起到财富重新分配的效果。事实上就像我文中提到的,像比尔盖慈基金会这样的组织就在国内教育,国外医疗健康事业方面做了很多实在的事情。这一方面让他们回馈社会,一方面也有减少税收的好处。因此富人们很愿意做这样的善举(相比之下,中国这方面就差多了,主要是制度上不鼓励这样的行为)。但现在奥巴马主张拿掉charitable contribution tax deduction 这个好处。如果真的通过了,富有阶层给社会捐款的动力会大大减轻。这看起来好像是公平了(低收入阶层没有这个好处,所以高收入阶层也不应该有),但实际的结果却是拿走了这个双赢的效应。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他们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作者:笑菡 留言时间:2009-07-21 14:53:42
就是就是!




作者:williaml 留言时间:2009-07-21 15:10:11
Stupid understanding of socialism and capitalism




作者:the-way.us 留言时间:2009-07-21 15:25:18
无论选出的总统是来自民主党还是来自共和党,他都不代表中低层人民的利益。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1939年搬到美国,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讲学,他对美国的民主的评论是:
“美國的民主,沒有生命,也無意義,因為人民無法撤換那些真正統治他們的人。”
所以对中国来说不是要学美国,而是要借鉴美国,如果中国能建立一个比美国更先进的体制(本人的美好愿望),以中华民族的勤劳智慧,超过美国指日可待。




作者:熊小熊 留言时间:2009-07-21 15:37:08
开心!实在开心!这是读昭君这么多的政论“大”文章以来,小熊第一次不用高声播读就可以完全领会的一篇,嘿嘿,不知是昭君“退步”了还是小熊“进步”了......

老牙医讲的故事太有创意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社会主义”这么释义,,姓“资”姓“社”,长短斤两,一目了然呐!

其实纯粹姓“资”或者纯粹姓“社”都尚可耐人寻味,但如若二者互相参杂,一部分人实行"完美的竞争和与之配套的鼓励机制",多劳多得多税;一部分人则可以大摇大摆大吃公粮,不管理由有何充足,这样的社会机制肯定是危险的.

加拿大也一样碰到类似头疼的问题,“非法移民”“难民”日益剧增,最近对墨西哥等国开始实行“签证”机制虽引起了很大社会震动,但实属无奈之举.

很显然,不是昭君退步了,而是小熊进步了,呵呵!




作者:town 留言时间:2009-07-21 15:46:25
听到过这样的谈论:一个国家的制度不足以解决这个国家所产生的问题时,这个制度甚至连同这个国家就要走向衰亡。美国是否也会这样?很快会这样吗?我希望不。但美国现在的走势确实令人担忧。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1 16:48:05
谢谢各位评论。

笑函:
谢同感。你可是“战斗在资本主义心脏”的第一线de,呵呵。

William:
I've never claimed that my view is "the" view, and always welcome disagreement and debate that's constructive, but I refuse to accept or use demeaning characterization like you did in your comments. If you think my understanding of capitalism and socialism are "stupid", please elaborate the correct understanding and enlighten us all.

Thank you for visiting and commenting.


欣岸:
呵呵,你真逗,还先自己回答一下再看文章。

小熊:
可能还是老医生的故事讲得好吧,省掉你高声朗诵的麻烦啦。

你在加拿大呀?

the way us:
美国的民主体制有很多弊端,中国没有必要照搬。同意你对中国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民主制度的观点。

town:
谢谢你的观点。我总觉得一个合理的制度,应该有self correcting 的能力,但是如果内部失去均衡,这种能力可能就会受到毁灭性的破坏。自然界如此,社会制度也是一样。美国是否真的能继续目前的体制,很难讲。改变是必须的,但什么样的改变就很难讲了。




作者:核潜艇 留言时间:2009-07-21 17:11:51
1。如果说你害怕社会主义,也就算了,何必羞羞答答地借他人之口说自己的话呢?况且,用那么一个倾向于共和党的牙医来了个逻辑上全称判断,说成是全体美国人,那就错了。至少我这个美国人,不害怕社会主义。
2。在美国丑化社会主义言论已经是年长月久,手法多了去了,你拿的例子只是个小儿科而已。你学的商科本来就是资本主义的那套玩意儿,和那个牙医看法一拍即合,不足为奇。讨论社会主义是个大题目,远远超出了商科的范围,在此不涉及了。
3。你把加州的预算问题归结为非法移民不知为何,是有意抹黑非法移民,还是丑化社会主义呢?加州预算问题由来已久,有经济,政治,社会和非本州的诸多原因。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09-07-21 18:23:10
很难赞同这篇东西的观点,尽管反应了美国的社会现实。
所谓不同的社会制度,区别在于对资源的分配方式。相对资本主义来说,社会主义相对平均罢了,是否鼓励懒惰?大概会有这种情形,美国是世界上具有最高生产效率的国家,但这种生产效率对个人来说到底意味什么?或者说生活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欧洲那种36小时工作制对比美国法定40小时实际高得多的工作时间对个人生活的影响是什么?这大概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另外人类不同社会制度或分配方式的建立都是为了尽可能降低社会生存成本,在工业化国家中美国有着最多的监狱犯人,有着最高的犯罪率(大概最高的离婚率,这可是个非思想自由的清教徒的社会),有着最大的社会贫富差距,人口比率最高的警察数量,这些都必须打入社会成本。比较起来,日本台湾这类基于均富的社会是否值得借鉴?
移民问题对任何发达国家都是难题,美国移民问题严重,首先是追求最高生产效率(包括低成本)的要求有对非法移民的需求,目前大批墨西哥非法移民大量回流,就是因为经济危机使得劳力市场萎缩。在这种资本主义经济客观需求的情况下,人为制造不同的社会等级?
有些东西是属于一个社会或国家必须负责的,比如军队警察保证公民的生命安全,医疗也是如此,没人愿意主动生病(工业发达国家中只有美国没有全民医疗,可国民在医疗上花费的钱却是世界上最高的),问题是至今在美国这竟然是个需要争论的问题。
关于社会主义美国人基本属于无知,比如过去共产国家的社会主义与欧洲日本的社会主义的区别等。自罗斯福开始的社会保险就是典型的社会主义措施。里根时代干脆使用现在奥巴马同样的国家投资计划经济使美国走出80年代的经济危机。
牺牲一点效率,牺牲一些个人的财富(财富的边际效益是随着财富的增加递减的)来寻求更平和舒适的社会环境,美国最终不得不也走这条路,具有一定社会主义理念的奥巴马的当选已经是个开头,反应了美国年轻一代的观念的变化。
肯尼迪家族以富人的身份一直致力于对穷人的利益的争取,被称为美国的贵族不是没有原因的,至今还没有第二家能获得这种称号。
这个题目过去说的太多了,正反例子也太多了。




作者:零加一中 留言时间:2009-07-21 18:28:43
很妙的故事. 其实, 人的本性, 包括你我, 就是希望用大锅饭的付出, 得到小锅菜的回报. 只可恨天底下没这样的好事.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1 19:12:41
核潜艇:

您这个名字取得好呀,一出来就是重磅的:)。

首先谢谢您指出我的题目的不严谨。我应该知道任何使用“全称”的statement 都可以被挑出漏洞。所以我从善如流,把题目改成”为什么大多数美国人害怕社会主义?”。这总不是夸张吧。

其二,我不用“羞羞答答”地借用牙医的故事来宣传自己的观点。这篇文章本来就是用这个故事表达一般美国人对社会主义的看法。也许不全面,也许偏激(这点我在文中也已经说过了),但可以作为一个“管”窥一下社会这个”豹“,仅此而已。

至于商科对学生的“资本主义洗脑”,您这样说当然也可以。但我想大部分中国人之所以选择离开“社会主义中国”来到资本主义美国,恐怕不见得是因为认同社会主义的大锅饭,想来“和平演变”美国吧。我在其他文章中早就提到过国际化全球化发展的最终结果,可能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convergence, 所以这篇并不完全代表我自己对社会主义的立场,而是try to explain why Americans (most of them) are afraid of socialism. Maybe it's a misconception, but it is how they see it. 为方便您看到我以前关于奥巴马的“社会主义”理念,特将那篇文章链接放在这里。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39843

说到加州,我不至于“愚蠢”到认为加州的问题应该由非法移民负责。关于加州危机的政治,经济和历史原因,我在另外一篇文章 中也有分析。这里是链接: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43700

西岸:

谢谢评论。这里再次感谢您在我关于加州那篇文章后面的评论。您显然对加州的了解比我这个“五个月的加州人”要深刻的多。Maybe you can discuss with the previous commenter in more details.

再说一次,我不是害怕社会主义或者敌视社会主义,但这毕竟是美国多数人的立场和观点。您说到的欧洲社会主义我也有些了解,但欧洲没有美国这样的移民问题,更没有这样严重的非法移民问题。欧洲社会的贫富差距本来就小于美国,高税收高福利因此能够实行。这在美国,至少现在是不大现实的。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1 19:20:43
零加一中:

这个比喻挺形象 -- 大锅饭的付出,小锅菜的回报。可惜这是一般人的本性,不是说没有利他主义者,但是少数。




作者:gutu 留言时间:2009-07-21 20:48:01
昭君:如果哪一天你真正发现为什么医疗保险金为什么这麽高,什么人在滥用这个系统的时候你就明白我“这么激烈的措辞”的原因。还有,等你退休了你突然发现你交了一辈子的税,社会保险没钱了,你的退休金没了,那时你恐怕不是措辞激烈了,而是大骂了!
我是实实在在看到了一群这样的人,他们不工作,也不想工作,没用医疗保险,可是却享用着与你花钱买保险一样水平的医疗服务。他们还毫无顾忌的滥用它,急诊室是他们随意进入的地方。你看病要约医生,他们直接进急诊室,是那里的常客,还随意叫救护车。他们把医疗系统玩转了,他们把医院当旅馆,进去先洗澡,一大群医生围着他们团团转。他们很会喝呼护士为他们做事,有的很过分。出院还很会要求带药,免费的。不停地要医生为他们开止疼药,拿到外面20美元一片卖掉。你能想象一个没用工作的35岁的人怀过20是个孩子吗,存活了14个,完完全全是靠着这个社会在养着。美国有多少单亲母亲就是靠生一大堆孩子生存,美国社会在为她们提供着最好的福利!还有还有......,太多了!他们每人都有投一张票的权利,玩民主就像玩妓女一样!




作者:gutu 留言时间:2009-07-21 20:48:02
昭君:如果哪一天你真正发现为什么医疗保险金为什么这麽高,什么人在滥用这个系统的时候你就明白我“这么激烈的措辞”的原因。还有,等你退休了你突然发现你交了一辈子的税,社会保险没钱了,你的退休金没了,那时你恐怕不是措辞激烈了,而是大骂了!
我是实实在在看到了一群这样的人,他们不工作,也不想工作,没用医疗保险,可是却享用着与你花钱买保险一样水平的医疗服务。他们还毫无顾忌的滥用它,急诊室是他们随意进入的地方。你看病要约医生,他们直接进急诊室,是那里的常客,还随意叫救护车。他们把医疗系统玩转了,他们把医院当旅馆,进去先洗澡,一大群医生围着他们团团转。他们很会喝呼护士为他们做事,有的很过分。出院还很会要求带药,免费的。不停地要医生为他们开止疼药,拿到外面20美元一片卖掉。你能想象一个没用工作的35岁的人怀过20是个孩子吗,存活了14个,完完全全是靠着这个社会在养着。美国有多少单亲母亲就是靠生一大堆孩子生存,美国社会在为她们提供着最好的福利!还有还有......,太多了!他们每人都有投一张票的权利,玩民主就像玩妓女一样!




作者:核潜艇 留言时间:2009-07-21 21:10:38
昭君:
1“大多数美国人”?有数据吗?如果你说某些或一部分美国人,我倒是赞成的。
2“社会主义中国”?现在的中国还是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还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我不怎么认为。大锅饭 = 平均主义?社会主义就是平均主义?这是谁的理论?至少我知道这不是马克思的,恰恰相反,马克思当年是在批判拉萨尔的平均主义。你可以去读读马克思的“歌达纲领批判”(1875年),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3 你没把加州的预算问题算到非法移民身上,那就算在社会主义的头上?一些人道的做法也归于社会主义?例如,连最近联邦法官都判定加州医保不能停,因为其中一部分的钱来自联邦政府是由来已久.认识问题似乎有些肤浅了.
4 一个制度要有纠偏功能,才能长盛不衰.那是一个美好梦想!人类文明几千年,我不知道哪个制度是有纠偏功能而长盛不衰?愿听指教.我只知道凡是历史上产生的,就一定会在历史消亡(黑格尔).




作者:buzz 留言时间:2009-07-21 22:15:31
美国人一点也不了解社会主义。很遗憾你也不是很了解。中国现在不是社会主义,但也不是美国式的资本主义,而更像国家资本主义。但相对来讲,中国还是比美国更加关注大众的生存状况些,只是国家不富而力不从心而已。美国的共和党则完全是冷血和虚伪无人性。

关于慈善,我觉得是一个笑话,如果真那么有普救大众的慈悲情怀,何以如此反对增税?这难道不是很矛盾吗?所以慈善说到底是表面文章和逃税的手段。美国富人通过种种手段逃税,他们真正交的税只有18%。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09-07-21 23:02:41
刚刚从“感受中国之旅”回来,就看到昭君这篇大作,好文,赞一声。
牙医举的那个杂志上看来的故事很有意思,它至少代表了一部分西方人对社会主义的看法,尽管这种看法有点肤浅,不够全面,但是它部分解释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端,已经实行和正在实行这种制度的国家的经济发展无不说明了这一点。我一直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人类最理想的社会制度,但是实现这种社会制度的前提必须是人人破除私心杂念、大公无私,文革中老毛搞的那一套正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的。但是这在这个私欲膨胀、物欲横流、人人为我的世界上几乎无实现的可能。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既不是美国式的资本主义,也不能说是国家资本主义,而只能说是权贵资本主义。资本越来越集中在少数新权贵手中,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存在,人们也有很强烈的不满情绪,但问题还不算很严重,因为经济仍在发展,人们的生活也在不断改善。假如将来经济发展减缓或者停滞,通货膨胀加剧,矛盾可能以很激烈的方式突然爆发。有人预计2011至2016 执政党将面临严重考验。




作者:Viewer 留言时间:2009-07-22 00:54:20
奥巴马的健保改革真是拿“富人”开刀吗?

作者:Noso


除了“富人”以外,谁不愿意拿“富人”开刀?

奥巴马和支持他的国会和媒体们每天向美国人民灌输的健保改革方案标题都是让“富人”给“穷人”保健买单。

这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哲学在今天的美国如此受到推崇,说明什么问题?

我认为除了说大部分美国人民是一群白痴以外没什么可以解释得更清楚的了。

相比之下,民主党可以说跟黑道老大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看你们谁敢吭气儿?

奥巴马说,GIVE ME HEALTHCARE REFORM BILL NOW!怎么样,民主党国会议员们屁颠儿屁颠儿地紧忙活儿。巨额赤字算什么,这次是“富人”买单。

谁是“富人”?

按民主党国会的提案,家庭收入$350,000。00,个人收入在$280,000。00的都是“富人”。

这也算“富人”?笑话!

他们是高收入者,但决不是“富人”。 这些人承担着50%的联邦所得税负。把地方各种税加一起,他们收入的50%到60%,全部被政府拿走。这些人很多是小业主,是美国经济的支柱。

拿他们开刀会是什么后果?

很简单,一是破坏美国经济的大动脉,二是制造通货膨胀。在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增加小主的税负无疑是雪上加霜。业主要么裁员,关门,要么提高物价。裁员,关门就是增加失业,提高物价就会造成通货膨胀。 

但问题还不在这里。

奥巴马所谓的保健改革最根本的是个人医疗保险由谁来买单的问题。

有医疗保险,是你的权力(RIGHT)还是你的责任(RESPONSIBILITY),这才是关键。

奥巴马和他的民主党国会认为,每个人有权利有保险。那么请问,你有权力拥有的保险是你自己拿钱来买还是让别人掏腰包?

你不认为你个人的健康你个人不该负责吗?如果你愿意买保险,你不认为你该自己掏腰包吗?

我想,这个问题我们每个勤劳的华人都会说,自己的身体健康自己负责,自己的保险自己买。

很可惜,奥巴马和支持奥巴马的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个人的健康要别人负责,自己的保险要别人掏腰包。

你会说,反正我没那么多的收入,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也许没直接的关系,间接的绝对有。当你的医生不接受你的保险,或你的病要等等再看因为看病的人太多的时候,当你无法选择你的医生的时候,您再说这事儿跟你没关系,那就是掩耳盗铃了。

再说,由政府管理的医疗保健事业有那个是成功的? 政府照顾老弱病残的MEDICARE和MEDICAID已经破产了你知道吗?政府给退伍军人的保健也要破产了你知道吗? 

有人拿加拿大的全民保险来跟美国个人保险来比,说美国落后,你听说加拿大政府自己都承认全民保险失败吗? 你知道加拿大人有人生病要来美国人看吗?

当人把个人责任和权力混为一谈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胡搅蛮缠了。当政客利用人们贪婪懒惰的心理,打着公平的旗帜要劫富济贫的时候,正直的人民要问一个为什么,要怀疑政客们真实的目的。

很遗憾,大部分美国人民对政治麻木不仁了,不了解也不关心了。就像一个俄罗斯作者写的那样,美国人关心的是明星们的八卦,而对华盛顿在侵犯他们真正的自由权力根本不关心。

当有这么多好吃懒做的美国人和大量不纳税非法移民的存在,当政府惩罚有生产能力的人, 奖励没生产能力的人,这个社会是不会公平的,这个国家是不会有什么竞争力的,这个制度是要土崩瓦解的。

很可惜,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正在朝这个方向走。

更可悲的是,NOBODY CARES。




作者:0420 留言时间:2009-07-22 00:55:08
奥巴马的目标,就是变着法子整垮美国,以达到通过911恐怖袭击作不到的效果,就是从美国内部,从美国政府来消灭美国,把自由的乐土美国,勇士的故乡美国,变成中东,变成拉美印尼,变成古巴缅甸中国北韩。

这就是奥巴马们的“历史性的伟大的改变”。是的,把从一次大战以来作为整个世界自由的基石---美国摧毁的改变,这个改变,不止影响美国人,欧洲人,也同样影响生活在中国的每个人,当二战时军国日本入侵满洲和大陆时,因为有自由美国的干预和制约,使中国人免于作它们口中的亡国奴,现在这一切,将永久的改变。

这个世界,正在奥巴马们这些邪恶谎言的撒旦追随者的努力中走向混乱黑暗战争和地狱!




作者:Viewer 留言时间:2009-07-22 01:01:18
http://standardworlddaily.com/blog/archives/1188

奥巴马及其民主党正在力推全民健保法案,不知道打算到美国看病的欧洲人如何想,据说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医疗改革方案,至少要耗资一万五千亿。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甚至骄傲地说,这将是一个“历史性及转变性的”时刻。

让每位美国民众拥有一份负担得起的优质健保,不论他们的收入多少及健康情况,一切都交给政府计划,让政府保障你一切的健康隐忧。

奥巴马确实够“伟大”,在他任内居然要把医疗保险变成美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我想天堂里的托马斯-杰弗逊也要懊悔,为什么当初不在《独立宣言》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补上医疗保险权。这样两百年多前,美国人就可以拥有健康保障了。而且当时,美国政府没有这么大的财政压力,也不这如此巨额的花费,推行起来会方便很多。

奥巴马象所有政府领导人一样,认为自己政策是具有“前瞻性”的。他自以为这不仅防止了未来美国出现哀鸿遍野,改变了穷人就医无门的状况,而且他自以为果断推行“碳限额交易”新能源政策,不仅可以拯救动物,植物,昆虫以及看不见的微生物,而且可以让地球重新焕发“青”春,人类从此不再担心地球因为发烧发热而自杀。

而且从摇篮到坟墓,即使是穷人也都可以享受到政府免费供应的 “全民健保”,这是一块多么也好用的成人“纸尿布”啊,那么如此一来人们是不是就真的安全了呢?难道这一切都是天上掉的馅饼?政府免费赠送的午餐?

当然不是,一万五千亿谁来买单?奥巴马竞选时说给富人加税,不给中产家庭加税。他的确是给富人加税了,比如全民健保草案对年收入逾百万的人的所得税增加5.4%,对“所谓的富人”(年收入超过28万美元的人)也增加了所得税。

那么他是不是穷人期待的侠盗罗宾汉呢?除了对富人下手,他对穷人也没有闲下手,只不过把他们所得税换成其他形式的税费来盘剥穷人罢了。

年初,奥巴马和民主党掌控的国会通过了扩大SCHIP法案,大幅增加了烟草税,把香烟税增加到156%,让烟民平均每包香烟多付六毛二。而受烟草税影响最大的就是穷人。按照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Kip Viscusi说法,香烟税的承担对象主要是穷人,根据九十年代的调查,年收入一万元的比年收入五万以上的人在香烟税上多缴一倍的税。而且,奥巴马又在六月签署了反烟的法案,授权美国食品药物总局管制烟草行业,而这项计划,估计在十年内会给烟草行业增加五十亿的税费,这些税费最终恐怕还是由消费买单。

烟草税是所谓道德君子眼中的“原罪税”,但是即便提高了烟税,并没有证据说明,烟民会因此减少,而更多证据表明烟草黑市却因此繁荣,黑社会的暴力事件因此而增加。

还有一个原罪税就是给酒精类饮料税,奥巴马政府出台的草案包括了对酒类加税,而且计划十年内为政府征收六百二十亿的税收,甜饮料也在不例外,奥巴马计划十年内为政府增加五百二十亿的税收。但是,根据麻省理工以及全美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调查,虽然这里没有明显的对个人加税,但是实行国民零售税的政策,冲击巨大的就是穷人,相当于加重了穷人的税负。根据Tax Foundation的2001年估算,联邦酒税相当于给盘剥了穷人家庭0.37%的收入,中产家庭0.12%的收入,而对于较高收入的家庭只相当于 0.02%。

(注:D. Feenberg, A. Mitrusi and J. Poterba, “Distributional Effects of Adopting a National Retail Sales Tax,” Tax Policy and the Economy 10 (1996).)

奥巴马的政策有的不是直接加税,但同样加重了中产阶级以及穷人生活的负担。由众议院通过旨在减少温室气体的奥巴马新能源计划将增加美国家庭的电费支出,根据国会预算局(CBO)的统计,平均每户家庭每年平均多支出一百七十五美金。

而对于中产阶级,那些年收入超过二十万美元的美国人,奥巴马还计划将他们的两项所得税税率分别提高至36%与39.6%,并限制部分可扣除项目的金额,例如取消因为慈善捐赠而抵税的情况。这项计划又将为联邦政府十年内征收到两千七百亿的税收。

加图学者Michael D. Tanner说,奥巴马的医改等于给每个美国人增加了相当于收入的2。5%的税。把所有由于医改法案造成的新税加起来,相当于给全美纳税人增加了5000多亿的税。

奥巴马说要让前总统布什实行的减税政策2010年期满后自动失效之外。而且,他另外计划提高资本利得税和公司税。经济学家斯维亚(John Silvia)指出,提高资本利得税和公司税,必然抑制外国资本流入美国,减缓经济成本及减少工作机会,“如果外国投资者预期我们的税率将会上升,他们在这个国家的投资,就不会像在预期不增税的情况下那么多。这不只对华尔街来说是个坏消息,对整个美国都是。”

奥巴马税富勒贫的政策,犹如胡佛总统的在世。上世纪,美国就是因为胡佛各类加税政策,造成美国投资锐减,民间百业凋零,资本大量涌入腐败的官僚体系,美国经济才从此一步一步滑向了经济大萧条。

http://standardworlddaily.com/blog/archives/1188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2 08:03:58
不好意思,昨天搬回原来的房子,那边还没有装互联网,上面三个留言今天早上到办公室才看到。不好怠慢,先赶在上午开会之前匆忙回一下。最新的几个评论容我有时间稍后再回。

Gutu:
看来您对一些人滥用制度性的“福利“是深恶痛绝啊。我没有太多直接的感受,这篇也不过是就听来的故事有感而发而已。但你说的这些现象(尤其是把纳税人自己几十年存下来的社安退休保险挪为他用)的确让人不解。当然这并不是本届政府的问题,由来已久了。

核潜艇:
也许我应该把标题改为“一个美国人眼中的社会主义”,或者“为什么有些美国人害怕社会主义”,您才会满意。但我不想一改再改,有时候玩玩标题党也是可以的,毕竟这不是学术论文。不过,虽然我手边没有有关数据,但我想说”大多数“,或者至少”多数“美国人害怕社会主义(也许是要打引号的”社会主义“不是夸大其词。


再声明一次,这篇半个小时内写就的文章本来就不是学术研究或者讨论(这种性质的文章我也写过,比如奥巴马的内忧外患三篇 -- 顺便说一下,昨天编辑目录的时候,后面两篇 (能源和伊朗篇)因为文中英文因文太多而得到无效信息,已经报告了网管,应该可以马上解决),只是有感而发,说说美国人(大多数)眼中的社会主义是个什么样而已。我不是学政治学的,也不想冒充自己在这方面学识渊博,马克思的原作本人没有涉猎;但我知道的是,马克思的理念和在苏联和中国真正实行的社会主义是两样的。所以讨论美国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到底是不是马克思提倡的“社会主义”在这里is irrelevant。也不是本文的主旨所在。不管您认同与否,这就是美国大众眼中的社会主义,而如果他们怀着这样的perception来评判一些与社会分配有关的政策的时候,their perception is what matters, not what exactly is socialism according to the scholars. I'm sorry if that sounds offensive to a political scholar,but that's the fact.

另外,我在上面回贴中提到“社会主义中国”的时候,指的不是今天的中国,而是我们大多数人来美国时希望逃避的那个“社会主义中国”。当然我不知道您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和动机下来美国的,但我想很多和我们一样在十几年前来美的中国学生,都不是那么喜欢那个时候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吧。至于今天中国的制度如何,不是这篇文章讨论的范畴。

至于说把加州的问题归到非法移民身上,如果您读过我那篇关于加州的文章,就不会这样下结论了。那篇文章通篇都在分析加州目前问题的历史,法律,经济和政治的成因,而移民问题只在最后提了一句。我同意“适当的人道主义”是必须的,但问题是什么是“适当”?把世界上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都邀请到加州来享受公费医疗和公费教育肯定不是适当。在我看来,目前加州和美国对于非法移民的纵容和事实上的鼓励已经早就超过了“适当”的程度了。这里我还是想请教您一下: 您认为那些非法移民只要越过边境,就可以生七个八个孩子,不仅不用工作,还可以吃救济,甚至可以从孩子身上捞到退税,是合理的,是适当的人道主义吗?

最后,希望社会能够“自清”,也许是一个“美好梦想”,但有美好梦想总不是什么坏事。我想请教的是,您认为美国目前应该采取怎样的对策才能达到真正的改变?移民问题应该如何解决?还是您认为根本就没有移民问题?


buzz:

是,美国人对社会主义认识很有限。这篇反映的正是这种“有限的”认识。但这是事实,没有办法。教育他们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不是我这样的人的责任,也不是我这样非专业人士能够胜任的,应该是像核潜艇这样的政治学者的任务吧。再 说一次,中国目前的社会主义到底是国家社会主义还是披着资本主义外衣的社会主义,不是本文的范畴。也许可以就此另外写 一篇文章,但这里不想再讨论了。

说到慈善,当然可以说是富有阶层为了逃税而采取的一种手段。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慈善机构对社会的正面效应。我也不愿意看到千万富翁经过各种各样的减税最后才付15% 的税(当然也不是大多数富翁都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大部分的正常收入还是课税35%, 只是一些投资收入才会有15% 的“优待”),而我们这些所谓的中产阶级却要付出30-40%。, 因为我们除了干巴巴的几个deductions 外,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减税的余地。这个观点我在其他文章中多次提到。不过我不认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于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中国社会的吉尼指数和美国相差无几,但中国却没有什么有效的措施(加税也好,鼓励捐款也好),来鼓励富有阶层向社会回馈。

最后再说一下,大选时候我是倾向于民主党的(说倾向,是因为我差一天得到投票权,所以无法投下神圣的一票,呵呵),但现在看到奥巴马的一些作为,越来越怀疑他是否真的能够带来美国社会“需要”的改变。无论共和党民主党,都有昧着良心只捞选票的政客,所以我不想使用一些biased“标签”,希望大家也能这样


枫苑梦客:
前辈这么快就结束“享受中国”回来啦?看到您的名字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您说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应该是人类最理想的社会制度“,我部分同意,当然这应该是真正的,马克思主张的那种社会主义,而不是像您指出的,变了样的社会主义。您用的”权贵社会主义“这个词语倒是第一次听说,但我觉得可能更符合中国今天的状况。中国的贫富差距我在回复上面一位评论的时候也提到,而且有加大的趋势,因为权和钱的紧紧相连,让rich get richer, and poor get poorer, especially the people in the countryside. Not many people and policy makers really care about their well being, while everyone's trying to show case the "great development" in the few big cities.

Viewer:

这篇文章我看到过,对其中一些观点不是完全赞同。医疗改革是另外一个话题,当然和社会主义的话题紧密相关。容我过后再回复。

谢谢。




作者:gutu 留言时间:2009-07-22 08:50:04
枫苑梦客:即便是未来某个阶段社会消除了私欲,以及宗教与政治等等方面的纠葛,我认为共产主义永远不可能实现。马克思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人类在未来发展的任何时期,都会面临一个资源是有限的问题。人与人是有差异的,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身体上,这就必然带来矛盾。我不认为将来发展到某一阶段人类会把这个问题解决。举个例子,这实际上是现在发生在美国的事情,我知道一个无家可归的肾脏有病的人,政府除了提供安居房给他住,还不得不提供他免费一周两次的肾脏透析,因而他已经无忧的活了许多年。你能知道那要花多少钱吗?不管这笔钱是谁出,他都是在一个顶十个,百个的消耗着社会资源!这类事情在美国可是太多了,去打听一下美国有多少人还在医院里靠呼吸机维持着心跳。可谓是发达的美国医疗水平惹下的祸!还有中国的南水北调工程...,人类未来不得不向外星球发展...。资源,资源,永远伴随人类发展的问题。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09-07-22 09:39:28
昭君,谢谢您面面俱到回复回帖,很难得。我说的当代中国社会的性质应该是权贵资本主义,而不是权贵社会主义。权和钱相勾结,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在权力的庇护下纷纷不择手段地捞钱,资本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在这批吸食民脂民膏的新权贵手中。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到基层官僚,无一例外。我这次回国,从南到北,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听到了各种各样的故事。感触很深的一点就是领导干部的腐败,几乎是无官不贪。我原来很敬重的老领导,也因贪污腐败而下台。见了几位从政从商的同学、朋友,感到执政党的腐败将不可逆转,问题将越来越严重。不管官大官小,纳税人的钱花起来一点不心疼,他们根本不认为那是纳税人的钱。每次聚会,总轮不到我来付账,总会有人抢着买单。Gutu说得没错,资源,永远伴随人类发展的问题,而在资源相对匮乏、人口众多的中国问题就更严重。当资源被少数人占有,多数老百姓就只能受苦。由于人的贪婪自私,我也认为共产主义虽然是一个美好理想,但是只能是空想,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实现。这个问题很有继续探讨的必要。




作者:野云 留言时间:2009-07-22 12:38:58
您留学,应该至少有大学教育.太简单化了吧!我在美国30年了,他们对社会主义的理解没这么简单低级的.
中国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吗?我一直说不是.他们(社会学老师学生)听了后也同意根本不是.
西方据说很多发达国家施行社会主义.咱只去过加拿大旅行多次,仍然看不出其社会主义和中国的有任何相同点.

中国现在是资本主义吗?是比美国还资本主义吗?
我看也根本不是!最多也许是资本主义初期的(咱没见过),或过时的.但绝对不是美国的资本主义!基本上风马牛不相及!

那么中国是什么?就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奴隶主义.封建主义,买办资本主义,被殖民主义,中共版马列主义(比重基本以上次序)的大杂烩!

请看:中国的古老的"井田"制在中共治下达最高境界--户口制!

中国以前是狗主义(假借马列)现在是猫主义!-无法无天,无信仰,无价值观,无灵魂的金钱至尊主义!

请不要对美国人撒谎!




作者:核潜艇 留言时间:2009-07-22 13:25:58
昭君:

谢谢你的抬举,我不是政治学教授,只是个计算机工程师。所以,工程师不负有教化他人的责任,那是站讲台上人的职责。其实,一篇有感而发的短文引来了那么多超过原文字数的各种议论。何必呢!宽容些吧。我退出。不过,古人说“文如其人”,多少有点道理。对吧?




作者:gutu 留言时间:2009-07-22 13:41:26
野云:看到你对中国那么偏激的言论,我觉得你太过了。任何一个国家在高速发展中必然会遇到各种问题。稍微懂点历史,特别是国际史的人都会明白中国政府近三十年来,为人类,为中国人民作出了多大的贡献。这不是什么人能改变的事实,将会永远记入历史。该如何定论,我们都没那份。




作者:the-way.us 留言时间:2009-07-22 13:56:11
野云:请不要对美国人撒谎!
这句话前面应加上:请美国人先不要撒谎!




作者:虔谦 留言时间:2009-07-22 15:03:50
Dear Zhaojun,

Just come to say hi to you. You amazed me with your great work! There was something else in my mind but just escaped like that … Warm/cool greetings!

Oh yes, your links to other articles are not obvious; they do not look like links. Just a thought.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09-07-22 19:18:28
谢谢各位评论。老实说,就像核潜艇指出的那样,这篇小文引来这么多人评论,实在
出乎我的意料。我也觉得奇怪 -- 我花费多得多的精力写的那些更像“学术讨论”
的文章,比如伊朗篇,能源篇,看的人也有好几千,却只有几个人评论;这篇半小
时写出来的东西,却有这么多有水平的讨论。只能说这个话题触到了大家的敏感神
经吧。今天家里没有联网,只有在上班之前和晚上上课之前偷空写点回复。明天还
要开会一天,如有怠慢,请多谅解。

核潜艇:

看到您赌气似的要“退出”,我为我无意中的冒犯道歉。对于很多哲学政治学范畴
的讨论,我不胜惶恐,应接不暇,也没有那个水平面面俱到。我不解的是,为什么
只能您提出一个一个的问题和批评,我回复的时候“挑战”一下您的观点,希望
您不要只是批评,而是具体地谈谈自己就有关问题(比如移民,比如美国应该向何处
去)的观点,就是“不宽容”呢?讨论是要对等的,如果您不愿意或者不屑于在这里
和我讨论,也尽可以在您的博克写出您的系统见解,而不是只保留评论的权利啊。
我从来不怕不同意见,如果您看过我以前的一些引起和这差不多争议讨论的文章(尤
其是去年那些关于民主制度的),就不会认为我是什么小心眼只愿意听好话的人了。
不错,我是站讲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每一篇文章或者回复都要以“传道授业
解惑”为目的,那样不也太累了吗。博克毕竟不是专业,有必要篇篇都做文献研究
吗?套用您的话,就是“何必呢?”。那还不如把时间花到真正的专业论文上呢。


顺便提一下,我之所以认为您是搞政治学的,是因为记得您以前的一篇关于犹太人
的文章上提到这方面的专业背景,而且从您对有关文献的熟悉得出这个结论。刚才
有时间去看了一下您的博克,才看到您后来转了工程专业(对于您这样文理双全的人
士,我从来都是尊敬有加,以前还专门写过关于万维一些“文理兼优”的博主的文
字呢)。其实当时看到您那篇文章是深有同感的,因为我自己对犹太人在美国的社会
影响和有关他们的学术自由有时受制于政治利益也深有感触,写过几篇相关文章(这
里是链接:“有感犹太人”: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14856;
Norman Finkeltein: 捍卫学术自由的勇士: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9920;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10057)。不过那时候正在潜水,没有心思发表意见而已。如果您愿意看看这些文章,也许您会对我的“文如其人”有不同的认识。

我相信以文会友,但要在相互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与您共勉。

野云:
对不起,实在不敢苟同您的用词。虽然我宁愿相信您是真心关心中国,您对户口制
度和其他“封建”制度在中国留下的余孽也是不无道理,毕竟中国的“社会主义
“本来就不是像马克思预见的那样,是从资本主义自然发展过来,而是从半封建制
度直接通过革命来的;但您后面那些对中国有诬蔑性质的用词恕我不能同意。但不
知为何,这篇文章(还有其他一些文章)后面的评论不显示“删除这条评论”的选择。
哪位可以指点一下应该怎样才能删除评论?

枫苑:

谢谢您的补充。非常赞同您的观察。中国的问题其实比美国的也差不了多少,只不
过一切都被表面上的繁荣掩盖住了。它的均衡状态是否真的能够持续下去,也是一
个问题呢。

今天实在没有太多时间细谈,明后天家里网路联好了再聊。

Viewer:

对不起,您的两个评论都没有仔细回复,怠慢了。

NOSO 这篇我好像在文学城看过。大选的时候他就写过很多东西,反对奥巴马和民主
党的政策。那时我是对共和党的“八年抗战"和在经济方面的一些做法十分反感,加
上对奥本人还是很有期望的,所以对他的一些”过激“观点比较不以为然。不过,
他的很多东东虽然倾向性十分明显,但对美国社会的一些理解还是满深刻的。比如
家庭年收入35万在我们看来应该是“高收入”了(尽管我们这些家庭年收入在十几二
十万的,在别人眼里可能也该算“高收入”阶层),但是否真是“富人”也见仁见智。
不过从统计的角度来讲,所有人口中收入最高的3% (好像是这样)说是“富人”也不
为过,呵呵。但就像他文中提到的,一般人可能也只看到富人的收入高,没有看到
他们总体来讲为州财政和联邦财政的贡献(比如加州收入最高的20%人口交税占总税
收入的50%)。是否“公平”,很可以讨论一番了。

您后面一个评论提到的烟草和酒税这些对低收入阶层的影响,我倒没有怎么想过。
不过新能源政策可能会增加大家的用电税负,这个我倒是比较赞成的。

0420:

对不起,我不是太赞同您的论点。也许我太天真,我宁可相信奥巴马是真正希望美
国富强,像他竞选和就职仪式上说的那样,而不是要“搞垮美国”,从内部消灭这
个国家。这就有点过激了。这点我在“奥巴马是美国的哥尔巴乔夫吗”这篇文章中
提到过。希望与您探讨。

声明一下,欢迎各位畅所欲言,但请不要用“魔鬼”“撒旦”这样侮辱性的字眼。
谢谢了。


QQ: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ement and warm wishes! I've been so busy these couple of days, haven't had chance to visit you. Will make it up later;).




作者:核潜艇 留言时间:2009-07-23 12:52:11
昭君:
你误解我了,我的话是好意。我是对那些评论者,包括我本人说“何必呢”“宽容些吧”,就那么篇有感而发短文,没必要求全责备。我退出,不是“赌气似的”,没那么小媳妇气儿,只是争论几十年,从哲学,历史学,政治学,计算机工程都争论过,悟出些道理,每个人都可以有一家之言,难求一致。站讲台是我梦想的职业,没有贬义。好了,不用回复了,我要下潜了,不知何时上浮,核潜艇就是这个意思。




作者:linda 留言时间:2009-07-24 14:55:34
昭君:你好!我已经潜水欣赏你的博文很久了,几乎你的每篇博文我都拜读过。喜欢阅读你对生活的记录,对时事的评论。我刚从国内来到德国,又能看到你的博客了,(07年10月我们全家到了英国,从那时起开始浏览你的博客)真是很开心。谢谢你用朴实、纤细的文笔呈现一篇篇精彩的博文!谢谢你与网友分享你的生活感悟!linda




作者:QqpQ 留言时间:2009-08-08 02:52:59
博主用多数美国人没错,盖洛浦和rasmussen的民调都支持这个论点。40岁以上尤其明显,30岁以下2者对半开,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在年轻人的支持率高的原因。
这个故事满有意思的。

但我看,这个故事不算完了。要把这个制度进一步推行好几年,看看最后的结果如何。

在这个故事里面,资本主义制度,分数就是压学生学习的动力。一旦放松这种压力,大家就都不努力了。

但故事里的制度如果继续进行下去,接下来,就会人人不看重这个分数了。每个人对学习会产生新的态度,有些人会因为学习本身有意思而学,有些人因为畏惧学习索性就放弃了。也可能中间出现集体主义者,不仅自己学习为了提高集体的分数,还鼓励别人去提高分数,为集体的分数做贡献。

最终,系统会达到一个新的平衡位置。

这样做,难道不是重新发现人性吗?人被资本主义制度里的金钱统治了这么久,难道不应该重新发现自己的人性吗?

社会主义制度发展得不完满,但至少开发了一个发现新的工作动力的机会。
WoJian at 12/10/2009 08:22 快速引用
俺脑子慢。。。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番。。。不过直觉是社会主义真不咋地。。。看看古巴,北韩。。。罗马尼亚。。。越南。。。还有哪里?
smilhaNew at 12/14/2009 15:13 快速引用
[Time : 0.02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92.1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