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伦纳西,我为什么要回来 (二) 12/15/2009 23:55
话说我在露台上放眼四望,一下就看到了早上泼我水的那群人。


歇了一气,觉得缓过劲来,我就抄上相机准备去复仇。冤家路窄,浇我一身湿的就是他了。



每当我看到下面这张像片就不由得想起路上一个中国摄影爱好者的抱怨:“印度人脸那么黑,还专喜欢穿鲜艳衣裳,搞得我每张照片不是衣服过爆就是脸过暗,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恒河岸边一片繁忙景象。做买卖的,拜神的,洗浴的,看热闹的,等死的,牛,猪,鸡,还有随处可见的苦行僧,圣人,冥想者。一条神圣的河所要承担的义务是繁琐的。











沿河四五十个“码头”,提供与圣河亲近的台阶。船夫说晚上在主码头上有祭祀表演,现在正好可以到河上去荡漾一个钟头。我想到河上有小风可吹,连忙欣然解囊跳了上去。






任何事物都是远观好过亵玩,美丽的恒河也不例外。我看到人们在靠近岸边漂着垃圾的河水里和牛一同洗浴,想到这水今天早上曾经从我头上畅快地淋下,心里不禁泛起一圈圈恶心的涟漪。等看到有人一只手搓着腋下, 另一只手捧起那水来就往嘴里送,我就惊讶得连恶心都忘了,虽然我隐约记得关于恒河能“自体清洁”的神话。船夫说远到而来的信徒会带一壶水回家供上,有时候吃饭就浇点在饭上,有人病了,也可以当万金油使,包治百病。这个我相信,这样的水如果不能致病,也只能治病了吧。我们也划过烧人的码头,因为在尼泊尔已经近距离观摩过一具人是怎样慢慢变成一滩油的,就没有多逗留。天涯上有个名贴贴过关于恒河的各种骇人听闻的图片,老实说我所看到的景象并没有那样糟糕。我大着胆子仔细搜索了,没有见过一具漂浮的腐尸,不管是人的还是动物的。而且一旦远离那些码头,恒河就像卸下浓妆的娼妓,立刻露出些纯洁的颜色来。船行在恒河中央,风吹得身上的汗水慢慢干了,我躺在船肚子里望着高远的蓝天,心里想就算这个世界上什么也没有了,只要还有风声和水声,我就能活下去。

又一次要感谢夜幕的温存降临,瓦拉纳西摇身一变,变成了“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返回主祭祀台的路上,有小女孩撑船过来兜售纸蜡做的小河灯。听说在恒河上放河灯祈愿特别灵,我想别人都是求“得”,我是求“失”,不知道是不是也灵的呢?点了两盏微弱的灯,把一些人,事,以及妄念放走了。

祭台对着水,在船上看祭祀算是一等的好位置。祭祀我没认真看,只觉得和在萨迦寺看喇嘛跳神一样,看到广大“神职人员”像公务员一样低头服务大众提供娱乐,连带对宗教这种形而上也亲切了几分。




看完祭祀,年轻的船夫邀我到他家去,要把他美貌的娇妻引见给我。恰恰又停电了,我跟着他在黑暗的小巷中穿梭,不停地感谢他帮我赶走挡路的神牛。他的家在一只样式奇怪的屋顶上,好几家人平分那屋顶,有点四合院的意思,邻居女人正在水泥地上烙饼,而她的男人默默地躺在外面出汗。船夫骄傲地点起蜡烛凑到他的小妻子脸上,问我美不美。我说很美,一边打量这个包裹在红色莎丽丽的姑娘,我想她可能有17岁左右。早在船上船夫就跟我说过,他的婚姻才不是包办婚姻呢。姑娘是他的邻居,他追她的时候常常到屋顶上放风筝给她看。我想象着瓦拉纳西天空中那一只豆腐干风筝,觉得拍成电影一定会很上镜。停了电没有电扇,黑暗中只看到三张脸在汗水中泛着光。船夫忽然来了兴致,要小妻子在他脸上亲一个。她羞涩地照办了。大概是为了尽主人的情谊,船夫进而要求娇妻也在我的脸上来一个,她看了他一眼,磨磨蹭蹭过来挨在我脸上,我连连说不必勉强不必勉强,心想印度男人真是乐于分享啊。我问她平常都做什么,她说在家做饭,等他下班回家。热情的丈夫再次骄傲地告诉我,她会唱歌,有金丝雀一般的嗓门,来,给客人唱一个。我忙感谢说不用麻烦了,我得回住的地方去了。无他,只是因为热得浑身衣服都湿透了,粘在身上无比难受,我那落脚的地毕竟常年服务老外,据说有一个自己的发电机,风扇起码是照转的。

告别出来摸回旅馆,遇到丹过来找我们喝酒。于是几个人拉了椅子坐在露台上,把自己像湿衣服一样往椅子上一晾,就吧嗒吧嗒直往下滴水。我一边晾着自己,一边看到恒河上升起一盘巨大的桔红色的月亮。那样的景象我照不出来。只能贪婪地用眼睛一遍一遍地看,企图把它永久地留在记忆里。我举起啤酒瓶, 干杯,瓦拉纳西,今晚你这桔红色的月亮在人类的语言之外,将永远永远无可言说。

第二天我仗着自己适应了一些,摸到旧城里。走一走,胆子便大了,发现无论穿梭多久,总有一条巷子会把你带到河边去。瓦拉纳西的莎丽和手工据说是印度最有名的。街上随处可见人们在用最原始最的工艺作出不可思议的奇巧物件来。

瓦城一瞥









先前有过一篇关于我和毒贩子的东东写着玩,既然是在瓦拉纳西也有个故事,这里就插播一段:

瓦伦拉西的小街上找卖手机卡的,一胖老头似乎很热心一直帮我指路,我烦他,说不用了我自己找。他忽然问你要不要那个。我说我已经有了。他说有了,你买到好的了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现在想来我好奇心一来胆子就够大,我说好啊。老头带我在迷宫一样的巷子里左拐右拐,我心里有点虚,他看出来,跟我保证说一定带我再出来。进得一个拐角,是一间敞开的厢房,我看到房子里满地坐着小孩,女人也端着东西进进出出,就放心进去。老头说你等下,里面出来一个男人,光线暗,看不清他的脸。男人用印度话讲了句什么,侧身示意我进里面,我刚坐下来就发现小孩子和女人都像变魔法一样消失了。胖老头也消失了。

面前的男人光着上身裹着白色的长裙,肌肉在粗金链子下闪着黯淡的光。他说,Mam,你想要什么?我这里什么都有,只要你想得到的,都是最上等的品色,天然的化学的合成的,you name it, 南美来的最好的hash,印度本地的上等鸦片,小药片,白色粉红色各种颜色的,针剂,吗啡,杜冷丁,各种纯度的海洛因,可卡因。。。我想我的嘴张大了有点合不拢,有的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过。我吞了口唾沫说,唔,listen, 这里可能有点误会,我就抽点大麻,其他的。。。他打断我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尝试,好东西你一看即知。男人不由分说地站起来,异常麻利敏捷地从身后拿出几个小塑料袋。“你闻,这个和这个,天差地别,一分钱一分货。”我尴尬地服从,闻了闻,好像比我在加都买的味道更浓一点,软,颜色更偏褐和黄。我小心地说我今天不准备买。他按着我的肩膀说,you haven't listened to me,你要尝试!我这有刚到的最新品种,绝对的killer,你根本不可能试过,我马上给你,在我这儿绝对不用担心,只要这么一点,他用手指尖比划说,保证你在喜玛拉雅山上飞6个小时不下来。我一听,汗,我哪敢在你这屋里飞6个小时啊?急忙说,不用不用,真的,我都没带钱出来,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又说,我男朋友就在前面街口等我,这样吧,他熟悉价钱,我明天带他一起过来。男人看了我一眼,打了个响指,说,anytime,你留下他的电话,他就带你来。我回头一看,胖老头又神奇地出现了,带我转了出来回到原来的地方。再次回到阳光下我才敢抱怨说,我要买的是电话卡,电话卡!电话卡哪里卖?!

我要去湿婆的主庙,不准带相机,说是旁边的商店可以代存,于是印度男孩巴布就在他的店里邂逅了我,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坐在那里等你来,已经等了一百年” Laughing 后来巴布送我到火车站,问我还会不会再回瓦拉纳西,我说不会。他于是恳求我和他一起在恒河旁边坐5分钟。我望着恒河和她身后这座五味杂陈的城市,忽然明白了香色为什么要我第一站到这里来:经过了瓦拉纳西,印度的一切肮脏作呕将不再恐怖,而印度的生动,鲜艳,深刻,宽容和包罗万象,将如万花筒一般在我眼前慢慢展现开来。所以,瓦拉纳西,我要再回来,“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报以歌”(不好意思,又改了一字)。

既然写到巴布,到下一集的过渡就自然了,下一集写艳遇。上过色情网站的人都知道了,免费的AV只能看几段,还想看?那就要收费了。由于要牺牲个人隐私,涉及大量私人图片,本博也要开始收门票了。当然本博的商业化过程不会是赤果果的。列位不愿付点击费的看官当然可以继续浏览,只是当你看到关键情节的时候,发现文字图片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请不要天真地来问我为什么啊为什么。
Sofa

wait for next one then. 下一集写艳遇
Himalaya at 12/16/2009 09:26 快速引用
你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佩服佩服。
Quincy08 at 12/16/2009 09:40 快速引用
牛

越来越精彩了!
rogerlee at 12/16/2009 11:08 快速引用
终于瞥见一个帅哥的影子!
vieplivee at 12/16/2009 11:16 快速引用
看的眼花缭乱,心下倒一片澄宁
neubc at 12/16/2009 18:33 快速引用
Himalaya :
Sofa

wait for next one then. 下一集写艳遇


感冒了,裹在厚围巾里流着鼻涕不适合写艳遇啊
sommer33 at 12/17/2009 13:35 快速引用
Quincy08 :
你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佩服佩服。


其实就是一般的大 Laughing
sommer33 at 12/17/2009 13:36 快速引用
rogerlee :
牛

越来越精彩了!


主席,叫好不叫座不行啊,来来来,交钱了。。。哎,你别跑啊
sommer33 at 12/17/2009 13:38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终于瞥见一个帅哥的影子!


多的也没有,还有两个影子下集奉献出来
sommer33 at 12/17/2009 13:39 快速引用
neubc :
看的眼花缭乱,心下倒一片澄宁


你有修行打坐的潜质啊 wink
sommer33 at 12/17/2009 13:40 快速引用
sommer33 :
neubc :
看的眼花缭乱,心下倒一片澄宁


你有修行打坐的潜质啊 wink



Shuo Ni Na
neubc at 12/17/2009 13:42 快速引用
还没来得及读阿。要等有空的时候慢慢欣赏。
wildcrane at 12/17/2009 13:57 快速引用
看到这一辑, 就没发纯粹当读者了.
幸好2狗子看不懂中文, 否则担心死.

叫好的如果是男人, 我敢跟你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这么大胆.
做为朋友, 如果继续上路, 这种事情其实挺无畏. 比如你写的这一段并没有因此而更深邃有趣.
大伙平日里总劝我要注意安全, 转传给你 - 注意安全.
wildcrane at 12/18/2009 00:14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看到这一辑, 就没发纯粹当读者了.
幸好2狗子看不懂中文, 否则担心死.

叫好的如果是男人, 我敢跟你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这么大胆.
做为朋友, 如果继续上路, 这种事情其实挺无畏. 比如你写的这一段并没有因此而更深邃有趣.
大伙平日里总劝我要注意安全, 转传给你 - 注意安全.


他比任何人都更先知道我的故事,貌似还没担心死。如果你是男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老婆胆大心细,大概就是他那种状态 wink
sommer33 at 12/18/2009 01:28 快速引用
sommer33 :
wildcrane :
看到这一辑, 就没发纯粹当读者了.
幸好2狗子看不懂中文, 否则担心死.

叫好的如果是男人, 我敢跟你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这么大胆.
做为朋友, 如果继续上路, 这种事情其实挺无畏. 比如你写的这一段并没有因此而更深邃有趣.
大伙平日里总劝我要注意安全, 转传给你 - 注意安全.


他比任何人都更先知道我的故事,貌似还没担心死。如果你是男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老婆胆大心细,大概就是他那种状态 wink


他是拿你没办法. 我更不可能有办法. 至少不落个怂恿你的角色.

就看你的命了. 狂笑
wildcrane at 12/18/2009 10:44 快速引用
sommer33 :

既然写到巴布,到下一集的过渡就自然了,下一集写艳遇。上过色情网站的人都知道了,免费的AV只能看几段,还想看?那就要收费了。由于要牺牲个人隐私,涉及大量私人图片,本博也要开始收门票了。当然本博的商业化过程不会是赤果果的。列位不愿付点击费的看官当然可以继续浏览,只是当你看到关键情节的时候,发现文字图片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请不要天真地来问我为什么啊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

马赛克谁不会亚。

Stop writing is very very bad. very very bad. very very bad.

你不写我就只好联想了。

quiz: which one is Babu, 33‘s 巴布?




Nike at 12/18/2009 15:54 快速引用
多谢Nike来个preview,这下我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准备好了,静候33的少儿不宜。

BTW 33,我又准备了一堆问题(掏出小纸条)──

你在印度吃的饭跟美国的印度饭怎么比?好吃不?油大不?那个你去过的恒河之城之脏乱差跟slumdog有的比么?街上看见讨饭唱歌的瞎眼小孩不?有人给你唱宝丽来那种情歌不?Strip club里是男的跳还是女的跳,女的有没有很肥?
vieplivee at 12/18/2009 15:59 快速引用
sommer33 :

他比任何人都更先知道我的故事,貌似还没担心死。如果你是男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老婆胆大心细,大概就是他那种状态 wink

顺便跑来赞一下这句。对2g接触不多,了解不深,但依稀能感觉出来你们两个真是美女与野兽,nerd加精灵一族的完美对比组合呀。
vieplivee at 12/18/2009 16:03 快速引用
天啊,33, 你真是胆忒大啊!心细能救命吗?别人一只小手指就可以把你绑架了啊!

我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天天给家里打电话或发邮件报平安。你也这样吗?我看二狗的胆子比你还要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看你冒着生命危险写的游记,我觉得guilty pleasure啊。
Luanne at 12/18/2009 16:19 快速引用
Luanne :
天啊,33, 你真是胆忒大啊!心细能救命吗?别人一只小手指就可以把你绑架了啊!

我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天天给家里打电话或发邮件报平安。你也这样吗?我看二狗的胆子比你还要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看你冒着生命危险写的游记,我觉得guilty pleasure啊。

你这么说让我觉得跟读遗书差不多。
vieplivee at 12/18/2009 16:22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Luanne :
天啊,33, 你真是胆忒大啊!心细能救命吗?别人一只小手指就可以把你绑架了啊!

我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天天给家里打电话或发邮件报平安。你也这样吗?我看二狗的胆子比你还要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看你冒着生命危险写的游记,我觉得guilty pleasure啊。

你这么说让我觉得跟读遗书差不多。


那个马骅到底怎么回事呢?
好象很有意思一个人. 能另开一篇转点他的东西吗?
wildcrane at 12/18/2009 16:44 快速引用
Luanne :
天啊,33, 你真是胆忒大啊!心细能救命吗?别人一只小手指就可以把你绑架了啊!

我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天天给家里打电话或发邮件报平安。你也这样吗?我看二狗的胆子比你还要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看你冒着生命危险写的游记,我觉得guilty pleasure啊。


I enjoy it :D
元宝 at 12/18/2009 16:45 快速引用
哈哈, 难怪这个名字那么熟

Nike :

quiz: which one is Babu, 33‘s 巴布?



tutu at 12/18/2009 22:09 快速引用
难怪这么眼熟,双眼皮+烟熏妆 = no no

tutu :
哈哈, 难怪这个名字那么熟

Nike :

quiz: which one is Babu, 33‘s 巴布?



开会 at 12/18/2009 22:14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sommer33 :
wildcrane :
看到这一辑, 就没发纯粹当读者了.
幸好2狗子看不懂中文, 否则担心死.

叫好的如果是男人, 我敢跟你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这么大胆.
做为朋友, 如果继续上路, 这种事情其实挺无畏. 比如你写的这一段并没有因此而更深邃有趣.
大伙平日里总劝我要注意安全, 转传给你 - 注意安全.


他比任何人都更先知道我的故事,貌似还没担心死。如果你是男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老婆胆大心细,大概就是他那种状态 wink


他是拿你没办法. 我更不可能有办法. 至少不落个怂恿你的角色.

就看你的命了. 狂笑


无为而治,无为而治 狂笑

可不是么,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sommer33 at 12/19/2009 00:35 快速引用
Nike :
sommer33 :

既然写到巴布,到下一集的过渡就自然了,下一集写艳遇。上过色情网站的人都知道了,免费的AV只能看几段,还想看?那就要收费了。由于要牺牲个人隐私,涉及大量私人图片,本博也要开始收门票了。当然本博的商业化过程不会是赤果果的。列位不愿付点击费的看官当然可以继续浏览,只是当你看到关键情节的时候,发现文字图片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请不要天真地来问我为什么啊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

马赛克谁不会亚。

Stop writing is very very bad. very very bad. very very bad.

你不写我就只好联想了。

quiz: which one is Babu, 33‘s 巴布?






我不干了,你和桃叶整个一个PS夫妻作坊亚 讨厌

那个露肚皮的印度mm还蛮不错嘛,虽然作出个芙蓉造型,就是底下那个英国死光猪难看得紧,打回去改了 我砍

不是不写,是咳嗽喷嚏不到三分钟就把屏幕弄模糊了,没法打字, 哎,要不这样,你电话多少,我听写给你,看你打马赛克的功夫不错,我信得过哈
sommer33 at 12/19/2009 00:51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多谢Nike来个preview,这下我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准备好了,静候33的少儿不宜。

BTW 33,我又准备了一堆问题(掏出小纸条)──

你在印度吃的饭跟美国的印度饭怎么比?好吃不?油大不?那个你去过的恒河之城之脏乱差跟slumdog有的比么?街上看见讨饭唱歌的瞎眼小孩不?有人给你唱宝丽来那种情歌不?Strip club里是男的跳还是女的跳,女的有没有很肥?


不怕不怕,老少咸宜哈。

印度饭味道还好,就是素的太多,吃多了流清口水,后面会写想吃烤鸡腿想了十多天才吃到,都快幸福得哭了。绝对不比slumdog差呀。。。没看见,讨饭的大人好像更多呢,好多奇形怪状的残疾。人家唱情歌都是“baby dont go”之类的, 大概跟咱中国一样,没人给你唱“妹妹你坐船头”吧 Laughing Strip club 没去哪,disco是有去,他们都是屁股扭得不好,脖子扭得好
sommer33 at 12/19/2009 13:44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sommer33 :

他比任何人都更先知道我的故事,貌似还没担心死。如果你是男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老婆胆大心细,大概就是他那种状态 wink

顺便跑来赞一下这句。对2g接触不多,了解不深,但依稀能感觉出来你们两个真是美女与野兽,nerd加精灵一族的完美对比组合呀。


对比是对比了,完美不完美就难说了 smile
sommer33 at 12/19/2009 13:47 快速引用
Luanne :
天啊,33, 你真是胆忒大啊!心细能救命吗?别人一只小手指就可以把你绑架了啊!

我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天天给家里打电话或发邮件报平安。你也这样吗?我看二狗的胆子比你还要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看你冒着生命危险写的游记,我觉得guilty pleasure啊。


露岸你太善良了 狂笑 哪里来的冒着生命危险哟。你没看见我在路上那个烂样子,怎么会有人来绑架我啊。说到报平安,我在达兰萨拉暴病了一个多星期,完全丧失了对日子的概念。等我想起打电话回家, 2dog说你赶紧给你妈打一个去,你妈居然把电话打给我了,上来就只知道哭,我心想完了,是不是要我去领骨灰盒。我赶紧给我妈打,花了一整个小时来安抚她那颗已经破碎了的心。
sommer33 at 12/19/2009 13:57 快速引用
元宝 :
Luanne :
天啊,33, 你真是胆忒大啊!心细能救命吗?别人一只小手指就可以把你绑架了啊!

我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天天给家里打电话或发邮件报平安。你也这样吗?我看二狗的胆子比你还要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看你冒着生命危险写的游记,我觉得guilty pleasure啊。


I enjoy it :D


这就对了 wink
sommer33 at 12/19/2009 13:58 快速引用
[Time : 0.02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006.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