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今天 12/21/2009 23:25
去年的今天,妻姐躺在MGH的病床上,病入膏肓,因为癌症化疗,放疗摧毁了血液系统,白血球几乎降到零,副作用引起的并发症使她痛不欲生,亟欲求死。而就在去年的今天,医生,家属同意了她的要求。那时离她到美国19个月,离她发病4个月。

有人求生,有人求死,还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求死到底是懦弱还是勇敢?!求生到底是勇敢还是懦弱?!我一直鼓励她活下去,为了未成年的孩子,为了完整的家庭;可是她每次都摇头,说我的痛苦你感受不到。是的,没经历过病痛的人没资格要求人家坚持。可是,当每个人同意她放弃生命的时候,我只觉得残忍!

她曾是小儿麻痹症患者,后遗症让她瘸了一条腿,没受过多少教育。肢体的残缺使她变得得理不饶人,不示弱,处处保护自己。来美以后我和妻带她去过几个地方,否则就只能呆在家里。直到现在,我到一个新地方都会想到要是能带她来看看多好,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们跟她商量过了圣诞节再移除支持生命的设备,她说好。平安夜大家在医院陪她度过,拉着我的手说今生亲戚没做够,来世再见。我们不信基督,可那一夜的圣诞曲很特别。

她一直非常清醒,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出的。25日刚过,凌晨就要求拔掉氧气,输液管和体征监护仪,15个小时之后,我看到她最后呼了一口气,然后,一个生命消失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直面死亡。我后来跟妻说,以后还是我先走吧,逝者已往生,而生者却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这是自私的话。

她的骨灰暂厝在美国。妻几次梦她,说魂魄已经归乡了。

欢乐的节日,本不该写这些,可是心里的一个结。见谅见谅。
感动 感动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MorningMoon at 12/22/2009 08:10 快速引用
唉!叹口气。
美国的医疗有时太书本化了。
Quincy08 at 12/22/2009 09:2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唉!叹口气。
美国的医疗有时太书本化了。


我倒不觉得,反而认为这更人性化。 癌症病人承受的痛苦常人怎么能体会,有时求死是种解脱,纪念已去的亲人的同时,祈祷并祝福她在天堂过的快乐再也没有痛苦。
bobobo at 12/22/2009 09:30 快速引用
bobobo :
Quincy08 :
唉!叹口气。
美国的医疗有时太书本化了。


我倒不觉得,反而认为这更人性化。 癌症病人承受的痛苦常人怎么能体会,有时求死是种解脱,纪念已去的亲人的同时,祈祷并祝福她在天堂过的快乐再也没有痛苦。


你说的对,不过我是指化疗这些手段的应用。
Quincy08 at 12/22/2009 09:38 快速引用
感动,感动! cry

所以说我们要珍爱生命,珍惜生命里的每一天!




浅酌低唱 :
去年的今天,妻姐躺在MGH的病床上,病入膏肓,因为癌症化疗,放疗摧毁了血液系统,白血球几乎降到零,副作用引起的并发症使她痛不欲生,亟欲求死。而就在去年的今天,医生,家属同意了她的要求。那时离她到美国19个月,离她发病4个月。

有人求生,有人求死,还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求死到底是懦弱还是勇敢?!求生到底是勇敢还是懦弱?!我一直鼓励她活下去,为了未成年的孩子,为了完整的家庭;可是她每次都摇头,说我的痛苦你感受不到。是的,没经历过病痛的人没资格要求人家坚持。可是,当每个人同意她放弃生命的时候,我只觉得残忍!

她曾是小儿麻痹症患者,后遗症让她瘸了一条腿,没受过多少教育。肢体的残缺使她变得得理不饶人,不示弱,处处保护自己。来美以后我和妻带她去过几个地方,否则就只能呆在家里。直到现在,我到一个新地方都会想到要是能带她来看看多好,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们跟她商量过了圣诞节再移除支持生命的设备,她说好。平安夜大家在医院陪她度过,拉着我的手说今生亲戚没做够,来世再见。我们不信基督,可那一夜的圣诞曲很特别。

她一直非常清醒,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出的。25日刚过,凌晨就要求拔掉氧气,输液管和体征监护仪,15个小时之后,我看到她最后呼了一口气,然后,一个生命消失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直面死亡。我后来跟妻说,以后还是我先走吧,逝者已往生,而生者却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这是自私的话。

她的骨灰暂厝在美国。妻几次梦她,说魂魄已经归乡了。

欢乐的节日,本不该写这些,可是心里的一个结。见谅见谅。
seagulf at 12/22/2009 11:10 快速引用
祝你好运

if the patient can make such explicit decision about his/her own life, i think it's at least better than a patient who wanted to make such decision but was already too sick to let anyone know, and his/her family just couldn't go ahead and let him/her go.
开会 at 12/22/2009 11:30 快速引用
感动 感动 愿她REST IN PEACE! 祝你好运
molimoli at 12/22/2009 15:25 快速引用
浅酌低唱 :
去年的今天,妻姐躺在MGH的病床上,病入膏肓,因为癌症化疗,放疗摧毁了血液系统,白血球几乎降到零,副作用引起的并发症使她痛不欲生,亟欲求死。而就在去年的今天,医生,家属同意了她的要求。那时离她到美国19个月,离她发病4个月。

有人求生,有人求死,还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求死到底是懦弱还是勇敢?!求生到底是勇敢还是懦弱?!我一直鼓励她活下去,为了未成年的孩子,为了完整的家庭;可是她每次都摇头,说我的痛苦你感受不到。是的,没经历过病痛的人没资格要求人家坚持。可是,当每个人同意她放弃生命的时候,我只觉得残忍!

她曾是小儿麻痹症患者,后遗症让她瘸了一条腿,没受过多少教育。肢体的残缺使她变得得理不饶人,不示弱,处处保护自己。来美以后我和妻带她去过几个地方,否则就只能呆在家里。直到现在,我到一个新地方都会想到要是能带她来看看多好,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们跟她商量过了圣诞节再移除支持生命的设备,她说好。平安夜大家在医院陪她度过,拉着我的手说今生亲戚没做够,来世再见。我们不信基督,可那一夜的圣诞曲很特别。

她一直非常清醒,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出的。25日刚过,凌晨就要求拔掉氧气,输液管和体征监护仪,15个小时之后,我看到她最后呼了一口气,然后,一个生命消失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直面死亡。我后来跟妻说,以后还是我先走吧,逝者已往生,而生者却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这是自私的话。

她的骨灰暂厝在美国。妻几次梦她,说魂魄已经归乡了。

欢乐的节日,本不该写这些,可是心里的一个结。见谅见谅。


cry 感动

解脱了好,归向了好。
wildcrane at 12/22/2009 15:39 快速引用
多谢各位。 祝你好运
拜“患者知情权”所赐,妻姐几乎一半是被吓死的。有时候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浅酌低唱 at 12/22/2009 16:16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17.3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