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鲜为人知:在朝鲜家喻户晓的中国普通人是谁 1/12/2010 07:53
--------------------------------------------------------------------------------

凤凰卫视 2010-01-12 00:30:31



解说:根据金日成的回忆录,在他的生命中,每逢想起当年在中国的岁月,中朝边境附近的一座小县城,一位中国年轻人的身影,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无法忘怀。

解说(《金日成回忆录纪录片》):抚松保有渡过我少年时期的一段难忘的生活,有我父亲的坟墓,有我钟爱的中国朋友张蔚华,我始终不渝地热爱这个县城,要是能和张蔚华一起,到小南门街走一走,到阳地村去看看父亲的坟墓,该多好啊。

解说:张蔚华,一个大部份中国人并不熟悉的名字;在朝鲜,却是家喻户晓。

张琪(张蔚华长孙):基本上有很多朝鲜同志说,不知道张蔚华的人,不是朝鲜人。

解说:对朝鲜人来说,张蔚华是金日成忠诚的追随者,是他从事武装抗日的见证人,也是朝中友谊的重要象征。金家和张家的深厚交情,从金日成、张蔚华的父辈算起,延续至今已经五代人。

解说:张蔚华,1913年出生于抚松县的富贵人家,他的父亲张万程,是抚松商会副会长,深具爱国思想和正义感。金日成的父亲金亨稷,1918年流亡到中国东北后,由于没有户籍,流离失所,最后到了抚松,遇上了张万程。

张琪:正好这个时候我的曾祖母身体不好,金亨稷先生他懂中医,朝鲜叫汉医,正好就以这个名义来给我的曾祖母看病,就互相之间有了接触,事后互相之间的了解,金(日成)主席的父亲就争取到了我曾祖父(张万程)的帮助,我曾祖父在县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就允许他在抚城落了户。

解说:7年后,金亨稷的长子金成柱,也就是这位长大后改名“金日成”的少年,从朝鲜平壤来到中国抚松和父母团聚。金成柱在父亲的安排下,入读抚松第一小学,学习中文。

张琪:我的爷爷(张蔚华)和金主席(金日成)正好在这个学校同时学习,而且同班同桌,两个人差一岁,感情交流也比较快,就很快成为了好朋友,因为他们的长辈关系都很好,互相之间有了接触和了解,逐渐的成了革命战友。

解说:两年后,张蔚华被送到渖阳市升读中学,而金成柱就去了吉林市,升读毓文中学,并在吉林市串联其他朝鲜族学生,秘密成立青年抗日小团体。吉林市北山公园里的药王庙,后院的老宅子中有一间地下室,金成柱当年就在这里,和他的伙伴们举行秘密反日聚会。身为富家子弟的张蔚华,也不顾父亲的劝阻,常来参加,金成柱屡次因反日活动身陷牢狱,或被日本密探跟踪,都是张蔚华利用家族影响力,抢救金成柱于险境之中。在金成柱走上武装抗日的过程中,张蔚华发挥了关键作用。1930年,他趁一次帮父亲收帐的机会,把收回来的钱,连同家丁的十几条枪全部带走,直接送给了金成柱。

张琪:金主席他们组织了这个抗日组织之后,就通过当时这部分的资金和我爷爷带去的枪支,就劫了一个在吉林劫了一个警察署,又获得了几支枪。从这个时候开始,金主席逐渐就开始建立自己的抗日队伍。

解说:张蔚华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抚松县以经营“兄弟照相馆”为掩护,为包括金成柱游击队在内的抗日武装传递情报、筹集资金、提供枪支弹药和药品,成为游击队的重要支柱。1937年秋天,金成柱奉共产国际命令,要穿越长白山、回国打游击。临行前,他和张蔚华在抚松附近的大营温泉密会,解决补给问题。

解说:当时他们没想到,这一次会面,竟是永别。

解说(《金日成回忆录纪录片》):敌人为了刺探我们的去向,向各地派去了许多叛徒,暗中出卖张蔚华的,是我念小学时的同学郑学海。张蔚华突然被宪兵队逮捕入狱,敌人对他施加了种种严刑拷打,张蔚华冷静地意识到,如果敌人的拷打再加重,自己也许会不由自主地泄露秘密,说出我的地点和组织的线索,于是他决心以一死来保住秘密。

张琪:(保释)出来之后日本人在监视他,后来我爷爷发现这个情况不好,万一在这个期间,这个金主席要派人,地下组织的人要(来)了解,通过什么来了解这个情况的话,可能会上日本人的当,这时候我爷爷就在照相馆里头,喝了当时那个显影液里边那个升汞,就自杀了。

解说:张蔚华牺牲的时候年仅24岁,遗下年轻的妻子、4岁的儿子和襁褓中的女儿。张蔚华舍生成仁,对金成柱造成极大震撼。11年后,朝鲜立国,金成柱早已改名金日成,成为朝鲜的最高领导人,开始千方百计打听张蔚华家属的下落。1959年金日成派遣“抗日武装斗争战迹地考察团”到中国,收集当年在中国东北打游击战的历史材料,终于在抚松找到张蔚华的遗属,那时张蔚华的一对儿女已经长大成人,他的长孙张琪,当时还是一个5岁的小孩,依偎在父亲身边,好奇看着这一大群激动的朝鲜客人。张蔚华的遗孀王雅清,把一张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老照片,送给了金日成,这是张蔚华和金日成的弟弟金哲柱的合照。朝鲜官方的记载说,金哲柱也是革命先驱,追随哥哥金日成进行武装抗日,1935年牺牲,年仅19岁。这张珍贵的照片,为朝鲜宣传金日成一家抗日的事迹,提供了重要的佐证。

解说(《金日成回忆录纪录片》):这张照片,陈列在当时的民族解放斗争博物馆里,我在参观博物馆的时候,看着这张照片,久久舍不得离开,我和张蔚华的友情,在张蔚华死后仍继续保持着。张蔚华的崇高品质,随着岁月的沉逝,更加深深地沁入我的心灵。

解说:金日成几次想邀请张蔚华的遗属到朝鲜作客,亲自接待这些和他情同家人的中国朋友,带他们看看朝鲜的大好山河,但由于中朝关系的起伏,这个心愿,到八十年代才能实现。

解说:1984年5月,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出访朝鲜,这给张蔚华的儿子张金泉提供了一个契机,他大胆给胡耀邦、金日成各写了一封信,请胡耀邦转交金日成。不久之后,张金泉和儿子张琪收到一份惊喜的邀请,金日成正式邀请他们一家前往朝鲜。在朝鲜,他们受到了国宾级的欢迎。

解说(《金日成回忆录纪录片》):就像在庙岭和大营,同张蔚华相逢时那样,我张开双臂,将张金泉、张金禄,张琪,紧紧地抱在怀里,欢迎你们!我与张蔚华的友情,在我和他的子女的不断交往中,以新的形式更加深化和发展了。 1987年,张金泉偕同夫人王凤兰、次子张瑶、孙女张萌萌又一次访问我国。那时,我先后七次会见了他们,五岁的张萌萌,是代表张蔚华一家第五代的人物,是啊,小萌萌,我就是你的大曾祖父,我们两家的友谊饱经风霜,跋涉千山万水,传到了第五代,你是朝中友谊的第五代花朵,愿你为朝中两国的友谊开得更加鲜艳,为世人所称颂吧!

解说:就在这次的会见中,张金泉告诉金日成,今年是父亲张蔚华牺牲 50周年,张家计划为张蔚华立一块新的墓碑,想请金日成写碑文,金日成的回答是“别那么做了,不用我在你们立的墓碑上题词。我要用我的名义给你父亲立一个纪念碑。怎么样?”1992年10月,由中朝共同兴建的张蔚华烈士陵园竣工,进行立碑仪式金日成的亲笔题词,安置在张蔚华墓的正前方。

解说(《金日成回忆录纪录片》):张蔚华烈士的革命业绩,是朝中两国人民友谊的光辉的典范,烈士的崇高的革命精神和革命业绩,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临近21世纪的世界政局,极其严峻而复杂,但我和张蔚华一家的绵绵情意,是绝不会变异的。

解说:金日成1994年7月逝世后,朝鲜政府依然每年邀请张蔚华的遗属,前往朝鲜观光访问,并给予隆重接待。金日成生前念念不忘东北岁月中的中国战友们,努力和他们的家属取得联系,张蔚华的故事只是其中之一。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很感动。。。
smilhaNew at 1/12/2010 07:54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7.5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