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波士顿房屋经纪人(二) 1/26/2010 19:00
今天去了一个inspection,很有感触。房子很老,估计可以去申请This Old House作被拯救的Candidate。我的client很聪明,从我给她的List里找出最便宜的Tiger,预约的时候一再强调房子老,让他们派最有经验的人来。老人家一早就在房前等我,让我很感动他的敬业。老人家提了个钢叉直奔地下室,对着和Concrete相接的木头和梁一顿捅。我正在那里担心好的也被他捅坏的时候突然发现声音由咚咚变成了咔咔的脆响,就像木头变苏了一样。Termite,心头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看那个位置应该不容易换。明知道他不会告诉我多少钱,还是忍不住问他换起来贵不贵。他白了我一眼,说麻州的法律不能给客人估价。我碰了一鼻子灰,还是不死心。
这时测Radon的人跑了进来,在地下室转了一圈说没有插头,他要拿着家伙什上一楼去测。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Radon比空气重,主要在地下室。我的Client很厉害,一定要在地下室做,具体细节留给我处理。我耐着性子问他会不会从灯上面接线,他当然不会。我说去Home depot给他买cord,他说没时间等我。又拿EMA的Rule来说事儿,说一楼测了算算外加推理就可以了。我说这样测出的结果是3的话,seller会给我们加1装管子吗?他无语。我直奔向邻居家,在大房子和小房子间踌躇了一下,还是去了小房子。总觉得钱不是太多的人会更愿意帮助人。邻居很高兴的接待了我。等测Radon的小伙子三下两下Set好了离去,老的Inspector感叹现在的小仙实在是不成器,测个Radon可以测到住屋上面来,还有的竟然拿到Closet里面去测。他很高兴我们据理力争,一定要在Basement里面测, 因为没人会再Closet里面呆上六个小时。混熟了,他的话匣子也打开了,Agent不讨人喜欢,所以我都是低调再低调的跟在他们后面听。他说他验过一个L区的房子,两层房顶斑驳陆离,他大笔一挥买家跑了;又过了一个月,换了一个买家来找他,还是同一个房子,上面竟然盖了一层新的,三层shingle。他大笔一挥,买家又跑了;又过了一个月,God仿佛要让他见证什么,让另一个买家来找他,这回终于是一层新的房顶。Seller想省钱我不surprise,奇的是为什么每回买家都找他。他说老房子公司就派他,不知什么时候他能有查新房的经验,他真的很需要。我们相视而笑。后来真的查出了大问题,我以后会回来讲。

总有人问我住老房子这个那个问题是不是问题,我说能用不多的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我最怕的是Structure的问题,那样的话修起来会很麻烦。前一阵子L区出来一个小的Colonial,出奇的便宜。我跑去一看二层楼上的楼板上成15度从房子前面往后面倾斜的,如果早上起床不小心会由一个bedroom出溜到下一个bedroom。Seller告诉我从建房起就这个样子。我对Seller的忍耐力表示惊叹。还见过一个大梁被白蚁吃空的房子,中午的时候谈的是降一万另外给我们修大梁。到了晚上就变成了降五千,大梁不管。这样相当于半天涨了两万(因为修大梁要把房子架起来,至少一万到一万五)。这边我还担心一百多年的房子架起来会不会零碎了, 那边房子第二天就出手了。有时修房子就像打开一个魔盒,你不知里面是什么。例如我只是想换个大理石的Counter Top和Back Splash, 不想拆原来的墙上瓷砖的时候Dry Wall也跟着一起掉了下来。装Dry Wall 的时候又发现Range后面的木桩又不结实,无法承挂厚重的大理石,于是又加了几根Stud进去。到了后来几乎都忘了为什么要启动这条锁链。
再说说现在的listing Agent,也是有意思的居多。如果你不问,他们就没有义务告诉你。上个月看了一个房子,比政府估计低了个七八万在那里卖了好些时日。我们很好奇,就决定一游。Location没看出有什么毛病,室内的装修极有品位。例如浴室的瓷砖是菱形的方块拼的,如果挂在Home Depot你绝对不会想着买回家,不想铺出来的效果如此之好。桌子上有张地图,上面标出Drain Easement,我怎么也想不出一个10feet的easement会对房价影响如此之大。正在迷惑之际,看见对面的树丛之中隐约有大的机械。Listing Agent再指地图说那是一个Gas的transmission Centor,只是有gas进进出出而已。我就放下心来去看地下室。地下室作了一个酒巴,很像样子,可我心里就愈发奇怪房价的事情。一般客人喜欢的房子我都一定要拉客人一起出去转转,看看房子后面有没有坡儿,房子周围的grading。因为有点神不守舍就拉开地下室的拉门对着客人男士说:“你出去走走。”他偏偏是很敏感的人,一出去就大叫好大的噪音。我仔细聆听,才发觉越听越大。我直奔master bedroom,果然那里有厚厚的窗帘,如果夜里躺在床上声音会更大。这时候我脸色已经很难看,listing agent竟然跑上来说那声音不是每天都有的,而且时断时续。我生气她像挤牙膏一样的把事实告诉我,同时也后怕如果看房子时没发现,inspection的时候噪音又不响该怎么办。我的女客人还觉得关系不大可以设法补救,先生一句低频对身体有害,我们就飞也似的逃开了。出门正好遇到房主,不忍心去看他兴奋期盼的眼神。
另外在L区看了一个房子,后院有wetland。虽然我在自己加建的过程中为wetland专门上了法庭也算是有惊无险,但还是心有余突,那几个法官问我foundation打下去水往哪里排之后那十几秒钟的沉默,至今让我胆寒。wetland的地势都是下坡,房子在高处,View很开阔,看上去有几分妖娆。我问Listing Agent后院没有雪覆盖的地方是不是Wetland,她很恼火的回答:“我不会叫它wetland,那叫小溪。”让她如此一改,的确比我大煞风景的Wetland多了诗情画意,不过到了conservation committee那里就会揭开温柔的面纱。我对Client讲wetland,他不以为然“So what”我自己what不出来,就把生活网上Wojian对wetland的定义讲给他听,他还是不觉得有什么,让我写个Offer出来。我指着房前川流不息的马路,那里有town立的低矮的围栏,房前还正好是个转弯,说:"你今天下班五点钟来,一头扎进车道,如果你在一刻钟以内倒车倒得出去,你明天再来找我写offer不迟,我保证你房子还在,我随叫随到。"Listing Agent后来也没有问我Feedback, 知道没戏。就是把车道改宽一下都要经过conservation committee,这样的房子你敢要吗?
wennyzhang49 :
有时修房子就像打开一个魔盒,你不知里面是什么。


这句话真的很有意思啊。这大概是你对这个职业有兴趣的原因?每个房子都不一样,永远不会boring?
开会 at 1/26/2010 19:18 快速引用
开会 :
wennyzhang49 :
有时修房子就像打开一个魔盒,你不知里面是什么。


这句话真的很有意思啊。这大概是你对这个职业有兴趣的原因?每个房子都不一样,永远不会boring?


看wenny搞得轰轰烈烈的样子,确实不会发闷的。 牛 牛
WoJian at 1/26/2010 19:26 快速引用
我的确喜欢Show房子,觉得每个房子里面都有一个故事。轰轰烈烈不敢当,想做点事而已。
wennyzhang49 at 1/26/2010 20:51 快速引用
先夸夸Wenny的聪明能干 牛
用了好几个agent,自己觉得agent一捞一把的,
可是能办事的,办得成事的就不多了。
能找到一个能干的还是挺不容易的 support
fresh_orange at 1/27/2010 11:12 快速引用
Fresh orange,
谢谢你这样夸我。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胆小又怕事。即使天上掉馅饼我都怕砸了自己。
wennyzhang49 at 1/27/2010 15:32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9.1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