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得学(2) 2/03/2010 01:44
爱这玩意说着轻巧,掂量起来其实很重的。
不消说,爱有好多种,如父爱、母爱、兄弟姐妹之爱、友爱、男女之爱、等等。老朱这里谈的是男女之爱,包括特纯的和特不纯的诸多品种。
老朱青春期时挺帅的(将来有照片为证),但处于一个比“男女授受不亲”还封建的年代,只与个把女同学偶尔飞快地交换过些许快乐又暧昧的眼神儿而已。整个初高中,爱实际上是暗恋的代名词。
由于高考不理想,被录取为师范中文系,最恨当中小学老师的老朱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结果挨了老爸一顿胖揍,老朱一气之下,怀揣10块钱、10斤全国粮票离家出走,从四平一路游玩到北京,见到了大世面,发誓来年考到北京来。来年果然考成四平地区文科第一,但不知何故被吉大录取了,于是就这样那样的折腾开来。
老朱的初恋就发生在从北京回来后的第二天。
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老朱便兴冲冲地回母校进文科班复读了。那年头复读既不要手续也不用掏钱,自由得很。意外的是,凳子还没坐热,耳朵就被一只大手给揪住,身子自然也跟着被拽起来了。那大手是我原来的班主任孙老师的。他把我揪出文科教室,训斥道:“你改哪门子文科呢?不久差5分吗?改文科你有把握吗?”说着,他硬把我塞回理科的教室,去听化学老师在那儿“瞎掰”。我下课就逃离母校,从此与母校拜拜了。
当晚,老朱郁闷非常,到老邻居家闲逛,结果交上桃花运,很快便展开一场难忘的初恋。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爱这玩意说着轻巧,掂量起来其实很重的。
不消说,爱有好多种,如父爱、母爱、兄弟姐妹之爱、友爱、男女之爱、等等。老朱这里谈的是男女之爱,包括特纯的和特不纯的诸多品种。
老朱青春期时挺帅的(将来有照片为证),但处于一个比“男女授受不亲”还封建的年代,只与个把女同学偶尔飞快地交换过些许快乐又暧昧的眼神儿而已。整个初高中,爱实际上是暗恋的代名词。
由于高考不理想,被录取为师范中文系,最恨当中小学老师的老朱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结果挨了老爸一顿胖揍,老朱一气之下,怀揣10块钱、10斤全国粮票离家出走,从四平一路游玩到北京,见到了大世面,发誓来年考到北京来。来年果然考成四平地区文科第一,但不知何故被吉大录取了,于是就这样那样的折腾开来。
老朱的初恋就发生在从北京回来后的第二天。
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老朱便兴冲冲地回母校进文科班复读了。那年头复读既不要手续也不用掏钱,自由得很。意外的是,凳子还没坐热,耳朵就被一只大手给揪住,身子自然也跟着被拽起来了。那大手是我原来的班主任孙老师的。他把我揪出文科教室,训斥道:“你改哪门子文科呢?不久差5分吗?改文科你有把握吗?”说着,他硬把我塞回理科的教室,去听化学老师在那儿“瞎掰”。我下课就逃离母校,从此与母校拜拜了。
当晚,老朱郁闷非常,到老邻居家闲逛,结果交上桃花运,很快便展开一场难忘的初恋。


你还真离家出走了呀。 牛 牛 我小的时候离家出走过两次,也就是在北京路南京路逛逛,比你那北京可差远了。 Laughing Laughing

你不喜欢师范,那你怎么会填志愿的时候写进去的?那时候重理轻文的吧,那你还就是真喜欢文科了。
WoJian at 2/03/2010 12:40 快速引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2.2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