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得学(3) 2/03/2010 23:17
当晚,老朱百无聊赖,捧本书在看。
不一会儿,老朱感觉到,老邻居家的三女儿引一个女同学进得屋来,那银玲似的声音听起来人挺美的。这么说是因为老朱当时道貌岸然,没好意思立马抬头看,所以只瞄到了一双好看的元宝皮鞋和两条修长的腿。
后来,当然要四目相接了,老朱俩眼肯定贼亮,因为那女生果然校花级地漂亮。
三言两语,那女生(比俺低一年级)给老朱出了个主意,到她们一中旁听去。
那女生叫芸,是班长,回去跟班主任一说事便成了,于是老朱便与美女芸同班了。
老朱那时特要脸,又是插班生,所以装得相当地一本正经,美女不主动搭话,老朱绝不开第一腔,引得芸变着法儿、换着茬跟俺搭话。那感觉挺美妙、挺自豪的。
班长带头接触“黔之驴”似的老朱之后,同班的一众女同学也开始向俺求教,搞得俺尴尬不已,因为有些女生长得真叫困难,看了实在郁闷。于是,老朱给芸也出了个馊主意,干脆把问题集中起来,找时间到她家去解答。天真的芸听了欢天喜地,开始心甘情愿地上当受骗了。
当时,爱在老朱心目中就是个两情相悦,完全出于直觉,本能尚未主宰情爱。初恋通常很纯,可能是因为人的动物性还深埋在情感深处中。
一来二去,纯纯的初恋像春苗儿,伴着和煦的春风,破土而生了。
excellent...................then next?
smilhaNew at 2/04/2010 11:17 快速引用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3.9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