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得学(4)初吻那叫一个纯! 2/05/2010 22:43
初吻那叫一个纯!
俺8、9岁到沈阳的姑奶家串门时淘到了几本当时的“禁书”,如《大学语文》、《植物学》、《动物学》、《世界地理》、《野火春风斗古城》、《烈火金钢》、《林海雪原》等,翻来看去就染了“读瘾”,从此养成了逮到有字的东西就傻看一通的毛病。到了考大学的光景,过了俺眼的文字既杂且多,所以感觉考文科小菜一碟儿。这可能是俺本来考的是理科却被中文系录取的原因。
因为闲,俺下课就领一帮男生到操场上打篮球、踢足球,经常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据芸后来说,她对此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翘着俩羊角辫儿的脑袋瓜儿便常琢磨怎样将俺“据为己有”。
芸的机会往往来自班级集体看电影。她知道俺罗锅上山—钱(前)紧,每次都借机送俺电影票,说辞又总是让俺拒绝不了。当然了,俺哪能真拒绝,哈。
看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简称“一流”)时出情况了。
悲剧,真tmd有力量!当天下午看完电影,心情那叫一个郁闷,闷闷地回学校复习,默默地去芸家帮她解答问题,不知不觉就到了赶最后一班公汽的时候。
俺心情沉重地直起身,背上书包,在芸的默默“护送”下出了屋门。
啊,室外的空气清新极了,俺顿时心情大振。
一口气深乎到一半的时候,俺便怔住了。双眼望去,但见一轮巨白、巨纯、巨大的圆月低垂在似乎触手可及的夜空上,清凉、柔和的月光如水银泻地一般,将周围的景物装扮得银光闪闪、波光粼粼。
月夜竟然能够如此难以言喻的美妙!
芸那银铃般的声音适时地轻轻飘进俺两耳间:“月亮多像电影里的那样啊!”
俺傻乎乎地转头盯着芸看,发现芸的双眼里也是波光粼粼,夹杂着焰火绽放映照般的七彩之光。
“是啊。”俺附和着,没觉出脚动,身子却鬼神差使般地被推送到芸的近前,将相互拥进心间。然后,满世界便只剩一件事情,那就是吻,吻,吻。
现在想来,芸当时是哭了,所以满脸湿漉漉的一片,让俺感觉像亲吻着肥美的沼泽地一般。
初吻,纯呐!没有任何杂念,不带任何欲望,就是个单纯的亲、亲、亲。。。,粘起一连串无瑕的吻、吻、吻。。。
看起来你是我的一种理论的特例了。我的理论,是说初恋会把一个人的性爱方式定型。你的开始这么纯,后面却变花心了,就成了我的理论的特例。

然后我就会考虑这种变动的心理根源。我的首选猜测方向,是更高等的自信问题压下来了。
WoJian at 2/06/2010 12:18 快速引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6.6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