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 Jung's Red Book to be published 2/10/2010 16:27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confused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
MorningMoon at 2/10/2010 16:40 快速引用
梦做得很有意思,象野草莓那个。点击貌似velvet goldmine或者发条橙子。看来你是电影看多了。smile
vieplivee at 2/10/2010 16:50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梦做得很有意思,象野草莓那个。点击貌似velvet goldmine或者发条橙子。看来你是电影看多了。smile


这俩个我还都没看 oops (或者从前看过不记得了)。我就正在排队等着看野草莓呢。

重新开始看电影是今年的事 (这次要求自己有意识的看,希望能记住),想跟你和Luanne的距离拉近点。

昨晚半夜了开始看Scenes from a Marriage (Bergman 1973), 这个电影还是触动了我,流泪有一次。这个电影跟Godard's My Life to Live , 2 & 3 things I know about her 形式上有一点象,但我觉得Bergman比Godard有才多了。我有点看不下去Godard上面俩个电影,看不见人物,里面每一个人物都是导演。

我想把Scenes from a Marriage 在看一遍,第一回看还得看字幕。

正在等野草莓

发条橙子英文是什么?
wildcrane at 2/10/2010 17:11 快速引用
这有什么不解的阿?梦又不是一幅画。而是像个小电影,镜头可以变化嘛。第一个景里是黑白的,下一个镜头里有一只黄色的小鸡娃走进了黑白的布景里。麻烦想象一下再不解smile

MorningMoon :
confused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
wildcrane at 2/10/2010 17:14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梦做得很有意思,象野草莓那个。点击貌似velvet goldmine或者发条橙子。看来你是电影看多了。smile


另外这篇文章里也提到了你转贴的那个测试。很有意思。看来如果有空,我也想要研究一下Jung.
wildcrane at 2/10/2010 17:1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你写得很像一个电影剧本啊。挺惊悚的。

如果没有成为lunatic的潜力,就成不了大艺术家。所以再次说明你能成为大艺术家。 Success
Luanne at 2/11/2010 13:28 快速引用
Luanne :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你写得很像一个电影剧本啊。挺惊悚的。

如果没有成为lunatic的潜力,就成不了大艺术家。所以再次说明你能成为大艺术家。 Success


狂笑

谢谢鼓励。但因为这俩项属于borderline, 不好掌控在哪边,我庆幸生来与二者有一定距离。
wildcrane at 2/11/2010 17:42 快速引用
kao, 这本书114大元。

等还是不等?

http://www.amazon.com/Red-Book-C-G-Jung/product-reviews/0393065677/ref=dp_top_cm_cr_acr_txt?ie=UTF8&showViewpoints=1

更正一下。这本书去年十月已经出版。纽约时刊是去年9月的文章。
一般书出了硬皮本6个月后会出软皮本。希望这本书也不例外。
wildcrane at 2/24/2010 11:48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kao, 这本书114大元。

等还是不等?

http://www.amazon.com/Red-Book-C-G-Jung/product-reviews/0393065677/ref=dp_top_cm_cr_acr_txt?ie=UTF8&showViewpoints=1

更正一下。这本书去年十月已经出版。纽约时刊是去年9月的文章。
一般书出了硬皮本6个月后会出软皮本。希望这本书也不例外。


要报纸那么大,400多页。当然贵了。
Quincy08 at 2/24/2010 12:06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ildcrane :
kao, 这本书114大元。

等还是不等?

http://www.amazon.com/Red-Book-C-G-Jung/product-reviews/0393065677/ref=dp_top_cm_cr_acr_txt?ie=UTF8&showViewpoints=1

更正一下。这本书去年十月已经出版。纽约时刊是去年9月的文章。
一般书出了硬皮本6个月后会出软皮本。希望这本书也不例外。


要报纸那么大,400多页。当然贵了。


那我就买了算了,给自己送的礼物 smile

先上哈佛图书馆翻一下去。It is crazy people's book. So if you are not crazy, don't get it. wink
wildcrane at 2/24/2010 12:10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Quincy08 :
wildcrane :
kao, 这本书114大元。

等还是不等?

http://www.amazon.com/Red-Book-C-G-Jung/product-reviews/0393065677/ref=dp_top_cm_cr_acr_txt?ie=UTF8&showViewpoints=1

更正一下。这本书去年十月已经出版。纽约时刊是去年9月的文章。
一般书出了硬皮本6个月后会出软皮本。希望这本书也不例外。


要报纸那么大,400多页。当然贵了。


那我就买了算了,给自己送的礼物 smile

先上哈佛图书馆翻一下去。It is crazy people's book. So if you are not crazy, don't get it. wink


我翻都不会去翻,我对这类书籍有戒心。你消化后,我能读读体会,以后能装一把就成了。
Quincy08 at 2/24/2010 12:19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ildcrane :
Quincy08 :
wildcrane :
kao, 这本书114大元。

等还是不等?

http://www.amazon.com/Red-Book-C-G-Jung/product-reviews/0393065677/ref=dp_top_cm_cr_acr_txt?ie=UTF8&showViewpoints=1

更正一下。这本书去年十月已经出版。纽约时刊是去年9月的文章。
一般书出了硬皮本6个月后会出软皮本。希望这本书也不例外。


要报纸那么大,400多页。当然贵了。


那我就买了算了,给自己送的礼物 smile

先上哈佛图书馆翻一下去。It is crazy people's book. So if you are not crazy, don't get it. wink


我翻都不会去翻,我对这类书籍有戒心。你消化后,我能读读体会,以后能装一把就成了。


我属于有点crazy的,我先去探探风。
wildcrane at 2/24/2010 12:23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我用日记的形式回了你的帖子: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8615

然后我想在这里讨论一下你这私人的梦的问题。

梦其实很多都是概念性的,表面表达出来形象往往是假象。

所以你这个梦,我会按照弗式倾向去解析。那“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象征着性器官。小其实包含着你的感受在里面,鸡娃代表了你的喜爱之情,簧色代表了你对性的污秽的那种感受,也是你之所以有压抑,需要在梦里变相的原因(顺便说一下,我的梦里性是不需要压抑而采用象征的)。

后面电击,其实是你渴望的被动,渴望的高潮。
WoJian at 2/24/2010 12:45 快速引用
这个分析厉害啊 牛
Quincy08 at 2/24/2010 12:47 快速引用
Quincy08 :
这个分析厉害啊 牛


虽然很厉害但是不对。

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分析自己的梦的人。我非常清楚是什么意思,但我不说 wink
wildcrane at 2/24/2010 12:52 快速引用
WoJian :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我用日记的形式回了你的帖子: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8615

然后我想在这里讨论一下你这私人的梦的问题。

梦其实很多都是概念性的,表面表达出来形象往往是假象。

所以你这个梦,我会按照弗式倾向去解析。那“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象征着性器官。小其实包含着你的感受在里面,鸡娃代表了你的喜爱之情,簧色代表了你对性的污秽的那种感受,也是你之所以有压抑,需要在梦里变相的原因(顺便说一下,我的梦里性是不需要压抑而采用象征的)。

后面电击,其实是你渴望的被动,渴望的高潮。


给你点一下,那个“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是‘孩子’。
梦到蠕动的长虫一般是性器官。嘿。
wildcrane at 2/24/2010 12:59 快速引用
呵呵,说到了他认真地去听那些分裂症的病人说的话,认为能从中找到一些真象。

让我想起我跟小徐在那里说话,一边在分析着小徐的思维方式,看看有没有漏洞,有漏洞的话问题出在哪一步。在一边的主席,直接就得出了有问题的结论,而后来我跟az说小徐的逻辑还是自我封闭,可以自我解释得通的,他说他跟不上这种逻辑。
WoJian at 2/24/2010 13:1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oJian :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我用日记的形式回了你的帖子: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8615

然后我想在这里讨论一下你这私人的梦的问题。

梦其实很多都是概念性的,表面表达出来形象往往是假象。

所以你这个梦,我会按照弗式倾向去解析。那“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象征着性器官。小其实包含着你的感受在里面,鸡娃代表了你的喜爱之情,簧色代表了你对性的污秽的那种感受,也是你之所以有压抑,需要在梦里变相的原因(顺便说一下,我的梦里性是不需要压抑而采用象征的)。

后面电击,其实是你渴望的被动,渴望的高潮。


给你点一下,那个“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是‘孩子’。
梦到蠕动的长虫一般是性器官。嘿。


对。你补充了我的解析,透露了在性的欲望中,包含的更多的欲望和动力。但这梦的实质还是没有改变。

我也认为,我梦到的性,其实反而象征了更深的一种追求和渴望。而在我这种情况下,之所以还是需要象征,原因不是因为压抑,而是因为在现实中找不到真实的形象来类比。

春天确实来了。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at 2/24/2010 13:22 快速引用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我用日记的形式回了你的帖子: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8615

然后我想在这里讨论一下你这私人的梦的问题。

梦其实很多都是概念性的,表面表达出来形象往往是假象。

所以你这个梦,我会按照弗式倾向去解析。那“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象征着性器官。小其实包含着你的感受在里面,鸡娃代表了你的喜爱之情,簧色代表了你对性的污秽的那种感受,也是你之所以有压抑,需要在梦里变相的原因(顺便说一下,我的梦里性是不需要压抑而采用象征的)。

后面电击,其实是你渴望的被动,渴望的高潮。


给你点一下,那个“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是‘孩子’。
梦到蠕动的长虫一般是性器官。嘿。


对。你补充了我的解析,透露了在性的欲望中,包含的更多的欲望和动力。但这梦的实质还是没有改变。

我也认为,我梦到的性,其实反而象征了更深的一种追求和渴望。而在我这种情况下,之所以还是需要象征,原因不是因为压抑,而是因为在现实中找不到真实的形象来类比。

春天确实来了。 Laughing Laughing


你梦到了什么?大水缸?
Quincy08 at 2/24/2010 13:25 快速引用
WoJian :
wildcrane :
WoJian :
wildcrane :
这片文中虽然有点长,太有意思了。期望读者本即将出版的书,也有点怕怕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0/magazine/20jung-t.html?_r=2&ref=magazine&pagewanted=all

几个月前做了一个梦,梦全是黑白的,右手边沿街的墙被太阳光照射着,悄无一人。然后我看见一只嫩黄色的小鸡娃沿着街走,好可爱啊。我就对随行的女朋友指着看告诉她多么可爱的鸡娃。可从她惊恐的神色里,我明白其实没有鸡娃,我的神经出问题了。

随后,我好像在精神病医院里,要给我进行电击疗法,似乎因为女友在医院认识医生,我似乎用眼神向她传达了不要把我击得太重。她知道我对一切的反应都比别人敏感,不用那么强烈的电击。我有点怕担似乎还有希望。


注:这个梦是小徐事件以前发生的,没有关联。这个梦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有潜力变成lunatic smile (不是如下所说的大艺术家。)


“He found himself in a liminal place, as full of creative abundance as it was of potential ruin, believing it to be the same borderlands traveled by both lunatics and great artists.”


我用日记的形式回了你的帖子: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8615

然后我想在这里讨论一下你这私人的梦的问题。

梦其实很多都是概念性的,表面表达出来形象往往是假象。

所以你这个梦,我会按照弗式倾向去解析。那“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象征着性器官。小其实包含着你的感受在里面,鸡娃代表了你的喜爱之情,簧色代表了你对性的污秽的那种感受,也是你之所以有压抑,需要在梦里变相的原因(顺便说一下,我的梦里性是不需要压抑而采用象征的)。

后面电击,其实是你渴望的被动,渴望的高潮。


给你点一下,那个“嫩黄色的小鸡娃”其实是‘孩子’。
梦到蠕动的长虫一般是性器官。嘿。


对。你补充了我的解析,透露了在性的欲望中,包含的更多的欲望和动力。但这梦的实质还是没有改变。

我也认为,我梦到的性,其实反而象征了更深的一种追求和渴望。而在我这种情况下,之所以还是需要象征,原因不是因为压抑,而是因为在现实中找不到真实的形象来类比。

春天确实来了。 Laughing Laughing


我只是给你了一个出发点。后半部分的梦我也知道为什么,但我没告诉你,也没再写梦的时候写出来。所以你后半部分的分析也是错的。
wildcrane at 2/24/2010 13:25 快速引用
我们的上古神话演义里, 人鬼神是不分的.

Jung 想要 induced 是不是就是这种状态?
wildcrane at 2/25/2010 11:29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我们的上古神话演义里, 人鬼神是不分的.

Jung 想要 induced 是不是就是这种状态?


从评论的读者们说的话里面,我的判断,很多的梦境,其实都是确实属于发病的混乱臆想的,有很小的一部分,会是真正的外魔或者天使的交流。但Jung厉害和天才的地方,是能把这些事件,事后都从自我灵魂实质的高度去评价和定位,得出正确的结论。所以从中可以看出Jung的智慧,让那些Jung学派的人依然敬服。

而且,他的灵魂的历程,有一个从混乱走向统一的回归过程,给了这个篇章一个完满的结局。我会比较关注的,会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开始的时候,有多少和什么样的邪魔的侵入。另一个是,他是如何得救的,他如何自己走出来,或者有多少和什么样的天使来帮忙。

对了,查到了jung学派的中文名字,叫荣格心理分析学派。他们人数不算少的,但比较专业化,封闭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享受着心理分析带来的财富。其中内涵的荣格的哲理思想,并没有在社会上得到普及。
WoJian at 2/25/2010 11:48 快速引用
[Time : 0.052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37.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