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看2010年的中国:经济“发烧”随时可能崩溃 网易博客 2/16/2010 04:42
核心提示: “在世界经济仍旧低迷的背景下,中国楼市、车市、股市、奢侈品消费呈现大幅增长的局面是一种非正常的‘发烧’。”

受南京市建邺区政府、河西中央商务区管理委员会之邀,郎咸平——著名经济学家,因频发惊人语录成为国内经济学界的“郎旋风”,来南京就2010年中国经济走势进行了分析,“中国要警惕资产泡沫化、经济停滞化和通货膨胀化。”他开场即语出惊人。

人民币升值压力3%-5%

2009年 9月20日G20峰会我们向全世界表达自由贸易善意的同时,奥巴马劈头一句就是“人民币汇率必须升值,中国出口必须减少。”10月3日,7大工业国在土耳其发表宣言要求人民币升值,第二天国际货币基金再度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11月13日亚泰经合组织21个成员国要求人民币升值。11月30日,欧盟要求人民币升值。去年12月份,我们顶住了压力人民币不升值,西方各国似乎没有反应,原因是圣诞节快到了。

今年1月,伦敦金融时报突然公布一个数据就是中国首次超越德国成为全世界最大出口国,欧洲各大报纸说,“中国出口首度超过德国,中国靠出口拉动降低了中国的失业率,却让欧美失业率上升,中国出口之所以上升因为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这是胡说八道。2月5日加拿大峰会7大工业国再度对人民币施压要求升值。我们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人民币坚持不升值会有贸易大战对付我们;第二,顺应西方的要求人民币在过年后升值3%-5%,两三年内再升值10%-20%。

但任何一个选择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至于最终会做什么选择,过年之后就会清楚。

今年经济要防“三大问题”

去年“保八”无忧,那今年呢?我们说消费、出口、政府支出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2009年消费只占了GDP的29%,想拉动消费很难。很多学者说中国是储蓄大国,实际上现在人均储蓄2万,再把1%的有钱人扣除,人均储蓄不到1万,怎么增加消费?第二驾“马车”过去拉动出口的是美国的泡沫消费,泡沫一旦爆破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水平。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驾“马车”了,一月份报告了十大行业产能过剩,如果都是产能过剩,经济将陷于停滞发展,这是第二个问题;三十万亿的银行信贷必然造成通胀,这是第三个问题。

因此资产泡沫化、经济停滞化以及通胀是今年要警惕的“三大问题”。问题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有彻底了解才能够运用大智慧共同解决问题。

现场提问

问:海南建成国际旅游岛,海南板块热炒你怎么看?

郎:我们国家建旅游岛这个观念是对的,但仍然需要加以监管。观光区能否成功和地产开发的比例成反比,地产开发越多,越不容易成功,地产开发越少就越容易成功。

去拉斯维加斯的旅客就是去游玩的,因为美国政府不允许地产商打着旅游区的名义随意拉抬房价。

我希望海南成为好的旅游区,但要多学习别的国家或地区的经验。

郎氏语录:09年回暖不正常 楼市是在“发烧”

虽然此次论坛的主题是2010年经济趋势与展望,但面对媒体、业内不断追问的房地产泡沫、房价、海南岛等热门话题,郎咸平打开了话匣。“2010年1月北京、上海商品房成交大跌6成以上,最近楼市的大幅下挫虽然有淡季的原因,其实是政府打压起了效果。09年房价根本就不该涨,因为一、二线城市的中高档住宅租金在下滑,这就说明楼市的刚性需求在下滑。

赚的发烧钱 开发商其实“内心恐惧”

用错药物,造成了两个病,然后发烧,造成房价上涨。09年包括制造业资金、避险资金大量涌入房地产市场,再加上银行过度的放贷,从而楼价上涨导致了所有的资源都吸引进了楼市。当这些投机资金进入楼市不仅冲击了高端楼盘,开发商内心也是非常恐惧,因为他们赚的是发烧钱。房价快速上涨正是这两种资金冲击的结果,而中间就是房价泡沫。”

“如果采取藏富于民的措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然而产能过剩、投资环境恶化,进一步推动了房价的虚高。地产泡沫非常可怕,迪拜楼市崩盘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各地方财政来源30%到80%都是靠卖地,房地产泡沫一旦破灭,地卖不出去,这就是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因此 2010年经济是极其复杂的一年,需要首先了解危机,才能用大智慧去解决。”郎咸平表示。

2010年投资什么最保值?郎咸平:我也没辙

面对2010年复杂的经济环境,究竟投资什么才能增值保值,对此郎咸平回答,“08年底09年初,我会叫你炒房;09年三月以后我会让你买黄金;可是到了 2010年的2月这就是很差的时间,第一银行存款,第二买黄金,第三地产,第四股票,现在这四个选择都很糟糕。房地产作为保值增值的产品,也是不能确定的,因此2010年中国不存在能保证增值的投资产品。”

海南房地产过热!迪拜是负面教材

应学美国拉斯维加斯

海南计划建成中国首个国际旅游岛,规划一经出台海南的房价迅速上涨,创造了一天涨一千的奇迹。面对这一狂热的市场,郎咸平担忧的表示,“国家建旅游岛这个观念是对的。为什么拉斯维加斯的成功不能复制到迪拜,分析就是一个原因:这种观光区能否成功和地产开发的比例成反比,地产开发越多,越不容易成功,地产开发越少,就越容易成功。你们去拉斯维加斯就是去赌钱,去玩旅游设施,但是你有没有看见好的别墅?有没有看见三亚那种高级商品房?答案是没有。美国政府不允许地产商打着旅游区的名义随意拉抬房价,因此你要投资拉斯维加必须在美国政府的监管下,大量资金只能投入到旅游等设施方面,不能够炒地产。”

“迪拜和拉斯维加斯一样都是在沙漠里面建起的城市,迪拜为什么会出现危机呢,因为迪拜搞的房地产开发路线。迪拜的房价并不贵,最贵也是3万一平方,就这三万一平方米就能打击到迪拜的旅游世界,你还没有警惕吗?我肯定希望海南成为好的旅游区,多学习别的国家地区成功经验,拉斯维加斯是我们的学习对象,少走弯路对国家更好。”

延伸阅读:同郎咸平谈“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欧美国家的经济发达,掌握着很多产品的定价权,利润很高,他们的工人一年可以赚四万美金,而我们的工人一年只能赚两千美金。我们的工人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创造了物品财富,但是却没有财富的定价权,欧美国家利用定价权攫取了全球大部分的利润。同时欧美国家把污染环境、浪费资源的制造业都放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盘剥他们的工人,同时还控制国际金融市常华尔街的金融资本控制我们的原料价格,产业资本控制我们的销售价格,前有狼后有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给剥削得干干净净。

郎先生还有一个理由是说,我们的产业政策有问题。我们是把社会资源拿去修路,提高GDP的增长率,而不是提高大家的收入和利益。

对于郎咸平教授的第二种说法,本人不能苟同。这是因为,中国相对落后,落后就要发展,而发展首先要夯实基础产业,也就是先要发展基础产业和搞好基本设施建设,满足基本需要。发达国家也正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先搞了基础产业和基本设施,伴随发展到经济成熟阶段后,基本消费才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主体。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对于郎师兄的第一个说法,本人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在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发达国家收入高、利润高,其中主要原因是它们凭借其经济的高位势能对贫穷国家进行的大肆盘剥。

但是一位富豪朋友不认同郎教授的说法。这位富豪朋友认为,中国人收入低是因为不会消费!

由于生活习惯,本人从不饮酒抽烟,这位富豪朋友告诉我,你的生活质量太差。他说,你看我抽烟定是软中华,喝酒必是茅台酒。每天基本上都要有中午晚上两场酒,每场最少要喝掉两瓶茅台酒,通常情况下每月至少要15箱以上的茅台酒。而且声言,最少要喝15年以上的茅台酒,如果谁有30年50年以上的茅台酒多多益善,价格多高都行,只要酒真。据说30年50年以上的茅台酒要几万块一瓶!

说实话,我不怀疑这位富豪朋友的实力,因为他也是进入福布斯排行国内有名的富翁!粗略地算了一下,就是放开消费,一年也不过一两百万,即是为酒每天消费1万元,每年也不过300多万,对众多的普通百姓来说那是几辈子的积蓄,可对一个数以亿兆计的富豪来说是小菜一碟!说实话,他要喝的不是茅台酒,而是中国富豪们喜欢讲究的面子,一瓶酒再贵能值多少钱!

因此,从这一点来讲,大家都反对物价上涨,而对于中国的很多富豪来说,他们要的是物价上涨,涨得越高越好,因为东西越贵,面子就越值钱!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价值几百万一辆的汽车不是在中国最畅销吗!中国人人均收入水平最低,但奢侈品销量最大。越是贵的物品在中国越有销路。美国最有名的汽车公司倒闭,但是人均收入最低的中国人把它买回来,而且效益特好。从这一点上讲,茅台酒等奢侈品价格越高越好,这样有钱人的“贡献”就越大!

先不说这些,倒是这位富豪朋友接下来的故事让我吃惊!

富兄告诉我,3年前他买了150万股茅台股票,买时的价格每股不超过30元,现在每股170-180元。富兄告诉我,茅台酒越喝的多股票的价格就越高,最高时每股达到200多元。仔细算算它的茅台股票的价值是2个多亿,最高时达到3个多亿。基本上是净赚两个多亿!这真是不会消费就不会发财啊!

郎师兄,究竟什么原因中国人收入低,是因为剥削还是其它?如果不是,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否则,大家都会认为你是天天在瞎掰!
郎咸平-个人经历
郎咸平(Lang Larry H P,1956年—),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2004年因在中国内地发表多篇批评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过程中所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现象而成为媒体焦点。他的观点引发中国大陆学术界、企业界和民间的不同反响,一些人将其称为“郎监管”、“中小股民利益的保护者”,但也有人批评其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状况缺乏了解,甚至批评他借题抄作出风头。

郎咸平教授于198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UniversityofPennsylvania)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School)财务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郎咸平博士现为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讲座教授。郎博士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1990年金融学论文引用率排名全世界第一,畅销书《公司治理》的作者。在大众心目中,郎咸平是位观点鲜明而且具有世界级学术成就、在中国博得极高知名度的大师级学者。他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于1986年以创世界纪录的两年半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他的学术成果不仅被学术界和财务管理教科书广泛引用,还为众多的知名媒体所报道。其论文在美国最富盛名的《2000年金融经济学期刊》、《2002年美国金融学会期刊》发表,被专业学者、研究人员及《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等知名媒体广泛引用,并且被收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郎教授曾于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郎教授2001年下半年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以及“集体诉讼”措施以保护小股民的正当权益。
  


郎咸平是最早公开对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提出批评的人,并致力于对国企改革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进行深入研究,他主张停止产权改革,而是以职业经理人制度和建全信托责任来解决现在中国国有企业竞争力不足的问题。早在2000年,他就点出了德隆问题,提醒投资者要警惕德隆可能出现的风险。他还先后对顾雏军并购案,海尔管理层收购,TCL集团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进行剖析,在中国中小股民中造成巨大影响,由于其一贯的为中小股民说话和致力于维护中小股东权益,而被中国中小股民称为“郎监管”。由于郎咸平多次公开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提出置疑,对中国政府的一些政策提出批评,他本身也招来很多批评,曾一度被人告上法庭,中国大陆的经济学界也有人对郎咸平将研究报告直接公开表示不满,并认为郎咸平并不了解中国的国情,称他是“媒体经济学家”,“外星人”。郎咸平回应称只要是上市公司就应该受公众监督,这些结论都是通过对国内数据的研究后作出的,并不存在所谓脱离国情的问题,他还以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为例,说明经济学家在媒体上积极发表言论的意义。郎咸平教授2001年下半年,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以及“集体诉讼”措施以保护小股民的正当权益。他的观点受到媒体,学术界以及政府的高度重视,因此被媒体尊称为“郎监管”。众多的知名媒体报道了郎咸平对各项法律、政治和经济的观点。根据《深圳特区报》的统计,郎咸平的观点以网页数而言列全国财经人物之前矛。

郎咸平2003年6月提出制度化解决民企原罪的问题,并被远在海外的仰融委托,出任“独立第三方”,为制度化解决日益突出的民营企业与主管部门矛盾的问题进行积极探索。
  
2003年9月,当关于人民币汇率的问题讨论进入白热化的阶段,郎咸平在广州某论坛一语“人民币应该再贬值2%以打击进入中国市场的游资”,再次惊动天下人。
  
2003年以来,他把主要精力转向企业战略研究,为企业高管人士进行“公司治理与企业战略”剖析,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教父”。
  
2004年郎教授提出“中国企业如要做大做强,只会造成悲剧!”的论点,又在中国企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2004年八、九月间郎咸平教授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郎咸平-职业生涯 郎咸平郎咸平1986年获得美国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后执教于美国多家商学院,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曾担任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1994年他移居香港,2001年起开始重点研究中国大陆大型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问题,2004年8月9日在上海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以格林柯尔为案例讲述大型国有企业如何在产权改革过程中资产被私人所侵吞,致使股市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并倡导立即停止目前的产权改革,而应建立一套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之后郎咸平又点名批评TCL、海尔、科龙等几家较大规模国有企业产权流失严重的问题。

郎咸平的演讲经中国多家地方媒体转载或报导之后立即引起巨大反响,在网络上其论点获得了许多网民的支持,他被许多人尊称为“郎监管”;但是在以新自由主义学派为主流的中国经济学界,郎咸平的观点却不获得认同。郎咸平则被视为是利用了中国民间从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目前依然普遍存在的“仇富”心理来为自己扩大知名度。企业界的反应包括了科龙集团营销总裁严友松批郎咸平为“无聊、无知、无赖”的“三无书生”。顾雏军更以涉嫌诽谤在香港起诉郎咸平。 郎咸平在上海电视台财经频道的一档财经脱口秀栏目《财经郎闲评》被以郎的“普通话不过关”为由而遭到有关部门停播,这引起了网民极大的愤慨和争议。 中国政府已停播引起争议的经济评论家郎咸平的电视节目,以他没有达到国家电视广播普通话水平为由,终止了收视率极高电视节目《财经郎闲评》。郎咸平于2月底录制了最后一档节目,他被告知他没有政府颁发给所有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普通话水平证书。政府为关闭郎咸平的《财经郎闲评》节目,竟采用这种富有创意的官僚手段,说明当局目前急于控制有关敏感经济问题的公众辩论。中国使用这类证书,目的是确保标准普通话(而非众多方言)主导媒体,并促进国家团结。一般情况下,这种规定不会适用于郎咸平。郎咸平出生在台湾,是香港的金融学教授,中文流利。

但无论如何,郎咸平言论确实在中国大陆刮起一阵“郎旋风”,这场持续发哮的产权改革之争最后几乎演变为意识形态的冲突:中国到底是应该步入如新自由主义派所希望看到的自由、民主、小政府、以民营经济为主的资本主义社会,还是郎咸平(和他之前的新左派)所倡导的由精英强势政府所主导的社会。

个人著作
《郎咸平学术文选》1、《郎咸平学术文选》


2、《操纵》


3、《运作》

4、《整合》

5、《标本:地产领导者领先之道》

6、《思维:国际级企业和企业家战略思维》

7、《模式:零售连锁业战略思维和发展模式》

8、《科幻: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战略评判》

9、《突围:中国企业战略块择》

10、《本质一——破解时尚产业战略突围之道》

11、《本质二——破解娱乐传媒产业以小搏大之谜》

12、《蓝海大溃败——本质Ⅲ:本质论VS蓝海战略》

13、《你想到的都是错的——本质Ⅳ:你的想法要符合行业本质》

14、《中国式MBO:布满鲜花的陷阱》

15、《公司治理》

郎咸平-个人观点 郎咸平中国的高科技思维是中餐馆似的思维,也就是不讲工序、不讲纪律的思维;一个没有纪律的团队是根本无法成长为微软的。
  
不养高科技文明的七个传统文化观念:“失败是成功之母”;“杀鸡不用牛刀”;“四两拨千斤”;“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内行领导内行”;“宁作鸡头,不当凤尾”;“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中国高新技术的思维困惑:面向科研还是面向研发,面向专家还是面向产品,面向过程还是面向结果,面向机遇还是面向战略,面向研发规律还是研发速度,面向“以人为本”还是“以法为本”。
  
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战略与研发组织结构根本就是错误的。

郎咸平-爱情故事
1月12日上午,一家卖净水设备的小店在成都永陵路开张了。方寸小店里,一个长发披肩的美丽女人正忙前忙后地招呼着各方来宾。“时间太紧了,开业还没有充分准备,虽然只是个小店,但朋友们的到来使陋室蓬荜生辉。”一时间,所有的来宾的视线随着她忙碌的步伐移动,媒体也将这个美丽女人团团围住。这个女人何以吸引了众多媒体关注的目光?又怎么会在成都开这样一个不加修饰的小店?门口花篮彩带上的落款道出了其中的玄机,这个美丽女人正是那个有的人认为他是敢于直言的斗士,有的人认为他是个喜欢说真话的疯子,而他则坚持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用数据说话的争议性人物郎咸平的老婆。她的名字叫张玮,当天正是她成都小店开张的日子,主要销售高档净水设备。满怀抱负的张玮工作激情相当高昂,每天工作12小时,还到处奔波寻找合作伙伴来拓展自己的事业。

一、相识

异国探亲成都美女邂逅华人学者

张玮是土生土长的成都妹子,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庭条件十分优越。她自幼喜欢唱歌跳舞,儿时也曾做过众多女孩子做的明星梦——长大成为一名舞蹈家或者歌唱家。中学毕业后,俊俏靓丽的张玮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四川省艺术学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到成都市话剧院。“当时她是一位非常好的演员,很有灵气。”曾在成都话剧团与她同台演出的陈老师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春天,远在美国创业的哥哥让张玮萌发了强烈的思念之情,再加上她也想到国外去“见识”一下,于是她背着行囊独自一人来到旧金山硅谷,与她日夜思念的哥哥团聚。然而就是这次越洋远行,让她的人生悄然发生了变化……初夏的一个周末下午,海风把旧金山吹得暖融融的,应朋友之邀,张玮参加了一个华人聚会。举杯站在大厅,听着周围熟悉的乡音,她感觉仿佛回到了家。青春靓丽、身材高挑而充满贵族气质的张玮在聚会上成为了最光彩夺目的女嘉宾。而她全然不知就在这时,主宾席上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笔直西装、有着学者风范的男子正不时打量着她。“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的博士,在美国几所大学担任教授的郎咸平先生。”当主持人用极简短的话语介绍完后,在座来宾纷纷对这位学者投以赞赏的眼光。这也是张玮第一次听到郎咸平的名字。

二、相许

锲而不舍郎君如愿抱得美人归

郎咸平见到这位美丽的成都妹子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来到张玮身边,恭敬地递上名片,“我叫郎咸平,认识你很高兴。”张玮微微一笑,接过名片,“我叫张玮,从成都来美国探望多年不见的哥哥。”相识后,两人从东西方差异一直谈到人生理想。这次聚会后,郎咸平便向张玮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但这时的张玮一心想回成都,对郎咸平的追求表现得特别冷静。张玮认为郎咸平在美国,自己在成都,两人建立恋爱关系不现实。张玮回到了成都。面对郎咸平锲而不舍的追求,她并没有对郎咸平关闭爱情的大门。三年后,郎咸平终于如愿抱得美人归。婚后无论丈夫到哪,张玮总是陪伴在丈夫左右,照顾郎咸平无微不至。“没有张玮,郎咸平在世界上的名气没有今天这么大。”郎咸平的朋友周先生说。芝加哥的冬天,气温只有零下几十摄氏度。张玮为了丈夫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咬牙忍受着寒天冻地的折磨,陪丈夫出席各种活动,为了丈夫的事业她没有一句怨言。今年春节期间,张玮回到成都陪家长过春节。记者与张玮多次接触感到,她时刻牵挂着在香港教书的丈夫和自己的孩子。“郎先生是一位非常敬业的男人,他不怕吃苦,敢于承担责任,遇到任何事情都特别执着,他是一个硬汉。”说起丈夫,张玮滔滔不绝。“我们感情很好,我在成都开店卖净水设备,他不时打电话来嘘寒问暖,让我心里很温暖。”张玮最后说道。郎咸平对张玮特别疼爱,常打电话劝她把开店当成人生中的一个过程,不管成功与否,重要的是照顾好身体。
smilhaNew at 2/16/2010 04:43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开会 at 2/16/2010 10:38 快速引用
If you are smart, you can prove anything. Economics is just such a "science".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xiaoqiang at 2/16/2010 12:16 快速引用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puppeteer at 2/16/2010 12:52 快速引用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WoJian at 2/16/2010 13:30 快速引用
WoJian :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不是存在国有银行里,是把外汇兑换给了国家。
也不能对内投资,因为要用人民币才能对内投资。
Quincy08 at 2/16/2010 13:52 快速引用
Fed 和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有个问题,就是只能印钱,不能烧钱。钱印出来了,就必须反应在账面上,所以调整不同货币比价的方式就只能是调整通货膨胀的速度。

不知道这个逻辑是否是错误的? 我晕
xiaoqiang at 2/16/2010 14:05 快速引用
可能永远都不需要还。

美国政府的债很大一部分是欠 Fed Res 的,这与中国政府欠中国银行类似。你去年好像讨论过这个问题。

WoJian :
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xiaoqiang at 2/16/2010 14:18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oJian :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不是存在国有银行里,是把外汇兑换给了国家。
也不能对内投资,因为要用人民币才能对内投资。


对,你的说法是不错的。但你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外汇储备了。那就是从货币储备的角度。中国政府的信用度不够用中国国债作为货币储备,所以需要用外汇储备作为印人民币的保证金。

但我回答的是puppeteer的疑问,就是这个储备可以如何使用才算是正宗的,能不能不被欧美剥削。
WoJian at 2/16/2010 14:32 快速引用
xiaoqiang :
可能永远都不需要还。

美国政府的债很大一部分是欠 Fed Res 的,这与中国政府欠中国银行类似。你去年好像讨论过这个问题。

WoJian :
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一半欠的是fed res。也不是说不用还,倒是那帮银行家如果敢来要账,人民的唾沫恐怕会把他们淹死。 Laughing Laughing

但另一半是真实的,外债加上内债。
WoJian at 2/16/2010 14:49 快速引用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不是存在国有银行里,是把外汇兑换给了国家。
也不能对内投资,因为要用人民币才能对内投资。


对,你的说法是不错的。但你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外汇储备了。那就是从货币储备的角度。中国政府的信用度不够用中国国债作为货币储备,所以需要用外汇储备作为印人民币的保证金。

但我回答的是puppeteer的疑问,就是这个储备可以如何使用才算是正宗的,能不能不被欧美剥削。
happy

只能海外投资,或买资源啊。

还有一个就是奖励海外华人多产多生。
happy
Quincy08 at 2/16/2010 14:56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不是存在国有银行里,是把外汇兑换给了国家。
也不能对内投资,因为要用人民币才能对内投资。


对,你的说法是不错的。但你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外汇储备了。那就是从货币储备的角度。中国政府的信用度不够用中国国债作为货币储备,所以需要用外汇储备作为印人民币的保证金。

但我回答的是puppeteer的疑问,就是这个储备可以如何使用才算是正宗的,能不能不被欧美剥削。
happy

只能海外投资,或买资源啊。

还有一个就是奖励海外华人多产多生。
happy


你一点都不考虑,外资需要撤资的时候,人家手里的人民币,需要换回成美元,让人家带走吗?光想着在你的手里,就可以花了?

我的意思,这部分的钱,能拿在手里作为储备金就已经是种挺好的利用了,还是别忘了这不是赚来的钱,是企业和个人的,人家是放在你这个银行里,是需要还的。银行手里拿着钱,能找到能增值的资产自然是好的,如果仗着有印钞机,敢于把手里的钱用了,然后用印钱去解决问题,那就跟美国拼命花未来的钱没什么两样了。
WoJian at 2/16/2010 15:18 快速引用
WoJian :
你一点都不考虑,外资需要撤资的时候,人家手里的人民币,需要换回成美元,让人家带走吗?光想着在你的手里,就可以花了?

我的意思,这部分的钱,能拿在手里作为储备金就已经是种挺好的利用了,还是别忘了这不是赚来的钱,是企业和个人的,人家是放在你这个银行里,是需要还的。银行手里拿着钱,能找到能增值的资产自然是好的,如果仗着有印钞机,敢于把手里的钱用了,然后用印钱去解决问题,那就跟美国拼命花未来的钱没什么两样了。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a competition of shui2 liu2 mang4 zuo4 de da4.

Newton's First Law: Every small-liumang tends to remain being qifu'ed by big-liumang unless an external force is applied to it.

Newton's Second Law: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 small-liumang's mass m, its acceleration a, and the applied force F is F = ma. Acceleration and force are vectors; in this law the direction of the force vector is the same as the direction of the acceleration vector.

Newton's Third Law: For every small-liumang action there is a larger and opposite big-liumang reaction.
开会 at 2/16/2010 15:28 快速引用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不是存在国有银行里,是把外汇兑换给了国家。
也不能对内投资,因为要用人民币才能对内投资。


对,你的说法是不错的。但你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外汇储备了。那就是从货币储备的角度。中国政府的信用度不够用中国国债作为货币储备,所以需要用外汇储备作为印人民币的保证金。

但我回答的是puppeteer的疑问,就是这个储备可以如何使用才算是正宗的,能不能不被欧美剥削。
happy

只能海外投资,或买资源啊。

还有一个就是奖励海外华人多产多生。
happy


你一点都不考虑,外资需要撤资的时候,人家手里的人民币,需要换回成美元,让人家带走吗?光想着在你的手里,就可以花了?

我的意思,这部分的钱,能拿在手里作为储备金就已经是种挺好的利用了,还是别忘了这不是赚来的钱,是企业和个人的,人家是放在你这个银行里,是需要还的。银行手里拿着钱,能找到能增值的资产自然是好的,如果仗着有印钞机,敢于把手里的钱用了,然后用印钱去解决问题,那就跟美国拼命花未来的钱没什么两样了。


你怎么不考虑,有一天人民币成为国际流通货币,换不换都一样。
Quincy08 at 2/16/2010 15:31 快速引用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说反了。
rogerlee at 2/16/2010 15:35 快速引用
据我所知,没说反

rogerlee :
puppeteer :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说反了。
MorningMoon at 2/16/2010 15:40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puppeteer :
开会 :
smilhaNew :
"近日,郎咸平师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并且为此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中国人为什么收入低》。郎咸平讲全国人民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上国家的 GDP,得到的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是全世界倒数第一。郎咸平认为,中国人辛辛苦苦地工作,是全世界最累的民族,而赚的钱最少,原因就在于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


This logic is flawed. GDP i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f salary/GDP is too small, it has things to do with where the (GDP-salary) went, e.g. domestic 剥削,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欧美对我们的剥削.




1 Production within a country's borders, but by an enterprise owned by somebody outside the country, counts as part of its GDP but not its GNP

2 Because big portion of domestic 剥削 eventually goes towards buying foreign debt.


这个surplus不是国家所有的,都是企业和个人挣到的外汇,存在国有银行手里的。其中很多还是外企,将来需要取走的时候,很大的部分会是以美元结算的。

如果国有银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式,那当然是最好了,回报多于需要支付的利息。但在铜,油,和美国企业,包括美国半国有化的贷款公司上的很多投机行为全部都失败了。而不做投机的话,收支平衡的方式,就是保留现金。现金又有汇率风险,最保险的,就是保留的现金方式,与未来结算要求的现金保持一致。

至于往内部的投资,在重要企业的控股,国有和企业非流通的比例已经够大的了,应该减小而不是增大。扩大股市需要的是购买股票的意愿,而不在于更多的钱往这无底洞里丢。至于基建,中国也需要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和减少投入。往国内的投入,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让钱直接就顺进房地产和股市市场去推波助澜了。

如果不是投资,而是国家投入,比如建小学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因为计划生育,很可能小学的总数量需要削减,而不是扩大,但增加质量是可以做的),那么就应该以财政收入做投入,而不是用这个需要还本的资金。如果动用了这个资金的话,就是学美国,搞政府的财政deficit,现在提前花钱,让后代还。


不是存在国有银行里,是把外汇兑换给了国家。
也不能对内投资,因为要用人民币才能对内投资。


对,你的说法是不错的。但你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外汇储备了。那就是从货币储备的角度。中国政府的信用度不够用中国国债作为货币储备,所以需要用外汇储备作为印人民币的保证金。

但我回答的是puppeteer的疑问,就是这个储备可以如何使用才算是正宗的,能不能不被欧美剥削。
happy

只能海外投资,或买资源啊。

还有一个就是奖励海外华人多产多生。
happy


你一点都不考虑,外资需要撤资的时候,人家手里的人民币,需要换回成美元,让人家带走吗?光想着在你的手里,就可以花了?

我的意思,这部分的钱,能拿在手里作为储备金就已经是种挺好的利用了,还是别忘了这不是赚来的钱,是企业和个人的,人家是放在你这个银行里,是需要还的。银行手里拿着钱,能找到能增值的资产自然是好的,如果仗着有印钞机,敢于把手里的钱用了,然后用印钱去解决问题,那就跟美国拼命花未来的钱没什么两样了。


你怎么不考虑,有一天人民币成为国际流通货币,换不换都一样。


我们在这里已经思考好半天了。那就是,美国走的这条死路,怎么才能走出来。而你的意思,是中国先跟着走进去再说?

美国的问题,是印钞机的问题,按需印钱,让我们提前享受到了共产主义的生活。国家印钱机,需要做个有责任的国家机器,不能玩得太花,玩成空手套白狼。
WoJian at 2/16/2010 15:42 快速引用
开会 :
WoJian :
你一点都不考虑,外资需要撤资的时候,人家手里的人民币,需要换回成美元,让人家带走吗?光想着在你的手里,就可以花了?

我的意思,这部分的钱,能拿在手里作为储备金就已经是种挺好的利用了,还是别忘了这不是赚来的钱,是企业和个人的,人家是放在你这个银行里,是需要还的。银行手里拿着钱,能找到能增值的资产自然是好的,如果仗着有印钞机,敢于把手里的钱用了,然后用印钱去解决问题,那就跟美国拼命花未来的钱没什么两样了。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a competition of shui2 liu2 mang4 zuo4 de da4.

Newton's First Law: Every small-liumang tends to remain being qifu'ed by big-liumang unless an external force is applied to it.

Newton's Second Law: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 small-liumang's mass m, its acceleration a, and the applied force F is F = ma. Acceleration and force are vectors; in this law the direction of the force vector is the same as the direction of the acceleration vector.

Newton's Third Law: For every small-liumang action there is a larger and opposite big-liumang reaction.


你说得没错。我特别喜欢那句话里的时间限制。So, how about at the end of the year?

美国一直需要能赚到人家的便宜,来填补自己的空缺。否则这游戏早就该垮台了。这一次,这一轮,中国是被选中的对象,如果美国成功了,这游戏还能再玩下去,否则game is over。

美国佬经过中学的丛林法则的演练,很多人都懂得了bully的缺乏长期效果这个问题。我看到的问题,是有了bully之长,难以再发展出其它技能之长的问题。可能会因为有人帮着做作业,自己的学业一塌糊涂。
WoJian at 2/16/2010 17:20 快速引用
[Time : 0.04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88.0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