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看了一篇毛泽东与共产国际的网文 2/25/2010 09:56
毛泽东在崛起之初是风筝,线在共产国际手中;待毛泽东确立领袖地位后,他逐渐变成了一只随心所欲的大鹏。从马列那些看似浩瀚的文稿中,毛泽东提炼出八个字:“剥削有罪,造反有理。”同时,毛泽东还从西方文明中汲取了“最新”成果:民主,并加以引申,变成了人民民主。于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便被毛泽东成功地“忽悠”起来了,所以夺起权来百战百胜。
人,都是有思维惯性的。
毛泽东是靠民主加革命得胜的,自然走上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和“坚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道路,结果,他的“过”越来越大,他的“错”越来越多。
为什么呢?
毛泽东的思维中不仅有定势,而且有误区。他没有从骨子里认识到,砸碎一个旧世界与建设一个新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所以隔三差五就带领得心应手的人民砸新世界一通。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毛泽东在崛起之初是风筝,线在共产国际手中;待毛泽东确立领袖地位后,他逐渐变成了一只随心所欲的大鹏。从马列那些看似浩瀚的文稿中,毛泽东提炼出八个字:“剥削有罪,造反有理。”同时,毛泽东还从西方文明中汲取了“最新”成果:民主,并加以引申,变成了人民民主。于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便被毛泽东成功地“忽悠”起来了,所以夺起权来百战百胜。
人,都是有思维惯性的。
毛泽东是靠民主加革命得胜的,自然走上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和“坚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道路,结果,他的“过”越来越大,他的“错”越来越多。
为什么呢?
毛泽东的思维中不仅有定势,而且有误区。他没有从骨子里认识到,砸碎一个旧世界与建设一个新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所以隔三差五就带领得心应手的人民砸新世界一通。
Bono at 2/25/2010 10:52 快速引用
马列是一部分. 水浒和中国历史的影响可能还更大呢. 他毕竟更熟悉中国历史和人物, 历次起义造反, 和后果.
wildcrane at 2/25/2010 11:33 快速引用
Bono :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Quincy08 at 2/25/2010 11:59 快速引用
Quincy08 :
Bono :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WoJian at 2/25/2010 12:06 快速引用
WoJian :
Quincy08 :
Bono :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嘿嘿,我只说毛不是个低俗的人,但并不同意他的做法,和屡次运动给社会带来的伤害。
Quincy08 at 2/25/2010 12:30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Bono :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嘿嘿,我只说毛不是个低俗的人,但并不同意他的做法,和屡次运动给社会带来的伤害。


你认为是对社会的伤害,我看到的,是老毛在努力消灭特权阶级,在教育人们如何监督领导层。人性其实弱点太厉害了,比如很难appreciate别人,所以让精英去当一会儿普通人,普通人去当一会儿精英,是走向社会理解的一个好招。

老毛对普通人,其实一直是很好的,没有引向迫害的动作。你说的受到伤害的,都是属于精英的吧。精英因为自恃聪明,是很需要进行社会改造的。精英现在抓着话语权,所以你听到的抱怨自然就多。美国认为精英就该多拿钱,多占控制权,现在尝到恶果了吧。现在的中国的精英们,我还是挺担心失控的。幸亏胡核心他们,还是受老一辈一心为公的感染,属于为公派的。

不过老毛的直接教育方式,最后证明是不如美国的间接洗脑方式有效。从群体心理来说,直接的方式,容易被人挑战。
WoJian at 2/25/2010 12:45 快速引用
WoJian :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Bono :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嘿嘿,我只说毛不是个低俗的人,但并不同意他的做法,和屡次运动给社会带来的伤害。


你认为是对社会的伤害,我看到的,是老毛在努力消灭特权阶级,在教育人们如何监督领导层。人性其实弱点太厉害了,比如很难appreciate别人,所以让精英去当一会儿普通人,普通人去当一会儿精英,是走向社会理解的一个好招。

老毛对普通人,其实一直是很好的,没有引向迫害的动作。你说的受到伤害的,都是属于精英的吧。精英因为自恃聪明,是很需要进行社会改造的。精英现在抓着话语权,所以你听到的抱怨自然就多。美国认为精英就该多拿钱,多占控制权,现在尝到恶果了吧。现在的中国的精英们,我还是挺担心失控的。幸亏胡核心他们,还是受老一辈一心为公的感染,属于为公派的。

不过老毛的直接教育方式,最后证明是不如美国的间接洗脑方式有效。从群体心理来说,直接的方式,容易被人挑战。


我的革命小将,高考是1977年才恢复的。
Quincy08 at 2/25/2010 12:58 快速引用
I take his 理想 with a full shovel of salt. His personal 理想 might mean a disaster to certain groups of people.

Especially when he brutally forced it in.

I simplied don't take him as a hero because of his supression of free thoughts. Several generations could have lived with more freedom without him, including my grand parents, my parents and me.





Quincy08 :
Bono :
We can't ignore Mao's personal motivation as well,

power, money, woman, personal feeling of achievement, protection of family, and so on.

He is simply another human being who wants to extend his personal benefit and enjoyment.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Bono at 2/25/2010 14:02 快速引用
I thought you were getting better on this pespective.

I would recommend you to read

The Wealth of Nations (Bantam Classics) by Adam Smith at 1776
and the newest extension:

On 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P. J. O'Rourke

Government should not be there to rule the people, but it always tend to. That's why civilians have to constantly fight this trend.

To me,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game play (feedbacks or dynamics) in a modern society.

Mao squenched this feedback with full brutality. On this front, he is a complete moron by fooling several generations intentionally.


WoJian :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quote]
Bono at 2/25/2010 14:08 快速引用
Bono :
I thought you were getting better on this pespective.

I would recommend you to read

The Wealth of Nations (Bantam Classics) by Adam Smith at 1776
and the newest extension:

On 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P. J. O'Rourke

Government should not be there to rule the people, but it always tend to. That's why civilians have to constantly fight this trend.

To me,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game play (feedbacks or dynamics) in a modern society.

Mao squenched this feedback with full brutality. On this front, he is a complete moron by fooling several generations intentionally.


WoJian :
Quincy08 :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你说的,是一个社会达到稳定了以后对政府的期望吧。那我也是这样期望的呀,政府管个routine就可以了。

你看到没有,我想建的村,就是少收税,少办事的小政府。当然了,这是我想纠枉过正的一着,利用另一个极端,来引导大家喜欢小政府,然后再按照大家的要求,慢慢给政府加任务。

而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当时的中国,让中国的国民性,让中国的国家势力,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就是对国民最大的尊重,是最好的,最伟大的政府了?因为只有人民最伟大?最正确?应该让人民随心所欲?
WoJian at 2/25/2010 14:27 快速引用
Dis-approve the following:
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
Doesn't mean:
Mao is the best solution, or the only solution.

And, it's a tough choice between
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
and
current version of North Korea.

But I would rather take the first option.
WoJian :
Bono :
I thought you were getting better on this pespective.

I would recommend you to read

The Wealth of Nations (Bantam Classics) by Adam Smith at 1776
and the newest extension:

On 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P. J. O'Rourke

Government should not be there to rule the people, but it always tend to. That's why civilians have to constantly fight this trend.

To me,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game play (feedbacks or dynamics) in a modern society.

Mao squenched this feedback with full brutality. On this front, he is a complete moron by fooling several generations intentionally.


WoJian :
Quincy08 :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你说的,是一个社会达到稳定了以后对政府的期望吧。那我也是这样期望的呀,政府管个routine就可以了。

你看到没有,我想建的村,就是少收税,少办事的小政府。当然了,这是我想纠枉过正的一着,利用另一个极端,来引导大家喜欢小政府,然后再按照大家的要求,慢慢给政府加任务。

而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当时的中国,让中国的国民性,让中国的国家势力,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就是对国民最大的尊重,是最好的,最伟大的政府了?因为只有人民最伟大?最正确?应该让人民随心所欲?
Bono at 2/25/2010 15:00 快速引用
Bono :
I thought you were getting better on this pespective.

I would recommend you to read

The Wealth of Nations (Bantam Classics) by Adam Smith at 1776
and the newest extension:

On 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P. J. O'Rourke

Government should not be there to rule the people, but it always tend to. That's why civilians have to constantly fight this trend.

To me,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game play (feedbacks or dynamics) in a modern society.

Mao squenched this feedback with full brutality. On this front, he is a complete moron by fooling several generations intentionally.


WoJian :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quote]

你太看重自己的利益了。应该要有为国家好的观念,然后在这个大前提下,最大地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把先后优先次序倒过来。
WoJian at 2/25/2010 15:02 快速引用
Bono :
Dis-approve the following:
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
Doesn't mean:
Mao is the best solution, or the only solution.



WoJian :
Bono :
I thought you were getting better on this pespective.

I would recommend you to read

The Wealth of Nations (Bantam Classics) by Adam Smith at 1776
and the newest extension:

On 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P. J. O'Rourke

Government should not be there to rule the people, but it always tend to. That's why civilians have to constantly fight this trend.

To me,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game play (feedbacks or dynamics) in a modern society.

Mao squenched this feedback with full brutality. On this front, he is a complete moron by fooling several generations intentionally.


WoJian :
Quincy08 :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你说的,是一个社会达到稳定了以后对政府的期望吧。那我也是这样期望的呀,政府管个routine就可以了。

你看到没有,我想建的村,就是少收税,少办事的小政府。当然了,这是我想纠枉过正的一着,利用另一个极端,来引导大家喜欢小政府,然后再按照大家的要求,慢慢给政府加任务。

而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当时的中国,让中国的国民性,让中国的国家势力,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就是对国民最大的尊重,是最好的,最伟大的政府了?因为只有人民最伟大?最正确?应该让人民随心所欲?


也就是说,你现在同意,国家可以优先了?

中国当时的情况,急需的,挑点主要的说,是国家真正的民心统一,军事势力上的统一和加强,还有工业化,土地改革和打破既得利益集团的分裂,提高国民上进心和自信心。

都实现了吧。所以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是不是唯一的方法。蒋介石在军事上搞任人唯亲,排除异己的策略如果成功了,可以认为军事实现统一了吧。日本人在东北,利用了矿产资源,东北的工业化实现得不错。土地改革,既得利益集团的问题,还有当时外国在国内的种种既得势力问题,看不出别的方法可以得到解决。国民上进心自信心,国民党教育办得还是有潜力的,认为这可以是替代方法吧。

其它的,你能想得出更好的办法吗?那么综合这些方法,你看出实现所有目标的方案和人选了吗?

看你这么热心推荐读物,也许你该去读读,蒋介石说的,共产党能够成功,占的优势都是些什么,国民党当时有没有这种vision。

国民党其实很弱。去了台湾,戡乱法这种临时政策,一用就是四十多年。
WoJian at 2/25/2010 15:22 快速引用
WoJian :

你这个把毛看得太低了。他是有理想的,是想带领无产阶级走向胜利的。但是事与愿违。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quote]

我支持你说的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空前增强了, 但用"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作为和美国人PK主人翁意识的论据稍显牵强. 凡事找政府只说明对政府的信任度很大, 但党和政府并不代表国家, 人民才是自己国家的主人. 还有"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和美国相比, 到什么程度和深度了?
molimoli at 2/25/2010 15:37 快速引用
Bono :

And, it's a tough choice between
保持得跟晚情时一样,跟给列强欺负的时期一样
and
current version of North Korea.

But I would rather take the first option.


我们的争论,或者说讨论,还是很容易得到结果的,不容易绕来绕去兜圈子。很高兴能有你这个聪明的论友。

因为我们都很清楚,要讨论好,先要了解对方的前提和选择。也很愿意帮助对方,告诉对方自己的选择是些什么。

才看到你又加了后面这一段。

你在多大的程度上,了解了北朝鲜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认为你是聪明人的,如果拿朝鲜做例子来说明问题,应该会认真一点,至少先了解清楚朝鲜的问题在哪里,人家是不是解决得还可以,你能不能解决得更好,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吧。

不过,你说宁愿做第一种选择,确实有点实现封杀我们进一步讨论的目的了。你宁愿那样,我确实有点无话好说了。因为这代表了你对变化和尝试的不适应。我总是要追求努力的,而没有一种变化,是不带有任何风险的。我有接受风险的勇气。而不变,确实可预见性,确定性要大多了。
WoJian at 2/25/2010 15:49 快速引用
molimoli :
WoJian :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我支持你说的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空前增强了, 但用"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作为和美国人PK主人翁意识的论据稍显牵强. 凡事找政府只说明对政府的信任度很大, 但党和政府并不代表国家, 人民才是自己国家的主人. 还有"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和美国相比, 到什么程度和深度了?


谁是主人,其实是个很难分析得清楚的问题。比如有个小孩,如果一直能调动起父母,总是能实现这个小孩的要求,即便这种要求让父母很为难也会答应。那么,谁是主人呢?在那个小孩的心里,有自信吗?

所以,我是抛开现象看本质的。也就是说,看谁提出了要求,谁去实现了要求。

美国给出了PK政府的权力,但给银行发钱,人民有话说吗?要不要打仗,人民有话说吗?说了都是不管用的,等于白说。比如你主持董事会议,开场白你说,具体公司事物我做主,这到底谁是主人呀?

有些声音,甚至做不到让人听到,需要用飞机撞大楼的方式,才能送达。
WoJian at 2/25/2010 16:08 快速引用
你在多大的程度上,了解了北朝鲜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认为你是聪明人的,如果拿朝鲜做例子来说明问题,应该会认真一点,至少先了解清楚朝鲜的问题在哪里,人家是不是解决得还可以,你能不能解决得更好,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吧。

The fact that, we don't see many North Koreans in USA is a good indicator.

During culture revolution, you don't see many people from mainland China in USA as well.

That means, they lack the basic freedom to leave the country.
Bono at 2/25/2010 16:32 快速引用
WoJian :
molimoli :
WoJian :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我支持你说的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空前增强了, 但用"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作为和美国人PK主人翁意识的论据稍显牵强. 凡事找政府只说明对政府的信任度很大, 但党和政府并不代表国家, 人民才是自己国家的主人. 还有"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和美国相比, 到什么程度和深度了?


谁是主人,其实是个很难分析得清楚的问题。比如有个小孩,如果一直能调动起父母,总是能实现这个小孩的要求,即便这种要求让父母很为难也会答应。那么,谁是主人呢?在那个小孩的心里,有自信吗?

所以,我是抛开现象看本质的。也就是说,看谁提出了要求,谁去实现了要求。

美国给出了PK政府的权力,但给银行发钱,人民有话说吗?要不要打仗,人民有话说吗?说了都是不管用的,等于白说。比如你主持董事会议,开场白你说,具体公司事物我做主,这到底谁是主人呀?

有些声音,甚至做不到让人听到,需要用飞机撞大楼的方式,才能送达。


人民supposed to be 主人, 但很难在现有的社会中实现. 谁是真正的主人咱都知道,当权者想给人民造成自己是主人的错觉, 也就是所谓主人翁意识.
molimoli at 2/25/2010 16:37 快速引用
主人翁意识等同于纤夫的爱,
就是说,纤夫对美女的爱,体现在埋头拉车上
美女对纤夫的爱,除了沉重的纤绳,还体现在纤夫劳累的时候,手里挥舞的皮鞭。
Bono at 2/25/2010 16:49 快速引用
Bono :
主人翁意识等同于纤夫的爱,
就是说,纤夫对美女的爱,体现在埋头拉车上
美女对纤夫的爱,除了沉重的纤绳,还体现在纤夫劳累的时候,手里挥舞的皮鞭。


还有“让你亲个够,啊。。。。”
Quincy08 at 2/25/2010 16:51 快速引用
Bono :
你在多大的程度上,了解了北朝鲜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认为你是聪明人的,如果拿朝鲜做例子来说明问题,应该会认真一点,至少先了解清楚朝鲜的问题在哪里,人家是不是解决得还可以,你能不能解决得更好,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吧。

The fact that, we don't see many North Koreans in USA is a good indicator.

During culture revolution, you don't see many people from mainland China in USA as well.

That means, they lack the basic freedom to leave the country.


你这样说,我觉得很奇怪呀。在北朝鲜的美国人也没有,显然也说明美国不灵了啦。

上帝也不到人间来,显然上帝也是很悲惨的。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at 2/25/2010 16:59 快速引用
Quincy08 :
Bono :
主人翁意识等同于纤夫的爱,
就是说,纤夫对美女的爱,体现在埋头拉车上
美女对纤夫的爱,除了沉重的纤绳,还体现在纤夫劳累的时候,手里挥舞的皮鞭。


还有“让你亲个够,啊。。。。”


That's a promise, like what Obama has made to everyone.
Bono at 2/25/2010 17:05 快速引用
That's why I would call you glib.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
Bono :
你在多大的程度上,了解了北朝鲜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认为你是聪明人的,如果拿朝鲜做例子来说明问题,应该会认真一点,至少先了解清楚朝鲜的问题在哪里,人家是不是解决得还可以,你能不能解决得更好,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吧。

The fact that, we don't see many North Koreans in USA is a good indicator.

During culture revolution, you don't see many people from mainland China in USA as well.

That means, they lack the basic freedom to leave the country.


你这样说,我觉得很奇怪呀。在北朝鲜的美国人也没有,显然也说明美国不灵了啦。

上帝也不到人间来,显然上帝也是很悲惨的。 Laughing Laughing
Bono at 2/25/2010 17:06 快速引用
molimoli :
WoJian :
molimoli :
WoJian :

非常对。 牛 牛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我支持你说的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空前增强了, 但用"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作为和美国人PK主人翁意识的论据稍显牵强. 凡事找政府只说明对政府的信任度很大, 但党和政府并不代表国家, 人民才是自己国家的主人. 还有"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和美国相比, 到什么程度和深度了?


谁是主人,其实是个很难分析得清楚的问题。比如有个小孩,如果一直能调动起父母,总是能实现这个小孩的要求,即便这种要求让父母很为难也会答应。那么,谁是主人呢?在那个小孩的心里,有自信吗?

所以,我是抛开现象看本质的。也就是说,看谁提出了要求,谁去实现了要求。

美国给出了PK政府的权力,但给银行发钱,人民有话说吗?要不要打仗,人民有话说吗?说了都是不管用的,等于白说。比如你主持董事会议,开场白你说,具体公司事物我做主,这到底谁是主人呀?

有些声音,甚至做不到让人听到,需要用飞机撞大楼的方式,才能送达。


人民supposed to be 主人, 但很难在现有的社会中实现. 谁是真正的主人咱都知道,当权者想给人民造成自己是主人的错觉, 也就是所谓主人翁意识.


领导方式,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或者说,非常非常非常复杂的问题。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直接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背后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而不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不下令,但人家得听他的。

之所以这么复杂,是因为人是复杂的,人性的弱点不是一般的多,所以在不同的角度,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调动人的积极性。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所以需要采用技巧,让对一类人采取的措施和方法,不要对另一类人产生反作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象美国佬那样的,碰到问题,得到的出气方法就是踢另外的一个党,就是真正的主人翁了?其实这种事情,跟魔术一样,你看上去象是你挑的领导。其实实质上是表面的那个领导本来就象走马灯那样的在换,就象魔术师手里的牌在变,只是你以为你指定了领导一样的,以为你挑了你的牌。这就跟我说的那个只能主持董事会但做不了决定的董事长一样的。之所以能产生这个假象,是因为两个党在闹充满了你的脑子,是魔术师想让你看到的花样,而其实质上这两个党是一个党,利益集团党,这点没有变过。

我知道中国现在不完满。但正在变化的政体,我不会要求太高的,只是看发展趋势,要密切注意最后定型的倾向和格局。这是因为,变化中的中间事物,要比稳定的事物需要多得多的中间过程和手段。事实上,我不对中国政府不满,但对中国一切以能拿到钱为准则的这个行为倾向不满。
WoJian at 2/25/2010 17:11 快速引用
Bono :
That's why I would call you glib.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
Bono :
你在多大的程度上,了解了北朝鲜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认为你是聪明人的,如果拿朝鲜做例子来说明问题,应该会认真一点,至少先了解清楚朝鲜的问题在哪里,人家是不是解决得还可以,你能不能解决得更好,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吧。

The fact that, we don't see many North Koreans in USA is a good indicator.

During culture revolution, you don't see many people from mainland China in USA as well.

That means, they lack the basic freedom to leave the country.


你这样说,我觉得很奇怪呀。在北朝鲜的美国人也没有,显然也说明美国不灵了啦。

上帝也不到人间来,显然上帝也是很悲惨的。 Laughing Laughing


那我就清楚地指出来吧,你说来美国就是好的说法,隐含了定义美国就是好的意思了。所以我用荒谬的手法,指出了你的错误。
WoJian at 2/25/2010 17:17 快速引用
Bono :
主人翁意识等同于纤夫的爱,
就是说,纤夫对美女的爱,体现在埋头拉车上
美女对纤夫的爱,除了沉重的纤绳,还体现在纤夫劳累的时候,手里挥舞的皮鞭。


这次你兜圈子了,我就提醒你一下吧。国家利益优先,在这个大前提下最大地保护个人利益,我们已经定论了。

象你这样爷爷辈爸爸辈吃亏的事情老挂在嘴边的,宁愿停留在被别人欺负也不想因为改变而吃亏的,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无话可说。

顺便说一下,我外公也是地主,也被打倒了。我还是支持土地改革。
WoJian at 2/25/2010 17:25 快速引用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
您知道的毛润之的事忒少了。。。。

刘少奇一定反对您的观点!还有彭大将军。。。毛的最亲密战友林副统帅。。。知道祖国历次政治运动死了多少人吗? 毛的原话:秦始皇算个什么?
smilhaNew at 2/25/2010 17:47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我因为一直在思考着理想社会的模式,一直是在透过剖析制度的表面,去理解群体心理学和领袖心理学。所以我对老毛,和其他的象刘少奇那样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敬服的。他们确实都是为国家前途着想的伟人,相互争论和斗争的,也是国家走什么样的路线的问题,从来都不去以抓对手的生活细节小辩子来作为战胜对手的手段,也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去搞社会运动,以社会的代价,去掩盖自己的生活小节上的问题。

老毛一直是脑子清楚,胸中有着大棋,为国家大计在思考着的。他的聪明加上气魄,我看下来,无人能敌,并且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简单理解得了的。我研究下来,他唯一受到的外界事件影响,让他的思考受外界影响而开始转向了,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变修事件,是他预先没有预料,事后才开始动脑筋对付和防止的。

说说老毛的一个成就,那就是中国人的主人翁态度,要比美国佬强多了。具体的体现很多,简单说说,一是有什么事情,都知道要靠政府,美国佬有这种观念吗?另外一个,中国人对政府的批判,美国佬能得到这种程度和深度吗?不过美国佬们,可能会因为那些飞机撞大楼的事件而开始觉醒。

===================================================
您知道的毛润之的事忒少了。。。。

刘少奇一定反对您的观点!还有彭大将军。。。毛的最亲密战友林副统帅。。。知道祖国历次政治运动死了多少人吗? 毛的原话:秦始皇算个什么?


你仔细读了我说过的话了没有?我说了中国实行的政策都成功了,成功地实现了社会主义,在走向共产主义了吗?

我说了,中国成功解决了面临的急需解决的问题,成功实现了中国的转型,成为强盛的国家了吗?

这两句问句,你能得看出来差别吗?

而我的论点,是说老毛是个伟人,为国家着想,用他的聪明和气魄,领中国克服了问题,实现了强盛,建立了国际上的地位。这里面,意思是说他只能是个完美的人,不可以想错吗?

老毛在战略上很有vision,并且很有如何充分发挥自己长处,避免自己短处的战术思想,但这代表着,那些胜仗都是他打的了吗?打的败仗都是他的错了吗?

老毛积极教育人民,教他们怎么做主人,监督领导阶层,监督精英阶层。我支持他的出发点,但认为他的方法不够巧妙。

至于你替别人说的话,我大概只能认为你太会想象了,而且很想代表人家。你说的人里面,挺有几个是伟人的,哪里会有你这么狭隘。
WoJian at 2/25/2010 18:48 快速引用
俺的意思是: 毛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迟早有一天他的尸体和史大林的下场一模一样的。

俺这句话就放在这里等待历史时间的检验。。。
smilhaNew at 2/25/2010 19:01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俺的意思是: 毛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迟早有一天他的尸体和史大林的下场一模一样的。

俺这句话就放在这里等待历史时间的检验。。。


是啊,本来我也是这么担心的来着。担心中国变成只认钱,只认个人私利的的唯利是图的社会形式的国家。

但现在我不担心了,人民在这么早期,就已经意识到了光是精英执政的弊端,意识到了老毛早就在那里改造精英的伟大,

你的话,历史都不会记得,我也腾不出精力去记这样的话,未来怎么验证呀? wink wink
WoJian at 2/25/2010 19:10 快速引用
您老放心好了, 有那么多冤死的灵魂作证。。。您知道大跃进死了多少人?3反5反多少?反右派死了多少?和毛一起打天下的人有多少死在毛的手里?到毛临终的时候毛用了他的侄子毛远新做联络员, 任何人想见毛必须通过毛联络员。。。。

毛霸道到什么程度?连 “不许放屁”都写在诗词里在全中国广播。。。。毛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是地, 他自己是站起来了, 全国人民都跪下了。

想当年老舍先生和您俺一样在美国留学, 老毛一忽悠老舍脑子一热就回到了祖国的怀抱。。。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华罗庚动员陈省身回国,陈说现在不到时候再等等, 华说现在祖国建设一日千万里我坐不住啊。陈坚持不动。。。。华只身回国。。。到最后别人劝华老写回忆录, 华说我能写什么呢?优选法?

陈一直等到改革开放邓小平总设计师出来才回国,他早就获数学诺贝尔奖了。。。。。
smilhaNew at 2/25/2010 19:34 快速引用
WoJian :


你认为是对社会的伤害,我看到的,是老毛在努力消灭特权阶级,在教育人们如何监督领导层。人性其实弱点太厉害了,比如很难appreciate别人,所以让精英去当一会儿普通人,普通人去当一会儿精英,是走向社会理解的一个好招。

老毛对普通人,其实一直是很好的,没有引向迫害的动作。你说的受到伤害的,都是属于精英的吧。精英因为自恃聪明,是很需要进行社会改造的。精英现在抓着话语权,所以你听到的抱怨自然就多。美国认为精英就该多拿钱,多占控制权,现在尝到恶果了吧。现在的中国的精英们,我还是挺担心失控的。幸亏胡核心他们,还是受老一辈一心为公的感染,属于为公派的。

不过老毛的直接教育方式,最后证明是不如美国的间接洗脑方式有效。从群体心理来说,直接的方式,容易被人挑战。


Too long to read the whole 贴. But 坚决 support Wojian's position 同意. 这段话vely, verly 精辟 崇拜
胡美丽 at 2/25/2010 20:36 快速引用
我总您错了,我计较的, 不仅仅是家庭财产的损失.

我更计较的是个人尊严的被剥夺, 独立思想的被践踏

以及千千万万从出生起就被贴上另类标签的孩子, 千千万万被强行夺走口粮饥饿而死的农民
Bono at 2/25/2010 21:01 快速引用
胡美丽 :
Too long to read the whole 贴. But 坚决 support Wojian's position 同意. 这段话vely, verly 精辟 崇拜


伟大的胡主席啊, 真是我们的贴心人!!!
Bono at 2/25/2010 21:07 快速引用
smilhaNew :
俺的意思是: 毛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迟早有一天他的尸体和史大林的下场一模一样的。

俺这句话就放在这里等待历史时间的检验。。。


从国家民族的利益讲, 毛泽东功大于过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他开天辟地你能想象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么?
molimoli at 2/25/2010 22:14 快速引用
WoJian :

领导方式,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或者说,非常非常非常复杂的问题。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直接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背后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而不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不下令,但人家得听他的。

之所以这么复杂,是因为人是复杂的,人性的弱点不是一般的多,所以在不同的角度,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调动人的积极性。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所以需要采用技巧,让对一类人采取的措施和方法,不要对另一类人产生反作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象美国佬那样的,碰到问题,得到的出气方法就是踢另外的一个党,就是真正的主人翁了?其实这种事情,跟魔术一样,你看上去象是你挑的领导。其实实质上是表面的那个领导本来就象走马灯那样的在换,就象魔术师手里的牌在变,只是你以为你指定了领导一样的,以为你挑了你的牌。这就跟我说的那个只能主持董事会但做不了决定的董事长一样的。之所以能产生这个假象,是因为两个党在闹充满了你的脑子,是魔术师想让你看到的花样,而其实质上这两个党是一个党,利益集团党,这点没有变过。

我知道中国现在不完满。但正在变化的政体,我不会要求太高的,只是看发展趋势,要密切注意最后定型的倾向和格局。这是因为,变化中的中间事物,要比稳定的事物需要多得多的中间过程和手段。事实上,我不对中国政府不满,但对中国一切以能拿到钱为准则的这个行为倾向不满。



我没说美国的体制是终极完美的, 事实上它同样经不起推敲, 但比中国的制度先进很多. 我的问题是--
你觉得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强, 是因为中国的制度优于美国的? 在言论自由相对严格的控制下, 中国人得以批判政府的深度体现在哪里?
molimoli at 2/25/2010 22:25 快速引用
老毛是个伟人,聪明的美国人也是这样认为的。有些人真是 狭隘, 总想着自己那点儿委屈. 再从头阅读100遍也许能开点窍?
Absaz at 2/25/2010 23:33 快速引用
从国家民族的利益讲, 毛泽东功大于过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他开天辟地你能想象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么?.......................................

毛润之推翻的是蒋介石的政府,他开什么天辟什么地了???

抗日战争国民党军队抗击了日军的主力部队! 解放战争是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打,是内战!有人说的好:

一个是农村流氓, 一个是城市流氓,两个人打, 结果是农村人更流氓,大败城市流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连共产党自己都说:再也不折腾了。。。
smilhaNew at 2/26/2010 07:33 快速引用
molimoli :
smilhaNew :
俺的意思是: 毛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迟早有一天他的尸体和史大林的下场一模一样的。

俺这句话就放在这里等待历史时间的检验。。。


从国家民族的利益讲, 毛泽东功大于过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他开天辟地你能想象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么?


Oh, yeah, the earth probablely would have stopped without Chairman Mao.
Bono at 2/26/2010 09:00 快速引用
回上面的, 我说的是功大于过, 不是他没过. 日本战败, 蒋介石一投靠美帝, 然后美国会容许中国发展成足以威胁自己的super power? 这世界少了谁地球该转还转. 但没有共产党夺下政权, 中国人不会象今天这样在国际上扬眉吐气.
molimoli at 2/26/2010 10:16 快速引用
molimoli :
WoJian :

领导方式,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或者说,非常非常非常复杂的问题。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直接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背后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而不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不下令,但人家得听他的。

之所以这么复杂,是因为人是复杂的,人性的弱点不是一般的多,所以在不同的角度,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调动人的积极性。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所以需要采用技巧,让对一类人采取的措施和方法,不要对另一类人产生反作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象美国佬那样的,碰到问题,得到的出气方法就是踢另外的一个党,就是真正的主人翁了?其实这种事情,跟魔术一样,你看上去象是你挑的领导。其实实质上是表面的那个领导本来就象走马灯那样的在换,就象魔术师手里的牌在变,只是你以为你指定了领导一样的,以为你挑了你的牌。这就跟我说的那个只能主持董事会但做不了决定的董事长一样的。之所以能产生这个假象,是因为两个党在闹充满了你的脑子,是魔术师想让你看到的花样,而其实质上这两个党是一个党,利益集团党,这点没有变过。

我知道中国现在不完满。但正在变化的政体,我不会要求太高的,只是看发展趋势,要密切注意最后定型的倾向和格局。这是因为,变化中的中间事物,要比稳定的事物需要多得多的中间过程和手段。事实上,我不对中国政府不满,但对中国一切以能拿到钱为准则的这个行为倾向不满。



我没说美国的体制是终极完美的, 事实上它同样经不起推敲, 但比中国的制度先进很多. 我的问题是--
你觉得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强, 是因为中国的制度优于美国的? 在言论自由相对严格的控制下, 中国人得以批判政府的深度体现在哪里?


中国的主人翁意识强,真的完全是老毛不断搞运动的功劳。

但七嘴八舌是要有个限度的。比如为什么我们要把精神病人关到医院去呢,就是因为他们不断地在边上说对我们没有成效的话,失去了控制了,影响了社会需要的正常视听。所以为了社会效益,我们只好委屈他们了。否则的话,从人道和权利的角度,他们跟我们同样是人,我们是应该尊重他们,让他们在外面到处跑,到处说的。
WoJian at 2/26/2010 11:00 快速引用
胡美丽 :
WoJian :


你认为是对社会的伤害,我看到的,是老毛在努力消灭特权阶级,在教育人们如何监督领导层。人性其实弱点太厉害了,比如很难appreciate别人,所以让精英去当一会儿普通人,普通人去当一会儿精英,是走向社会理解的一个好招。

老毛对普通人,其实一直是很好的,没有引向迫害的动作。你说的受到伤害的,都是属于精英的吧。精英因为自恃聪明,是很需要进行社会改造的。精英现在抓着话语权,所以你听到的抱怨自然就多。美国认为精英就该多拿钱,多占控制权,现在尝到恶果了吧。现在的中国的精英们,我还是挺担心失控的。幸亏胡核心他们,还是受老一辈一心为公的感染,属于为公派的。

不过老毛的直接教育方式,最后证明是不如美国的间接洗脑方式有效。从群体心理来说,直接的方式,容易被人挑战。


Too long to read the whole 贴. But 坚决 support Wojian's position 同意. 这段话vely, verly 精辟 崇拜


谢谢副主席支持! rose rose
WoJian at 2/26/2010 11:01 快速引用
Bono :
我总您错了,我计较的, 不仅仅是家庭财产的损失.

我更计较的是个人尊严的被剥夺, 独立思想的被践踏

以及千千万万从出生起就被贴上另类标签的孩子, 千千万万被强行夺走口粮饥饿而死的农民


好,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我来打个比方,来解释你问的问题吧。

开国之初,比如班级里有100个人,而你是个读过书的,见过世面的人。老毛是校长。你呢,认为你学识渊博,应该至少做个教授,但老毛说了,你还是个学生。

现在老毛的问题,是班级里面,90个是没上过学的农民,而且,因为封建制度的底子,这些农民,认为当官的就是主人,他们都是仆人。

所以,如果象你说的那样,实行完全的言论自由的话,事实上发生的,是课堂里,就光听到你和老师的声音了,别的人都不敢吭气。

所以你看,言论自由,也有个素质差异问题。如果光是让你在那里说话,你认为就能搞好国家了吗?有没有可能,你根本不能体恤下情,生搬硬套别的国家的方法,不懂得方法需要与人材的素质配套才合理,反而把国家弄得很糟糕呢?

所以老毛认为,首先要教的,是要让学生们都有主人翁的态度,要敢于说话,把他们的要求说出来,还要敢于指出当官的错误。那么,如果跟学生们说,你们都是主人,你们说吧,甚至可以骂老师。你认为,这样就能教育好了吗?

不能。所以老毛的设计,就是要示范给他们看,当官的也是普通的人,也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而这种错误,需要老百姓们自己来指出。正好,搞社会主义建设,总是有很多左倾和右倾的人士,认为只有他们才是最革命,而那些人里面,也有着隐藏着的阶级敌人,在那里推波助澜,想让中国搞不好建设。

老毛确实是搞运动的能手。先用右派斗左派,批判一批,找几个罪大恶极的枪毙几个,起到了震撼的作用。这第一次,学生们是跟着领导搞运动,确实感觉运动起来轰轰烈烈,亲眼看到官僚是会犯错误的。但对那90个学生来说,他们的感觉,是右派领导是斗争的主要分子,他们只是跟着凑热闹的,听领导的话参加运动,自己的脑子不用动起来,

下一次,本来的右派领导被打倒了。这下学生们有点困惑了,上次跟的那个领导,原来也是会犯错误的呀。学生们开始动脑筋了。对了,这次,你这个学生右派正好跳出来了,反对左派的思潮,认为你们右派的想法最正确,结果你也在被批判的行列中了。

这样来回倒,经过几次反复,学生们终于弄明白了,原来他们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他们才是正确的。他们的思想,也开始活跃起来了。

但是这种活跃,总还是有跟着潮流的意思在里面。所以最后的文革,是让群众自己出题目,没有主潮流,群众自己出潮流。

是的,被打倒的人,有些确实会觉得冤枉的。也有些经过思考,经过去底层的劳动改造,认识到了他们片面思维的错误之处,了解了人民真正的疾苦所在。

不能说每次运动的思潮结论是一定正确的吧,也不能说这些运动没有种种副作用。事实上,我们现在知道了,老毛自己就是搞建设的外行,经常犯左倾的错误。但培养好了广大人民的主人翁精神,培养出了人民监督领导层的观念,这个成绩,还是非常卓著的。

所以你看,经过运动,你认为是独立思想的人更多了,还是更少了?当然,你被打倒过,你的话语权被剥夺过,所以也许你会否定掉所有的运动,认为运动的意义,就是剥夺所有人的话语权。因为在你的眼里,精英的话语权,就代表了所有人的话语权。那些本来就不吭声的,本来就是他们自愿放弃的,不算该有话语权类别的。

可惜的是,运动教育好了一大帮人,象你这样的,还是顽固不化。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要把精英教育成能照顾到劳动者的感受,不要光以为周围的人就是世界的全部,还是颇有点难度的。很有些“精英”,并没有被教育好。
WoJian at 2/26/2010 11:46 快速引用
完了,又被您扯晕了。玩不起了,我认陪了还不成吗? 打你

WoJian :
Bono at 2/26/2010 14:01 快速引用
This reminds me of the saying in Bostonglobe that people are born to be democrats or republicans. 运动教育 has limitations. That's why we have/make laws, and yes, psychiatric hospitals, too. Hopefully, the laws or rules are made with the majority's benefit in mind, which requires a smart and great leader who will make fewer mistakes.

"可惜的是,运动教育好了一大帮人,象你这样的,还是顽固不化。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要把精英教育成能照顾到劳动者的感受,不要光以为周围的人就是世界的全部,还是颇有点难度的。很有些“精英”,并没有被教育好。[/quote]
Absaz at 2/26/2010 14:17 快速引用
Absaz :
This reminds me of the saying in Bostonglobe that people are born to be democrats or republicans. 运动教育 has limitations. That's why we have/make laws, and yes, psychiatric hospitals, too. Hopefully, the laws or rules are made with the majority's benefit in mind, which requires a smart and great leader who will make fewer mistakes.

"可惜的是,运动教育好了一大帮人,象你这样的,还是顽固不化。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要把精英教育成能照顾到劳动者的感受,不要光以为周围的人就是世界的全部,还是颇有点难度的。很有些“精英”,并没有被教育好。
[/quote]

如果你理解了我的意思的话,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运动的好处,是针对两部分人的。

一部分是针对有奴性的国民,让他们有主人翁感,敢于去挑当官的毛病。这点非常成功。但这剂药,基本上就是那个特定时期对那样的特定群众管用。培养出来的,是反当官的和反潮流的精神。所以以现在的群众观念来看,再搞运动的必要性就是不大的。

另一部分,是要教育精英的,让他们不要光满脑子聪明主意,却全是脱离实际情况,脱离群众要求的。这个部分的教育,从现在那些被教育的人在那里纷纷翻案来看,是不够成功的,说明没有从根子上得到治理。但当时的效果看还是不错的,那些精英们,很谨慎地考虑到了做事情要联系群众这个角度。

赞老毛在这个上面的聪明,一是他想的主意,确实改变了群众的奴性。让我来想,我知道需要实现这点,但还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可以实现这点。

二是他早就高瞻远瞩,知道需要教育精英,要让他们不能脱离群众。而我们现在的聪明人,都是不撞南墙,就不会想到这一点,想不到聪明人也要再接受教育。这就是老毛聪明的地方。但在这点的实现上,老毛的方法不算成功的。因为那些精英们,那些满脑筋的主意,都有极左或极右的问题,但没有实践的机会,也就没有切实看到失败,也就没有真正懂得为什么老毛是对的。现在这些精英们,终于在改革后得到机会实践了,也终于让人们看到了其中的大问题。

所以你看,那是特效药,治当时的大病的。不能现在大家都没这病了,就反过去骂这巧妙的方子吧。
WoJian at 2/26/2010 22:37 快速引用
师傅, 我实在受不了了,


还是赶紧给我一付纤绳把, 我埋头拉车还不行了吗?

请你不要再念咒了

WoJian :


如果你理解了我的意思的话,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运动的好处,是针对两部分人的。

一部分是针对有奴性的国民,让他们有主人翁感,敢于去挑当官的毛病。这点非常成功。但这剂药,基本上就是那个特定时期对那样的特定群众管用。培养出来的,是反当官的和反潮流的精神。所以以现在的群众观念来看,再搞运动的必要性就是不大的。

另一部分,是要教育精英的,让他们不要光满脑子聪明主意,却全是脱离实际情况,脱离群众要求的。这个部分的教育,从现在那些被教育的人在那里纷纷翻案来看,是不够成功的,说明没有从根子上得到治理。但当时的效果看还是不错的,那些精英们,很谨慎地考虑到了做事情要联系群众这个角度。

赞老毛在这个上面的聪明,一是他想的主意,确实改变了群众的奴性。让我来想,我知道需要实现这点,但还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可以实现这点。

二是他早就高瞻远瞩,知道需要教育精英,要让他们不能脱离群众。而我们现在的聪明人,都是不撞南墙,就不会想到这一点,想不到聪明人也要再接受教育。这就是老毛聪明的地方。但在这点的实现上,老毛的方法不算成功的。因为那些精英们,那些满脑筋的主意,都有极左或极右的问题,但没有实践的机会,也就没有切实看到失败,也就没有真正懂得为什么老毛是对的。现在这些精英们,终于在改革后得到机会实践了,也终于让人们看到了其中的大问题。

所以你看,那是特效药,治当时的大病的。不能现在大家都没这病了,就反过去骂这巧妙的方子吧。
Bono at 2/26/2010 23:53 快速引用
俺也受不了了。。。。俺到边上凉快凉快吧。。。
smilhaNew at 2/27/2010 22:21 快速引用
Bono :
师傅, 我实在受不了了,


还是赶紧给我一付纤绳把, 我埋头拉车还不行了吗?

请你不要再念咒了

WoJian :


如果你理解了我的意思的话,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运动的好处,是针对两部分人的。

一部分是针对有奴性的国民,让他们有主人翁感,敢于去挑当官的毛病。这点非常成功。但这剂药,基本上就是那个特定时期对那样的特定群众管用。培养出来的,是反当官的和反潮流的精神。所以以现在的群众观念来看,再搞运动的必要性就是不大的。

另一部分,是要教育精英的,让他们不要光满脑子聪明主意,却全是脱离实际情况,脱离群众要求的。这个部分的教育,从现在那些被教育的人在那里纷纷翻案来看,是不够成功的,说明没有从根子上得到治理。但当时的效果看还是不错的,那些精英们,很谨慎地考虑到了做事情要联系群众这个角度。

赞老毛在这个上面的聪明,一是他想的主意,确实改变了群众的奴性。让我来想,我知道需要实现这点,但还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可以实现这点。

二是他早就高瞻远瞩,知道需要教育精英,要让他们不能脱离群众。而我们现在的聪明人,都是不撞南墙,就不会想到这一点,想不到聪明人也要再接受教育。这就是老毛聪明的地方。但在这点的实现上,老毛的方法不算成功的。因为那些精英们,那些满脑筋的主意,都有极左或极右的问题,但没有实践的机会,也就没有切实看到失败,也就没有真正懂得为什么老毛是对的。现在这些精英们,终于在改革后得到机会实践了,也终于让人们看到了其中的大问题。

所以你看,那是特效药,治当时的大病的。不能现在大家都没这病了,就反过去骂这巧妙的方子吧。


好,你现在暴露出你个性上的弱点了,我乘机多敲打你几下吧,看看能不能因此帮上你老婆的忙。wink wink

你现在,不就是在碰到要你认识到错误的急骨眼上,赶快找到借口,把责任推倒别人身上,好让你继续享受你自认为聪明的美梦,永远不会把事情做不成的责任,怪到自己头上吗?

但问题是,事情做不成,主要的原因,恰恰是你没有大器造成的,恰恰是你总是选择不作为造成的,恰恰是你总是选择逃避造成的,恰恰是你总是不反省自己造成的。恰恰是你没有勇气承担风险造成的。

所以,不要再说什么,你是因为妻管严,所以才一事无成的。
WoJian at 2/28/2010 08:35 快速引用
molimoli :
WoJian :

领导方式,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或者说,非常非常非常复杂的问题。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直接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背后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在其位而不下令;

有些问题,需要不在其位,不下令,但人家得听他的。

之所以这么复杂,是因为人是复杂的,人性的弱点不是一般的多,所以在不同的角度,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调动人的积极性。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所以需要采用技巧,让对一类人采取的措施和方法,不要对另一类人产生反作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象美国佬那样的,碰到问题,得到的出气方法就是踢另外的一个党,就是真正的主人翁了?其实这种事情,跟魔术一样,你看上去象是你挑的领导。其实实质上是表面的那个领导本来就象走马灯那样的在换,就象魔术师手里的牌在变,只是你以为你指定了领导一样的,以为你挑了你的牌。这就跟我说的那个只能主持董事会但做不了决定的董事长一样的。之所以能产生这个假象,是因为两个党在闹充满了你的脑子,是魔术师想让你看到的花样,而其实质上这两个党是一个党,利益集团党,这点没有变过。

我知道中国现在不完满。但正在变化的政体,我不会要求太高的,只是看发展趋势,要密切注意最后定型的倾向和格局。这是因为,变化中的中间事物,要比稳定的事物需要多得多的中间过程和手段。事实上,我不对中国政府不满,但对中国一切以能拿到钱为准则的这个行为倾向不满。


我没说美国的体制是终极完美的, 事实上它同样经不起推敲, 但比中国的制度先进很多. 我的问题是--
你觉得中国人的主人翁意识强, 是因为中国的制度优于美国的? 在言论自由相对严格的控制下, 中国人得以批判政府的深度体现在哪里?


美国的制度其实并不先进,美国先进的地方,在于有钱。而那个有钱,是美国利用世界大战敛财攒下的第一桶金,然后确实非常聪明地利用了这有钱的优势和军事上的优势,成功进行了世界范围的金融侵略。国家有钱了,各项投资就富足,就业就没有问题,社会福利就没有问题,社会保障就没有问题,对全球人材往美国引也是很好的动力。而且恰恰又领导了信息革命,所以美国虽然通过霸权拿到钱,对其它国家是不公正的,但那钱在美国国内的使用,在金融危机以前,还是公正的。

而美国现在的问题,是豢养的金融恶犬,在咬不到国外肥肉以后,贪性不改,反咬了自己的国家,动摇了美元货币的根基。所以美国现在问题并不是没钱,而是钱在恶犬手里,不能用来实现国家需要的建设。现在投资也有问题了,就业也有问题了,社会福利和保障也有问题了。所以,美国现在是不仅对世界不公正了,现在对国民也不公正了,Joe Stack说出的话,就是中产阶级是如何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的。他的问题,就是提出了,为什么要对富人实行税收优惠政策,而不让他那样的平民拿到。为什么富人弄出的问题,要让平民买单。

而聪明的美国人,对这种国家富裕了的成功。采用了宣扬这是民主的成就的方式,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对自己在世界上欺负人家的一种掩盖,这就象强盗开一家公司,开一家慈善机构一样的,强盗硬是说我的钱是公司赚来的,我是善人。想想吧,美国实现民主300年了,为什么民主光就最后50年才管用呢?

美国对民主的宣扬,也是发现了,民主的方式,其实是被钱控制的。有钱就有话语权。而最富的国家是美国,美国有很多国家拨款,用来支持别的国家“民主”的基金。所以美国宣扬民主的第二个目的,是想让别的国家实现民主机制,就是要改变别的国家的决策方式,以此达到让美国插足的目的。

现在“民主”的旗帜,已经在世界范围很臭了。所以现在美国开始转向,搞“自由”这面大旗了。依然换汤不换药。

而老毛搞运动,就是老毛设计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方法。经过运动,人民的主人翁态度得到了空前的高涨。从这点来说,运动,让人民改掉了奴性,意识到了自己确实是国家的主人,有着监管领导的权利。这点上的设计,老毛是很成功的。这方面 的成功,和老毛的聪明,还体现在,这种人民民主专政,搞过头的话,就可能会变成反政府的动乱,而老毛能够控制好这种分寸,让人民意识到是与政府,与国家一条心的,反的只是犯路线错误的领导。

所以,言论自由其实能达到多大的自由,要控制在不要走向动乱的方向上,而不是什么样的话,都要做到让所有的人听到。我说的中国思考的深刻,我是专看有多少人在进行建设性讨论,而不是在看有多少人在进行破坏性讨论的。我以前说到了,中国在现在还不算富的条件下,已经有在讨论世界范围的财富分享的讨论了。中国的优越之处,是不断地在对前面的成就和错误进行反省,对未来的制度定型进行着思考。也就是说,不仅人民在思考,国家也在思考。而国家的思考,是对人民思考的集中,是体现到具体的执政上的。不象美国,你说半天没人听,政府是雷打不动的,整天只管着如何蒙骗选民,帮利益集团捞好处,可以让利益集团给他们回报。
WoJian at 2/28/2010 09:00 快速引用
Absaz :
This reminds me of the saying in Bostonglobe that people are born to be democrats or republicans. 运动教育 has limitations. That's why we have/make laws, and yes, psychiatric hospitals, too. Hopefully, the laws or rules are made with the majority's benefit in mind, which requires a smart and great leader who will make fewer mistakes.

"可惜的是,运动教育好了一大帮人,象你这样的,还是顽固不化。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要把精英教育成能照顾到劳动者的感受,不要光以为周围的人就是世界的全部,还是颇有点难度的。很有些“精英”,并没有被教育好。
[/quote]

是的。所以老毛知道要教育精英,但因为还有着同时需要教育国民改变奴性,需要培养国民主人翁态度这个目标和任务,因此在当时的条件下,采用运动这个方式,我认为是聪明的。

而现在,培养国民主人翁态度已经实现了,所以如何教育精英,确实可以采取更加有效的方法。

这个更有效的方法,肯定是需要用人民的话语权的方式来解决的,也就是说,还是用老毛的人民民主的方法,但现在不需要专政了,而是可以用更温和的方式,用更加健全的体制的方式,确立政府哪些执政方式要受公开监督,哪些执政方式要受不公开监督。人民如何参与公开监督,如何监督不公开监督的进程。

而另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这种人民的监督不失控,如何防止成为反政府的动乱。也就是说,如何让人民提出批评的时候,是批评,而不是批判。如何让人民觉得在这样做的时候,是为政府着想,为国家着想,而不是想颠覆政府。

其实设立各种监督机制,最重要要实现的目标,是要让官员自律。有为,为的是无为,才是最高的境界。

我的设想,是采用以前老毛时期的医疗体系的方法,就是搞赤脚医生-地段医院-大医院这种层次监督机制。这种机制的实现,完全可以采用现有的人民代表的既有体制,赋予各级代表向本地执政机构提出监督议案(收集人民的问题质疑,对相应政府机构只能提出疑问要求澄清,不能干预执政),和向更高级人民代表提出更大议案的权利(发现解决疑问需要干预执政了,就采取上报的方式)。人民代表,定期公布结果汇报(这样政府就不需要事无巨细都需要公布了,而是更多地公布大局上的事情)。对于需要上报的议案,首先公开召集一个情况调查会,收集各方的说法。这样,小问题可以就地解决,我们的温总理,就只需要面对大医院提出的病情了,而不是需要直接管理所有的芝麻绿豆的事情。

但我提出的这种方式,如何防止代表收受贿赂,选择性提出或者抑制议案呢? confused 公开公布所有收到的人民质疑,是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WoJian at 2/28/2010 09:27 快速引用
谢谢师傅唐僧

弟子学到了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


好,你现在暴露出你个性上的弱点了,我乘机多敲打你几下吧,看看能不能因此帮上你老婆的忙。wink wink

你现在,不就是在碰到要你认识到错误的急骨眼上,赶快找到借口,把责任推倒别人身上,好让你继续享受你自认为聪明的美梦,永远不会把事情做不成的责任,怪到自己头上吗?

但问题是,事情做不成,主要的原因,恰恰是你没有大器造成的,恰恰是你总是选择不作为造成的,恰恰是你总是选择逃避造成的,恰恰是你总是不反省自己造成的。恰恰是你没有勇气承担风险造成的。

所以,不要再说什么,你是因为妻管严,所以才一事无成的。
Bono at 2/28/2010 13:10 快速引用
[Time : 0.19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4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