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三招,重塑中国(1)毛泽东的问题。 3/01/2010 02:23
治大国若烹小鲜。
老朱烹小鲜拿手,在治大国方面也有些创意。
前几个月,老朱完成了40万字的《漫谈美国:来历与底细》一书初稿,眼下又开始动手写《漫谈中国:理想与现实》一书。在此先瞎显摆显摆一通。
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要真正认识中国,必须首先真正认识美国,而认识美国必然要追溯美国的来历与底细。
认清了西方,认清了美国,中国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问题也就容易有解了。
美国的长处是其社会制度建构,短处是其社会结构的基础;新中国的长处是社会制度的基础,短处在于两千余年仍未改变其“家天下”的社会结构,区别只是“家”变成了“党”。看官们只要掏出一张一美元纸币,看透其背面美国国玺正反两面的深刻寓意,就明白中美两国社会结构的重大差别了。
秦王嬴政之所以号称“始皇帝”,是因为打从他开始,中国的社会结构便定了型。在没有外来思潮和外来势力的有力挑战和干预之前,中国社会只是“家”变,“天”不变,所以才能够在周期兴衰的过程中通过反复同样重建而得以长期延续。
自从洋人用洋枪洋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很多中国精英在自“家”之外有了新选择,说难听点就是多了当“卖国贼”或“祸国贼”的机遇,总之是挟洋自重,变着法坑中国的平民百姓。
毛泽东的功绩是推倒了自1840年以来不断重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自然也断了一些精英们卖国的财路。碰巧,毛泽东在建国后又逐渐钻进了牛角尖儿,在“阶级斗争”和“不断革命”这两条轨道上颠起来没完,结果给人实实在在地抓到了小辫子,揪起来没完。
毛泽东在建国前是真英明,不圣明;建国后主流是少英明,多圣明,结果搞得身后一度骂名一片,连其“粉丝”都觉得灰头土脸的。所以说,毛泽东是善于“破”的高手,不是“立”的高手。
毛泽东为什么终其一生都没确“立”起一种崭新的社会结构,主因是其思维定势惹的祸,即期望用破国成功的经验来建国,结果事倍功半,人亡政息。
老朱得睡觉了,改天接着侃“连环三招,重塑中国”(2)新中国的问题。
有点意思。。。。
smilhaNew at 3/01/2010 07:17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治大国若烹小鲜。
老朱烹小鲜拿手,在治大国方面也有些创意。
前几个月,老朱完成了40万字的《漫谈美国:来历与底细》一书初稿,眼下又开始动手写《漫谈中国:理想与现实》一书。在此先瞎显摆显摆一通。
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要真正认识中国,必须首先真正认识美国,而认识美国必然要追溯美国的来历与底细。
认清了西方,认清了美国,中国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问题也就容易有解了。
美国的长处是其社会制度建构,短处是其社会结构的基础;新中国的长处是社会制度的基础,短处在于两千余年仍未改变其“家天下”的社会结构,区别只是“家”变成了“党”。看官们只要掏出一张一美元纸币,看透其背面美国国玺正反两面的深刻寓意,就明白中美两国社会结构的重大差别了。
秦王嬴政之所以号称“始皇帝”,是因为打从他开始,中国的社会结构便定了型。在没有外来思潮和外来势力的有力挑战和干预之前,中国社会只是“家”变,“天”不变,所以才能够在周期兴衰的过程中通过反复同样重建而得以长期延续。
自从洋人用洋枪洋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很多中国精英在自“家”之外有了新选择,说难听点就是多了当“卖国贼”或“祸国贼”的机遇,总之是挟洋自重,变着法坑中国的平民百姓。
毛泽东的功绩是推倒了自1840年以来不断重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自然也断了一些精英们卖国的财路。碰巧,毛泽东在建国后又逐渐钻进了牛角尖儿,在“阶级斗争”和“不断革命”这两条轨道上颠起来没完,结果给人实实在在地抓到了小辫子,揪起来没完。
毛泽东在建国前是真英明,不圣明;建国后主流是少英明,多圣明,结果搞得身后一度骂名一片,连其“粉丝”都觉得灰头土脸的。所以说,毛泽东是善于“破”的高手,不是“立”的高手。
毛泽东为什么终其一生都没确“立”起一种崭新的社会结构,主因是其思维定势惹的祸,即期望用破国成功的经验来建国,结果事倍功半,人亡政息。
老朱得睡觉了,改天接着侃“连环三招,重塑中国”(2)新中国的问题。


好,老朱是挖坑高手,我看出来了。 牛 牛

老朱评论政事,站的高度还是很牛的,佩服佩服! 牛 牛

就是因为你站得比别人高,所以能看得比别人远。但我看你站的位置没老毛高,所以看老毛的作为,就没有做到带着理解了。

你说的中国社会制度的基础的好,是不是说的那种追求人民平等的动力呀?而你认为需要改变的社会架构,是不是孔子的那套君臣百姓,各司其位的稳定思想啊?

我们一直在评论美国的制度特点,如何在外面捞钱,如何在国内搞出很好的福利制度,让人民安心的基础上又有奔头,如何现在没控制好金融恶狼,反咬了自己一口。但有一点我一直还没提到的,我感觉非常不满意的,那就是美国没有精神的追求。

在批判美国的精神问题以前,首先让我来肯定美国的一个精神方面的长处,那就是真。而我要批判的,是美国的贪。美国上到国家体制,下到百姓动力,无不是以贪为基础的,毫不考虑平衡的问题,不考虑在物质水平上提高了以后,精神境界上要更进一步。

我之所以要说到美国贪的这个毛病,就是要说老毛在“立”的这个问题上所面临的挑战。我因为一直在考虑着怎么才能建立一套完整的,理想的社会体制,所以深刻体会着老毛的难处。

老毛需要的,是建立一个不贪的社会道德。那么,不贪的社会,动力何在?老毛要打破的,是一个带有奴性的国民基础,需要建立一个人民监督的,领导富有平民思想的政体和经济体制,而且不能是斯大林似的暴政,那么,真正人民监督的社会,而领导还要能发号司令,这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呢?你倒是说说,有没有这样的先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的哲学理论和经济理论可以直接拿来运用的?

所以我佩服老毛的,是在这种完全空白的领地上,他胸中能有张蓝图,一直在往那个方向前进。大家对他有这样那样的批评,其实你看看我另外那篇建设性的日记,你就明白了,大家是对老毛期望很高,所以对他居然还会犯错误,在耿耿于怀呢。是啊,大跃进是跃快了,但难道一个人跑得快,但因为在跑马拉松的时候中间跌了一跤,大家对他的成绩就要采取取消的态度吗?

美国在那里建国,磨磨蹭蹭200年,终于找到机遇,在最近的50年中出人头地了。新中国在老毛去世的时候,走过了27年,大家已经在那里说老毛建设得不够好了,没有把国家建立起来的底子,花费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上。这难道不代表了老毛取得的成就已经非常突出了,引起了人们的期望过高?

美国光鲜了50年,就开始走向衰败,这难道不应该引起人们的思考吗?

按照老毛的蓝图,在他去世的时候,可以认为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任务。人民的思想,国家的工业农业科技规划,都打好了扎实的基础。大家都知道的,地基只是地下室,确实还不是房子,还不能住人。但要我来管家,我还是会去打这个基础的,因为只有这个基础打好了,才能在上面想建多高的楼就建多高的楼。对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准,自然是需要考虑慢慢发展的,但不会以破坏地基为代价的。因为我深知,地基是一切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首先会遇到的难题,就是受外来的势力的欺负。

老邓领导下的发展,说得不好听一点,其实完全是把老毛打下的基础挥霍了而已。从思想上,回到依赖于贪的资本主义思想,土地改革倒过来走。结果呢,开始的时候农民算是高兴了一阵子的,现在呢,农民发现,说起贪来,他们根本贪不过那些精英们。不过呢,中国的运气不错,或者说老邓的运气不错,在美国的全球化大棋中抓到了机遇,至少确实让人民生活得到了提高,中国人至少还是聪明的,没有说花了地基,一点收获也没有捞回。

好在老毛培养出来的社会平等的追求,在人们心中的根基是扎实的。所以我对中国没有失去希望。中国,会在世界格局中,带来平衡和友谊这种全新的概念,给大家增加幸福感。
WoJian at 3/01/2010 08:42 快速引用
WoJian :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治大国若烹小鲜。
老朱烹小鲜拿手,在治大国方面也有些创意。
前几个月,老朱完成了40万字的《漫谈美国:来历与底细》一书初稿,眼下又开始动手写《漫谈中国:理想与现实》一书。在此先瞎显摆显摆一通。
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要真正认识中国,必须首先真正认识美国,而认识美国必然要追溯美国的来历与底细。
认清了西方,认清了美国,中国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问题也就容易有解了。
美国的长处是其社会制度建构,短处是其社会结构的基础;新中国的长处是社会制度的基础,短处在于两千余年仍未改变其“家天下”的社会结构,区别只是“家”变成了“党”。看官们只要掏出一张一美元纸币,看透其背面美国国玺正反两面的深刻寓意,就明白中美两国社会结构的重大差别了。
秦王嬴政之所以号称“始皇帝”,是因为打从他开始,中国的社会结构便定了型。在没有外来思潮和外来势力的有力挑战和干预之前,中国社会只是“家”变,“天”不变,所以才能够在周期兴衰的过程中通过反复同样重建而得以长期延续。
自从洋人用洋枪洋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很多中国精英在自“家”之外有了新选择,说难听点就是多了当“卖国贼”或“祸国贼”的机遇,总之是挟洋自重,变着法坑中国的平民百姓。
毛泽东的功绩是推倒了自1840年以来不断重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自然也断了一些精英们卖国的财路。碰巧,毛泽东在建国后又逐渐钻进了牛角尖儿,在“阶级斗争”和“不断革命”这两条轨道上颠起来没完,结果给人实实在在地抓到了小辫子,揪起来没完。
毛泽东在建国前是真英明,不圣明;建国后主流是少英明,多圣明,结果搞得身后一度骂名一片,连其“粉丝”都觉得灰头土脸的。所以说,毛泽东是善于“破”的高手,不是“立”的高手。
毛泽东为什么终其一生都没确“立”起一种崭新的社会结构,主因是其思维定势惹的祸,即期望用破国成功的经验来建国,结果事倍功半,人亡政息。
老朱得睡觉了,改天接着侃“连环三招,重塑中国”(2)新中国的问题。


好,老朱是挖坑高手,我看出来了。 牛 牛

老朱评论政事,站的高度还是很牛的,佩服佩服! 牛 牛

就是因为你站得比别人高,所以能看得比别人远。但我看你站的位置没老毛高,所以看老毛的作为,就没有做到带着理解了。

你说的中国社会制度的基础的好,是不是说的那种追求人民平等的动力呀?而你认为需要改变的社会架构,是不是孔子的那套君臣百姓,各司其位的稳定思想啊?

我们一直在评论美国的制度特点,如何在外面捞钱,如何在国内搞出很好的福利制度,让人民安心的基础上又有奔头,如何现在没控制好金融恶狼,反咬了自己一口。但有一点我一直还没提到的,我感觉非常不满意的,那就是美国没有精神的追求。

在批判美国的精神问题以前,首先让我来肯定美国的一个精神方面的长处,那就是真。而我要批判的,是美国的贪。美国上到国家体制,下到百姓动力,无不是以贪为基础的,毫不考虑平衡的问题,不考虑在物质水平上提高了以后,精神境界上要更进一步。

我之所以要说到美国贪的这个毛病,就是要说老毛在“立”的这个问题上所面临的挑战。我因为一直在考虑着怎么才能建立一套完整的,理想的社会体制,所以深刻体会着老毛的难处。

老毛需要的,是建立一个不贪的社会道德。那么,不贪的社会,动力何在?老毛要打破的,是一个带有奴性的国民基础,需要建立一个人民监督的,领导富有平民思想的政体和经济体制,而且不能是斯大林似的暴政,那么,真正人民监督的社会,而领导还要能发号司令,这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呢?你倒是说说,有没有这样的先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的哲学理论和经济理论可以直接拿来运用的?

所以我佩服老毛的,是在这种完全空白的领地上,他胸中能有张蓝图,一直在往那个方向前进。大家对他有这样那样的批评,其实你看看我另外那篇建设性的日记,你就明白了,大家是对老毛期望很高,所以对他居然还会犯错误,在耿耿于怀呢。是啊,大跃进是跃快了,但难道一个人跑得快,但因为在跑马拉松的时候中间跌了一跤,大家对他的成绩就要采取取消的态度吗?

美国在那里建国,磨磨蹭蹭200年,终于找到机遇,在最近的50年中出人头地了。新中国在老毛去世的时候,走过了27年,大家已经在那里说老毛建设得不够好了,没有把国家建立起来的底子,花费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上。这难道不代表了老毛取得的成就已经非常突出了,引起了人们的期望过高?

美国光鲜了50年,就开始走向衰败,这难道不应该引起人们的思考吗?

按照老毛的蓝图,在他去世的时候,可以认为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任务。人民的思想,国家的工业农业科技规划,都打好了扎实的基础。大家都知道的,地基只是地下室,确实还不是房子,还不能住人。但要我来管家,我还是会去打这个基础的,因为只有这个基础打好了,才能在上面想建多高的楼就建多高的楼。对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准,自然是需要考虑慢慢发展的,但不会以破坏地基为代价的。因为我深知,地基是一切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首先会遇到的难题,就是受外来的势力的欺负。

老邓领导下的发展,说得不好听一点,其实完全是把老毛打下的基础挥霍了而已。从思想上,回到依赖于贪的资本主义思想,土地改革倒过来走。结果呢,开始的时候农民算是高兴了一阵子的,现在呢,农民发现,说起贪来,他们根本贪不过那些精英们。不过呢,中国的运气不错,或者说老邓的运气不错,在美国的全球化大棋中抓到了机遇,至少确实让人民生活得到了提高,中国人至少还是聪明的,没有说花了地基,一点收获也没有捞回。

好在老毛培养出来的社会平等的追求,在人们心中的根基是扎实的。所以我对中国没有失去希望。中国,会在世界格局中,带来平衡和友谊这种全新的概念,给大家增加幸福感。


support 赞成老朱和我建的讨论。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往资本主义发展我们眼前就是范例。以大众为核心,又井然有序的社会,不是做不到,老毛做了很好的尝试,似乎最理想的体制是取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长处。中国还是很有希望创建这样一个社会的。
Absaz at 3/01/2010 10:52 快速引用
然也. 同意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1/2010 11:54 快速引用
[Time : 0.01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92.3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