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三招,重塑中国(2):中国的问题。 3/02/2010 00:09
第一,中国的症结问题在于传承已久的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由于该大金字塔式社会结构又是用层层中小金字塔式社会子结构堆砌起来的,层层小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的朽烂周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决定着整个大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的崩解和重建时间。
第二,新中国的症结问题是毛泽东思想在战略上因两方面思潮的强力挤压后反弹失控,结果人心一时大散,给小邓走资以可乘之机。简言之,建国前“固执己见”的毛泽东于建国后因建国经验不足和客观环境恶劣而寻求外部世界相助时,一方面全盘接受了马列的误导,另一方面在灵魂深处与美国提倡的“民主”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结果,主动将自己成功的思想变成了马列主义的“小老弟”。前苏东的垮台证明了“马列教条”的致命缺陷;新中国有毛泽东思想这个“小老弟”撑着,所以社会主义还在,只是“变色”——变成“中国特色”了,代价是“小老弟”替“马列大哥”受过了。
第三,中国的问题根本上还是个“人”的问题。一个完整、完满和完美的人,应该是奋发向上、勤劳勇敢、精神文明、生活有序和全面发展的人。现实呢?自然有目共睹。
所以,解决中国存在的问题,进而建构一种人类有史以来最昌明的社会结构也要从上述三方面入手。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第一,中国的症结问题在于传承已久的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由于该大金字塔式社会结构又是用层层中小金字塔式社会子结构堆砌起来的,层层小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的朽烂周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决定着整个大金字塔式社会结构的崩解和重建时间。
第二,新中国的症结问题是毛泽东思想在战略上因两方面思潮的强力挤压后反弹失控,结果人心一时大散,给小邓走资以可乘之机。简言之,建国前“固执己见”的毛泽东于建国后因建国经验不足和客观环境恶劣而寻求外部世界相助时,一方面全盘接受了马列的误导,另一方面在灵魂深处与美国提倡的“民主”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结果,主动将自己成功的思想变成了马列主义的“小老弟”。前苏东的垮台证明了“马列教条”的致命缺陷;新中国有毛泽东思想这个“小老弟”撑着,所以社会主义还在,只是“变色”——变成“中国特色”了,代价是“小老弟”替“马列大哥”受过了。
第三,中国的问题根本上还是个“人”的问题。一个完整、完满和完美的人,应该是奋发向上、勤劳勇敢、精神文明、生活有序和全面发展的人。现实呢?自然有目共睹。
所以,解决中国存在的问题,进而建构一种人类有史以来最昌明的社会结构也要从上述三方面入手。


感觉你还是没有抓到关键之处。

第一点,其实塔型结构不是问题。开始的时候,我是向往着那种类似人人相同的社会平等的。可以形象地比喻成平板结构。但了解了美国利用个体差异作为动力的机制了以后,我认为承认差别才是真正的公正,否则就是对能干的人不公了。所以社会的塔型结构,我认为是需要存在的,让底层的不断有人往上层跃,上层的不断需要努力才能不往底层跌,是社会发展的动力。这种动力,不一定需要以贪为基础的,还可以有成就感的回报,可以有对社会奉献的承认的社会地位的回报。

而管理的塔型结构,那种小事可以就地解决的效率优势,是需要肯定的。而且现在面临国际竞争,那种自上而下的领导流向方式,因此而带来的高效率,恰恰还是老美羡慕的呢,所以我认为需要的是微调,而不是大动。需要增加的,是一个监督机制。

而对于监督机制需要达到的效果,我还存在犹豫之处。现在在跟美国比消费,因为只有消费,才能保持经济机器不断运转。那么,在人民消费上来以前,公款消费可能是不应该一步卡死的。

第二点,其实如果当年老毛有现在的农业技术,和现在的快速的激素肉的技术的话,也就是说花费的精力不多就能解决饱肚子的问题的话,是不是老毛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很多呢?

第三点,我一直在担心着这个人性完全变坏的问题。但这么多年下来了,我还是对中华文化的扎实而欣慰的。现在需要建立的一个思想,其实就是,精英,是需要教育的,需要要求他们向人民靠拢。

我在想,能否建立一种评估体系,对于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公司对社会的贡献,进行评估。这样的话,个人的贡献部分,与个人家庭能拿到的福利挂钩,这样就可以解决户籍问题了。公司对社会的贡献,主要要体现在就业和就业培训上面,在收税上限制社会贡献少的,而对社会贡献多的,可以提供更多的公共资源的利用便利。
WoJian at 3/02/2010 09:39 快速引用
哥们儿,你是真有思想!
为了解决金字塔结构,我曾设想了“高台或高原结构”。
后来发现了美国社会结构创新的奥秘,我找到一个更简便、更有效、更易行的新建构。
有空深谈。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2/2010 10:17 快速引用
是不是就是社会结构与人两个问题. 这个结构要有鼓励人向上的一面,也要有惩罚邪恶的一面.
Absaz at 3/02/2010 10:39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哥们儿,你是真有思想!
为了解决金字塔结构,我曾设想了“高台或高原结构”。
后来发现了美国社会结构创新的奥秘,我找到一个更简便、更有效、更易行的新建构。
有空深谈。


你是说美国的社会结构创新吗?我是在为美国社会结构在堕落,鼓励贪,鼓励暴富而采取否定态度的。

如果你说的是科技创新结构,那就是满地撒钱,高风险高回报啦。这其实与美国能按需印钱,能花未来的钱有关系的。美国敢于这样做,也是因为因此而引起的货币的贬值效应,能把大部分转嫁到国外去了,自己只需要承受一小部分。中国就做不到这一点了。

我也很高兴能跟你深刻讨论。你也很有想法。
WoJian at 3/02/2010 10:50 快速引用
社会结构和人的思想,二者都是受理论主宰的。
中国哪有正经的社会理论,马列教条是一面早已被苏东丢弃的破旗,毛泽东思想虽好,但需要与时俱进。所以,任何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人都应尽自己的一份力。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2/2010 10:57 快速引用
我所谓的美国社会结构创新指的不是现在,而是开国一代在建国时煞费苦心搞出来的“美利坚合众国”。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2/2010 11:00 快速引用
Absaz :
是不是就是社会结构与人两个问题. 这个结构要有鼓励人向上的一面,也要有惩罚邪恶的一面.


是啊。

但是社会结构,用大家现在认为的一切按照条文的以法制国,我看是完全行不通的。按条文办事,意思就是,所有的违犯都要追究了。这样,好处是避免了其中有人以权谋私,但坏处,就在于在细节中纠缠不清,浪费公共资源。而且自以为找到法律空子的人,认为自己可以坏得理直气壮。

而国家管理的理念,我认为引导是主要的。所以法应该起示范作用,用法来教育人们,让人们自律,实现行为的规范化。所以法的执行,应该是从重打击的要大力宣传,中间再找一批惩罚,让犯罪成本高于犯罪收获,让大部分的人不敢就可以了,让大家按照各自的理解建立一个公正的概念,不需要追求事无巨细的字面绝对公正。

对于一部分人需要处理,一部分人不需要处理的事情,更是需要不是依靠法,而是依靠社会道德的舆论监督来执行。而完全把法绝对化,就会让人把道德丢到一边。美国的银行家,其实犯的就是这个错误,自己捞钱,损害国家利益,但是既然不犯法,他认为可以照做不误的,坏得理直气壮。

美国以前法制实现的成功,与建国初期国民大部分是清教徒很有关系的,主动去钻法律空子的人,不会层出不穷。然后按照时间演变,有了空子就堵,才发展成了现在成熟的法律体系。但这个体系,已经因为太复杂臃肿,而成为了有钱人能利用,无钱人难利用了,成为了有钱人的工具,同时也失去了法律的教育意义,也是需要进行简单化改革了。

而现在的中国却没这个条件,所以完全的法制是建立不起来的,这样的走向是错误的道路。
WoJian at 3/02/2010 11:09 快速引用
老朱
我同意要有一套优秀的理论指导社会和人的行为。你的理论是什麽呢?

我见
对,鼓励人向上应是主要的一面,所以我把它放在前面了,但要有法,也要普法。法不完善才会有人钻空子。总有那种人, 一小鱼腥一锅的。如果一帮自私自立的人掌权或撰法,大众肯定遭殃。
Absaz at 3/02/2010 11:47 快速引用
WoJian :
。。。法应该起示范作用,用法来教育人们,让人们自律,实现行为的规范化。所以法的执行,应该是从重打击的要大力宣传,中间再找一批惩罚,让犯罪成本高于犯罪收获,让大部分的人不敢就可以了,。。。


法如果用来教育人们,会留下多大的可利用漏洞?
rogerlee at 3/02/2010 12:13 快速引用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Quincy08 at 3/02/2010 12:28 快速引用
WoJian的理想是"为帝王师",不过象他这种不会阴谋诡计的书生,没哪个帝王会感兴趣。 Laughing Laughing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MorningMoon at 3/02/2010 12:33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WoJian的理想是"为帝王师",不过象他这种不会阴谋诡计的书生,没哪个帝王会感兴趣。 Laughing Laughing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怎么没有用呀。我能对政策对人们心理的长期影响进行预测,能预见未来,很有用的吧。
WoJian at 3/02/2010 12:40 快速引用
"法治"是一种很差劲的体制,只比无政府强一点.
高级的体制应该是"仁治".
有中国先辈打下的文化厚底,有毛泽东对中国社会的改造,有30余年的经验教训,有无数一如我等匹夫的热心探索,一种"仁治"体制指日可待.
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勤劳智慧的人,我们能够为人类作出应有的,即最大的贡献.
最大的贡献就是展示给全人类一种最美好的社会制度.
这种社会制度不是"共产主义",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和谐社会".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2/2010 12:4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我还可以论证,任何人在中国称帝无法成立,因为人民已经有当家的愿望,不会服的,也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贡献,能有这种威望。
WoJian at 3/02/2010 12:42 快速引用
我的理论体系是:<和谐社会的政治经济学>.
咱们以后从容地侃.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3/02/2010 12:44 快速引用
WoJian :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我还可以论证,任何人在中国称帝无法成立,因为人民已经有当家的愿望,不会服的,也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贡献,能有这种威望。


很多人都已经称过喽,只是被政府取缔了。
Quincy08 at 3/02/2010 12:46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法应该起示范作用,用法来教育人们,让人们自律,实现行为的规范化。所以法的执行,应该是从重打击的要大力宣传,中间再找一批惩罚,让犯罪成本高于犯罪收获,让大部分的人不敢就可以了,。。。


法如果用来教育人们,会留下多大的可利用漏洞?


首先,不是不要法,不执法。

但是,要建立执法不完全是按字面办事这个机械的概念,而是在法律有缺陷的时候,有执法的变通性,以实现社会公正为准则。

也就是说,按条文难以掌握的时候,以人治来替代。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人不要光依赖法的条文,而忽视社会的道德要求。而且,在自律的时候,能多加一条不要伤害社会的这个公平准则,而不是找到法律漏洞就可以公开做坏事。这样做的坏处,就是人治,就容易带进人的缺陷了。对于缺陷,我的建议,可以采用多个法官的方式,增加人家买通法官的难度。

现在,用了“人治”这个词了,你按照这个概念,重新问你的问题吧。
WoJian at 3/02/2010 12:5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我还可以论证,任何人在中国称帝无法成立,因为人民已经有当家的愿望,不会服的,也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贡献,能有这种威望。


很多人都已经称过喽,只是被政府取缔了。


称帝即使有欲望也不太可能,争取做孔子再生吧。做孔子先要找弟子,大家给他推荐几个弟子吧。
rogerlee at 3/02/2010 13:01 快速引用
rogerlee :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我还可以论证,任何人在中国称帝无法成立,因为人民已经有当家的愿望,不会服的,也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贡献,能有这种威望。


很多人都已经称过喽,只是被政府取缔了。


称帝即使有欲望也不太可能,争取做孔子再生吧。做孔子先要找弟子,大家给他推荐几个弟子吧。


老朱和wojian可以成立仁党了。
Quincy08 at 3/02/2010 13:11 快速引用
同意 WoJian最大的爱好就是教育别人,要是有人想吃白食,可以假称一下弟子,说不定他一高兴就请你吃饭。

rogerlee :


称帝即使有欲望也不太可能,争取做孔子再生吧。做孔子先要找弟子,大家给他推荐几个弟子吧。
MorningMoon at 3/02/2010 13:14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法应该起示范作用,用法来教育人们,让人们自律,实现行为的规范化。所以法的执行,应该是从重打击的要大力宣传,中间再找一批惩罚,让犯罪成本高于犯罪收获,让大部分的人不敢就可以了,。。。


法如果用来教育人们,会留下多大的可利用漏洞?


首先,不是不要法,不执法。

但是,要建立执法不完全是按字面办事这个机械的概念,而是在法律有缺陷的时候,有执法的变通性,以实现社会公正为准则。

也就是说,按条文难以掌握的时候,以人治来替代。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人不要光依赖法的条文,而忽视社会的道德要求。而且,在自律的时候,能多加一条不要伤害社会的这个公平准则,而不是找到法律漏洞就可以公开做坏事。这样做的坏处,就是人治,就容易带进人的缺陷了。对于缺陷,我的建议,可以采用多个法官的方式,增加人家买通法官的难度。

现在,用了“人治”这个词了,你按照这个概念,重新问你的问题吧。


“人治”漏洞就更大了。杀人犯杀人,法官可以找个被杀者惹人生气的缺点毛病,一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人犯就可以放了。多少个法官也一样。这漏洞还小吗?再说法官能说多加几个就加几个吗?美国的陪审团成员是普通百姓,还有人说成本高,多几个法官,成本更高了。如果法官的意见不一致,又怎么办?投票吗?

只要法官可以不依赖法的条文,道德就成了手里的泥,捏成什么样的都有可能,因为道德没有严格的限定。
rogerlee at 3/02/2010 14:38 快速引用
rogerlee :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我还可以论证,任何人在中国称帝无法成立,因为人民已经有当家的愿望,不会服的,也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贡献,能有这种威望。


很多人都已经称过喽,只是被政府取缔了。


称帝即使有欲望也不太可能,争取做孔子再生吧。做孔子先要找弟子,大家给他推荐几个弟子吧。


看成 争取生孔子吧

心想主席思路就是活啊,当不了皇帝,也可以当孔子他爹。。。
开会 at 3/02/2010 16:00 快速引用
开会 :
rogerlee :
Quincy08 :
WoJian :
Quincy08 :
我觉得wojian有称帝的欲望。
先是论证民主没用,
再后论证法制没用。


我还可以论证,任何人在中国称帝无法成立,因为人民已经有当家的愿望,不会服的,也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贡献,能有这种威望。


很多人都已经称过喽,只是被政府取缔了。


称帝即使有欲望也不太可能,争取做孔子再生吧。做孔子先要找弟子,大家给他推荐几个弟子吧。


看成 争取生孔子吧

心想主席思路就是活啊,当不了皇帝,也可以当孔子他爹。。。



Laughing Laughing 牛
WoJian at 3/02/2010 17:22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法应该起示范作用,用法来教育人们,让人们自律,实现行为的规范化。所以法的执行,应该是从重打击的要大力宣传,中间再找一批惩罚,让犯罪成本高于犯罪收获,让大部分的人不敢就可以了,。。。


法如果用来教育人们,会留下多大的可利用漏洞?


首先,不是不要法,不执法。

但是,要建立执法不完全是按字面办事这个机械的概念,而是在法律有缺陷的时候,有执法的变通性,以实现社会公正为准则。

也就是说,按条文难以掌握的时候,以人治来替代。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人不要光依赖法的条文,而忽视社会的道德要求。而且,在自律的时候,能多加一条不要伤害社会的这个公平准则,而不是找到法律漏洞就可以公开做坏事。这样做的坏处,就是人治,就容易带进人的缺陷了。对于缺陷,我的建议,可以采用多个法官的方式,增加人家买通法官的难度。

现在,用了“人治”这个词了,你按照这个概念,重新问你的问题吧。


“人治”漏洞就更大了。杀人犯杀人,法官可以找个被杀者惹人生气的缺点毛病,一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人犯就可以放了。多少个法官也一样。这漏洞还小吗?再说法官能说多加几个就加几个吗?美国的陪审团成员是普通百姓,还有人说成本高,多几个法官,成本更高了。如果法官的意见不一致,又怎么办?投票吗?

只要法官可以不依赖法的条文,道德就成了手里的泥,捏成什么样的都有可能,因为道德没有严格的限定。


你说的这种问题,好像根本不是属于法律条文不清楚的。

所以你举例子,也太喜欢采用歪曲的方式了。
WoJian at 3/02/2010 17:24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WoJian :
。。。法应该起示范作用,用法来教育人们,让人们自律,实现行为的规范化。所以法的执行,应该是从重打击的要大力宣传,中间再找一批惩罚,让犯罪成本高于犯罪收获,让大部分的人不敢就可以了,。。。


法如果用来教育人们,会留下多大的可利用漏洞?


首先,不是不要法,不执法。

但是,要建立执法不完全是按字面办事这个机械的概念,而是在法律有缺陷的时候,有执法的变通性,以实现社会公正为准则。

也就是说,按条文难以掌握的时候,以人治来替代。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人不要光依赖法的条文,而忽视社会的道德要求。而且,在自律的时候,能多加一条不要伤害社会的这个公平准则,而不是找到法律漏洞就可以公开做坏事。这样做的坏处,就是人治,就容易带进人的缺陷了。对于缺陷,我的建议,可以采用多个法官的方式,增加人家买通法官的难度。

现在,用了“人治”这个词了,你按照这个概念,重新问你的问题吧。


“人治”漏洞就更大了。杀人犯杀人,法官可以找个被杀者惹人生气的缺点毛病,一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人犯就可以放了。多少个法官也一样。这漏洞还小吗?再说法官能说多加几个就加几个吗?美国的陪审团成员是普通百姓,还有人说成本高,多几个法官,成本更高了。如果法官的意见不一致,又怎么办?投票吗?

只要法官可以不依赖法的条文,道德就成了手里的泥,捏成什么样的都有可能,因为道德没有严格的限定。


你说的这种问题,好像根本不是属于法律条文不清楚的。

所以你举例子,也太喜欢采用歪曲的方式了。


是啊,我说的就是法律条文清楚的情况(要不说漏洞大呢?),但法官可以“不光依赖法的条文”,而依靠道德要求做决定。

属于法律条文不清楚的,就更好办了。怎么说都有词,反正法律条文不清楚。
rogerlee at 3/02/2010 17:45 快速引用
[Time : 0.030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46.2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