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艳遇十全大补汇报 (武侠篇)感谢VV接龙,update到第四集 3/25/2010 14:39
西域是一个很适合杀人的地方.

我的剑在稀薄的空气中颤动如蜻蜓的翼。剑气的透明感穿过手腕, 很容易与皮肤下血管的淡青色搏动容为一体. 这时候我出剑就像意念一样快,像呼吸一样稳.

高原的阳光一片银白。青空无痕,连风的声音都听不见。如果可以一直停留在这一瞬那该多好。可惜那一点玫瑰色刺穿深蓝的天空,妖冶诡异,令我晕眩。

我习惯性地略闪了闪身,让血滴落地。

我不喜欢人家弄脏我的衣服。我是个女人。
-------------------------------------------------------------
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开始?没时间往下写,等我忙完了再说,嘻嘻

--------------------------------------------------------------
以后我就在这篇里接龙了,看能接到猴年马月去
too violent. he he 狂笑
Himalaya at 3/25/2010 14:41 快速引用
喜欢。 happy happy
WoJian at 3/25/2010 14:48 快速引用
知道是你写的,就觉得想搞笑版了哈
ilazxfe at 3/25/2010 14:59 快速引用
这是艳遇结束之后,杀人灭口吗?

写的很牛。牛 牛

sommer33 :
西域是一个很适合杀人的地方.

我的剑在稀薄的空气中颤动如蜻蜓的翼。剑气的透明感穿过手腕, 很容易与皮肤下血管的淡青色搏动容为一体. 这时候我出剑就像意念一样快,像呼吸一样稳.

高原的阳光一片银白。青空无痕,连风的声音都听不见。如果可以一直停留在这一瞬那该多好。可惜那一点玫瑰色刺穿深蓝的天空,妖冶诡异,令我晕眩。

我习惯性地略闪了闪身,让血滴落地。

我不喜欢人家弄脏我的衣服。我是个女人。

-------------------------------------------------------------
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开始?没时间往下写,等我忙完了再说,嘻嘻
Bono at 3/25/2010 15:01 快速引用
什么内容都没有。 frustrated
MorningMoon at 3/25/2010 15:01 快速引用
已经开写了,你的任务是组织筹款早茶。 smile

Himalaya :
too violent. he he 狂笑
MorningMoon at 3/25/2010 15:03 快速引用
Note: Chapter 1, Page 1.
rogerlee at 3/25/2010 15:28 快速引用
I guess people deliver it to her home directly already. wink

She has too many fans already. happy

MorningMoon :
已经开写了,你的任务是组织筹款早茶。 smile

Himalaya :
too violent. he he 狂笑
Himalaya at 3/25/2010 15:31 快速引用
老实交待,东邪西毒的脚本是不是你写的?
thinkhard at 3/25/2010 17:04 快速引用
rogerlee :
Note: Chapter 1, Page 1.


Laughing
你打算累死33啊

这篇我觉得写得非常好!是史上罕见的绝美的艳遇记叙文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心理刻画,一样都不少,超级细腻,超级传神。狂赞 牛 牛 33不出书太可惜了。
开会 at 3/25/2010 17:05 快速引用
开会 :
rogerlee :
Note: Chapter 1, Page 1.


Laughing
你打算累死33啊

这篇我觉得写得非常好!是史上罕见的绝美的艳遇记叙文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心理刻画,一样都不少,超级细腻,超级传神。狂赞 牛 牛 33不出书太可惜了。


Laughing

应该改成:

第一回合
rogerlee at 3/25/2010 17:11 快速引用
sommer33 :
西域是一个很适合杀人的地方.

我的剑在稀薄的空气中颤动如蜻蜓的翼。剑气的透明感穿过手腕, 很容易与皮肤下血管的淡青色搏动容为一体. 这时候我出剑就像意念一样快,像呼吸一样稳.

高原的阳光一片银白。青空无痕,连风的声音都听不见。如果可以一直停留在这一瞬那该多好。可惜那一点玫瑰色刺穿深蓝的天空,妖冶诡异,令我晕眩。

我习惯性地略闪了闪身,让血滴落地。

我不喜欢人家弄脏我的衣服。我是个女人。

-------------------------------------------------------------
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开始?没时间往下写,等我忙完了再说,嘻嘻


“东邪西毒”外传? 牛

rose rose
vieplivee at 3/25/2010 17:41 快速引用
我满怀希望的跑进来
真好看
太短了
没看够
support support support
fresh_orange at 3/25/2010 17:46 快速引用


我不是欧阳锋那样的职业杀手。我们蜀山慕容家还没有沦落到这一步。今年梨花还没有开的时候我收到我娘的口信,叫我去杀一个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娘说。其实她这话纯属多余。不该问的事情我从来不问。一个人要死在我手上,自然有它的因缘。知道得越少,出手越轻快。

吐蕃这地方我不是第一次来。密教的人认得我,我曾经在藏王的面前和他们交过手。这样很好,易容就不必了。再说江湖中人各有各的耳目,要被我杀的那个人不会不清楚我的行踪。我只需要等他来找我。一个要死的人通常没有太大的耐心。

今天是第7天。我照常在悦来客栈二楼喝酒。我在头发里编了些彩色赛珞路,好像是生怕人注意不到我。杀人这种事情其实很乏味,尤其是等待的过程实在缺乏美感。没有美感的事情我很难强迫自己去做,就好比练剑,如果不是当初握剑在手里,感觉到那道青凉的光在指尖玎玲作响,似乎要脱身而去,我才不会试着去抓住它。我喜欢稍纵即逝的美。

换句话说,那些不会幻灭的东西,不配被称为美,也绝不能引起我的渴望。

----------------------------------------------------------------------------

我发现做会儿事又来写几个字是蛮好的劳役结合呢。不过这啥时候才能写完阿。。。

我跟二狗说在把艳遇写成武侠,他很激动,以为我要搞出“卧虎藏龙”那样的东西来了 Laughing
sommer33 at 3/25/2010 20:27 快速引用
不错,不错 support Success
MorningMoon at 3/25/2010 21:05 快速引用
哈哈,赶上直播了,精彩啊 崇拜 崇拜

ps, 可怜的二狗就这么被忽悠了,居然不吃醋 Laughing
emory at 3/25/2010 21:23 快速引用
牛 rose

xi huan.
wildcrane at 3/25/2010 21:29 快速引用


我确定我杀错了人。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感不到兵刃的寒气,我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才对。但是那时我等了7天,我的气脉开始有不易察觉的浮动。师父早就说过我的性情会害了我,一个真正的高手也许等上七十天也仍然气息调匀。我却不以为然。如果没有性情,那么我和少林武当那些利欲横流的秃和尚假道士又有什么区别?剑随心走,不是这些突流奔触,我的剑法也不会如此迤逦清奇。不是我自傲,最近几年我已经很难遇到对手。

我以为这是一个真正值得引我出剑的人,因为他居然可以把自己的内力隐藏得如此之好。我缓缓地望向他。我说不好他是纯粹的吐蕃血统还是有一点突厥的混杂。因为那狭长的脸颊和锋利的鼻子虽然是康巴一带的标志,但那双深陷的眼睛让我想起更北一点的游牧民族。 没有人在死之前没有话说。所以我等他开口。

“你要不要一壶酥油茶?”他说。

我喜欢有幽默感的人。我会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我说:

“好。”

他给我倒上茶。我当然会留意奶的颜色和茶渣的形状,但是北边的吐蕃人和喜欢下毒的珞巴族有宿怨,没有人会傻到在这里树敌。再说喇嘛统治的地区看重佛法加持,中原的下三烂手法极为少见。

“我看见你用手指蘸酒在桌上写字”。

“不是所有会武功的人都不识字”。我面无表情。

“噢”。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我稍微觉得有点诧异。杀人前的对话不外乎几类,有的人想知道仇家是谁,有的人想知道他必死的原因。有的人会对你倾诉他短暂而没有建树的一生,向你展示他身上的新伤旧痛,希望博得你的同情,也有的人会夸耀他的武功,他的师门,他的战绩,想赢得你的尊敬,甚至击挫你的锐气。最常见的当然是恭维你在江湖上的威名,你广为流传的作为和美貌,以欺在刀下留个活口。我有耐心的时候会听对方唠叨一整个晚上,让他为我付了酒钱,再耸耸肩说 I’m sorry (这是我从波斯国的一个小孩那里学来的)。更多的时候他们的口臭惹得我心烦,我就一招之内断他的经脉,让他在黎明到来的两个时辰里痛苦而卑微地死去。偶尔那种有点来头能陪我练剑的,在十招之类也被我看出破绽,挑剑走人。

如今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有什么关子好卖。

过了一会儿,他果然再过来,却是手里拿了一碗水。我在心里嘀咕,又不是杀鸡,你还带个碗来接血。还是你以为我的碧云剑跟那些烂菜刀一样需要清洗?以血养刃的传说你不会没有听过吧。

这个吐蕃人笑了笑,自顾朝我桌上的一盆西域龙舌兰浇去。蛮人喜欢艳丽的花草,即使在客栈这种是非之地也四处摆放,这不会引起我特殊的注意。引起我注意的是,那水浇上去,却直直从盆底流了出来。我心下一惊。我没有想到全国连锁的江湖知名品牌悦来客栈也被此人所收买。这明明是一盆假花!我的手感觉到了剑柄上那熟悉的蛇形花纹。

一秒钟的寂静。然后我听到慌乱收拾残局和道歉的声音。我忽然很想笑。在看上去危险的时刻我总是想笑。我总是以笑来表达对前一秒的自己的藐视。我喜欢在蛮夷的地方行走,因为不管是侠客还是邪异,都无法应对这块土地上的人的滑稽和不可预料。兴许本土化了的悦来客栈竟反过来出卖了他。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在乌烟瘴气的中原武林是经历不到的,于是越发忍俊不止。我提醒了自己一下,再让他看见我的笑,会有损我的犀利。于是我低头往杯子里再斟了半杯茶。

他再在我眼前出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马尾七弦琴。他拨弄了两根琴弦。我在里面听出了紧张,但是奇怪,即没有恹气,也没有杀气。“琴瑟友之,钟鼓乐之”, 这绝情门门主的招式我倒是认了出来。三年前她曾跟我过到五十招,因为知道我的心性容易被琴声所乱。其实我在第十四招上就已经知道结果,只是我对美的东西都不能拒绝,所以白白又多听了三十六招才在剑上震出龙吟之声。那段琴声委婉动人,我至今仍觉得付出五十招的声名也没什么不值得。 也正因为三年前这个交手,我可以肯定眼前的人与绝情门决无任何瓜葛。我开始奇怪这种繁琐的求死路数,并且预感到爆笑将无可避免。 我忽然对我娘给我的这个差事产生了一点恶作剧的情结。没有新鲜的元素,杀人的人到后来就会感觉比较寂寞。想到这一点,我变得有点心不在焉。外面,高原的天空蓝得发黑。

琴声嘎然而止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动手。我不想杀错人。

小二送来帐本。说是天色不早,我要等的人不一定会来,不如有什么口信,留下来可以捎带。 我翻开第一页,看到上面用新鲜的墨迹写着一句话:“敢问姑娘的QQ号为何?”我知道一个纯粹的吐蕃人不可能对中原门派间的联络暗语如此通晓。我的剑从裙边上倏忽而出。

剑上轻微的光在一片漆黑中穿越,在广漠的还未到达的虚无中,我感觉不对。因为完全没有来自对方的阻挡或者避让。我想用内力偏倚剑锋,但是已经太迟了。慕容三三的剑太快,它一出手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与轨道,就像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它们由人发生,却不由人结束,就像留出眼眶的一滴泪,一旦滚动就无法再回到最初完美的椭圆形态。我只知道当金属穿透他的心脏的时候,他没有承受太大的痛苦。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呻吟。

我这时候才第一次看清他散乱的长发下埋藏着的清秀的侧面,让人想起马背上的微风。

第八天的早上,我在晨曦中动身。我得到消息说,我要杀的那个人往天竺去了。

看来这次往西的路,会比我想象的漫长。

(未完待续)
sommer33 at 3/26/2010 01:40 快速引用
太精彩了,你应该去写小说 崇拜 崇拜
MorningMoon at 3/26/2010 06:56 快速引用
哇,活脱脱的性情跃然纸上。 牛 牛 真是可惜呀,不是傍晚的时候对着明月把着酒来欣赏这段文字的。
WoJian at 3/26/2010 10:09 快速引用
短暂的艳遇写得这么精彩啊 崇拜 崇拜
申请加入三三的粉丝团
support Success
Hubert at 3/26/2010 11:10 快速引用
写得太好了!比我看过的所有网络小说都高好几个数量级!狂赞!!!一定要出书啊33! 崇拜 崇拜 happy happy happy
开会 at 3/26/2010 11:26 快速引用
sommer33 :


我确定我杀错了人。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感不到兵刃的寒气,我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才对。但是那时我等了7天,我的气脉开始有不易察觉的浮动。师父早就说过我的性情会害了我,一个真正的高手也许等上七十天也仍然气息调匀。我却不以为然。如果没有性情,那么我和少林武当那些利欲横流的秃和尚假道士又有什么区别?剑随心走,不是这些突流奔触,我的剑法也不会如此迤逦清奇。不是我自傲,最近几年我已经很难遇到对手。

我以为这是一个真正值得引我出剑的人,因为他居然可以把自己的内力隐藏得如此之好。我缓缓地望向他。我说不好他是纯粹的吐蕃血统还是有一点突厥的混杂。因为那狭长的脸颊和锋利的鼻子虽然是康巴一带的标志,但那双深陷的眼睛让我想起更北一点的游牧民族。 没有人在死之前没有话说。所以我等他开口。

“你要不要一壶酥油茶?”他说。

我喜欢有幽默感的人。我会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我说:

“好。”

他给我倒上茶。我当然会留意奶的颜色和茶渣的形状,但是北边的吐蕃人和喜欢下毒的珞巴族有宿怨,没有人会傻到在这里树敌。再说喇嘛统治的地区看重佛法加持,中原的下三烂手法极为少见。

“我看见你用手指蘸酒在桌上写字”。

“不是所有会武功的人都不识字”。我面无表情。

“噢”。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我稍微觉得有点诧异。杀人前的对话不外乎几类,有的人想知道仇家是谁,有的人想知道他必死的原因。有的人会对你倾诉他短暂而没有建树的一生,向你展示他身上的新伤旧痛,希望博得你的同情,也有的人会夸耀他的武功,他的师门,他的战绩,想赢得你的尊敬,甚至击挫你的锐气。最常见的当然是恭维你在江湖上的威名,你广为流传的作为和美貌,以欺在刀下留个活口。我有耐心的时候会听对方唠叨一整个晚上,让他为我付了酒钱,再耸耸肩说 I’m sorry (这是我从波斯国的一个小孩那里学来的)。更多的时候他们的口臭惹得我心烦,我就一招之内断他的经脉,让他在黎明到来的两个时辰里痛苦而卑微地死去。偶尔那种有点来头能陪我练剑的,在十招之类也被我看出破绽,挑剑走人。

如今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有什么关子好卖。

过了一会儿,他果然再过来,却是手里拿了一碗水。我在心里嘀咕,又不是杀鸡,你还带个碗来接血。还是你以为我的碧云剑跟那些烂菜刀一样需要清洗?以血养刃的传说你不会没有听过吧。

这个吐蕃人笑了笑,自顾朝我桌上的一盆西域龙舌兰浇去。蛮人喜欢艳丽的花草,即使在客栈这种是非之地也四处摆放,这不会引起我特殊的注意。引起我注意的是,那水浇上去,却直直从盆底流了出来。我心下一惊。我没有想到全国连锁的江湖知名品牌悦来客栈也被此人所收买。这明明是一盆假花!我的手感觉到了剑柄上那熟悉的蛇形花纹。

一秒钟的寂静。然后我听到慌乱收拾残局和道歉的声音。我忽然很想笑。在看上去危险的时刻我总是想笑。我总是以笑来表达对前一秒的自己的藐视。我喜欢在蛮夷的地方行走,因为不管是侠客还是邪异,都无法应对这块土地上的人的滑稽和不可预料。兴许本土化了的悦来客栈竟反过来出卖了他。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在乌烟瘴气的中原武林是经历不到的,于是越发忍俊不止。我提醒了自己一下,再让他看见我的笑,会有损我的犀利。于是我低头往杯子里再斟了半杯茶。

他再在我眼前出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马尾七弦琴。他拨弄了两根琴弦。我在里面听出了紧张,但是奇怪,即没有恹气,也没有杀气。“琴瑟友之,钟鼓乐之”, 这绝情门门主的招式我倒是认了出来。三年前她曾跟我过到五十招,因为知道我的心性容易被琴声所乱。其实我在第十四招上就已经知道结果,只是我对美的东西都不能拒绝,所以白白又多听了三十六招才在剑上震出龙吟之声。那段琴声委婉动人,我至今仍觉得付出五十招的声名也没什么不值得。 也正因为三年前这个交手,我可以肯定眼前的人与绝情门决无任何瓜葛。我开始奇怪这种繁琐的求死路数,并且预感到爆笑将无可避免。 我忽然对我娘给我的这个差事产生了一点恶作剧的情结。没有新鲜的元素,杀人的人到后来就会感觉比较寂寞。想到这一点,我变得有点心不在焉。外面,高原的天空蓝得发黑

琴声嘎然而止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动手。我不想杀错人。

小二送来帐本。说是天色不早,我要等的人不一定会来,不如有什么口信,留下来可以捎带。 我翻开第一页,看到上面用新鲜的墨迹写着一句话:“敢问姑娘的QQ号为何?”我知道一个纯粹的吐蕃人不可能对中原门派间的联络暗语如此通晓。我的剑从裙边上倏忽而出。

剑上轻微的光在一片漆黑中穿越,在广漠的还未到达的虚无中,我感觉不对。因为完全没有来自对方的阻挡或者避让。我想用内力偏倚剑锋,但是已经太迟了。慕容三三的剑太快,它一出手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与轨道,就像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它们由人发生,却不由人结束,就像留出眼眶的一滴泪,一旦滚动就无法再回到最初完美的椭圆形态。我只知道当金属穿透他的心脏的时候,他没有承受太大的痛苦。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呻吟。

我这时候才第一次看清他散乱的长发下埋藏着的清秀的侧面,让人想起马背上的微风。

第八天的早上,我在晨曦中动身。我得到消息说,我要杀的那个人往天竺去了。

看来这次往西的路,会比我想象的漫长。

(未完待续)


喜欢阿

(只是艳遇完了再杀也不迟啊,可惜了这清秀的后生 wink
wildcrane at 3/26/2010 11:48 快速引用
色没看到就见刀了。
Quincy08 at 3/26/2010 11:57 快速引用
fresh_orange at 3/26/2010 12:13 快速引用
怎么越读越象是梦境?
rogerlee at 3/26/2010 12:48 快速引用
崇拜 崇拜 崇拜
bagofbones at 3/26/2010 13:21 快速引用
慕容三三,偶像~
vieplivee at 3/26/2010 13:55 快速引用
果不其然,先有艳遇,再下杀手

牛 牛

楼主知道充分享受生活,才会享受到杀人的快感和迷茫


比古龙写的好
Bono at 3/26/2010 16:14 快速引用
Bono :
果不其然,先有艳遇,再下杀手

牛 牛

楼主知道充分享受生活,才会享受到杀人的快感和迷茫


比古龙写的好


你更 牛 ,怎么看出来的?
属于不言而喻吗?
wildcrane at 3/26/2010 16:22 快速引用
哈哈...

那个女子洋溢着微笑走来
十步之遥,她突然形容枯槁
摇摆的群裾如黑色的海水
席卷纷至,我在其中隐退

化骨粉?血磷甲?荡情花?
被不知名的药物夺走生命
我徒然张口,叫不出声来
从脚底向上蔓延着浓黄的烟
vieplivee at 3/26/2010 17:51 快速引用
都写得这么恐怖啊。 Surprised 崇拜 崇拜

vieplivee :
哈哈...

那个女子洋溢着微笑走来
十步之遥,她突然形容枯槁
摇摆的群裾如黑色的海水
席卷纷至,我在其中隐退

化骨粉?血磷甲?荡情花?
被不知名的药物夺走生命
我徒然张口,叫不出声来
从脚底向上蔓延着浓黄的烟
MorningMoon at 3/26/2010 17:54 快速引用
狂笑 狂笑 牛 牛

vieplivee :
哈哈...

那个女子洋溢着微笑走来
十步之遥,她突然形容枯槁
摇摆的群裾如黑色的海水
席卷纷至,我在其中隐退

化骨粉?血磷甲?荡情花?
被不知名的药物夺走生命
我徒然张口,叫不出声来
从脚底向上蔓延着浓黄的烟
sommer33 at 3/26/2010 18:41 快速引用
sommer33 :
狂笑 狂笑 牛 牛

vieplivee :
哈哈...

那个女子洋溢着微笑走来
十步之遥,她突然形容枯槁
摇摆的群裾如黑色的海水
席卷纷至,我在其中隐退

化骨粉?血磷甲?荡情花?
被不知名的药物夺走生命
我徒然张口,叫不出声来
从脚底向上蔓延着浓黄的烟

我发现十年前的我跟你满心有灵犀呀。
vieplivee at 3/26/2010 19:01 快速引用
吭哧吭哧跑来支持~~
原来是如此绝妙的剑法:)
abl at 3/28/2010 09:19 快速引用
周末没更新呀?

==========================

一、

西域是一个很适合杀人的地方.

我的剑在稀薄的空气中颤动如蜻蜓的翼。剑气的透明感穿过手腕, 很容易与皮肤下血管的淡青色搏动容为一体. 这时候我出剑就像意念一样快,像呼吸一样稳.

高原的阳光一片银白。青空无痕,连风的声音都听不见。如果可以一直停留在这一瞬那该多好。可惜那一点玫瑰色刺穿深蓝的天空,妖冶诡异,令我晕眩。

我习惯性地略闪了闪身,让血滴落地。

我不喜欢人家弄脏我的衣服。我是个女人。

******

二、

我不是欧阳锋那样的职业杀手。我们蜀山慕容家还没有沦落到这一步。今年梨花还没有开的时候我收到我娘的口信,叫我去杀一个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娘说。其实她这话纯属多余。不该问的事情我从来不问。一个人要死在我手上,自然有它的因缘。知道得越少,出手越轻快。

吐蕃这地方我不是第一次来。密教的人认得我,我曾经在藏王的面前和他们交过手。这样很好,易容就不必了。再说江湖中人各有各的耳目,要被我杀的那个人不会不清楚我的行踪。我只需要等他来找我。一个要死的人通常没有太大的耐心。

今天是第7天。我照常在悦来客栈二楼喝酒。我在头发里编了些彩色赛珞路,好像是生怕人注意不到我。杀人这种事情其实很乏味,尤其是等待的过程实在缺乏美感。没有美感的事情我很难强迫自己去做,就好比练剑,如果不是当初握剑在手里,感觉到那道青凉的光在指尖玎玲作响,似乎要脱身而去,我才不会试着去抓住它。我喜欢稍纵即逝的美。

换句话说,那些不会幻灭的东西,不配被称为美,也绝不能引起我的渴望。

******

三 、

我确定我杀错了人。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感不到兵刃的寒气,我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才对。但是那时我等了7天,我的气脉开始有不易察觉的浮动。师父早就说过我的性情会害了我,一个真正的高手也许等上七十天也仍然气息调匀。我却不以为然。如果没有性情,那么我和少林武当那些利欲横流的秃和尚假道士又有什么区别?剑随心走,不是这些突流奔触,我的剑法也不会如此迤逦清奇。不是我自傲,最近几年我已经很难遇到对手。

我以为这是一个真正值得引我出剑的人,因为他居然可以把自己的内力隐藏得如此之好。我缓缓地望向他。我说不好他是纯粹的吐蕃血统还是有一点突厥的混杂。因为那狭长的脸颊和锋利的鼻子虽然是康巴一带的标志,但那双深陷的眼睛让我想起更北一点的游牧民族。 没有人在死之前没有话说。所以我等他开口。

“你要不要一壶酥油茶?”他说。

我喜欢有幽默感的人。我会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我说:

“好。”

他给我倒上茶。我当然会留意奶的颜色和茶渣的形状,但是北边的吐蕃人和喜欢下毒的珞巴族有宿怨,没有人会傻到在这里树敌。再说喇嘛统治的地区看重佛法加持,中原的下三烂手法极为少见。

“我看见你用手指蘸酒在桌上写字”。

“不是所有会武功的人都不识字”。我面无表情。

“噢”。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我稍微觉得有点诧异。杀人前的对话不外乎几类,有的人想知道仇家是谁,有的人想知道他必死的原因。有的人会对你倾诉他短暂而没有建树的一生,向你展示他身上的新伤旧痛,希望博得你的同情,也有的人会夸耀他的武功,他的师门,他的战绩,想赢得你的尊敬,甚至击挫你的锐气。最常见的当然是恭维你在江湖上的威名,你广为流传的作为和美貌,以欺在刀下留个活口。我有耐心的时候会听对方唠叨一整个晚上,让他为我付了酒钱,再耸耸肩说 I’m sorry (这是我从波斯国的一个小孩那里学来的)。更多的时候他们的口臭惹得我心烦,我就一招之内断他的经脉,让他在黎明到来的两个时辰里痛苦而卑微地死去。偶尔那种有点来头能陪我练剑的,在十招之类也被我看出破绽,挑剑走人。

如今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有什么关子好卖。

过了一会儿,他果然再过来,却是手里拿了一碗水。我在心里嘀咕,又不是杀鸡,你还带个碗来接血。还是你以为我的碧云剑跟那些烂菜刀一样需要清洗?以血养刃的传说你不会没有听过吧。

这个吐蕃人笑了笑,自顾朝我桌上的一盆西域龙舌兰浇去。蛮人喜欢艳丽的花草,即使在客栈这种是非之地也四处摆放,这不会引起我特殊的注意。引起我注意的是,那水浇上去,却直直从盆底流了出来。我心下一惊。我没有想到全国连锁的江湖知名品牌悦来客栈也被此人所收买。这明明是一盆假花!我的手感觉到了剑柄上那熟悉的蛇形花纹。

一秒钟的寂静。然后我听到慌乱收拾残局和道歉的声音。我忽然很想笑。在看上去危险的时刻我总是想笑。我总是以笑来表达对前一秒的自己的藐视。我喜欢在蛮夷的地方行走,因为不管是侠客还是邪异,都无法应对这块土地上的人的滑稽和不可预料。兴许本土化了的悦来客栈竟反过来出卖了他。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在乌烟瘴气的中原武林是经历不到的,于是越发忍俊不止。我提醒了自己一下,再让他看见我的笑,会有损我的犀利。于是我低头往杯子里再斟了半杯茶。

他再在我眼前出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马尾七弦琴。他拨弄了两根琴弦。我在里面听出了紧张,但是奇怪,即没有恹气,也没有杀气。“琴瑟友之,钟鼓乐之”, 这绝情门门主的招式我倒是认了出来。三年前她曾跟我过到五十招,因为知道我的心性容易被琴声所乱。其实我在第十四招上就已经知道结果,只是我对美的东西都不能拒绝,所以白白又多听了三十六招才在剑上震出龙吟之声。那段琴声委婉动人,我至今仍觉得付出五十招的声名也没什么不值得。 也正因为三年前这个交手,我可以肯定眼前的人与绝情门决无任何瓜葛。我开始奇怪这种繁琐的求死路数,并且预感到爆笑将无可避免。 我忽然对我娘给我的这个差事产生了一点恶作剧的情结。没有新鲜的元素,杀人的人到后来就会感觉比较寂寞。想到这一点,我变得有点心不在焉。外面,高原的天空蓝得发黑。

琴声嘎然而止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动手。我不想杀错人。

小二送来帐本。说是天色不早,我要等的人不一定会来,不如有什么口信,留下来可以捎带。 我翻开第一页,看到上面用新鲜的墨迹写着一句话:“敢问姑娘的QQ号为何?”我知道一个纯粹的吐蕃人不可能对中原门派间的联络暗语如此通晓。我的剑从裙边上倏忽而出。

剑上轻微的光在一片漆黑中穿越,在广漠的还未到达的虚无中,我感觉不对。因为完全没有来自对方的阻挡或者避让。我想用内力偏倚剑锋,但是已经太迟了。慕容三三的剑太快,它一出手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与轨道,就像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它们由人发生,却不由人结束,就像留出眼眶的一滴泪,一旦滚动就无法再回到最初完美的椭圆形态。我只知道当金属穿透他的心脏的时候,他没有承受太大的痛苦。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呻吟。

我这时候才第一次看清他散乱的长发下埋藏着的清秀的侧面,让人想起马背上的微风。

第八天的早上,我在晨曦中动身。我得到消息说,我要杀的那个人往天竺去了。

看来这次往西的路,会比我想象的漫长。
vieplivee at 3/29/2010 15:01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周末没更新呀?

==========================


是不是33照顾我,要等到我闭关回来了再更新,可以让我尝新鲜的呀? wink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at 3/29/2010 16:24 快速引用
33,我尽力了──


慕容三三武侠故事.编外.苇氏三绝


竹林外有一个小酒馆,在这里据说能遇上各色不同型号的人。他们大多只为了暂时地停留一下,歇歇脚,喝上一杯,微醺半醉之后再次上路。有时多喝两杯,暂住一宿,无非为一点可能的额外的快活,碰上个把心仪的男人或者女人。我家就在附近,但这次是我第一回来这个酒馆。

不多日子前我听到传闻,从中原来了一个耀武扬威的小姑娘,胡乱编条小辫儿就冒充本地人,可她白皙光洁的肤色以及标致的五官分明不是当地姑娘长得出来的。更让人闻所未闻的是她出手之狠之重,一剑毙命,没人制得住她,甚至没人看见过她出剑的手。客人都少来了,大概难得接受挑战,对自己武功信心不足起来。情有可原,大家都是过客,谁会想在这么个荒郊野外死于非命?常年隐居的我,在这个晚上换上自己新织的布匹做成的衣裳,上面有我亲手绘制绣成的牡丹图。我带上简单的行李:一个针线小包,来到这个酒馆,静静地开始我的等候。

听说这个酒馆是附近生意最好的,可这实在很没道理。酒味发酸发陈,比我亲手酿造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要不是有点别的理由,我才不会出来喝这种奇怪味道的酒不是酒水不象水的馊味东西。于是我喝得非常非常之慢,一连两个晚上过去,一共才喝掉两杯,其中吐掉在地上倒有一杯半。这两天当中,我从不曾闭眼。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我不打算再入睡。

第三天傍晚,门外“嗖”地刮起一阵大风,红云从远处飘然降落。凌乱的风声去后,酒馆里一片肃杀的气息。突然有“当当当”的连续噪音,我环顾四周,尽是些呆若木鸡、神情如风中凌乱的人:酒保拿菜碟的手不住地发抖,客人们此起彼伏的牙齿打颤。这是一个有腔有调的合奏曲,我用脚轻轻给它打上拍子,然后取出针线锦囊,开始给左边衣袖的牡丹花绣上最后一片绿叶……

那柄剑被我察觉的时候,它已经抵达我的心脏深处。我微笑了一下,手中针线不停顿地绣下去,最后一下,两下,三下,咬断线头。这时,一小滩血迹方兀自从我心口部位的牡丹花正中间渗透出来,色泽艳丽,看上去就象是绣工的神来之笔。我点点头,说,“谢谢你。”

她显得如此惊讶,都忘记了收回她执剑的手。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仿佛第一次瞧见如此奇怪的人。我顾不上纳闷她的见多识广,努力调匀气息道,“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不及她问,我一口气不停地说下去。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她忍不住打断我的话头问道。

我的手指轻轻抚上那刚从我心脏里拔出的、带着我体温的剑端,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vieplivee at 3/29/2010 17:37 快速引用
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晕过去了,实在很不错,让我感到慕容三三顿时显得很不酷耶,恨恨恨! Mad 等我好好想想怎样才能酷过你 (很不容易呀,世界上最怕就是认真二字,最怕遇到的就是和你较真的人 frustrated
sommer33 at 3/29/2010 18:06 快速引用
sommer33 :
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晕过去了,实在很不错,让我感到慕容三三顿时显得很不酷耶,恨恨恨! Mad 等我好好想想怎样才能酷过你 (很不容易呀,世界上最怕就是认真二字,最怕遇到的就是和你较真的人 frustrated

唉,难道你也想练那个叫做“找死”的剑法不成。。。。我反正是很不接龙地立刻写死主角,就抽身走人啦。hahaha 还是你的写得精致有心思。我太随手啦。
vieplivee at 3/29/2010 18:22 快速引用
真乃过瘾啊。。。高人啊,能遇上不易。。。。
smilhaNew at 3/29/2010 20:24 快速引用
两位都很酷,可惜不是真的武功,要不你们俩可以比划一下。 崇拜 崇拜

sommer33 :
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晕过去了,实在很不错,让我感到慕容三三顿时显得很不酷耶,恨恨恨! Mad 等我好好想想怎样才能酷过你 (很不容易呀,世界上最怕就是认真二字,最怕遇到的就是和你较真的人 frustrated
MorningMoon at 3/29/2010 21:07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sommer33 :
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晕过去了,实在很不错,让我感到慕容三三顿时显得很不酷耶,恨恨恨! Mad 等我好好想想怎样才能酷过你 (很不容易呀,世界上最怕就是认真二字,最怕遇到的就是和你较真的人 frustrated

唉,难道你也想练那个叫做“找死”的剑法不成。。。。我反正是很不接龙地立刻写死主角,就抽身走人啦。hahaha 还是你的写得精致有心思。我太随手啦。


你写得很妙啊。也写得很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真是绝高的境界啊。 牛 牛

不过你没有接上33的,是没有把艳遇写进去。
WoJian at 3/29/2010 21:18 快速引用


人是冷酷的动物。一旦所追寻的意义消亡,依附其上的事物立刻就会成为褪色的海市辰楼。我一路向西,一次也没有回头。

不知道走了几天,黄昏的时候,我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子。等我看到客栈的酒帘儿时,我就变得和我的马一样干渴。我走进去,极为低调地脱下我那高调的红斗篷。人们在看我,这我不觉得稀奇。奇怪的是这酒馆里的人明明看到了我,又立即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甚至用夸张的声调继续说起话来。酒保过来唱喏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我忽然明白过来,我虽然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张面孔,可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我是谁。

江湖上一贯是这样。我在吐蕃错杀那个藏人的事一定被添油加醋地传开了, 而悦来客栈在炒作上一定功不可没。那些看到我出剑的人,大概会说他们连我的手也不曾看到,兴许我根本就没有手,就像多年前不可一世的黑蜘蛛苏丽珍。这故事也最容易自圆其说。因为一个有残疾的女人,内心才自然阴狠。其实他们若哪天传我连剑也没有,光凭眼光就能杀人,倒会是对我莫大的恭维,我便是在梦里也要大笑出声。

这掩耳盗铃的一干人里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我进来到现在,这个人是真的一动也没有动,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小时候学剑的时候,师父说练就一双蜂眼很重要。因为可以在一瞬间观24个刹那,世界一片浑沌,只有动的东西才能进入意念,这时候运剑,就像wii打飞碟一样简单。说白了不就是加强信号,排除干扰么。我因为自来逆反,一来二去倒练出了另外一种本事,就是在浑浊中取沉淀,在无常中取永恒。安然若素的东西更容易进入我的内存。一个专注的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即使她专注的东西不过是一帧我毫无概念的牡丹。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毫无缘由在这荒郊野里的小酒肆中绣牡丹,何况眼前这人相貌不凡。除非她是狐魅。而除去相貌,更加和这竹林村落格格不入的是她那身衣裳。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姻缘巧合。这女人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作着这般蹊跷的手工,这样华丽地出现,除了等我,别无其他解释。想不出来的东西,我便不想。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绣牡丹的女子开口了。 她说:

“我就是那个你要找的人。”

我笑了:

"哦?"

她这话并不使我惊奇。我找一个美丽又身穿云霞般的衣裳的人,本来就已经找了很久。我于是把这意思告诉她。

她微笑着说:

“谢谢你。那么我便纠正一下,我就是那个你要杀的人。”

“如此,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嘬了一口酒, “那么烦请姑娘验明正身,在下才好帮姑娘解脱。”

她把那朵牡丹贴在胸前,冷笑道:

“令堂和百花教二十年前在蝴蝶谷一战,你想来听说过?”

我当然知道,不就为了那本烂秘籍吗。

“令堂大概不愿意告诉你,秘籍只是个幌子。她和百花教对决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慕容完”。

我爹?算了吧,要我娘为了那个风流男人跟人打架,一天安排两场还得年中无休。

“令堂不跟别的女人计较,只是因为别的女人都没有子嗣。”

哈哈哈哈,我笑起来了:

“武林中人都知道百花教主中了我娘的冰麒麟,毒性发作,内力攻心而死。生过孩子的女人心有牵绊,玄脉不通,根本不可能被这独门暗器致命!”

哈哈哈哈,她也笑起来了:

"原来如你这般聪明的人,也以为这世界上非黑即白。除了生过和没有生过孩子,貌似还有一种状态叫做身怀六甲,你却不知道!长话短说。百花教主死时怀孕足6月,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会活下来。令堂也是在立春前才知道这件奇事。说到这里,冰雪如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她手里的那朵牡丹在刚绣好的绿叶衬托下,显得华美无比。

我站起身来。她也起身。

“好一个百花之王!“我说,”好一个同父异母的牡丹妹妹!”

她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除了骄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那就是幸福。不是一个人要死之前的解脱和轻松,而是,那种熟悉的,生最原始的,欲望最终得到满足的得意和慵懒。我忽然觉得被人强加上了一副枷锁。那东西,怎么说呢,就好像女人有一个经营了一生的玫瑰色花园 。男人只不过是路过,女人请他帮她关上园门。门一关上,玫瑰色花园就变成了完美的玫瑰色归宿。男人发现,他再也出不去了。

这个女人不过求一死。可是她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呢?我跟那个路过的男人一样委屈和不堪重负。随便怎么死一下不行么?随便找个罗里八嗦的电锯手不行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非要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和她永久结合在一起呢,即便她的确很好看?她是这样地自私。这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可是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美丽的睫毛,和那人间所没有的云霞一样的衣裳。我吃惊地发现自己内心澎湃着一种对于终极占有的癫狂。她为什么要求死,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被我的剑穿透之后,她那牡丹一样怒放的生命就终了, 我的剑将成为她身体唯一的记忆,永远无法再被涂改,或者,超越。这种会在某人的生命中留下刻印的虚荣鞭打着我,使我无暇顾及眼前的痛苦。我的自私,一点也不逊色于她。

在短短的对峙后,我出剑了。她的血渗出来,染在心口的那朵牡丹花上,绚丽得无可比拟。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都忘记了收回我执剑的手。我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绝美短暂的瞬间。

“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她说。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问道。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

“有一个秘密我忘了告诉你。我爹生我之后修炼蛤蟆功走火入魔,断了阴脉,从此再生不出女儿来。”

我拔剑而出。

那绝世的牡丹刺绣立时毁于磅礴的鲜血之中。
sommer33 at 3/30/2010 00:10 快速引用
VV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死我了,从9点写到现在,实在编不下去了!!我内力耗尽,精尽人亡 。。。
sommer33 at 3/30/2010 00:16 快速引用
sommer33 :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这一句有点意思 牛
PHOEBE at 3/30/2010 03:05 快速引用
崇拜 崇拜
MorningMoon at 3/30/2010 08:22 快速引用
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Who is 绿眼睛斯佳丽? You need to elaborate on this in the next chapter.


Laughing
Bono at 3/30/2010 09:10 快速引用
sommer33 :
VV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死我了,从9点写到现在,实在编不下去了!!我内力耗尽,精尽人亡 。。。


33太牛了. 写的真好看! 崇拜

女主的爹娘怎么认识成亲的?

女主的闺蜜呢也是杀手吗?
breezy at 3/30/2010 10:22 快速引用
出去几天,回来这里已经变成险恶江湖了. 两位美女大侠太厉害了....古龙再世 崇拜

(是古龙味更多于金庸味吧? )
Luanne at 3/30/2010 10:33 快速引用
sommer33 :
VV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死我了,从9点写到现在,实在编不下去了!!我内力耗尽,精尽人亡 。。。


妙啊,妙。ww的功夫厉害,果然逼你使出了绝招。 牛 牛

以前我并不理解为什么说是快意恩仇,现在有些明了了。

这次,是不是还是没杀对人呢?什么时候才能杀对呢?
WoJian at 3/30/2010 10:47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33,我尽力了──


慕容三三武侠故事.编外.苇氏三绝


竹林外有一个小酒馆,在这里据说能遇上各色不同型号的人。他们大多只为了暂时地停留一下,歇歇脚,喝上一杯,微醺半醉之后再次上路。有时多喝两杯,暂住一宿,无非为一点可能的额外的快活,碰上个把心仪的男人或者女人。我家就在附近,但这次是我第一回来这个酒馆。

不多日子前我听到传闻,从中原来了一个耀武扬威的小姑娘,胡乱编条小辫儿就冒充本地人,可她白皙光洁的肤色以及标致的五官分明不是当地姑娘长得出来的。更让人闻所未闻的是她出手之狠之重,一剑毙命,没人制得住她,甚至没人看见过她出剑的手。客人都少来了,大概难得接受挑战,对自己武功信心不足起来。情有可原,大家都是过客,谁会想在这么个荒郊野外死于非命?常年隐居的我,在这个晚上换上自己新织的布匹做成的衣裳,上面有我亲手绘制绣成的牡丹图。我带上简单的行李:一个针线小包,来到这个酒馆,静静地开始我的等候。

听说这个酒馆是附近生意最好的,可这实在很没道理。酒味发酸发陈,比我亲手酿造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要不是有点别的理由,我才不会出来喝这种奇怪味道的酒不是酒水不象水的馊味东西。于是我喝得非常非常之慢,一连两个晚上过去,一共才喝掉两杯,其中吐掉在地上倒有一杯半。这两天当中,我从不曾闭眼。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我不打算再入睡。

第三天傍晚,门外“嗖”地刮起一阵大风,红云从远处飘然降落。凌乱的风声去后,酒馆里一片肃杀的气息。突然有“当当当”的连续噪音,我环顾四周,尽是些呆若木鸡、神情如风中凌乱的人:酒保拿菜碟的手不住地发抖,客人们此起彼伏的牙齿打颤。这是一个有腔有调的合奏曲,我用脚轻轻给它打上拍子,然后取出针线锦囊,开始给左边衣袖的牡丹花绣上最后一片绿叶……

那柄剑被我察觉的时候,它已经抵达我的心脏深处。我微笑了一下,手中针线不停顿地绣下去,最后一下,两下,三下,咬断线头。这时,一小滩血迹方兀自从我心口部位的牡丹花正中间渗透出来,色泽艳丽,看上去就象是绣工的神来之笔。我点点头,说,“谢谢你。”

她显得如此惊讶,都忘记了收回她执剑的手。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仿佛第一次瞧见如此奇怪的人。我顾不上纳闷她的见多识广,努力调匀气息道,“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不及她问,我一口气不停地说下去。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她忍不住打断我的话头问道。

我的手指轻轻抚上那刚从我心脏里拔出的、带着我体温的剑端,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可惜了点.
真想看你们并驾齐驱几番之后, 再到第三绝不晚啊.
wildcrane at 3/30/2010 11:20 快速引用
sommer33 :


人是冷酷的动物。一旦所追寻的意义消亡,依附其上的事物立刻就会成为褪色的海市辰楼。我一路向西,一次也没有回头。

不知道走了几天,黄昏的时候,我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子。等我看到客栈的酒帘儿时,我就变得和我的马一样干渴。我走进去,极为低调地脱下我那高调的红斗篷。人们在看我,这我不觉得稀奇。奇怪的是这酒馆里的人明明看到了我,又立即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甚至用夸张的声调继续说起话来。酒保过来唱喏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我忽然明白过来,我虽然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张面孔,可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我是谁。

江湖上一贯是这样。我在吐蕃错杀那个藏人的事一定被添油加醋地传开了, 而悦来客栈在炒作上一定功不可没。那些看到我出剑的人,大概会说他们连我的手也不曾看到,兴许我根本就没有手,就像多年前不可一世的黑蜘蛛苏丽珍。这故事也最容易自圆其说。因为一个有残疾的女人,内心才自然阴狠。其实他们若哪天传我连剑也没有,光凭眼光就能杀人,倒会是对我莫大的恭维,我便是在梦里也要大笑出声。

这掩耳盗铃的一干人里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我进来到现在,这个人是真的一动也没有动,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小时候学剑的时候,师父说练就一双蜂眼很重要。因为可以在一瞬间观24个刹那,世界一片浑沌,只有动的东西才能进入意念,这时候运剑,就像wii打飞碟一样简单。说白了不就是加强信号,排除干扰么。我因为自来逆反,一来二去倒练出了另外一种本事,就是在浑浊中取沉淀,在无常中取永恒。安然若素的东西更容易进入我的内存。一个专注的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即使她专注的东西不过是一帧我毫无概念的牡丹。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毫无缘由在这荒郊野里的小酒肆中绣牡丹,何况眼前这人相貌不凡。除非她是狐魅。而除去相貌,更加和这竹林村落格格不入的是她那身衣裳。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姻缘巧合。这女人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作着这般蹊跷的手工,这样华丽地出现,除了等我,别无其他解释。想不出来的东西,我便不想。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绣牡丹的女子开口了。 她说:

“我就是那个你要找的人。”

我笑了:

"哦?"

她这话并不使我惊奇。我找一个美丽又身穿云霞般的衣裳的人,本来就已经找了很久。我于是把这意思告诉她。

她微笑着说:

“谢谢你。那么我便纠正一下,我就是那个你要杀的人。”

“如此,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嘬了一口酒, “那么烦请姑娘验明正身,在下才好帮姑娘解脱。”

她把那朵牡丹贴在胸前,冷笑道:

“令堂和百花教二十年前在蝴蝶谷一战,你想来听说过?”

我当然知道,不就为了那本烂秘籍吗。

“令堂大概不愿意告诉你,秘籍只是个幌子。她和百花教对决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慕容完”。

我爹?算了吧,要我娘为了那个风流男人跟人打架,一天安排两场还得年中无休。

“令堂不跟别的女人计较,只是因为别的女人都没有子嗣。”

哈哈哈哈,我笑起来了:

“武林中人都知道百花教主中了我娘的冰麒麟,毒性发作,内力攻心而死。生过孩子的女人心有牵绊,玄脉不通,根本不可能被这独门暗器致命!”

哈哈哈哈,她也笑起来了:

"原来如你这般聪明的人,也以为这世界上非黑即白。除了生过和没有生过孩子,貌似还有一种状态叫做身怀六甲,你却不知道!长话短说。百花教主死时怀孕足6月,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会活下来。令堂也是在立春前才知道这件奇事。说到这里,冰雪如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她手里的那朵牡丹在刚绣好的绿叶衬托下,显得华美无比。

我站起身来。她也起身。

“好一个百花之王!“我说,”好一个同父异母的牡丹妹妹!”

她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除了骄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那就是幸福。不是一个人要死之前的解脱和轻松,而是,那种熟悉的,生最原始的,欲望最终得到满足的得意和慵懒。我忽然觉得被人强加上了一副枷锁。那东西,怎么说呢,就好像女人有一个经营了一生的玫瑰色花园 。男人只不过是路过,女人请他帮她关上园门。门一关上,玫瑰色花园就变成了完美的玫瑰色归宿。男人发现,他再也出不去了。

这个女人不过求一死。可是她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呢?我跟那个路过的男人一样委屈和不堪重负。随便怎么死一下不行么?随便找个罗里八嗦的电锯手不行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非要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和她永久结合在一起呢,即便她的确很好看?她是这样地自私。这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可是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美丽的睫毛,和那人间所没有的云霞一样的衣裳。我吃惊地发现自己内心澎湃着一种对于终极占有的癫狂。她为什么要求死,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被我的剑穿透之后,她那牡丹一样怒放的生命就终了, 我的剑将成为她身体唯一的记忆,永远无法再被涂改,或者,超越。这种会在某人的生命中留下刻印的虚荣鞭打着我,使我无暇顾及眼前的痛苦。我的自私,一点也不逊色于她。

在短短的对峙后,我出剑了。她的血渗出来,染在心口的那朵牡丹花上,绚丽得无可比拟。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都忘记了收回我执剑的手。我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绝美短暂的瞬间。

“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她说。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问道。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

“有一个秘密我忘了告诉你。我爹生我之后修炼蛤蟆功走火入魔,断了阴脉,从此再生不出女儿来。”

我拔剑而出。

那绝世的牡丹刺绣立时毁于磅礴的鲜血之中。


牛 而不落俗. 崇拜 崇拜 我原来认为开会是练了几世的人精, 看来你前世的修炼还要精深 Laughing
除了最后一点点为了呼应有一点留俗了.
wildcrane at 3/30/2010 11:33 快速引用
崇拜 崇拜

“外遇”这个主题刚开始,就这么结束了?
rogerlee at 3/30/2010 12:04 快速引用
精彩! 配个图就更美了 崇拜 崇拜
tutu at 3/30/2010 12:20 快速引用
tutu :
精彩! 配个图就更美了 崇拜 崇拜


support support

要那种小人书样的线条画。
WoJian at 3/30/2010 12:33 快速引用
tutu :
精彩! 配个图就更美了 崇拜 崇拜


i have composing it all the way to work, even the details.

have to find time to achieve it - almost didn't come to work because of it, suppressed the desire.
wildcrane at 3/30/2010 14:08 快速引用
sommer33 :


人是冷酷的动物。一旦所追寻的意义消亡,依附其上的事物立刻就会成为褪色的海市辰楼。我一路向西,一次也没有回头。

开篇点题。我最近看到你这些字眼,很容易想到三岛由纪夫呀──难道是我神经过敏?

不知道走了几天,黄昏的时候,我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子。等我看到客栈的酒帘儿时,我就变得和我的马一样干渴。我走进去,极为低调地脱下我那高调的红斗篷。人们在看我,这我不觉得稀奇。奇怪的是这酒馆里的人明明看到了我,又立即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甚至用夸张的声调继续说起话来。酒保过来唱喏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我忽然明白过来,我虽然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张面孔,可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我是谁。

当个名人不容易呀,lol

江湖上一贯是这样。我在吐蕃错杀那个藏人的事一定被添油加醋地传开了, 而悦来客栈在炒作上一定功不可没。那些看到我出剑的人,大概会说他们连我的手也不曾看到,兴许我根本就没有手,就像多年前不可一世的黑蜘蛛苏丽珍。这故事也最容易自圆其说。因为一个有残疾的女人,内心才自然阴狠。其实他们若哪天传我连剑也没有,光凭眼光就能杀人,倒会是对我莫大的恭维,我便是在梦里也要大笑出声。

现代感超强!牛 关于黑蜘蛛的故事值得细说。。。?

我很看好你光凭眼光就能杀人的出手,那一眼的风情 smile


掩耳盗铃的一干人里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我进来到现在,这个人是真的一动也没有动,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小时候学剑的时候,师父说练就一双蜂眼很重要。因为可以在一瞬间观24个刹那,世界一片浑沌,只有动的东西才能进入意念,这时候运剑,就像wii打飞碟一样简单。说白了不就是加强信号,排除干扰么。我因为自来逆反,一来二去倒练出了另外一种本事,就是在浑浊中取沉淀,在无常中取永恒。安然若素的东西更容易进入我的内存。一个专注的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即使她专注的东西不过是一帧我毫无概念的牡丹

好一个逆反中练出来的本领!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毫无缘由在这荒郊野里的小酒肆中绣牡丹,何况眼前这人相貌不凡。除非她是狐魅。而除去相貌,更加和这竹林村落格格不入的是她那身衣裳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这段精致不多说。回头我们到了一处,慢慢聊衣裳再。smile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姻缘巧合。这女人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作着这般蹊跷的手工,这样华丽地出现,除了等我,别无其他解释。想不出来的东西,我便不想。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好奇ing

绣牡丹的女子开口了。 她说:

“我就是那个你要找的人。”

没错,这就是我着急下手给落下的那段。

我笑了:

"哦?"

她这话并不使我惊奇。我找一个美丽又身穿云霞般的衣裳的人,本来就已经找了很久。我于是把这意思告诉她。

你找我,我也找你。世间人的寻觅都是互相的,正如最美的艳遇就是没有发生的那个。

她微笑着说:

“谢谢你。那么我便纠正一下,我就是那个你要杀的人。”

“如此,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嘬了一口酒, “那么烦请姑娘验明正身,在下才好帮姑娘解脱。”

她把那朵牡丹贴在胸前,冷笑道:

“令堂和百花教二十年前在蝴蝶谷一战,你想来听说过?”

不愧你武侠本色。

我当然知道,不就为了那本烂秘籍吗。

“令堂大概不愿意告诉你,秘籍只是个幌子。她和百花教对决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慕容完”。

好名字!慕容完,“完蛋”的“完”。

我爹?算了吧,要我娘为了那个风流男人跟人打架,一天安排两场还得年中无休

笑喷。你这么多点睛的描写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令堂不跟别的女人计较,只是因为别的女人都没有子嗣。”

哈哈哈哈,我笑起来了:

“武林中人都知道百花教主中了我娘的冰麒麟,毒性发作,内力攻心而死。生过孩子的女人心有牵绊,玄脉不通,根本不可能被这独门暗器致命!”

哈哈哈哈,她也笑起来了:

"原来如你这般聪明的人,也以为这世界上非黑即白。除了生过和没有生过孩子,貌似还有一种状态叫做身怀六甲,你却不知道!长话短说。百花教主死时怀孕足6月,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会活下来。令堂也是在立春前才知道这件奇事。说到这里,冰雪如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这段话象张爱玲来的。那天我想起模仿她来着,只是做不到。结果被你做到啦。

她手里的那朵牡丹在刚绣好的绿叶衬托下,显得华美无比。

我站起身来。她也起身。

“好一个百花之王!“我说,”好一个同父异母的牡丹妹妹!”

啊,这么俗的名字,亏你想得出来。。

她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除了骄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那就是幸福。不是一个人要死之前的解脱和轻松,而是,那种熟悉的,生最原始的,欲望最终得到满足的得意和慵懒。我忽然觉得被人强加上了一副枷锁。那东西,怎么说呢,就好像女人有一个经营了一生的玫瑰色花园 。男人只不过是路过,女人请他帮她关上园门。门一关上,玫瑰色花园就变成了完美的玫瑰色归宿。男人发现,他再也出不去了。

较个真哈。我一般觉得,幸福比骄傲容易察觉得多了。当然了,更容易察觉的是牡丹,如果有谁把那么大一朵给绣衣服上的话。

这个女人不过求一死。可是她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呢?我跟那个路过的男人一样委屈和不堪重负。随便怎么死一下不行么?随便找个罗里八嗦的电锯手不行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非要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和她永久结合在一起呢,即便她的确很好看?她是这样地自私。这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没事没事。有了委屈才能出好文字。写完的时候是最刺激,虽然也是最空虚的时候……

可是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美丽的睫毛,和那人间所没有的云霞一样的衣裳。我吃惊地发现自己内心澎湃着一种对于终极占有的癫狂。她为什么要求死,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被我的剑穿透之后,她那牡丹一样怒放的生命就终了, 我的剑将成为她身体唯一的记忆,永远无法再被涂改,或者,超越。这种会在某人的生命中留下刻印的虚荣鞭打着我,使我无暇顾及眼前的痛苦。我的自私,一点也不逊色于她。

点睛之笔。写字的虚荣不过为此。

在短短的对峙后,我出剑了。她的血渗出来,染在心口的那朵牡丹花上,绚丽得无可比拟。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都忘记了收回我执剑的手。我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绝美短暂的瞬间。

“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她说。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问道。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

“有一个秘密我忘了告诉你。我爹生我之后修炼蛤蟆功走火入魔,断了阴脉,从此再生不出女儿来。”

我拔剑而出。

那绝世的牡丹刺绣立时毁于磅礴的鲜血之中。

来吧,我们下次玩“西域一点红”去。
vieplivee at 3/30/2010 15:19 快速引用
PHOEBE :
sommer33 :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这一句有点意思 牛


oops 都是按自己那点小鸡肚肠杜撰的
sommer33 at 3/30/2010 15:39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崇拜 崇拜

你来写梁羽生版吧,听vv说他长诗词 support Success
sommer33 at 3/30/2010 15:40 快速引用
Bono :
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Who is 绿眼睛斯佳丽? You need to elaborate on this in the next chapter.


Laughing


狂笑 提供reference就可以了吧?
sommer33 at 3/30/2010 15:41 快速引用
breezy :
sommer33 :
VV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死我了,从9点写到现在,实在编不下去了!!我内力耗尽,精尽人亡 。。。


33太牛了. 写的真好看! 崇拜

女主的爹娘怎么认识成亲的?

女主的闺蜜呢也是杀手吗?


谢谢阿,这些问题我都没想过亚,这一交待非交待成长篇不可。。。
sommer33 at 3/30/2010 15:43 快速引用
Luanne :
出去几天,回来这里已经变成险恶江湖了. 两位美女大侠太厉害了....古龙再世 崇拜

(是古龙味更多于金庸味吧? )


古龙水儿味。。。 狂笑
sommer33 at 3/30/2010 15:44 快速引用
WoJian :
sommer33 :
VV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死我了,从9点写到现在,实在编不下去了!!我内力耗尽,精尽人亡 。。。


妙啊,妙。ww的功夫厉害,果然逼你使出了绝招。 牛 牛

以前我并不理解为什么说是快意恩仇,现在有些明了了。

这次,是不是还是没杀对人呢?什么时候才能杀对呢?


非要杀人么,绣花我看就很好。。。
sommer33 at 3/30/2010 15:45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vieplivee :
33,我尽力了──


[size=18]


可惜了点.
真想看你们并驾齐驱几番之后, 再到第三绝不晚啊.


是她一上来就把自己写死了,弄得我很惆怅
sommer33 at 3/30/2010 15:4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tutu :
精彩! 配个图就更美了 崇拜 崇拜


i have composing it all the way to work, even the details.

have to find time to achieve it - almost didn't come to work because of it, suppressed the desire.

你快画吧 tongue tongue Success Success
sommer33 at 3/30/2010 15:47 快速引用
sommer33 :
wildcrane :
vieplivee :
33,我尽力了──


[size=18]


可惜了点.
真想看你们并驾齐驱几番之后, 再到第三绝不晚啊.


是她一上来就把自己写死了,弄得我很惆怅

不怕,我会复活之术。再不会比死人说话更狗血了吧?
vieplivee at 3/30/2010 16:04 快速引用


人是冷酷的动物。一旦所追寻的意义消亡,依附其上的事物立刻就会成为褪色的海市辰楼。我一路向西,一次也没有回头。

开篇点题。我最近看到你这些字眼,很容易想到三岛由纪夫呀──难道是我神经过敏?

不是,我正在看他的短篇小说集。。。不过写这句的时候,我想的是另外的事

不知道走了几天,黄昏的时候,我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子。等我看到客栈的酒帘儿时,我就变得和我的马一样干渴。我走进去,极为低调地脱下我那高调的红斗篷。人们在看我,这我不觉得稀奇。奇怪的是这酒馆里的人明明看到了我,又立即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甚至用夸张的声调继续说起话来。酒保过来唱喏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我忽然明白过来,我虽然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张面孔,可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我是谁。

当个名人不容易呀,lol

江湖上一贯是这样。我在吐蕃错杀那个藏人的事一定被添油加醋地传开了, 而悦来客栈在炒作上一定功不可没。那些看到我出剑的人,大概会说他们连我的手也不曾看到,兴许我根本就没有手,就像多年前不可一世的黑蜘蛛苏丽珍。这故事也最容易自圆其说。因为一个有残疾的女人,内心才自然阴狠。其实他们若哪天传我连剑也没有,光凭眼光就能杀人,倒会是对我莫大的恭维,我便是在梦里也要大笑出声。

现代感超强!牛 关于黑蜘蛛的故事值得细说。。。?

我很看好你光凭眼光就能杀人的出手,那一眼的风情 smile


苏丽珍?参见2046啊。。。我总是写着写着就惹不住要搞笑。什么一眼风情,没戴隐形眼镜的时候都那样 LOL

掩耳盗铃的一干人里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我进来到现在,这个人是真的一动也没有动,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小时候学剑的时候,师父说练就一双蜂眼很重要。因为可以在一瞬间观24个刹那,世界一片浑沌,只有动的东西才能进入意念,这时候运剑,就像wii打飞碟一样简单。说白了不就是加强信号,排除干扰么。我因为自来逆反,一来二去倒练出了另外一种本事,就是在浑浊中取沉淀,在无常中取永恒。安然若素的东西更容易进入我的内存。一个专注的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即使她专注的东西不过是一帧我毫无概念的牡丹

好一个逆反中练出来的本领!
蜂眼和蝇眼,哪个功能更好?重影。。。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毫无缘由在这荒郊野里的小酒肆中绣牡丹,何况眼前这人相貌不凡。除非她是狐魅。而除去相貌,更加和这竹林村落格格不入的是她那身衣裳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这段精致不多说。回头我们到了一处,慢慢聊衣裳再。smile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三天没换过的破运动服。。。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姻缘巧合。这女人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作着这般蹊跷的手工,这样华丽地出现,除了等我,别无其他解释。想不出来的东西,我便不想。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好奇ing

“飘”你忘了?

绣牡丹的女子开口了。 她说:

“我就是那个你要找的人。”

没错,这就是我着急下手给落下的那段。

幸好被我抢写了,要不然真拿你没辙

我笑了:

"哦?"

她这话并不使我惊奇。我找一个美丽又身穿云霞般的衣裳的人,本来就已经找了很久。我于是把这意思告诉她。

你找我,我也找你。世间人的寻觅都是互相的,正如最美的艳遇就是没有发生的那个。

正解!


她微笑着说:

“谢谢你。那么我便纠正一下,我就是那个你要杀的人。”

“如此,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嘬了一口酒, “那么烦请姑娘验明正身,在下才好帮姑娘解脱。”

她把那朵牡丹贴在胸前,冷笑道:

“令堂和百花教二十年前在蝴蝶谷一战,你想来听说过?”

不愧你武侠本色。

以动物命名最省心,孔雀谷,乌鸦谷。。。熊猫谷,好可爱哟

我当然知道,不就为了那本烂秘籍吗。

“令堂大概不愿意告诉你,秘籍只是个幌子。她和百花教对决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慕容完”。

好名字!慕容完,“完蛋”的“完”。

哈哈哈。如果不是想到会太对不起我爸的话,我还有一个名字,嘻嘻


我爹?算了吧,要我娘为了那个风流男人跟人打架,一天安排两场还得年中无休

笑喷。你这么多点睛的描写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小时候看本什么“上错花椒嫁对郎”,貌似都是这么写的

“令堂不跟别的女人计较,只是因为别的女人都没有子嗣。”

哈哈哈哈,我笑起来了:

“武林中人都知道百花教主中了我娘的冰麒麟,毒性发作,内力攻心而死。生过孩子的女人心有牵绊,玄脉不通,根本不可能被这独门暗器致命!”

哈哈哈哈,她也笑起来了:

"原来如你这般聪明的人,也以为这世界上非黑即白。除了生过和没有生过孩子,貌似还有一种状态叫做身怀六甲,你却不知道!长话短说。百花教主死时怀孕足6月,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会活下来。令堂也是在立春前才知道这件奇事。说到这里,冰雪如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这段话象张爱玲来的。那天我想起模仿她来着,只是做不到。结果被你做到啦。
张爱玲?不像吧?

她手里的那朵牡丹在刚绣好的绿叶衬托下,显得华美无比。

我站起身来。她也起身。

“好一个百花之王!“我说,”好一个同父异母的牡丹妹妹!”

啊,这么俗的名字,亏你想得出来。。
说来你不要打我啊,牡丹妹妹是和芙蓉姐姐相对的 :P

她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除了骄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那就是幸福。不是一个人要死之前的解脱和轻松,而是,那种熟悉的,生最原始的,欲望最终得到满足的得意和慵懒。我忽然觉得被人强加上了一副枷锁。那东西,怎么说呢,就好像女人有一个经营了一生的玫瑰色花园 。男人只不过是路过,女人请他帮她关上园门。门一关上,玫瑰色花园就变成了完美的玫瑰色归宿。男人发现,他再也出不去了。

较个真哈。我一般觉得,幸福比骄傲容易察觉得多了。当然了,更容易察觉的是牡丹,如果有谁把那么大一朵给绣衣服上的话。

这个,我倒没想过。被你逮住了


这个女人不过求一死。可是她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呢?我跟那个路过的男人一样委屈和不堪重负。随便怎么死一下不行么?随便找个罗里八嗦的电锯手不行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非要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和她永久结合在一起呢,即便她的确很好看?她是这样地自私。这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没事没事。有了委屈才能出好文字。写完的时候是最刺激,虽然也是最空虚的时候……

XX之后的空虚。。

可是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美丽的睫毛,和那人间所没有的云霞一样的衣裳。我吃惊地发现自己内心澎湃着一种对于终极占有的癫狂。她为什么要求死,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被我的剑穿透之后,她那牡丹一样怒放的生命就终了, 我的剑将成为她身体唯一的记忆,永远无法再被涂改,或者,超越。这种会在某人的生命中留下刻印的虚荣鞭打着我,使我无暇顾及眼前的痛苦。我的自私,一点也不逊色于她。

点睛之笔。写字的虚荣不过为此。
你读的远比我写的好

在短短的对峙后,我出剑了。她的血渗出来,染在心口的那朵牡丹花上,绚丽得无可比拟。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都忘记了收回我执剑的手。我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绝美短暂的瞬间。

“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她说。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问道。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

“有一个秘密我忘了告诉你。我爹生我之后修炼蛤蟆功走火入魔,断了阴脉,从此再生不出女儿来。”

我拔剑而出。

那绝世的牡丹刺绣立时毁于磅礴的鲜血之中。

来吧,我们下次玩“西域一点红”去。
这是啥东西?
[/quote][/quote] oops
sommer33 at 3/30/2010 16:09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sommer33 :
wildcrane :
vieplivee :
33,我尽力了──


[size=18]


可惜了点.
真想看你们并驾齐驱几番之后, 再到第三绝不晚啊.


是她一上来就把自己写死了,弄得我很惆怅

不怕,我会复活之术。再不会比死人说话更狗血了吧?


参见死不了的张子怡。。。
sommer33 at 3/30/2010 16:13 快速引用
rogerlee :
崇拜 崇拜

“外遇”这个主题刚开始,就这么结束了?


主席你说话要负责哦。什么外遇阿?明明是烟雨,不要偷换概念哈
sommer33 at 3/30/2010 16:19 快速引用
你玩过NIM游戏么?两个人在一堆石子堆里任意捡走一些,第一个没得捡的算输。



人是冷酷的动物。一旦所追寻的意义消亡,依附其上的事物立刻就会成为褪色的海市辰楼。我一路向西,一次也没有回头。

开篇点题。我最近看到你这些字眼,很容易想到三岛由纪夫呀──难道是我神经过敏?

不是,我正在看他的短篇小说集。。。不过写这句的时候,我想的是另外的事

想知道“另外的事”。偷偷告我可好?

不知道走了几天,黄昏的时候,我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子。等我看到客栈的酒帘儿时,我就变得和我的马一样干渴。我走进去,极为低调地脱下我那高调的红斗篷。人们在看我,这我不觉得稀奇。奇怪的是这酒馆里的人明明看到了我,又立即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甚至用夸张的声调继续说起话来。酒保过来唱喏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我忽然明白过来,我虽然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张面孔,可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我是谁。

当个名人不容易呀,lol

江湖上一贯是这样。我在吐蕃错杀那个藏人的事一定被添油加醋地传开了, 而悦来客栈在炒作上一定功不可没。那些看到我出剑的人,大概会说他们连我的手也不曾看到,兴许我根本就没有手,就像多年前不可一世的黑蜘蛛苏丽珍。这故事也最容易自圆其说。因为一个有残疾的女人,内心才自然阴狠。其实他们若哪天传我连剑也没有,光凭眼光就能杀人,倒会是对我莫大的恭维,我便是在梦里也要大笑出声。

现代感超强!牛 关于黑蜘蛛的故事值得细说。。。?

我很看好你光凭眼光就能杀人的出手,那一眼的风情 smile


苏丽珍?参见2046啊。。。我总是写着写着就惹不住要搞笑。什么一眼风情,没戴隐形眼镜的时候都那样 LOL

我晓得那个苏李真( 2046 & 阿飞正传),不过披上黑蜘蛛的外套没认出来,我以为你指的另外一个人啦。

掩耳盗铃的一干人里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我进来到现在,这个人是真的一动也没有动,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小时候学剑的时候,师父说练就一双蜂眼很重要。因为可以在一瞬间观24个刹那,世界一片浑沌,只有动的东西才能进入意念,这时候运剑,就像wii打飞碟一样简单。说白了不就是加强信号,排除干扰么。我因为自来逆反,一来二去倒练出了另外一种本事,就是在浑浊中取沉淀,在无常中取永恒。安然若素的东西更容易进入我的内存。一个专注的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即使她专注的东西不过是一帧我毫无概念的牡丹

好一个逆反中练出来的本领!
蜂眼和蝇眼,哪个功能更好?重影。。。

这个只好等你练出来教我。我没眼镜。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毫无缘由在这荒郊野里的小酒肆中绣牡丹,何况眼前这人相貌不凡。除非她是狐魅。而除去相貌,更加和这竹林村落格格不入的是她那身衣裳

若说行走江湖最令我沮丧的地方就是难得有机会打扮自己。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看那都是自作多情的臭男人安慰自己的话。女人打扮只能是为了女人。譬如你把我扔到一堆丐帮弟子里,身上挂满烂布条我也不觉得怎样。但是若是突然又扔进来个女人,她却把烂布条弄出了点花样,或者把脸上的烟灰抹出了点形状,那我就要不得安宁了。可惜各门派的女子,有脸蛋没品味的多,生了颗小姐心却落了个丫环命的也多,长得出挑还会拾掇自己的,可是太少了。就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没准还算个美人胚子,因为要使的暗器多,一个劲儿地往衣服上缝口袋儿,如今看起来像个铁匠老婆。 竞争如此疲软,害得我也日渐邋遢起来。眼下我看着这女人的衣裳,不由得又喜欢又兴奋又嫉妒:这织造我从未见过,丝线里像编进了霞光,映得她的脸变化出不像是人间的颜色。好看的东西,我总忍不住想用手触摸。如果好看和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会觉得是对生命和对好看的双重浪费。

这段精致不多说。回头我们到了一处,慢慢聊衣裳再。smile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三天没换过的破运动服。。。
me too! 心有那啥。。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姻缘巧合。这女人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作着这般蹊跷的手工,这样华丽地出现,除了等我,别无其他解释。想不出来的东西,我便不想。我的闺蜜,江湖人称绿眼睛斯佳丽者,亦是同样德行。

好奇ing

“飘”你忘了?

不是你另外女友的闺名儿?

绣牡丹的女子开口了。 她说:

“我就是那个你要找的人。”

没错,这就是我着急下手给落下的那段。

幸好被我抢写了,要不然真拿你没辙

不怕不怕。我不是还有“复活大法”没使呢。

我笑了:

"哦?"

她这话并不使我惊奇。我找一个美丽又身穿云霞般的衣裳的人,本来就已经找了很久。我于是把这意思告诉她。

你找我,我也找你。世间人的寻觅都是互相的,正如最美的艳遇就是没有发生的那个。

正解!


好灵犀呀。泪眼ing

她微笑着说:

“谢谢你。那么我便纠正一下,我就是那个你要杀的人。”

“如此,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嘬了一口酒, “那么烦请姑娘验明正身,在下才好帮姑娘解脱。”

她把那朵牡丹贴在胸前,冷笑道:

“令堂和百花教二十年前在蝴蝶谷一战,你想来听说过?”

不愧你武侠本色。

以动物命名最省心,孔雀谷,乌鸦谷。。。熊猫谷,好可爱哟

严重期待熊猫谷。天哪!

我当然知道,不就为了那本烂秘籍吗。

“令堂大概不愿意告诉你,秘籍只是个幌子。她和百花教对决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慕容完”。

好名字!慕容完,“完蛋”的“完”。

哈哈哈。如果不是想到会太对不起我爸的话,我还有一个名字,嘻嘻

如上。偷偷告我吧。我也告诉你我爸的小名交换。

我爹?算了吧,要我娘为了那个风流男人跟人打架,一天安排两场还得年中无休

笑喷。你这么多点睛的描写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小时候看本什么“上错花椒嫁对郎”,貌似都是这么写的

原来我看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时候你看的席绢呀。难怪路数有差。神了!

“令堂不跟别的女人计较,只是因为别的女人都没有子嗣。”

哈哈哈哈,我笑起来了:

“武林中人都知道百花教主中了我娘的冰麒麟,毒性发作,内力攻心而死。生过孩子的女人心有牵绊,玄脉不通,根本不可能被这独门暗器致命!”

哈哈哈哈,她也笑起来了:

"原来如你这般聪明的人,也以为这世界上非黑即白。除了生过和没有生过孩子,貌似还有一种状态叫做身怀六甲,你却不知道!长话短说。百花教主死时怀孕足6月,没有人想到这个孩子会活下来。令堂也是在立春前才知道这件奇事。说到这里,冰雪如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这段话象张爱玲来的。那天我想起模仿她来着,只是做不到。结果被你做到啦。
张爱玲?不像吧?

我做梦都想写张爱玲体武侠来的。

她手里的那朵牡丹在刚绣好的绿叶衬托下,显得华美无比。

我站起身来。她也起身。

“好一个百花之王!“我说,”好一个同父异母的牡丹妹妹!”

啊,这么俗的名字,亏你想得出来。。
说来你不要打我啊,牡丹妹妹是和芙蓉姐姐相对的 :P

引用你自己的话,“我打死你……”

她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除了骄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那就是幸福。不是一个人要死之前的解脱和轻松,而是,那种熟悉的,生最原始的,欲望最终得到满足的得意和慵懒。我忽然觉得被人强加上了一副枷锁。那东西,怎么说呢,就好像女人有一个经营了一生的玫瑰色花园 。男人只不过是路过,女人请他帮她关上园门。门一关上,玫瑰色花园就变成了完美的玫瑰色归宿。男人发现,他再也出不去了。

较个真哈。我一般觉得,幸福比骄傲容易察觉得多了。当然了,更容易察觉的是牡丹,如果有谁把那么大一朵给绣衣服上的话。

这个,我倒没想过。被你逮住了


我装的。

这个女人不过求一死。可是她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呢?我跟那个路过的男人一样委屈和不堪重负。随便怎么死一下不行么?随便找个罗里八嗦的电锯手不行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非要通过这种形式把我和她永久结合在一起呢,即便她的确很好看?她是这样地自私。这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没事没事。有了委屈才能出好文字。写完的时候是最刺激,虽然也是最空虚的时候……

XX之后的空虚。。

so 直白。。。

──留点回味不好吗?
──不行。要留就留你的人。


可是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美丽的睫毛,和那人间所没有的云霞一样的衣裳。我吃惊地发现自己内心澎湃着一种对于终极占有的癫狂。她为什么要求死,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被我的剑穿透之后,她那牡丹一样怒放的生命就终了, 我的剑将成为她身体唯一的记忆,永远无法再被涂改,或者,超越。这种会在某人的生命中留下刻印的虚荣鞭打着我,使我无暇顾及眼前的痛苦。我的自私,一点也不逊色于她。

点睛之笔。写字的虚荣不过为此。
你读的远比我写的好
哪有。做人不能这么33..

在短短的对峙后,我出剑了。她的血渗出来,染在心口的那朵牡丹花上,绚丽得无可比拟。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都忘记了收回我执剑的手。我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绝美短暂的瞬间。

“苇氏三绝,终于完成了。”她说。

“第一绝,织工天下无双。第二绝,绣花美妙夺目。在别人玩命练剑为保全、延长自己生命而用功的时候,我们苇家的人把所有时间用在纺织和绣花上。”

“那第三绝又是什么?”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问道。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

“有一个秘密我忘了告诉你。我爹生我之后修炼蛤蟆功走火入魔,断了阴脉,从此再生不出女儿来。”

我拔剑而出。

那绝世的牡丹刺绣立时毁于磅礴的鲜血之中。

来吧,我们下次玩“西域一点红”去。
这是啥东西?
古龙的中原一点红那绝技。。。
vieplivee at 3/30/2010 16:37 快速引用
sommer33 :
vieplivee :
sommer33 :
wildcrane :
vieplivee :
33,我尽力了──


[size=18]


可惜了点.
真想看你们并驾齐驱几番之后, 再到第三绝不晚啊.


是她一上来就把自己写死了,弄得我很惆怅

不怕,我会复活之术。再不会比死人说话更狗血了吧?


参见死不了的张子怡。。。


qiang lie yao qiu fu huo happy
wildcrane at 3/30/2010 16:52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sommer33 :




牛 而不落俗. 崇拜 崇拜 我原来认为开会是练了几世的人精, 看来你前世的修炼还要精深 Laughing
除了最后一点点为了呼应有一点留俗了.


FT 你typo吧,是想说vv是不 ?怎么把我拉进去了。。。

我是别的回贴都忍住不看,直接在第三篇的印象上看第四篇的,怎么觉得跟第三篇文风这么不同了呢,后来看了vv写的才明白。的确是憋着33了,连内存都憋出来了 Laughing


support 33和vv!提个小希望,能不能请33继续依照纪实文学的事件,发挥武侠文学的精妙,让艳遇继续,请vv继续以艳遇对象为第一人称,按照33的事件顺序,让我们see both sides of the story啊
happy Success
开会 at 3/30/2010 16:54 快速引用
开会 :
wildcrane :
sommer33 :




牛 而不落俗. 崇拜 崇拜 我原来认为开会是练了几世的人精, 看来你前世的修炼还要精深 Laughing
除了最后一点点为了呼应有一点留俗了.


FT 你typo吧,是想说vv是不 ?怎么把我拉进去了。。。

我是别的回贴都忍住不看,直接在第三篇的印象上看第四篇的,怎么觉得跟第三篇文风这么不同了呢,后来看了vv写的才明白。的确是憋着33了,连内存都憋出来了 Laughing


support 33和vv!提个小希望,能不能请33继续依照纪实文学的事件,发挥武侠文学的精妙,让艳遇继续,请vv继续以艳遇对象为第一人称,按照33的事件顺序,让我们see both sides of the story啊
happy Success

我确定那不是typo啊,是你给大家的人精印象深刻 smile 偶的友情客串结束了。搬小板凳ing...
vieplivee at 3/30/2010 17:14 快速引用
师傅,快走,有妖气!

不要贪图这画上的美女妖精

别坏了您的千年童子功

Laughing

顺便说一句,越写越象男版的画皮

啥时候和绿眼睛偶遇啊?
(ps:

WoJian :
tutu :
精彩! 配个图就更美了 崇拜 崇拜


support support

要那种小人书样的线条画。
Bono at 3/30/2010 17:15 快速引用
开会 :
wildcrane :
sommer33 :




牛 而不落俗. 崇拜 崇拜 我原来认为开会是练了几世的人精, 看来你前世的修炼还要精深 Laughing
除了最后一点点为了呼应有一点留俗了.


FT 你typo吧,是想说vv是不 ?怎么把我拉进去了。。。

我是别的回贴都忍住不看,直接在第三篇的印象上看第四篇的,怎么觉得跟第三篇文风这么不同了呢,后来看了vv写的才明白。的确是憋着33了,连内存都憋出来了 Laughing


support 33和vv!提个小希望,能不能请33继续依照纪实文学的事件,发挥武侠文学的精妙,让艳遇继续,请vv继续以艳遇对象为第一人称,按照33的事件顺序,让我们see both sides of the story啊
happy Success


哈哈,我早就想挑拨了,开会有人说你是“练了几世的人精”哎!看你怎么收拾她。。。

就知道武侠都是幌子,你们就喜欢看八卦纪实 狂笑 被vv一憋,我得失忆症了,那些过往云烟都想不起来了 讨厌
sommer33 at 3/30/2010 17:19 快速引用
sommer33 :
开会 :
wildcrane :
sommer33 :




牛 而不落俗. 崇拜 崇拜 我原来认为开会是练了几世的人精, 看来你前世的修炼还要精深 Laughing
除了最后一点点为了呼应有一点留俗了.


FT 你typo吧,是想说vv是不 ?怎么把我拉进去了。。。

我是别的回贴都忍住不看,直接在第三篇的印象上看第四篇的,怎么觉得跟第三篇文风这么不同了呢,后来看了vv写的才明白。的确是憋着33了,连内存都憋出来了 Laughing


support 33和vv!提个小希望,能不能请33继续依照纪实文学的事件,发挥武侠文学的精妙,让艳遇继续,请vv继续以艳遇对象为第一人称,按照33的事件顺序,让我们see both sides of the story啊
happy Success


哈哈,我早就想挑拨了,开会有人说你是“练了几世的人精”哎!看你怎么收拾她。。。

就知道武侠都是幌子,你们就喜欢看八卦纪实 狂笑 被vv一憋,我得失忆症了,那些过往云烟都想不起来了 讨厌


她是typo,我不跟她计较了。我就打算等牡丹花开的那天,守在我花园东头,她必定黄昏时分从西门来偷。那时候我就借了你的慕容剑,算好角度,让夕阳的红光把她映成NARS色,然后突然掀掉我身上的树叶迷彩,跳将出来,嗡着鼻子怪腔怪调说“喂,采花就采花嘛,脸红个啥~~”

(咳,太不是我的文风了,都是看你和vv的文章闹的! Laughing

你不能找借口失忆哈。大家可以考虑请你吃饭帮你恢复记忆。 Success
开会 at 3/30/2010 17:47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我确定那不是typo啊,是你给大家的人精印象深刻 smile 偶的友情客串结束了。搬小板凳ing...


FT啊,郁闷啊,我就在网上跟wojian吵吵架玩儿,也不能说我是人精吧。。。我觉得wildcrane是typo了,她这人一高兴就经常打错字。恩,就这样。
开会 at 3/30/2010 17:49 快速引用
开会 :
vieplivee :
我确定那不是typo啊,是你给大家的人精印象深刻 smile 偶的友情客串结束了。搬小板凳ing...


FT啊,郁闷啊,我就在网上跟wojian吵吵架玩儿,也不能说我是人精吧。。。我觉得wildcrane是typo了,她这人一高兴就经常打错字。恩,就这样。



狂笑 狂笑

wo ke shi shuo de "ren jing", mei shuo "yao jing". Laughing
wildcrane at 3/30/2010 18:29 快速引用
开会 :
sommer33 :
开会 :
wildcrane :
sommer33 :




牛 而不落俗. 崇拜 崇拜 我原来认为开会是练了几世的人精, 看来你前世的修炼还要精深 Laughing
除了最后一点点为了呼应有一点留俗了.


FT 你typo吧,是想说vv是不 ?怎么把我拉进去了。。。

我是别的回贴都忍住不看,直接在第三篇的印象上看第四篇的,怎么觉得跟第三篇文风这么不同了呢,后来看了vv写的才明白。的确是憋着33了,连内存都憋出来了 Laughing


support 33和vv!提个小希望,能不能请33继续依照纪实文学的事件,发挥武侠文学的精妙,让艳遇继续,请vv继续以艳遇对象为第一人称,按照33的事件顺序,让我们see both sides of the story啊
happy Success


哈哈,我早就想挑拨了,开会有人说你是“练了几世的人精”哎!看你怎么收拾她。。。

就知道武侠都是幌子,你们就喜欢看八卦纪实 狂笑 被vv一憋,我得失忆症了,那些过往云烟都想不起来了 讨厌


她是typo,我不跟她计较了。我就打算等牡丹花开的那天,守在我花园东头,她必定黄昏时分从西门来偷。那时候我就借了你的慕容剑,算好角度,让夕阳的红光把她映成NARS色,然后突然掀掉我身上的树叶迷彩,跳将出来,嗡着鼻子怪腔怪调说“喂,采花就采花嘛,脸红个啥~~”

(咳,太不是我的文风了,都是看你和vv的文章闹的! Laughing

你不能找借口失忆哈。大家可以考虑请你吃饭帮你恢复记忆。 Success



狂笑 狂笑 狂笑

we need a few male characters in here.
wildcrane at 3/30/2010 18:31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你玩过NIM游戏么?两个人在一堆石子堆里任意捡走一些,第一个没得捡的算输。



人是冷酷的动物。一旦所追寻的意义消亡,依附其上的事物立刻就会成为褪色的海市辰楼。我一路向西,一次也没有回头。

开篇点题。我最近看到你这些字眼,很容易想到三岛由纪夫呀──难道是我神经过敏?

不是,我正在看他的短篇小说集。。。不过写这句的时候,我想的是另外的事

想知道“另外的事”。偷偷告我可好?


你们真会玩呀。 崇拜 崇拜

我读这句的时候,就是理解成承上启下呀,挥挥手,抛开前一个艳遇的云霞,扑向下一个艳遇的怀抱。。。

给你的招术一逼迫,这次的艳遇就有些飘渺,抓不住真实的感觉,不知道33拿几次的艳遇拼到一起来对付你的。不过33的连环N招,每招都是不同的味道,感觉耳目一新,十分的好玩。
WoJian at 3/30/2010 19:16 快速引用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vieplivee at 3/31/2010 18:44 快速引用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vieplivee at 3/31/2010 18:44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太难了,我做不出来

我打算考考给他们排队的人,怎样可以使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多? Laughing
开会 at 3/31/2010 19:12 快速引用
哇, 太好玩了 happy happy
两大高手过招,真的很过瘾 崇拜 崇拜 崇拜
fresh_orange at 3/31/2010 20:43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wildcrane at 4/01/2010 12:03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既然可以事先商量, 每个人在后脑勺上贴面镜子就好了. 这样除了第一个人, 其他人都可以通过镜子看见自己帽子. 最少牺牲=1.
breezy at 4/01/2010 13:22 快速引用
breezy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既然可以事先商量, 每个人在后脑勺上贴面镜子就好了. 这样除了第一个人, 其他人都可以通过镜子看见自己帽子. 最少牺牲=1.


Laughing I like the idea ! 牛
不过这样就不能叫“猜”了吧?
wildcrane at 4/01/2010 13:57 快速引用
wildcrane 有个法子可以只猜死半个人。。

breezy 不必装镜子也能达到你需要的效果 smile
vieplivee at 4/01/2010 16:02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wildcrane 有个法子可以只猜死半个人。。

breezy 不必装镜子也能达到你需要的效果 smile


我说的那个法子最好的可能就是猜死半个人啊。
你是说最好的情况,还是说竟然有一种方法,无论帽子的颜色是如何排列组数的,都只能半个人?我觉得不可能阿,所以想只能是后面的告诉前面的,最好情况就是前面9个正好一个颜色。
wildcrane at 4/01/2010 16:29 快速引用
苇氏,慕容三三,

今天看到再创作荷马史诗,希腊神话的,死而复活的故事多多。
希望你们刚柔相蓄,古西东南北的继续发挥阿

每天都在等着看呢

support
wildcrane at 4/01/2010 16:37 快速引用
sommer33 :
小时候看本什么“上错花嫁对郎”,貌似都是这么写的

真是川妹子 Laughing

~~~~~~~~~~~~~~~~
好看啊 崇拜
武侠奇幻唯美哲学隐寓时尚言情网络八褂
古龙金庸三岛家卫张爱席鹃兼欧美风法国调90后青出于蓝

当精灵遇到古怪
当帅呆遇到酷毙
当唯美遇到宿命
当烟雨遇到拉拉(哈哈,我画蛇添足地解释下:此拉拉非彼拉拉,我是指一种脱俗的精神审美境界)
也只能如此荡气回肠生死相许了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主动地荣耀地死于最看重的人剑下,你们俩真的快走上三岛的路子了!

期待更新。。。。。。
Greentea at 4/02/2010 11:01 快速引用
Greentea :
sommer33 :
小时候看本什么“上错花嫁对郎”,貌似都是这么写的

真是川妹子 Laughing

~~~~~~~~~~~~~~~~
好看啊 崇拜
武侠奇幻唯美哲学隐寓时尚言情网络八褂
古龙金庸三岛家卫张爱席鹃兼欧美风法国调90后青出于蓝

当精灵遇到古怪
当帅呆遇到酷毙
当唯美遇到宿命
当烟雨遇到拉拉(哈哈,我画蛇添足地解释下:此拉拉非彼拉拉,我是指一种脱俗的精神审美境界)
也只能如此荡气回肠生死相许了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主动地荣耀地死于最看重的人剑下,你们俩真的快走上三岛的路子了!

期待更新。。。。。。


WOW,把你都吸引出来啦。
rogerlee at 4/02/2010 13:14 快速引用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bagofbones at 4/02/2010 17:07 快速引用
策略: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rogerlee at 4/02/2010 17:39 快速引用
正解 牛

可是我不懂什么叫做异或值 oops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vieplivee at 4/02/2010 17:39 快速引用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wildcrane at 4/02/2010 17:39 快速引用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vieplivee at 4/02/2010 17:40 快速引用
你的描述比我写的可好玩多啦。”烟雨拉拉“,简直就是一个精彩的小说标题。

看来你有子万事足,也没少看三岛呢。 smile
Greentea :
sommer33 :
小时候看本什么“上错花嫁对郎”,貌似都是这么写的

真是川妹子 Laughing

~~~~~~~~~~~~~~~~
好看啊 崇拜
武侠奇幻唯美哲学隐寓时尚言情网络八褂
古龙金庸三岛家卫张爱席鹃兼欧美风法国调90后青出于蓝

当精灵遇到古怪
当帅呆遇到酷毙
当唯美遇到宿命
当烟雨遇到拉拉
(哈哈,我画蛇添足地解释下:此拉拉非彼拉拉,我是指一种脱俗的精神审美境界)
也只能如此荡气回肠生死相许了

“她的手指轻轻抚上那还插在她心脏里的、带着她体温的剑刃,缓缓道,“第三绝,死于非命,成全牡丹之图。最美的作品,需要用鲜血去浇灌,这才是我们苇家不外传的秘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能碰到值得为之出剑的人。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主动地荣耀地死于最看重的人剑下,你们俩真的快走上三岛的路子了!

期待更新。。。。。。
vieplivee at 4/02/2010 17:41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对啊,告诉前面的人是看见了的,不是猜的。要知道,即使看见了前面人的帽子,自己帽子是什么颜色,跟前面人的颜色是无关的。所以即使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因为看见了前面所有人的帽子,就增加了猜对自己的可能。
rogerlee at 4/02/2010 17:43 快速引用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对啊,告诉前面的人是看见了的,不是猜的。要知道,即使看见了前面人的帽子,自己帽子是什么颜色,跟前面人的颜色是无关的。所以即使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因为看见了前面所有人的帽子,就增加了猜对自己的可能。

所以骨头的答案是酱紫的,就是最后一个人把自己看到的前面所有九个人的信息给一次性表达出来,用”黑“或者”白“ ----这样虽然第十个人有一半的可能牺牲掉,前面九个人却可以都获救啦。
vieplivee at 4/02/2010 17:52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对啊,告诉前面的人是看见了的,不是猜的。要知道,即使看见了前面人的帽子,自己帽子是什么颜色,跟前面人的颜色是无关的。所以即使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因为看见了前面所有人的帽子,就增加了猜对自己的可能。

所以骨头的答案是酱紫的,就是最后一个人把自己看到的前面所有九个人的信息给一次性表达出来,用”黑“或者”白“ ----这样虽然第十个人有一半的可能牺牲掉,前面九个人却可以都获救啦。


有这必要吗?表达前面一个人的就足够了呀。
rogerlee at 4/02/2010 17:54 快速引用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对啊,告诉前面的人是看见了的,不是猜的。要知道,即使看见了前面人的帽子,自己帽子是什么颜色,跟前面人的颜色是无关的。所以即使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因为看见了前面所有人的帽子,就增加了猜对自己的可能。

所以骨头的答案是酱紫的,就是最后一个人把自己看到的前面所有九个人的信息给一次性表达出来,用”黑“或者”白“ ----这样虽然第十个人有一半的可能牺牲掉,前面九个人却可以都获救啦。


有这必要吗?表达前面一个人的就足够了呀。

每个人只允许说一个字,“黑”或者“白”。
vieplivee at 4/02/2010 18:05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对啊,告诉前面的人是看见了的,不是猜的。要知道,即使看见了前面人的帽子,自己帽子是什么颜色,跟前面人的颜色是无关的。所以即使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因为看见了前面所有人的帽子,就增加了猜对自己的可能。

所以骨头的答案是酱紫的,就是最后一个人把自己看到的前面所有九个人的信息给一次性表达出来,用”黑“或者”白“ ----这样虽然第十个人有一半的可能牺牲掉,前面九个人却可以都获救啦。


有这必要吗?表达前面一个人的就足够了呀。

每个人只允许说一个字,“黑”或者“白”。


oops..又没看贴就乱说了 oops
Luanne at 4/02/2010 18:09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rogerlee :
vieplivee :
rogerlee :
先告诉前面一个人他的帽子什么颜色,然后再猜自己的颜色。

只有第一个人可能错,所以最少牺牲的人数是0.5(考虑概率)。


每个人只能猜一次。


对啊,告诉前面的人是看见了的,不是猜的。要知道,即使看见了前面人的帽子,自己帽子是什么颜色,跟前面人的颜色是无关的。所以即使最后一个人,也不可能因为看见了前面所有人的帽子,就增加了猜对自己的可能。

所以骨头的答案是酱紫的,就是最后一个人把自己看到的前面所有九个人的信息给一次性表达出来,用”黑“或者”白“ ----这样虽然第十个人有一半的可能牺牲掉,前面九个人却可以都获救啦。


不对的。

举个例子吧:

第10个人(每个人)只能给出“黑”或“白”的答案。假设他们约好了,黑=1,白=0

假设6看到的是这样一个排列:(等待骨头解释抑或值,但我先按我的理解发挥以下)

1 1 0 1 得出 1 (黑)
1 0 1 1 也得出1(黑)

我的问题是,如何知道这个“白”排列在哪个位置呢?

我的理解是他必须给出一系列值:比如上面俩例,
1 1 0 1 他必须给出 0 1 1
1 0 1 1 他给出1 0 1

但按规矩,他不能给出,白黑黑,黑白黑,而只能给出一个字,怎么能知道呢?
wildcrane at 4/02/2010 18:09 快速引用
第九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 v1 XOR v2...v8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
B XOR v8=A, if A=1, then v8!=B; if A=0, then v8=B。
第k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v1 XOR v2...v(k-1) XOR v(k+1)...XOR v9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对K而言,v(k+1)到v9的值是已知的)
B XOR vk=A, if A=1, then vk!=B; if A=0, vk=B。


wildcrane :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bagofbones at 4/02/2010 18:16 快速引用
你的XOR值里包括正要猜的那个人吗?
如果包括的话,如果退一步是第一个猜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值,不是已知的阿 confused

如果XOR是根据不包括自己前面的人算出来的,你如何回答我上贴提的问题,就是在之说一个字的情况下如何传递位置?

还是没想出来。

bagofbones :
第九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 v1 XOR v2...v8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
B XOR v8=A, if A=1, then v8!=B; if A=0, then v8=B。
第k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v1 XOR v2...v(k-1) XOR v(k+1)...XOR v9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对K而言,v(k+1)到v9的值是已知的)
B XOR vk=A, if A=1, then vk!=B; if A=0, vk=B。


wildcrane :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oops
wildcrane at 4/02/2010 18:36 快速引用
抱歉了33,这楼歪得。。。大家的语言和notation我都看不懂哇,看来我只好用自己爪哇国的语言来描述一下。

第十个人说,我用“黑”表示我看见(九个人里面有)奇数顶黑帽子,“白”则表示偶数顶黑帽子。所以第十个人的所有功能就是告诉前面的九个人说,“你们当中一共有奇数顶还是偶数顶黑帽子”,然后他就光荣牺牲 ─── 或者苟活下来,一半一半的机会。没办法。

现在,第九个人怎么办呢?它能看见前面八个人的所有情况,并且知道加上自己一共有奇数还是偶数顶黑帽子。它于是肯定地知道自己帽子的颜色了。

第八个人,一样,因为他得到的信息包括:前面七个人的所有情况,第九个人的帽子颜色(刚说出来的),以及所有九个人的黑帽子奇偶性。

……
vieplivee at 4/02/2010 18:41 快速引用
A是第十个人给的值,B是自己的观察值,所以A包括了正要猜的人vk的值,但是B不包括。
第一个猜的人给出她看到的前面九个人的值A,这个值是不变的,是说有人都知道的。

wildcrane :
你的XOR值里包括正要猜的那个人吗?
如果包括的话,如果退一步是第一个猜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值,不是已知的阿 confused

如果XOR是根据不包括自己前面的人算出来的,你如何回答我上贴提的问题,就是在之说一个字的情况下如何传递位置?

还是没想出来。

bagofbones :
第九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 v1 XOR v2...v8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
B XOR v8=A, if A=1, then v8!=B; if A=0, then v8=B。
第k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v1 XOR v2...v(k-1) XOR v(k+1)...XOR v9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对K而言,v(k+1)到v9的值是已知的)
B XOR vk=A, if A=1, then vk!=B; if A=0, vk=B。


wildcrane :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oops
bagofbones at 4/02/2010 18:56 快速引用
如果一定要只说一个颜色,那必须有这个假设:任何人猜出来说的,其他人都能听见。

那么策略:
每个人不必须仔细听,第10人用第9人的颜色代替自己的(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的),
这样所有人都知道第9人的颜色;
第9人说自己的颜色跟第8人同色或反色,这样所以人都知道第8人的颜色;
由此类推到第1人,直接说自己的颜色。

这个也是一个解。我前面那个前提是只能对前面一个人说话,其他人听不见。
rogerlee at 4/02/2010 18:59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抱歉了33,这楼歪得。。。大家的语言和notation我都看不懂哇,看来我只好用自己爪哇国的语言来描述一下。

第十个人说,我用“黑”表示我看见(九个人里面有)奇数顶黑帽子,“白”则表示偶数顶黑帽子。所以第十个人的所有功能就是告诉前面的九个人说,“你们当中一共有奇数顶还是偶数顶黑帽子”,然后他就光荣牺牲 ─── 或者苟活下来,一半一半的机会。没办法。

现在,第九个人怎么办呢?它能看见前面八个人的所有情况,并且知道加上自己一共有奇数还是偶数顶黑帽子。它于是肯定地知道自己帽子的颜色了。

第八个人,一样,因为他得到的信息包括:前面七个人的所有情况,第九个人的帽子颜色(刚说出来的),以及所有九个人的黑帽子奇偶性。

……



YES! That's very clever! 差了一步 oops
wildcrane at 4/02/2010 19:06 快速引用
我想你说的意思和vv的解释殊途同归吧。
是不是因为你写程序,就给出这么复杂一个公式阿?Laughing

bagofbones :
A是第十个人给的值,B是自己的观察值,所以A包括了正要猜的人vk的值,但是B不包括。
第一个猜的人给出她看到的前面九个人的值A,这个值是不变的,是说有人都知道的。

wildcrane :
你的XOR值里包括正要猜的那个人吗?
如果包括的话,如果退一步是第一个猜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值,不是已知的阿 confused

如果XOR是根据不包括自己前面的人算出来的,你如何回答我上贴提的问题,就是在之说一个字的情况下如何传递位置?

还是没想出来。

bagofbones :
第九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 v1 XOR v2...v8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
B XOR v8=A, if A=1, then v8!=B; if A=0, then v8=B。
第k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v1 XOR v2...v(k-1) XOR v(k+1)...XOR v9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对K而言,v(k+1)到v9的值是已知的)
B XOR vk=A, if A=1, then vk!=B; if A=0, vk=B。


wildcrane :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oops
wildcrane at 4/02/2010 19:08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抱歉了33,这楼歪得。。。大家的语言和notation我都看不懂哇,看来我只好用自己爪哇国的语言来描述一下。


……


确实有点歪哈 狂笑

换个贴接续出,挺有意思的。
wildcrane at 4/02/2010 19:10 快速引用
我觉得不复杂,很直观的呀,我觉得是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异或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0%BB%E8%BE%91%E5%BC%82%E6%88%96
异或就是异性相惜,同性相斥。。。

wildcrane :
我想你说的意思和vv的解释殊途同归吧。
是不是因为你写程序,就给出这么复杂一个公式阿?Laughing

bagofbones :
A是第十个人给的值,B是自己的观察值,所以A包括了正要猜的人vk的值,但是B不包括。
第一个猜的人给出她看到的前面九个人的值A,这个值是不变的,是说有人都知道的。

wildcrane :
你的XOR值里包括正要猜的那个人吗?
如果包括的话,如果退一步是第一个猜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值,不是已知的阿 confused

如果XOR是根据不包括自己前面的人算出来的,你如何回答我上贴提的问题,就是在之说一个字的情况下如何传递位置?

还是没想出来。

bagofbones :
第九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 v1 XOR v2...v8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
B XOR v8=A, if A=1, then v8!=B; if A=0, then v8=B。
第k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v1 XOR v2...v(k-1) XOR v(k+1)...XOR v9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对K而言,v(k+1)到v9的值是已知的)
B XOR vk=A, if A=1, then vk!=B; if A=0, vk=B。


wildcrane :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oops
bagofbones at 4/02/2010 19:12 快速引用
不能说同色或反色的。你这样的解法是虽然第九个人知道自己的值,但是为了让别人知道第八的值,她可能不得不说和自己相反的值招来杀身之祸啊。

rogerlee :
如果一定要只说一个颜色,那必须有这个假设:任何人猜出来说的,其他人都能听见。

那么策略:
每个人不必须仔细听,第10人用第9人的颜色代替自己的(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的),
这样所有人都知道第9人的颜色;
第9人说自己的颜色跟第8人同色或反色,这样所以人都知道第8人的颜色;
由此类推到第1人,直接说自己的颜色。

这个也是一个解。我前面那个前提是只能对前面一个人说话,其他人听不见。
bagofbones at 4/02/2010 19:15 快速引用
题目没说不能说同色还是反色。

不会被杀,因为有同色和反色的选择。

反倒是你的推导,即使是对了,也无法实现。比如,第9人知道自己是什么颜色了,也知道前面8人的值了,问题是这两个可能不一样,他说哪个作为自己的颜色呢?说自己的颜色,会误导以后的8人;说前面8人的值,自己就牺牲了。

bagofbones :
不能说同色或反色的。你这样的解法是虽然第九个人知道自己的值,但是为了让别人知道第八的值,她可能不得不说和自己相反的值招来杀身之祸啊。

rogerlee :
如果一定要只说一个颜色,那必须有这个假设:任何人猜出来说的,其他人都能听见。

那么策略:
每个人不必须仔细听,第10人用第9人的颜色代替自己的(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的),
这样所有人都知道第9人的颜色;
第9人说自己的颜色跟第8人同色或反色,这样所以人都知道第8人的颜色;
由此类推到第1人,直接说自己的颜色。

这个也是一个解。我前面那个前提是只能对前面一个人说话,其他人听不见。
rogerlee at 4/02/2010 19:27 快速引用
rogerlee :
题目没说不能说同色还是反色。

不会被杀,因为有同色和反色的选择。

反倒是你的推导,即使是对了,也无法实现。比如,第9人知道自己是什么颜色了,也知道前面8人的值了,问题是这两个可能不一样,他说哪个作为自己的颜色呢?说自己的颜色,会误导以后的8人;说前面8人的值,自己就牺牲了。

bagofbones :
不能说同色或反色的。你这样的解法是虽然第九个人知道自己的值,但是为了让别人知道第八的值,她可能不得不说和自己相反的值招来杀身之祸啊。

rogerlee :
如果一定要只说一个颜色,那必须有这个假设:任何人猜出来说的,其他人都能听见。

那么策略:
每个人不必须仔细听,第10人用第9人的颜色代替自己的(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的),
这样所有人都知道第9人的颜色;
第9人说自己的颜色跟第8人同色或反色,这样所以人都知道第8人的颜色;
由此类推到第1人,直接说自己的颜色。

这个也是一个解。我前面那个前提是只能对前面一个人说话,其他人听不见。

第九个人说自己的颜色。
vieplivee at 4/02/2010 19:38 快速引用
我的推到和VV的解法本质是一样的,你看懂了再说行吗。第九个人说的是自己的值,第八人是根据的第十个人给的值和第九人给的值,以及观察的前7个人给的值推出自己的值,这个是基本思路,这个思路可以用逻辑异或,或者逻辑同或,或者奇偶性得到。要是实在不行的话,你随便给10个0和1,我手把手的一个一个推到给你看行不?


rogerlee :
题目没说不能说同色还是反色。

不会被杀,因为有同色和反色的选择。

反倒是你的推导,即使是对了,也无法实现。比如,第9人知道自己是什么颜色了,也知道前面8人的值了,问题是这两个可能不一样,他说哪个作为自己的颜色呢?说自己的颜色,会误导以后的8人;说前面8人的值,自己就牺牲了。

bagofbones :
不能说同色或反色的。你这样的解法是虽然第九个人知道自己的值,但是为了让别人知道第八的值,她可能不得不说和自己相反的值招来杀身之祸啊。

rogerlee :
如果一定要只说一个颜色,那必须有这个假设:任何人猜出来说的,其他人都能听见。

那么策略:
每个人不必须仔细听,第10人用第9人的颜色代替自己的(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的),
这样所有人都知道第9人的颜色;
第9人说自己的颜色跟第8人同色或反色,这样所以人都知道第8人的颜色;
由此类推到第1人,直接说自己的颜色。

这个也是一个解。我前面那个前提是只能对前面一个人说话,其他人听不见。
bagofbones at 4/02/2010 19:38 快速引用
嗯,搞懂了,先前没想到要结合自己的和后边的值,只想到看前边的。
不过还要花点时间把它的直观性给看出来smile 我目前还得用逻辑推。

先干工作乐

bagofbones :
我觉得不复杂,很直观的呀,我觉得是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异或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0%BB%E8%BE%91%E5%BC%82%E6%88%96
异或就是异性相惜,同性相斥。。。

wildcrane :
我想你说的意思和vv的解释殊途同归吧。
是不是因为你写程序,就给出这么复杂一个公式阿?Laughing

bagofbones :
A是第十个人给的值,B是自己的观察值,所以A包括了正要猜的人vk的值,但是B不包括。
第一个猜的人给出她看到的前面九个人的值A,这个值是不变的,是说有人都知道的。

wildcrane :
你的XOR值里包括正要猜的那个人吗?
如果包括的话,如果退一步是第一个猜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值,不是已知的阿 confused

如果XOR是根据不包括自己前面的人算出来的,你如何回答我上贴提的问题,就是在之说一个字的情况下如何传递位置?

还是没想出来。

bagofbones :
第九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 v1 XOR v2...v8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
B XOR v8=A, if A=1, then v8!=B; if A=0, then v8=B。
第k个人推到过程:
假设 A = v1 XOR v2 XOR...v9 and B=v1 XOR v2...v(k-1) XOR v(k+1)...XOR v9 (A是已知值,B是观察值,对K而言,v(k+1)到v9的值是已知的)
B XOR vk=A, if A=1, then vk!=B; if A=0, vk=B。


wildcrane :
可是这个值(v1XORv2...XORv9应该是一个值对吧?)怎么能让前边的人知道自己是0和1的位置呢?

我得加设是,猜的这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是只能是“黑”或“白”(或者你说的1,0)但不能给一串值。

麻烦展开一下你的公式,我没搞懂这个异值怎么能把次序也传达出来。

bagofbones :
受到crane的启发。假设黑是1白是0,每个人的值是V1, V2...V10。第十个人计算出前九个的XOR(异或)值, v1XORv2...XORv9,告诉大家,牺牲自己。第九个人观察计算出v1XORv2...XORv8,然后结合前九个人总的XOR值,推断出自己的值v9。同理第八个人计算出v1XOR..v7XORv9 (v9这个时候已经公布),结合总的XOR值,推断出v8,如此类推,除了第十个人牺牲自己,其他九个人都可以根据已知的XOR结果推断自己的值。

wildcrane :
vieplivee :
帮33顶贴─── 据说微软的面试题

十个人站一列,头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帽子。
他们都只能看到前面的所有帽子,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和后面的。
然后从站在最后的那个人开始,依次猜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
猜错了,就算牺牲了。

请问,他们如何事先商量出一种最佳策略,使可能被牺牲掉的人数达到最少?这个最少数目,是多少?


0 or 1

他们好像只能是后面一个人告诉前面一个人的,奇数牺牲偶数胜。可以保证最多牺牲5个人。
如果正好9个全一个颜色,他们牺牲一个人。如果这第一个人竟然冒碰猜对了,就全对了。 happy
oops
wildcrane at 4/02/2010 19:58 快速引用
桃叶岛的耐克桃叶夫妇不理世事,四处游玩,对江湖近期发生的新鲜事全然不知。
wildcrane at 4/06/2010 14:08 快速引用
33还不来更新呀。
vieplivee at 4/06/2010 14:55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33还不来更新呀。


在等33的过程中,我把你出的题再改动一下,请大家猜,同样问题,什么策略死伤最少,最少是多少?

这回假设后面的一个人只能看到他前面那一个人帽子的颜色(而不是所有前面人的)。其他全不变。
wildcrane at 4/06/2010 15:0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桃叶岛的耐克桃叶夫妇不理世事,四处游玩,对江湖近期发生的新鲜事全然不知。


的确是全然不知,误杀门的男主角到底是过路客还是店小二?
Nike at 4/06/2010 15:28 快速引用
[Time : 0.17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2.4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