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波士顿房屋经纪人(十) 生命如歌 3/26/2010 10:07
一夜睡的不安稳,第二天七点就起身打开电脑一看,我们的组长发来Email,“风是我们的呜咽,雨是我们的眼泪,我们的姐妹被接回了天家”。家属决定周五筹备一天,周六就要举行追思礼拜。我赶紧发Email告知,我全天候命,随叫随到。
一早把两个小的送去上学,我就奔赴教会。路上才想明白为什么closing会提前,为的是让我可以为姐妹尽最后一份心思。我从加入爱主团契就不停的为她祷告,可忙乱的生活竟然让我没有机会去探望过她。这将成为我永久的痛。
大家组成了临时筹办委员会,商量各项事宜。中间提到谁干什么,让她的女儿去洗遗像。我想到她刚刚失去母亲,还是不要有什么实质性工作的好,就适时的多了一句嘴,接了下来。
我们的组长给我交代了两个地方可以洗相片。我总算聪明了一把,先回家Google再说。
我们的姐妹真的很美,年轻的时候甚至不输于范冰冰,平时也很注意打扮。可她竟然没有留下一张近期的单人照片。我们在小组活动的合影中寻寻觅觅,希望能卡出一个像样的头像来。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可以当天打印的不能改换背景;可以换背景的要等七天。
忙中偷闲还想着我的buyer要作final walk through。小哥在电话里叫道:"还走什么走,正忙着呢。"我一听急了,因为有一个计算机的大桌面连着书架什么的,房检的时候我说是那是build in。Listing Agent哪好意思和我计较,告诉我seller只拿自己的衣服出门。另外buyer要等着钥匙从attorney那里寄过来,也是一件痛苦的事。哪有买了房子,还要等两天钥匙在邮寄的路上的道理。

着急不如求人,给listing Agent打电话。告诉他我们教会姊妹去世了,我要留下帮忙。可不可以他带着buyer去walk through。他兴匆匆的说就要接了seller出发了,直奔Framingham律师的办公室。一听我们这头一个人也不露面,有点失望。他说反正也要去取lock,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又得寸进尺的说可不可以把钥匙留给buyer小哥,反正离closing只有一个小时了。虽然不合规矩,但也出不了什么叉子。他问我相信buyer吗?那不是废话吗?我看谁都跟一朵花儿一样。他忽然问:“那你的commission怎么办?”我含糊的说“whatever,现在哪里还顾的上?”他竟然起了狭义心肠,说:“Wenny,我会跟attorney讲,make sure你拿得到。”放下电话,心里一阵感激,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和他再度合作,到时候我不会这样拖泥带水,让他到closing前三天还不知房子卖不卖的成。
放下电话,我下了决心,自己动手。于是我这双只修过房子照片的手开始编辑姊妹的照片。不是手艺见长,实在是鸭子上架。想着把姊妹的头像抠出来,再放在单色的背景上。一开始作才明白为什么人家照相馆要让顾客等七天。抠了几次都是前功尽弃,不由得急躁起来。计算机上的姊妹笑脸如花,安详的看着我。我顿时冷静下来,对着屏幕上的她说“别急,别急,我一定要让你漂亮。”她静静的望着我笑,我才反应过来猴子跳墙的实在是我。
信主多年,我从来没有想过被主接回天家的真正含义,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到她在天上看着我电脑前的背影,轻轻的浅笑。

泪不知不觉的在我的指间滑落。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8.8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