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黄西(Joe Wong) 4/12/2010 13:16
摘要纠错编辑摘要

黄西(Joe Wong),曾在中国科学院攻读硕士,后获得德克萨斯州莱斯大学博士学位,全职工作从事科学研究。美国深夜节目收视率冠军的“大卫赖特曼秀”,2009年4月17日晚上破天荒邀请中国口音极重的黄西(Joe Wong)亮相,以英语讲美式笑话,近六分钟的演出,观众反应热烈。黄西一炮而红。
黄西-生平简介 黄西黄西生于1970年,是一位典型的留学生,念书取得学位,就业结婚生子留在美国。

他毕业于中国吉林大学,主修化学。

1994年到美国前在中科院研读。

1999年取得德克萨斯州莱斯大学(Rice)生化博士学位。

2000年到剑桥 (马萨诸塞州)一家跨国基因制药公司Sanofi-Aventis Genomics Center工作。

白天,他在实验室正经做研究的科学家,到晚上就摇身一变成演员,“下了班,弄好孩子,准备好晚饭,等太太下班回来”,他就穿梭在新英格兰地区的酒吧、夜总会、俱乐部和大学礼堂,表演他的单口笑话,波士顿是他起家的地方。

黄西在吉林大学时就喜欢写笑话和讲笑话,英文课念到“读者文摘”时,对其中的笑话集锦特别有兴趣。在德州念书时,为了排遣学生生活的艰苦无聊,除了“读者文摘”,他开始读其他的幽默或笑话的书,马克吐温与导演伍迪艾伦的作品对他的启发很大,让他了解美式幽默与美式笑话。但他在莱斯大学想参加写作创作班却被拒绝,原因是文笔不够好。

黄西-成长经历 黄西到麻州工作后,他利用时间报名就读“笑话写作成人教育班”,但“也没有真正学到东西”,只是经由这个管道接触到波士顿的喜剧圈,开始了他的表演活动。第一次登台是2002年,他说,“不太容易,因为人家不愿意提供机会”。他努力在笑话题材上不断创作,有时写100则笑话,只有一则好笑,最早的听众是黄西当会计师的太太金妍。他的移民题材,配上货真价实的外国口音,很快就受到欢迎,他打入2003年波士顿国际喜剧节的决赛。

专门帮“雷特曼秀”发掘人才的布瑞尔(Eddie Brill)2005年在波士顿听了黄西的表演,认为他深具潜力,开始要培养他。他要黄西不时送给他表演的新材料;观察了三年后,2008年,布瑞尔再到波士顿看黄西表演后,觉得时机成熟,他让黄西设计一套能够拿出来的节目,为“大卫?雷特曼秀”试镜。

因为与一般秀场不同,在全国性萤光幕上亮相必须精心设计。布瑞尔说,他以多年经验相信黄西终究会大红大紫。两人开始为在“雷特曼秀”节目演出的段子展开合作。黄西说,布瑞尔把他写的几则笑话做次序上的整理排列,更有节奏感,也指导了他一些讲笑话时的节奏感。

4月17日的成功演出后,赖特曼非常欣赏,罕见地拉著乐得不知所措的黄西一起谢幕。布瑞尔认为黄西是自己近几年来所发掘到“最清新、最成功的演出”,非常得意。黄西在麻州的实验室同事大吃一惊之余,都跑来道贺,祝他即将名利双收。

黄西-表演特点
他的脱口秀完全不同于美国的黑人和白人的口水滔滔,而有另外一种喜剧的魅力---全部是最简单的字词,配合以木讷的表情和僵硬的动作,讲那种需要动脑筋才能理解的冷幽默。最别致的是,他是采取停顿和沉默来控制观众,让他们在这个间歇想明白笑话的意思,或者这种沉默无言本身也成为了表演的一部分。人们为了沉默而大笑,这是喜剧大师才有的能力(参考电影《月亮上的男人》前15分钟)。

黄西他使用英文,讲的是美式笑话。我也曾考虑过放字幕版,但是他的笑话大部分都有语境上的背景。比如说他讲接受移民官考试的段子,第一个问题是:谁是本杰明.富兰克林?Wong回答说:难道他就是我们小区商店被抢的原因?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是宪法第二修正案?Wong再次回答说:难道它就是我们小区商店被抢的原因?

现场的美国人爆笑不已,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要理解这些笑话很难。第一条是因为本杰明. 富兰克林的头像出现在美元上。第二条所说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内容是保证了美国人民有持枪的权利。从Youtube的回帖上看,不单是中国人民理解有困难,就连美国人民自己都够呛,许多耿直的美国人留言提问说:这有什么好笑的?为什么这个傻逼连续两次用相同的答案回答不同的问题?

笑话都需要注释的话,那就一点都不好笑了。即便配上字幕,要让屏幕前的人笑出来,字幕可能一秒内要闪过50个字,这就成为飞眼训练而非一种娱乐了。前来这里的读者已经算是教育程度很高的网友了,即便如此,根据历史统计,不通英文的读者依然在总访问人数的7成以上--这可以通过纯英文帖子和英文视频的点击数和留言数统计得出。

黄西-表演过程 黄西黄西站定后的第一句话是:“大家好,我是爱尔兰人。”全场笑翻,赖特曼也跟着大笑,黄西知道他的笑话题材已触动敏感的美国流行文化神经。

黄西的表演片段在YouTube上的点阅数,两周以来已超过10万人次,留言评论褒多于贬,一致认为很好笑。大家开端打听这位戴着眼铐,满口中国腔英语的黄西究竟是谁?口音这么重,相貌又不出众的人,怎么能上全国电视节目,用英语讲美式笑话,还能让老美笑得东倒西歪?

白天他是在实验室正经做研究的科学家,到晚上就摇身一变成演员,穿梭在新英格兰地区的酒吧、夜总会、俱乐部和大学礼堂,表演单口相声。

黄西在吉大时就喜欢写笑话和讲笑话,马克吐温与导演伍迪雷。阿伦的作品对他的启发很大,让他了解美式幽默与美式笑话。

到麻州任务后,他利用时间报名“笑话写作成教班”,经由这个管道接触到老板顿的喜剧圈开端表演,2002年第一次登台。他努力在笑话题材上不断创作,最早的听众是当会计师的太太金妍。他的移民题材配上货真价实的外国口音,很快就受到欢迎,打入2003年老板顿国际喜剧节的决赛。

黄西-精彩内容 黄西段子之一:“我是新移民,当年来美国后,我开着一辆旧车,车后保险杆上贴了不少标语贴纸,我都不懂,撕也撕不下来,我开了两年之后,才知道其中一张是‘如果你不懂英语,滚回去’。”

段子之二:“我好不容易才获取公民资格,我得去上美国历史课,去回答 谁是班杰明。富兰克林?我都只有啊…的份。去年,我儿子在美国出生,我抱着他,‘哇,你这小子一出生就已经是美国人了,我问你,你知道谁是富兰克林吗?’”

段子之三:“现在我车上贴了‘车内有婴儿’的标语,这可算是一种恐吓,因为有一个大哭的婴儿和唠叨的老婆,我再也不怕死了。”

擅用自己华人背景说笑,黄西在美国搞笑艺人圈内迅速走红。对此,在美国搞笑界闯荡26年,上遍“国家广播电视星期五胜利之光”(NBC Friday Night Lights)与Comedy Central的华人搞笑艺人余智敏(Byron Yee),对黄西的抢眼表现直呼难得:“能上大卫?雷特曼脱口秀,是所有搞笑艺人的最高梦想之一。”

话锋一转,余智敏表示,想在好莱坞搞笑圈生存极为困难,挤进去难、持续令人发噱也难。“像我们这种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人搞笑艺人,仍具全国知名度的,就我所知道,仅剩三人”。

黄西-现状 黄西黄西在纽约参加“Comedy Central”电视频道试镜。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华裔喜剧演员上这个节目不算是新闻,但这将是第一位英语非母语的第一代华人,应邀在这个全美最热门的喜剧频道上演出,让最近演出邀约已应接不暇的黄西非常兴奋;但他在电话中的口气还是非常冷静,尽管这是他的最爱,“但这还是副业,一直到我能确定走这条路的收入充足稳定之前,还是要努力上班”。

如果能支持生活的话,黄西承认他会考虑改行,因为“学术界不缺我这个中国人”。更重要的是,黄西已对他个人讲美式笑话,产生了一份使命感。

2008年曾回北京在海淀表演的黄西意有所指的说,直到一个民族能开自己的玩笑,嘲讽自己的领袖与政治社会,这个民族才算成熟。除此之外,他希望自己以第一代移民的身分,能够透过自己的经验观察,说明移民的故事,“移民在社会中是无声的一群,可是移民社会中有许多有意思的事,也有许多被歧视与挣扎的事,就是因为语言与文化的障碍,自己表达不出来,又没有人帮忙表达”,黄西说:“这是一个机会,我愿意做个移民的代言人,说出移民乐观、奋斗、坚强的一面。”

黄西-人物评价 黄西出现在喜剧中心频道与众多电视广告的韩裔搞笑艺人艾咪安德森(Amy Anderson)也表示,当前在全国性搞笑圈活跃的亚裔搞笑艺人多是韩裔,华裔屈指可数,“也许华人个性较韩国人来说,还是比较严肃”。也认识黄西的她表示,以黄西的新人之姿表现确实有趣。

在搞笑圈有12工龄历的她说,亚裔搞笑艺人须努力跳脱族裔给人的刻板印象,走出自己风格,否则久而久之,就会被视为没有原创性而被淘汰。“专业的亚裔演员,常会被放在显微镜下视图”,她说:“在美国搞笑圈里就是有这样不公平的双重标准。”

对此,余智敏深有同感,身为华裔搞笑艺人,过去也常拿自己华人背景说笑:“我在俄勒冈州小镇长大,那里只有三个少数族裔:我一个华人、一个黑人,还有一个聪明人。当我去白人女友家按门铃时,她老爸开门看了我一下说:抱歉,我们没有订中餐馆外卖。”

后来,好莱坞开端要求他用滑稽的中国口音表演,坚持不丑化中国人的他,决定改走自己的路,用自己父亲当年遭“排华法案”而买出生证的辛酸过去,改编出一剧“纸儿子”(Paper Son),让人观后笑中带泪的演出,为他博得才子好评,而不再只是个“亚裔搞笑艺人”而已。

他苦笑:“美国搞笑圈是很严酷的,好笑就是好笑,不好笑就是不好笑,不分族裔,创新才是搞笑艺人的唯一生存之道。”

黑母鸡下了个白鸡蛋? 华人笑星黄西逗不笑中国观众 华尔街日报

相关新闻:中国土产“博士笑星”黄西让美国副总统笑翻了(视)

去年,40岁的黄西参加了《大卫莱特曼秀》(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的演出。当他从幕后走出,并说“大家好……所以我是爱尔兰人”时,人们爆笑不止。此次演出开始了他的全美俱乐部巡演历程。

然而在黄西的家乡中国,人们从一开始就感到困惑。在中国流传着一个带有字幕的黄西演出视频。一名观众在评论中问道,为什么第一句话“我是爱尔兰人”就能让美国人发笑?另一个人总结道,因为每个美国人都来自爱尔兰。第三个人说,与这无关,因为是爱尔兰人本身让人发笑。

中国最大的电视网──中国中央电视台认为黄西在美国的成功令人称奇,并于去年12月为他专门做了一期节目。原因是:他是一名使美国人发笑的中国科学家。尽管中央电视台称黄西的成功证明“幽默无国界”,但节目一直到结束时也没有播放黄西的任何笑话。






黄西说,他2008年末在北京的第一场演出不成功。他说在美国,开自己的玩笑让人觉得有趣,但在中国,倒霉事儿没什么可幽默的。黄西回忆说,观众们努力想听懂笑话中的包袱,但台下的人礼貌、严肃、一脸茫然。

邀请黄西来华演出的中国相声演员丁广泉说,这不是个好笑的事。

黄西在北京海淀剧院演出时说的一个笑话与停车有关:我不擅长体育,但是我喜欢平行停车,因为跟体育不一样,你停车技术越差,你的观众就越多。

他说,这个笑话在美国让很多人发笑,但在中国却不行,可能是因为中国的驾车者想停哪儿就停哪儿。

在中国广受欢迎的文化问题博客作家和菜头说他决定不向自己的500,000读者推荐黄西。他说,普通的中国人不可能理解黄西的笑话。如果笑话需要注释,就一点都不好笑了。除了他的长相,我们还能怎么描述他?

黄西于1994年来到美国,当时仅24岁。后来获得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生物化学博士学位。2001年,他第一次观看了单人喜剧表演。他说,他对此感到着迷,但只听懂了一半的笑话。他参加了单人喜剧成教班并开始参加演出,同时白天在一家制药公司做研究工作。

当然,黄西并不是第一个发现幽默无法翻译之人。美国笑星、《喜剧圣经》(The Comedy Bible)的作者卡特(Judy Carter)说,她在加州为中国观众表演时也遭遇惨败。她的一个笑话以“我刚和男友分手……”开头。她说,满场哀叹声四起。

卡特近期在香港演出前,东道主告诉她几条经验法则:不要表演肢体笑话──太不淑女;不要嘲笑经济──太沉闷;不要谈论婚姻──太个人化。而且绝对不要说狗的笑话,以免她中伤中国人的饮食习惯。

她最后选择了一个中性的主题──使用新奇技术时遭遇的挫折。她说,每个人都憎恨技术。

中国人世代喜欢听“相声”──通常由两名相声演员用事先准备好的段子在台上斗嘴,兜了一大圈最后说出一句点睛之句。

但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吴文科说,相声正在逐渐失去听众。一些原先红极一时的作品现在被认为是粗俗的,且被政府禁止。吴文科说,相声表演令人失望。

年轻一代的观众开始喜欢中国式的单人喜剧形式。点睛之句后面跟着注释,解释它为什么可笑。

在上海,周立波的单人喜剧表演引起轰动。他在节目中涵盖了各类主题:全球气候变暖、穷人的成长经历以及中国成为经济强国这一永远让众人欣喜的话题。

他把中国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变成笑料。他说,我真搞不清楚为什么一个穷人要把钱借给富人。我们应当自己把钱分了,但再一想,每个人只能分到几美元。因为中国人太多了。

尽管黄西在中国不受欢迎,但在讲英语的华人中有自己的粉丝。在一个海外华人网络论坛上,一个人说他的笑话只是陈词滥调。另一些人则表示反对。其中一个人说,黄西的表演显示了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书呆子”。

上个月,黄西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广播电视记者协会(Radio and Television Correspondents' Association)宴会上为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等人表演,赢得了观众长时间的起立鼓掌。为了准备这场演出,他阅读了拜登的传记。在与拜登会面后,他告诉众人说,我觉得书要好得多。

黄西沿袭了科学的方法。他在一些小场合测试了数百个笑话。他说,就像筛查与癌症相关的基因一样,有时100个笑话中只有一个可笑。

而在中国或许更少。

黄西的父亲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他的成功表示困惑。他的父亲黄龙吉(音)是一名退休的工程师,居住在靠近中朝边界的一个工业城市。他说他为儿子感到骄傲,但从事喜剧事业并不是他原来期望儿子走的路。

他说,就像是一只黑母鸡下了个白鸡蛋。
华裔笑星黄西在CSPAN上表演的精彩新段子 2010-05-20 11:20:45


万维博主昭君曾经介绍过在David Lettermen节目上表演过的这位华裔笑星,我这里再简短介绍一遍,他英文名字是Joe Wong,来自中国吉林,从小就迷恋相声。1994年24岁时到美国来留学,在得克萨斯州的Rice University学化学。在学校期间他开始为校报写评论,展示了他幽默的才华。2001年黄西举家搬去波士顿,因为那里是笑星聚集的地方。他先上了一些笑星表演课,接着开始讲笑话做舞台表演。笑星生涯初期非常艰难,但渐渐地他受到了当地观众和笑星同行的欢迎和认可。2005年黄西被David Lettermen 节目的一位喜剧协调员看中潜在才华,对他进行了长达四年的指导,不断对他的表演给予反馈建议,比如,原来黄西说完一句笑话,自己也跟着笑,这位“相伯”建议说,自己不笑会更让人发笑,他一试,发现果然效果很好。经过四年的反复改进,黄西于2009年终于在David Lettermen节目上作了他的美国电视首演,后来又多次被美国著名女笑星Ellen Degeneres请去她的节目做表演。黄西的这段表演是我今年四月初在CSPAN上看到的,把我彻底笑翻,显然黄西是一个极有才华的笑星。



这段表演是在CSPAN直播的美国电台电视记者协会晚宴(Radio and Television Correspondent’s Association Dinner)上进行的,许多名流要人包括美国副总统Joe Biden参加了晚宴。整个表演观众笑声不断,不时还夹杂些掌声喝彩声,黄西表演结束后观众们起立为他鼓掌。下面是他在晚宴上表演的youtube clip以及段子中的主要精彩文摘:



Good evening, Everyone:

My name is Joe Wong, but to most people I am known as “Who?” (观众笑声),which is actually my mother’s maiden name, (观众大笑),and the answer to my credit card security question, (笑声)。But joking aside, I just want to reassure everybody that I am invited here tonight, (笑声).



I grew up in China, (停顿), who wouldn’t? (笑声),and my childhood memories are totally ruined by my childhood, (笑声)。When I was in elementary school, as part of the curriculum, I had to work in a rice paddy(稻田) right next to a quarry(采石场) where they used explosive to break rocks, (笑声), and that is where I learned, that light travels faster than sound, (观众大笑), which is as slow as a flying rock, (笑声)。My dad was a grumpy guy, but occasionally he would try to cheer me up with jokes, but he doesn’t do it right, (笑声)。When I was seven, one day he had said to me: Hey son, why is tofu better than centralized socialist economy, (黄西做困惑状,观众笑声), so five minutes later I said, Why? (观众大笑), he said, because I said so, (笑声)。



I came to United States when I was 24, to study at Rice University at Texas, (几声鼓掌喝彩),that wasn’t a joke, (观众大笑) until now(笑声)。I was driving this used car with lots of bumper stickers that were impossible to peel off, and one of them said, “If you do not speak English, go home”, (黄西摇摇头做不同意状), and I did not notice it for 2 years, (观众大笑)。



Like many other immigrants, we want our son to become the president of this country. We are trying to make him bilingual, Chinese at home and English at public, which is really tough to do, because many time I have to say to him in public, Hey listen, if you do not speak English, go home, (停顿,观众笑声)。And he was saying to me, Hey Dad, Why do I have to learn two languages. I said, Son, once you become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you gonna have to sign legislature bills in English, and talk to debt collectors in Chinese, (观众大笑加鼓掌)。



。。。(省略几段)



I'm honored to meet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here tonight. I actually read your autobiography. And today I see you (看看Biden,再转回观众) I think the book is much better(Biden和观众大笑鼓掌)。。。。



To be honestly I'm really honored to be here tonight, and I prepared for months for tonight’s show. And I showed the White House my jokes about President Obama. And that is when he decided not to come, (观众笑声)。。。。



And President Obama has always been accused of being too soft. But he was conducting two wars. And they still gave him the Nobel Peace Prize. And he accepted it. You can't be more bad ass than that! (观众笑声掌声)。。。。



And tonight is my first time on C-SPAN, which is a channel I obviously always watch, when I couldn't stand the sensationalism and demagoguery of PBS and QVC, (观众笑声掌声). If I still couldn't fall asleep after watching C-SPAN, (笑声), there's C-SPAN2 and C-SPAN3, (观众大笑鼓掌), Thank you very much, (观众鼓掌).



So I became a US citizen in 2008, which I'm really happy about. (观众鼓掌). Thank you very much. America's No. 1! That's true, 'coz we won the World Series every year! (观众大笑).



。。。



So after getting Obama and Biden elected, I felt this power trip. And I started to think, maybe I should run for president myself. Well I have to take a step back and explain a little bit, you know, 'coz I have always been a morose and pessimistic guy. I felt that life is kind of like peeing into snow in a dark winter night,you probably made a difference, but it is really hard to tell! (观众大笑).



。。。



I used to be scared of marriage. I was like: wow, 50% of marriages end up lasting forever. (观众大笑).



。。。



I am great with foreign policy because I am from China. I can see Russia
from my backyard. (笑声)。



And I have a quick solution for global warming:I will switch from Fahrenheit to Celsius. It was 100 degrees; now it's 40! (观众大笑鼓掌).



I believe that, unilateralism is too expensive, and open dialogue is too slow. So if elected, I will go with text messaging, (笑声). I will text our allies, just to say “hi". And text our enemies while they're driving, (观众大笑), "OMG! you're building a nuclear weapon? (笑声),But you're doing it wrong,LOL!" (观众大笑鼓掌)。

I just want to thank Radio and TV Correspondents' Dinner for having me here tonight, and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wish my son knew what I was doing.
Thank you so much and have a very good night!
smilhaNew at 6/03/2010 09:20 快速引用
[Time : 0.02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9.8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