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印象派 - The Death of Two Beautiful Trees 4/22/2010 23:18


我最近玩的印象派。
本来没有这么印象,是 HD.

不知道为什么转化成 Youtube 之后,看见的全是大方块。 confused

据说Erik Satie非常有天份, 但又非常懒. 他的这首乐曲就挺雍懒, 一个一个键摁过来, 带着些许忧伤沉思, 调侃和诙谐.

周二满怀期盼地跑到Mt. Auburn公墓和植物园去录鸟叫,却发现我们制造的杂音太大。惊奇地发现天上飞机那么多,地上车辆跑没完。在上面的video里,我想办法把杂音去掉了。可是后来想,还是把杂音表现出来吧。你们看看听听,鸟叫的频率被淹没了。

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 我大概数了数年轮, 应该有150年的样子. 他们枝叶的灵魂仍然撒下影子.

我把鸟的频率用小鸟标出来了。
好看。你也与时俱进了。 牛 牛
MorningMoon at 4/23/2010 08:33 快速引用
厉害!感觉用了巨多声像处理的软件? rose
torca at 4/23/2010 12:40 快速引用
好看, 我也看得有点印象啊
fresh_orange at 4/23/2010 12:43 快速引用
torca :
厉害!感觉用了巨多声像处理的软件? rose


Final Cut Pro Studio
wildcrane at 4/23/2010 14:51 快速引用
fresh_orange :
好看, 我也看得有点印象啊


是“梦” smile
wildcrane at 4/23/2010 14:52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好看。你也与时俱进了。 牛 牛


目的是为了拖后腿 Laughing
wildcrane at 4/23/2010 14:53 快速引用
I tongue it! What happened to the music ? I can't hear it, even to the maxi volume..
ayu at 4/23/2010 23:35 快速引用
太赞了 崇拜
puppy at 4/23/2010 23:55 快速引用
ayu :
I tongue it! What happened to the music ? I can't hear it, even to the maxi volume..


应该有声音, 我能听到。

你换一台计机试一试呢

rose
wildcrane at 4/24/2010 14:57 快速引用
puppy :
太赞了 崇拜


谢谢,今天老师和同学也说好。

老师建议我应该把它递交到festivals, 但是我哪个都不知道。也没来得及问。
我想我自己感觉还没有做完,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修改,等我回来了再研究。

rose
wildcrane at 4/24/2010 15:09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我最近玩的印象派。
本来没有这么印象,是 HD.

不知道为什么转化成 Youtube 之后,看见的全是大方块。 confused

据说Erik Satie非常有天份, 但又非常懒. 他的这首乐曲就挺雍懒, 一个一个键摁过来, 带着些许忧伤沉思, 调侃和诙谐.

周二满怀期盼地跑到Mt. Auburn公墓和植物园去录鸟叫,却发现我们制造的杂音太大。惊奇地发现天上飞机那么多,地上车辆跑没完。在上面的video里,我想办法把杂音去掉了。可是后来想,还是把杂音表现出来吧。你们看看听听,鸟叫的频率被淹没了。

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 我大概数了数年轮, 应该有150年的样子. 他们枝叶的灵魂仍然撒下影子.

我把鸟的频率用小鸟标出来了。



在做“梦”的影像时,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为了体现这棵树是一个生命,我用另一棵树的摇曳的影子,作为这棵已经没有枝叶的树的生命或灵魂的象征(所以用的是黑白的)。这棵当时还活着的树就是我现在门前那棵美丽的枫树,是春天这条街上最早长出绿叶的一棵树。

没想到,前天的飓风从家门前的街道扫过,将门前的枫树从地上拔起一测,靠在了我们的房子上。昨天,town's people 开着各种吊车和嚼树机来了,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这棵树就没了。

我在它春天刚来时给它的录像,竟然是给俩棵树的告别仪式。

本来这棵树只是一测拔起,如果复位加固,是完全可以继续生存的,或者改迁一个位置,也能活。当然我理解他们不会救一棵树,因为救他比坎了他更贵。我希望我们人能像树一样也坦然面对死亡,或者如果我们花这么多钱维持我们的生命,我们是不是该把树同样看成宝贵的生命呢?

除了用像片和录像记录俩个生命曾经存在过,我无力抢救门前的枫树。在工作人员把树的身体扔进吃树机的时候,我上去申请给我留俩节作为板凳和纪念。工作人员痛快地用电钻给我截下俩块。

目前它们坐落在门前楼梯俩侧。

Here are some photos and a short video:
http://www.flickr.com/photos/13770079@N02/sets/72157624100642621/
wildcrane at 6/08/2010 16:24 快速引用
在看你家门前的枫树被砍掉的照片和录像时,我也同你一样很难过,因为它的枝叶还是那么得葱绿和繁茂,但人类没有做任何挽救它的努力,就把它活生生地砍掉了。我想我会没有勇气把这个过程拍摄下来,因为我只想记住它美丽的时刻。但我相信,在你无力救助它,难过得为它做最后的拍摄时,它一定知道你的难过;同样,今年春天刚来的时候,你那么开心和欣赏地给它做完美的拍摄时,它也一定很开心,并把这份记忆刻在了它150年的年轮里。。。 rose rose


wildcrane :

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 我大概数了数年轮, 应该有150年的样子. 他们枝叶的灵魂仍然撒下影子.

在做“梦”的影像时,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为了体现这棵树是一个生命,我用另一棵树的摇曳的影子,作为这棵已经没有枝叶的树的生命或灵魂的象征(所以用的是黑白的)。这棵当时还活着的树就是我现在门前那棵美丽的枫树,是春天这条街上最早长出绿叶的一棵树。

没想到,前天的飓风从家门前的街道扫过,将门前的枫树从地上拔起一测,靠在了我们的房子上。昨天,town's people 开着各种吊车和嚼树机来了,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这棵树就没了。

我在它春天刚来时给它的录像,竟然是给俩棵树的告别仪式。

本来这棵树只是一测拔起,如果复位加固,是完全可以继续生存的,或者改迁一个位置,也能活。当然我理解他们不会救一棵树,因为救他比坎了他更贵。我希望我们人能像树一样也坦然面对死亡,或者如果我们花这么多钱维持我们的生命,我们是不是该把树同样看成宝贵的生命呢?

除了用像片和录像记录俩个生命曾经存在过,我无力抢救门前的枫树。在工作人员把树的身体扔进吃树机的时候,我上去申请给我留俩节作为板凳和纪念。工作人员痛快地用电钻给我截下俩块。

目前它们坐落在门前楼梯俩侧。

Here are some photos and a short video:
http://www.flickr.com/photos/13770079@N02/sets/72157624100642621/
happystar at 6/08/2010 17:15 快速引用
happystar :
在看你家门前的枫树被砍掉的照片和录像时,我也同你一样很难过,因为它的枝叶还是那么得葱绿和繁茂,但人类没有做任何挽救它的努力,就把它活生生地砍掉了。我想我会没有勇气把这个过程拍摄下来,因为我只想记住它美丽的时刻。但我相信,在你无力救助它,难过得为它做最后的拍摄时,它一定知道你的难过;同样,今年春天刚来的时候,你那么开心和欣赏地给它做完美的拍摄时,它也一定很开心,并把这份记忆刻在了它150年的年轮里。。。 rose rose


wildcrane :

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 我大概数了数年轮, 应该有150年的样子. 他们枝叶的灵魂仍然撒下影子.

在做“梦”的影像时,原来住处附近一棵巨大的树被砍掉了。为了体现这棵树是一个生命,我用另一棵树的摇曳的影子,作为这棵已经没有枝叶的树的生命或灵魂的象征(所以用的是黑白的)。这棵当时还活着的树就是我现在门前那棵美丽的枫树,是春天这条街上最早长出绿叶的一棵树。

没想到,前天的飓风从家门前的街道扫过,将门前的枫树从地上拔起一测,靠在了我们的房子上。昨天,town's people 开着各种吊车和嚼树机来了,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这棵树就没了。

我在它春天刚来时给它的录像,竟然是给俩棵树的告别仪式。

本来这棵树只是一测拔起,如果复位加固,是完全可以继续生存的,或者改迁一个位置,也能活。当然我理解他们不会救一棵树,因为救他比坎了他更贵。我希望我们人能像树一样也坦然面对死亡,或者如果我们花这么多钱维持我们的生命,我们是不是该把树同样看成宝贵的生命呢?

除了用像片和录像记录俩个生命曾经存在过,我无力抢救门前的枫树。在工作人员把树的身体扔进吃树机的时候,我上去申请给我留俩节作为板凳和纪念。工作人员痛快地用电钻给我截下俩块。

目前它们坐落在门前楼梯俩侧。

Here are some photos and a short video:
http://www.flickr.com/photos/13770079@N02/sets/72157624100642621/


谢谢! rose
你有没有体会到树即便死了,我们摸着木头甚至纸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它的生命?

我一直认为树的境界是比人高的,所谓道家的形而上学为之道,形而下学为之器。树致虛守靜、無為而至高远。可谓更接近道乎?
wildcrane at 6/08/2010 18:19 快速引用
happystar 写到:
在看你家门前的枫树被砍掉的照片和录像时,我也同你一样很难过,因为它的枝叶还是那么得葱绿和繁茂,但人类没有做任何挽救它的努力,就把它活生生地砍掉了。我想我会没有勇气把这个过程拍摄下来,因为我只想记住它美丽的时刻。但我相信,在你无力救助它,难过得为它做最后的拍摄时,它一定知道你的难过;同样,今年春天刚来的时候,你那么开心和欣赏地给它做完美的拍摄时,它也一定很开心,并把这份记忆刻在了它150年的年轮里。。。 rose rose


wildcrane 写到:
谢谢! rose
你有没有体会到树即便死了,我们摸着木头甚至纸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它的生命?

我一直认为树的境界是比人高的,所谓道家的形而上学为之道,形而下学为之器。树致虛守靜、無為而至高远。可谓更接近道乎?[/quote]

下次我去你家门口摸摸那两个树桩,感觉一下。如果树的境界比人高,那我好象有些不思进取了,因为我下辈子还想做人,并且还想做个女人。 oops
happystar at 6/08/2010 22:05 快速引用
[Time : 0.01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89.1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