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林语堂论中庸,幽默,读书和写作 (上) 2010-05-08 22:06:29 5/09/2010 05:56
林语堂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之一。他1895 年出生于福建龙溪, 1912年入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在清华大学任教。1919 年赴哈佛大学文学系,三年后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同年转入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语言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到北大人教授,并曾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务张和英文系主任。三十年代开始主办“论语”,“人间世”等新文学刊物。1935 年后,他在美国用英文写了“吾国与吾民”,“京华烟云”等文化著作和小说, 后来赴新加坡筹建南洋大学,并自任校长。1966 年后定居台湾,并被香港中文大学聘为教授。1976 年在香港逝世。


在我看来,林语堂是一个真正对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有着深刻理解的学者。作为一个传教士家庭出生的中国人,他对于西方基督教的理解是许多同时代的中国作者所无法岂及的,也因此,有人说他对研究中国文化的视角是典型的“西方人”的视角,甚至是“西方传教士”的视角;但他从小积累的深厚的国学功底和对道家及佛教的了解,又给予了他一般的西方中国研究者们所没有的的中国视角。从这点上来说,林语堂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就有他非常独特的特质。

我最喜欢的林语堂的作品,不是他最著名的“吾国吾民”,而是“生活的艺术”,因为后者充分反映了作者自由的思想风格,充满了一位智者的人生智慧。在此书中他对宗教,人生哲学,读书,写作等话题有许多精彩的论述。这里只能摘取最精华的部分来做个记录。


关于中庸


林语堂从来不掩饰他对儒家思想的推崇,但他同时又喜欢道家的练达和超脱。在“中庸哲学“一节中,他这样说道:“我们大家都是生就一半道家主义,一半儒家主义”。 在他看来,人生最佳的状态莫过于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出世之间的“半半状态”。他认为最快乐的人生是“恰到好处”的努力工作和享受生活相结合,对于“为工作而工作”和过于慵懒闲适的生活,他认为都是过于极端,不符合中庸的原则,因此是不可取的。

他自己就是这个生活原则身体力行的榜样 -- 他一方面勤奋写作,一直到70 多岁高龄还坚持笔耕;在高产的年代里几乎每年一本着作 -- 那本着名的“生活的艺术”,只用了三个月就写成初稿(700 多页); 但在另一方面,他又非常善于享受生活,对自然充满了天然的兴趣。可以说,他是一个具有诗意情怀的中国人。生活对于他,是“七十年的快乐旅途”。


在“谁最会享受人生”章节中,他写道:“我们如把道教的现世主义和儒家的积极观念结合起来,便成了中庸的哲学。因为人类是生于真实的世界和虚幻的天堂之间,所以我相信这种理论在一个抱前瞻观念的西方人看来,也许很不满意,但这总是最优越的哲学,因为它是最近人情的。我们承认世间非有几个超人 -- 改变历史进化的探索家,政府者,大发明家,大总统,英雄 -- 不可,但是最快乐的人还是那个中等阶级者,所赚的钱足以维持独立的生活,曾替人群做一点点事情,可是不多;在社会上稍具名誉,可是不太显着;只有在这种环境下,名字半隐半显,经济适度宽裕,生活逍遥自在,而不完全无忧无虑的时候,人类的精神才是最快乐的”


李密庵在他的“半半歌” 里把这种生活状态描绘得很美妙:


看破浮生过半
半之受用无边
半中岁月尽悠闲
半里乾坤宽展
半郭半乡村舍
半山半水田园
半耕半读半经廛
半士半姻民眷
半雅半粗器具
半华半实庭轩
衾裳半素半轻鲜
肴馔半丰半俭
童仆半能半拙
妻儿半朴半贤
心情半佛半神仙
姓字半藏半显
一半还之天地
让将一半人间
半思后代与沧田
半想阎罗怎见
饮酒半酣正好
花开半时正妍
半帆张扇免翻颠
马放半缰稳便
半少却绕滋味
半多反厌纠缠
百年苦乐半相参
会占便宜只半


林语堂的“半半哲学”,不是鼓励人们无休止地与命运抗争,也不是让人尽情享乐,它告诉人们真正的快乐,来自和自然与环境的和谐共存,顺之天道,在自然的状态和过程中体会深刻的人生意义。

这是怎样一种诗意的人生?


(待续)




评论(3) 引用 浏览(30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蔡阿姨 留言时间:2010-05-08 22:54:12
我喜欢林语堂在京华烟云里对如何起名字的见解:




木兰的孩子的名字,都是她自己起的。她女儿的名字是阿满,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女儿的名字。

荪亚问她:“为什么叫阿通?”

木兰回答说:“是向婆婆表示敬意。”

“什么意思?”

“你不记得陶渊明的《责子》诗吗?其中有两句:

通子垂九龄,

但觅梨与栗。”

“这诗和我妈的名字有什么关系?”

木兰解释说:“这是个典故。你母亲叫玉梨。咱们的孩子叫阿通,他不是老想梨吗?若不怕和她的名字犯忌讳的话,应当叫思梨。”

荪亚把这起名字的用意向父母解释了一下,他们觉得木兰很聪明。曾先生曾经告诉木兰,千万不要起太俗的名字。木兰的审美情趣不同凡响,曾暗地笑牛怀瑜的孩子的名字都落俗套,完全缺乏高雅的意境。她父亲给她姐妹起的都是古典名字。她父亲曾经告诉她,最好的诗人作家给自己孩子起的名字,都很简单,就如同日常生活里重要的东西,都是平易自然的。她父亲说:苏东坡为儿子起的名字是“过”,意思指的可能是“横过他父亲的院子”,就犹如孔子的儿子一样,更可能意思是“一个过错”。袁子才的儿子只是叫做“阿迟”,因为这个儿子是父亲晚年生的。因此木兰的弟弟的名字是“阿非”,表示“过错”,或是“不对”,和苏东坡的儿子名字叫“过”一样。但是他父亲起这个名字“非”,是陶渊明《归去来辞》上“觉今是而昨非”的意思,是觉悟的意思。木兰的父亲也告诉过她有所谓雅人之俗一事。在人生各方面,人会由常人之俗进入雅人之俗。只有少数人能脱离雅人之俗,而回到俗人之淳朴自然。比如牛财神牛大人,决不肯让他的孙子起个名字叫“过”或是“非”。若不叫“国福”,“国辉”,或是“光祖”之类他是不满意的。甚至受过教育的庸俗之辈,都抱着一本《康熙字典》寻找晦涩难解难读的字,用来代替平易自然的字,因为怕平易自然的字太俗!




作者:km 留言时间:2010-05-09 02:10:37
这个人诚如所言,是个拔尖的文化大师。。。

见解也不形常,不如反对子女(当然他只有女儿)上大学,结果他女儿真的不上大学,多少留下终身遗憾。。。

反共更是十分地道,著有‘枕戈待旦’,早就不抱幻想,准备和共党兵戈相见,也算有先见之明了。和胡适两个,是蒋的座上客,成为当时知识分子中少数同国民党共存亡的死硬派。到了台湾,蒋投桃报李,送了他一座别墅。

这个人人品有问题,和好人赛珍珠闹翻了。当然和鲁迅也不对,但主要是政治上的对立。

信仰更是滑稽,早期痛批基督教,晚年著有‘信仰之旅’,讲述自己如何最后信服基督教。信仰可以旅来旅去,活脱脱的小人。

反共到底,但是共党倒給他盖纪念馆。哪个更小人?




作者:km 留言时间:2010-05-09 02:18:52
还有,大女儿年纪轻轻就自杀,虽然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他的父亲责任也够呛。而且如果父母正常,子女一般不至于如此。

他关于中国文化的英文书,怎么说呢?当然还凑合,唬唬老外足够了,但仔细一看,没有深度。
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半半人生”已是一种福气,能够懂得好好享受这样一个“半半人生”更是一种大福气。我记下了。

smilhaNew :


关于中庸

林语堂从来不掩饰他对儒家思想的推崇,但他同时又喜欢道家的练达和超脱。在“中庸哲学“一节中,他这样说道:“我们大家都是生就一半道家主义,一半儒家主义”。 在他看来,人生最佳的状态莫过于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出世之间的“半半状态”。他认为最快乐的人生是“恰到好处”的努力工作和享受生活相结合,对于“为工作而工作”和过于慵懒闲适的生活,他认为都是过于极端,不符合中庸的原则,因此是不可取的。

在“谁最会享受人生”章节中,他写道:“我们如把道教的现世主义和儒家的积极观念结合起来,便成了中庸的哲学。因为人类是生于真实的世界和虚幻的天堂之间,所以我相信这种理论在一个抱前瞻观念的西方人看来,也许很不满意,但这总是最优越的哲学,因为它是最近人情的。我们承认世间非有几个超人 -- 改变历史进化的探索家,政府者,大发明家,大总统,英雄 -- 不可,但是最快乐的人还是那个中等阶级者,所赚的钱足以维持独立的生活,曾替人群做一点点事情,可是不多;在社会上稍具名誉,可是不太显着;只有在这种环境下,名字半隐半显,经济适度宽裕,生活逍遥自在,而不完全无忧无虑的时候,人类的精神才是最快乐的”

李密庵在他的“半半歌” 里把这种生活状态描绘得很美妙:

看破浮生过半
半之受用无边
半中岁月尽悠闲
半里乾坤宽展
半郭半乡村舍
半山半水田园
半耕半读半经廛
半士半姻民眷
半雅半粗器具
半华半实庭轩
衾裳半素半轻鲜
肴馔半丰半俭
童仆半能半拙
妻儿半朴半贤
心情半佛半神仙
姓字半藏半显
一半还之天地
让将一半人间
半思后代与沧田
半想阎罗怎见
饮酒半酣正好
花开半时正妍
半帆张扇免翻颠
马放半缰稳便
半少却绕滋味
半多反厌纠缠
百年苦乐半相参
会占便宜只半

林语堂的“半半哲学”,不是鼓励人们无休止地与命运抗争,也不是让人尽情享乐,它告诉人们真正的快乐,来自和自然与环境的和谐共存,顺之天道,在自然的状态和过程中体会深刻的人生意义。

这是怎样一种诗意的人生?
happystar at 5/09/2010 13:05 快速引用
关于幽默

据说林语堂是第一个将“Humor” 这个英文词汇翻译成中文的。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我想他的成就中应该加入“翻译家”这个称号,因为这个词语真是“信,达,雅”这个翻译原则的最佳体现。关于幽默感,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中专门有一章节论述,其中不乏精彩之句,特摘录如下:


“ 幽默一定和明达及合理的精神联系在一起, 再加上心智上的一些会辨别矛盾,愚笨和坏逻辑的微妙力量,使之成为人类智能的最高形式。” 他不无幽默地想象如果让各国的幽默大师如萧伯那等代表自己的国家在大战前夕进行谈判,可以肯定“他们无论怎样拼命地努力,也不能掀起一次欧洲的大战来”, 因为“幽默感会禁止他们这样做法”。究其原因,“当一个民族向另一个民族宣战时,他们是太严肃了,他们是半疯狂的。他们深信自己是对的,上帝是站在他们一边的”。而“具有健全常识的幽默家却不会这么想”。


那么是谁在掀起战争呢? “是那些有野心的人,有能力的人,聪明的人,有计划的人。。。傲慢的人,大爱国的人,那些有服务人类愿望的人,那些想创造一些事业给人有‘印象’的人,那些希望在什么场地造一个骑马的铜像, 来睥睨古今的人。 很奇怪的,那些有能力的人,聪明的人,有野心的人,傲慢的人,同时,也就是最懦弱而糊涂的人,缺乏幽默家的勇气,深刻和机智”。。。


当然有人会说,林老先生对于幽默家的作用可能有些夸大了,这个世界毕竟还是需要一些“有野心的”“傲慢的”人,因为毕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如林老先生希望的那样,有看透人生的明达和心智。这大约是一种只能存在于理想中的状态。从这段话中还可以看出,林老先生对于“政客”的基本态度。在他看来,一个真正的智者,是不会去竞选总统的,而且”美国民主政府现行的制度也不能招致国家中最优秀的人才去入政界服务“, 因为”单是竞选的吃力情形就已经足以吓退一个真正的智者了“。这些观点再次表达了林语堂半儒半道的人生哲学。


作为一个一生对人类的本性充满好奇的学者,林语堂对人类的理想状态做了许多美好的设想。在“论幽默感”这一章节中他就这样发挥道:


“人类的理想世界不会是一个合理的世界, 在任何意义上说, 也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世界, 而是一个缺陷随时会被看出,纷争会合理的解决的世界。对于人类,这是我们所希望的最好的东西,也是我们能够合理地希望的最崇高的梦想。这似乎是包含着几样东西:思想的简朴性,哲学的轻逸性,和微妙的常识,才能使这种合理的文化创造成功。而微妙的常识,哲学的轻逸,和思想的简朴,恰巧也是幽默的特性,而且非由幽默不能产生”。


那么什么是“简朴的思想” 呢? 它为什么会如此重要呢? 在林先生看来,简朴就是思想深刻的标志。这“说起来有点矛盾”, 但“在研究学问和写作上,简朴是最难实现的东西。” 因为“欲求思想明澈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然而简朴更必须从明澈中产生出来。” 其实这从一定程度上讲,就是“举重若轻”,“大智若愚”的道家思想的体现。 比如,一个刚从大学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助教,总是会用深奥的语言来解释本来简单的道理,让学生难以理解,以为这就让别人认为自己学问很深;殊不知只有真正融会贯通的学者,才能把他的思想单纯地用简明易解的语言表达出来。“由技术到简朴,由专家到思想家,其间的过程,是一种智识的消化过程,我认为是和新陈代谢的作用完全一样”。 我对这个结论非常赞同。


关于读书和写作


可以看出,林语堂虽然是一个毕生追求智识的学者,但他对于学问的观念却是很不同于一般人推崇的那种“刻意而为”的。在他看来,读书应该是一种乐趣,而不是一种负担。他非常反对中国古代所推崇的那种“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读”方式, 因为这样的读书“完全失去了读书快乐的感觉” - 当然我相信那样读书的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 如果有选择,谁又愿意用这种自我折磨的方式来读书呢?林语堂的这种读书态度,自然也必须是知识和能力已经达到一定水平和层次的人,才能够采用的。而这种“读书哲学”,又一次表露了他所推崇的道家“顺其自然”的人生态度。


至于读书对人的作用,林语堂引用宋代黄山谷的话说:“三日不读书,便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在林语堂看来,人如读书即会有风韵和风味,而这,“就是读书的唯一目标”。今天的人们当然可能反驳这样极端的观点(在这点上,林先生毫不中庸),认为这种读书哲学过份看低了读书的功利效应。但正如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的序言中所说的那样,这只是他自己的“私人生活的供状, 供认我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所得的经验”, 而并非提倡人人都以这种原则去读书。


在林语堂看来,读一本好书,就是一个和一位善谈者接触的机会。这位善谈者将引领读者走进另外一个世界,或者另外一个时代。读书的时刻,也因此成为心灵交流的时刻,因此“一个人在每天二十四小时中,能够有两个小时的功夫撇开一切俗世 烦扰,而走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游览一番,这种幸福自然是被无形牢狱所拘囚的人们所极羡慕的。这种环境的改变,在心理的效果上,其实等于出门旅行”。也许,这就是中国古人把“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放在一起,作为人生目标之一的理由吧。


林语堂对形式的不在意,也表现在他对“读什么书”这个问题的态度上。他认为,“世上并无一个人所必须读的书”。就连“圣经”,“论语”,也不见得是每个人都要读的书。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的智力兴趣是如同树木一般的生长,如同河水一般向前流的。只要有汁液,树木必会生长; 只要泉源不枯,河水必会长流。。。世上并无人人必读的书,但有必须在某一事件,必须在某一地点,必须在某种环境中,必须在某一时代可以读的书。” 这看上去似乎有些“玄妙”的意思,而且和“顺其自然”的哲学有些相悖 -- 事实上林语堂在其他文章中,常常表达他对“形式‘的爱好;但有趣的是,这种看上去自相矛盾的态度,在他的身上却那么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因为所有这些形式与非形式, 是那样和谐地符合在享受人生的前提之下。比如,他引用十七世纪诗人张潮的警句,来表达对”何者为宜”的观点:


花不可无蝶
山不可无泉
石不可无苔
水不可无藻
乔木不可无藤萝
人不可以无癖


赏花宜对佳人
醉月宜对韵人
映雪宜对高人


不难看出,在林语堂心目中,读书和婚姻一样,是要靠缘分的。因为,“当一个人的思想和经验尚没有达到可读一本名著的时候,他即使勉强去读,也必然觉得其味甚劣。” 从这个角度来讲,读书的收获,完全会因人,因时,因境而异了。林语堂在这里又一次引用张潮的警句来总结:“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尔”。


作为阅历甚丰,交游甚广的作者,林语堂对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关系也有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一个人能发现他所爱好的作者,实在是他智力进展里面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当然这里也必须有缘分的作用,才能使读者对某一作者“一见钟情”。他说,一个人在遇到和自己的思想和性灵真正完全融洽和谐的作者时,就如同面对前世的自己一般,会产生一种“灵魂转世”的感受。在他看来,苏东坡乃是庄周或者陶渊明转世(林语堂对陶渊明非常推崇,称他是“ 中国文化上最和谐最完美的人物”, 是“今日真正爱好人生者的典范”; 在“生活的艺术”中为他专门有一个章节,与关于庄子,孟子,和老子的章节合在一起,成为题为“谁最会享受人生” 的部分)。他提到苏在初次读庄子的时候,就觉得他幼时的见地和思想和书中所论完全相同, 而袁中郎在某个夜晚偶然读到一本诗集合而发现一位同时代的不出名的作者徐文长时,不由得从床上跳起来,叫起他的朋友,一起共读共叫, 连童仆都 被惊醒 -- 这是多么纯粹的快乐时刻啊。


朋友,在您的生命中,是否已经遇到这样让您“灵魂触电”的作者了呢? 如果是,那您是幸运的。而对我来说,林语堂就是这样一位让我产生“前世相识”幻觉的智者。


相关文章:


林语堂论中庸,幽默,读书和写作(上)





评论(4) 引用 浏览(44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雪枫 留言时间:2010-05-13 18:54:11
谢谢昭君的分享,我也要读读他的这本“生活的艺术”。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05-13 20:32:38
你说道林语堂的有些说法有些“玄”的感觉。我想问题在于世界不是一维的。比如他说的“智”,“通达”,主要是自我修养的境界和对人生的享受。但一个人要实现自我,一个途径就是对社会做出贡献和影响,也就是要对付和容忍“不智”,“不通达”的东西。所以“智者”可以有很多面目,而他所说的只是其中一种。

虽然林语堂的很多观点只是一家之言,但读了却不让人觉得讨厌。关键在于他叙述的平和。他是在和读者谈心,讲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在说教。所以读者只要有得益,开阔了思路就很高兴了,没有必要接受或驳斥他的说法。我觉得这是林语堂能走进很多人心里的重要原因。

很喜欢你最后一句话:“朋友,在您的生命中,是否已经遇到这样让您“灵魂触电”的作者了呢? 如果是,那您是幸运的。而对我来说,林语堂就是这样一位让我产生“前世相识”幻觉的智者。”

你是幸运的人!




作者:北京土话 留言时间:2010-05-13 22:17:58
幽默确是林语堂翻译.鲁迅说"幽"容易让人产生幽静的误解,但他又说自己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大意)
一次鲁迅与林语堂等人吃饭,鲁迅劝林多发挥自己英语方面的天份.林回答说等我老了再说.这一下把鲁得罪了.鲁认为林是讽刺自己老了.
如果以上所说属实,鲁迅确实胸怀不够宽阔.




作者:km 留言时间:2010-05-13 22:48:37
你怎么知道把鲁得罪了?道不同。鲁迅站在人民大众一边,推崇老毛山大王,林是蒋座上客,两个根本不可能合的拢。
smilhaNew at 5/14/2010 06:48 快速引用
俺对林语堂老先生特佩服。。。听说他在哈佛大学周围哈佛广场附近住过,曾专门拜访不得。
鲁讯心眼忒小。。。他的弟弟周作人文学成就远远大于他哥,至于政治方面不说也罢。。。
smilhaNew at 5/14/2010 06:54 快速引用
[Time : 0.04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98.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