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韩寒回应上榜全球影响力人物:只是乡下孩子 5/23/2010 08:11
--------------------------------------------------------------------------------

长江日报 2010-05-23 01:31:17



  在美国《时代》不久前揭晓的“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排行榜中,韩寒以将近100万的投票数获得了票选第二,并在最终“艺术家和娱乐界人士”的总排名中名列第24位,成为排名最高的中国文化人物,这次评选也再次将生性腼腆的韩寒推到大众面前。对于“全球影响力”的看法,韩寒有自己的解读,“中国真正有影响力的人基本都是在搜索引擎上搜不到的,主要是这帮人不滥用自己的权力影响力就行了。”他更认为,自己一点也不“国际”,就是一个乡下孩子。



  关于公共知识分子:因为大家都需要找一个出口

  关于影响力:“该不该杀韩寒”票数也会很高

  记者:这次在《时代》的评选上成为“艺术家与娱乐界人士”排名最高的中国人,有没有人因此叫你“国际韩”?

  韩寒:说不上“国际”啊,我就是一个乡下孩子,之前我也说过自己是“郊区韩”,但“郊区”这个词可能好多人不是特别明白。其实我干的事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就是每天吃饱了睡,然后起床,上上网,写写文章,现在我经常半夜写一些东西,白天起来一看,啊,原来是做梦的时候写的,然后就被删掉了嘛。

  记者:但是你在票选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穆萨维,这个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韩寒:说到影响力,不是我个人的影响力大,影响力大的人是在投票的那些人,要是什么时候都能以投票数来作为影响事情的标准,那可能世界就会变得美好一些。但也说不定,因为我们太穷了。如果要搞“是不是应该把韩寒杀了”的投票,没准儿也会有很高的投票数(笑)。

  记者:你对穆萨维投票数第一有什么看法吗?

  韩寒:其实这个挺奇怪的,我俩都处在亚洲,本身依靠选票决定的事情就比较少,说明这样地方的人对于投票的激情更大吧。

  记者:你觉得Lady Gaga算是有影响力吗?她在“艺术家和娱乐界人士”中排名第一。

  韩寒:她算是吧,大家都老说她。而且国内很多明星也都会模仿她。(大家同样也老说你)我是太特殊了,只能在中国这样的土壤里值得关注,别的国家都没有这样的环境。也有人问我,为什么我的书不在美国、日本出版?我说那些国家要出我的书干什么?你也可以说,在中国有影响力就是对全世界有影响力,但我认为,事实上中国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力还是小的。

  记者:在你心中,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真正有影响力的?

  韩寒: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很难准确形容出来。

  记者:在最近的一次沙龙中,梁文道、陈丹青、吴思,张鸣等人,认为“中国大学教授的影响力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韩寒”,你认为他们说得有道理吗?

  韩寒:比如梁文道、陈丹青,我也很喜欢他们,很多人的很多东西也都在影响着我,会受到各种启发,只是我们可能没有互相影响的风气。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他们是在看书的,更多人是在网络上浏览简讯,或者玩游戏、聊天。现在的大学生和以前的也有很大不同,大学生都没有热血,光教授有热血也没有用,各种东西都在代替着信仰。其实我们连“影响力”到底是什么都还说不清。

  记者:我们换个轻松一点的话题吧。看到了前不久你拍摄的一组“裸照”,怎么会想到拍尺度这么大的照片?

  韩寒:其实那天的衣服是穿了很多,该穿的地方都穿着呢。因为那家是赛车媒体,如果是传统媒体我不会这样。赛车媒体很不容易,每场比赛他们都会去,他们算是很弱势的群体,中国那么大就这么一本做赛车比赛的杂志。我觉得我应该支持一下中国赛车事业。

  记者:感觉好像就是在2009年中,你接连被很多媒体都评为年度人物,“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也被特别突出了,你认为2009年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韩寒:过了一年也就是地球绕太阳公转了一圈,这关我什么事?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介书生,也不是什么知识分子,也不是什么文化精英,也不是什么各种各样的其他东西,在我脑子里根本没有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我觉得是因为大家都需要找一个出口,所以我的关注度可能就高了。
巨佩服这个乡下孩。

俺也是出生在乡下。。。这当然没有什么自豪,也没有什么不自豪。。。

就象是说:俺夏天一般不怎么穿棉袄。
smilhaNew at 5/23/2010 08:13 快速引用
2010-02-17 22:23:04   作者:韩寒
前几天(注:2009年秋)从天朝飞往岛国澳大利亚,指导WRC工作的开展。刚下飞机,第一印象就很差,居然没有当地小学生组成的腰鼓队对我们进行迎接。走了几步,觉得澳大利亚不光是一介岛国,还是一个鸟国,很多的鸟类在地上乱走,极不雅观。

世界拉力锦标赛是最高级别的拉力赛事,但是这两年,中国拉力锦标赛已经飞速发展,有了赶超之势。到了参赛地黄金海岸后,发现当地的经济非常落后,一套带游泳池的大别墅的价格只相当于上海一套一百平方米的公寓的价格。当地人的生活非常艰苦,从机场到酒店,没有看见一台奔驰宝马或者奥迪,当地政府甚至穷的修建不起任何一个高速公路收费站。

进入到了堪路以后,更加觉得还是祖国好。在第一赛段的堪路中,我惊奇的发现,在赛道里居然有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在赛道两边竖起了“WRC GO AWAY”的大标语,承办这样的世界最高级别体育比赛,当地居然有居民表示反对,这是非常不能理解的。更加不能理解的是,当地的政府软弱无能,居然纵容这样的标语突兀的展示在赛道两边的房子上,使得我们这些国外友人大为诧异。回想我国的汽车拉力锦标赛,如果出现这样的不和谐标语,下到村长上到县长都会被撤职,而始作俑者的每月三元钱养老金也将被政府罚没。

据了解,这一小撮好事之徒,居然以我们的赛车会撞死袋鼠为理由,对这场比赛进行反对。殊不知在我们国家,撞死人都没有关系。当然,在堪路的时候,我们国家是不可能撞到人的,各级党政机关相当的重视,提前对赛段进行了封闭,我们国家的口号是,狗和小孩都要栓好,鸡和女人都要圈好。这类的大型赛事,在我们国家的人民支持率为百分之一百,因为不支持的都被剥夺你当人民的权利,都是反动派。

见识了当地群众的思想觉悟几多低以后,我又对其余赛道进行了堪路,发现当地的经济真的已经崩溃,大批的地皮和农场都在“FOR SALE”,可见人们都没钱了,给我们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我甚至很担心,像我这样来自中国的车手,会不会被当地人当做来扫货团的而被绑架。因为我在当地这么多天没有看见一个警察,可见当地的警力有多么薄弱。所以,我只有反复重申,在中国,我并不是一个党员,也不是房地产商,以求自保。

说到警方,中国拉力锦标赛举行的时候,政府极度重视,甚至出动上千警力来维持赛道内的交通状况,有时候甚至出动武警和军方,在赛道内出现一只鸡都要当场击毙,而澳大利亚政府的协调能力和指挥能力明显不够,300多公里的赛段里,我一个警察都没有看到,甚至有大腿粗的蛇在路上游动,惊吓到了赛员,非常不利于害怕蠕动类动物的赛员比出水平,比出风格。

世界拉力锦标赛的裁判也是非常的寒酸,在我们中国堪路,不用看路书,一路看着警察的站位就到了赛段,赛段里人头攒动的地方就是裁判点。相当的气派。但是在WRC里,我在路书标记的地方一直没有看见裁判,我不得不下车问在当地野餐的一对老年夫妇,裁判点在哪里?结果他们就是裁判。他们对比赛太不重视了。

到了第二赛段,发现也是这样的情况,一对情侣在路边打着伞,我一度以为是来钓鱼的。他们甚至还掏出了糖果给我吃,我马上想到到我小时候接受的教育,那是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我立即拒绝了他们。

到了超级短道的堪路,我彻底失望了。这个超级赛段由当地一个镇子上的街道组成,堪路的时间是六点半,但是我一直等到了七点半,街道还是不能封闭,当地的城管工作非常的不利,我们知道,不对那些要擅自闯入属于国家财产的街道的车主进行不见伤的殴打,怎么能快速的封路呢?如果这样的比赛在我国举行,提前三天就给你把街道封了,给两边刷上新油漆,给小草也刷上新油漆,绝对会给赛员们一个良好的印象。也展现出我们政府一向的强势,当然是对内的。

虽然还没有开始比赛,但我已经可以说,国际汽联和中汽联的能力不在一个档次上,国际汽联的赛事,只会在车检上做文章,我的赛鞋的鞋底有一个洞都差点没有通过车检,在我们国家,拿皮鞋去车检都没有问题。我们国家对赛车的检查只认牌子,就是说,你报名用三菱参加比赛,只要你开过去的是一台三菱,而不是一台五菱之星,你就车检合格了,什么排量啊改装啊甚至型号啊都好商量,而国际汽联的检查太过严格,不够人性,不够灵活,自断财路。另外,我每到一地,当地的领导都会亲切的与我会见,希望我多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出宣传,我说,好的,我一定会把当地的县政府大楼拍成照片贴出来的,以证明当地的富强,但不知道为何,他们都谦虚的拒绝了我这一个要求。而我在澳大利亚三天,居然没有能接见他们的领导,我觉得他们非常失礼,最失礼的是,我居然没找到他们的政府大楼,当地的政府机构也经常被我误认为是移动厕所。对于这样一个不注重政府形象的国家,怎么可能办好比赛呢?

澳大利亚的世界拉力锦标赛已经走上了末路,我代表中国,邀请世界拉力锦标赛的澳大利亚分站赛改由我国举办,我保证,绝对不会产生任何不和谐的现象,有车开,有肉吃,有钱拿,有幼女嫖。当然,如果你看中了我们国家,想定居我们国家,我觉得还是算了,我们国家的房子你们是买不起的。
smilhaNew at 6/10/2010 08:14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1.6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