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者上勾 zt 写作还有乐趣吗? 2010-05-27 15:47:53 5/28/2010 04:44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总有朋友问怎么回事儿。一次二次也就罢了,这么多次询问就让我感觉有必要认真考据一下了。好像我露出些黔驴技穷,笔秃墨干的样子。

其实,我还是常常有念头动笔写点什么过过瘾,重拾观看读者跟帖的乐趣。等每次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就突然兴趣索然,懒得再写了。几次类似的尝试后,倒让我好 奇,为什么从前这么喜欢写东西侃山,现在突然没有写作的兴趣了呢?按说,人还是那个傻人,笔还是那只秃笔,头脑也还没有糊涂到言语不利索的地步。找了半天 原因,从生理到心理,各个可能全想到了,结果就是没有一个原因是决定性的。从表面看来,似乎用毛爷时代的术语说就是“革命意志衰退了。”

这几天突然悟出点什么,觉得这个大人写作,就像小孩子玩玩具一样,新鲜劲儿就三天。等玩腻了,没有任何新鲜感了, 就把那玩具扔在一边不再玩了。再细想一下,还真的是这么个道理。人类不论年纪多大,也不论干什么的, 全是轰轰烈烈地干点什么,差不离就不干了。政治家们尤其喜欢这一套。要上台的,在台上的,总有些新花样出来吸引老百姓的眼球,拉选票,争支持率。等舆论, 民意差不多了,热乎劲儿过去,就不再提起,恍如什么也没有发生。 大人如此虎头蛇尾,敲完开场锣就不管后面大戏如何了, 其实就是小孩子的本性延长到成年之后。

没有写东西原因在于写作没有新鲜感了。

也就是说,网络写作的乐趣不再,觉得反正这辈子也成不了气候,作不了作家,还何必在电脑前面浪费时间呢?有那功夫还不如去学老杨泡个嫩妞儿,学老江上天安 门城楼在小胡身边挤挤看阅兵式。再不行,学斑竹咔嚓别人文章,也是乐事一桩嘛。

刚开始写作时候,兴趣十足,打字霹雳啪啦的,随便拣个题目就码出一篇。 那劲头儿, 如果毛爷还活着的话,就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 境地, 套用到我这码字上,就是“挥笔就写” 反正总能倒腾出一堆砖头瓦块来放在网上。再庸俗直接点儿, 就象小夫妻新婚燕尔,巫山云雨,没完没了,乐此不疲. 不用说,“乐在其中”嘛。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写作新鲜感下降,兴趣逐渐淡薄,大概就象中年夫妻,水到渠成,按部就班,例行公事了。等码字到我这几年的情 况, 就基本象退休的老干部开组织生活会,一月一次,有一搭无一搭的了。

兴趣嘛,就象性趣,不能当饭吃。玩久了,也有点腻崴了。

所以,各位可以理解我现在对码字没有多大兴趣的原因了吧? 码了5年多了,啥也没有捞到: 优秀党员咱没份儿,著名作家咱差的远. 最多就是个网上写手,也就是我党宣传常说的基层积极分子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况。党把你当块砖,垫脚砸人用。你自己也不知道该是把自己当块料呢,还是不当块 料。当群众不甘心,作干部党不认账。只好封个“积极分子,”表示自己下可作群众,上可作干部。这把小命的运气就看党中央怎么指示下一步了。码字连经济效益 也没有,白赔时间和精力。自己瞎忙,给版主旺坛, 攒人气。 这几年网上活动,"革命一生,辛苦半辈子," 就落个这地步. 早知道的话,那怕去麦当劳烤汉堡包也能赚不少钱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唯一能够自我安慰一把的就是这摸不着,看不见的码字快乐感觉。这感觉,没法儿衡量,就跟性快感一样,自己知道多强烈,多刺激. 别人干着急, 体会不到你的“喜怒哀乐。”

码字, 跟写字一样,也能够自娱,从中得到快乐舒畅的感觉。 这就是支撑我这么多年码字不倦的原因. 网上码字这事儿,用我们北京话说,就是赔本赚吆喝。 如果你是非北京土著,我还得解释一下这个赔本赚吆喝. 就是说这人想作买卖赚钱,结果一分钱也没赚,就是喊半天。 你说,谁这么作买卖啊? 嘿嘿,网上码字就是这样子嘛 .

不过,要说网络码字只赔不赚,似乎也不太公平。不管怎么说,常来常往的,这笔名可是大家都熟悉了。也就是说,码字多了,能够赚个知名度。有人索性笔名都起 了个“知名度比较高。”

自然了,这个知名度也是虚拟的,现实中,没法儿卖钱换酒喝。

至于我这个笔名则更是有苦说不出。整天在网上被朋友们叫“老秃”. 现在,不少朋友们见面也不再称呼我本名,开口闭口也是“老秃”的。真把我叫得是“又老又秃”的。这自尊心,这信心,真的是受打击啊。弄的我几乎每天对着镜 子照照,自己对自己说,“嗯,不老不秃。”

我真是后悔莫及啊。这笔名起得实在不怎么样。让人家网上一众美女粉似想说点什么好听的也不好开口啊。我总是想,当初要是起个“亲爱的”作笔名,那么,今天 在网上网下被美女们追着叫“亲爱的,”那多提气提神啊。那天,我参加亚城华人美食大会. 好几个美女过来说,啊,老秃,忙啊。你说,要是换成 “啊,亲爱的, 忙讷,” 该有多温情啊。大会结束之后,一个美女说,老秃,我等着你啊。人家这是要帮我开车回去。可是,如果换成 “亲爱的,我等着你啊。” 虽然都是开车带我回去,可是这后者的意境就让人飘飘然了。

其实,真正造成我最近写字不勤快的原因是我的老电脑死掉了。原来里面安装的中文软件我用习惯了,打字非常快捷。基本上是边想边打,手下就流出一段段文字。 噼里啪啦,一个小时就砌出一堆砖头。那才符合毛爷早年常念叨的“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原则嘛。现在,换个手提电脑,没有中文软件。必须去网上找一个 网站,现打现拼,一个字一个字地蘑菇,几乎比女人生孩子还麻烦。这么费劲地打字,不但失去了网上码字的乐趣,把一件业余爱好变成专业工作了,也让我的脑子 里的灵感不能快速记录下来,失去很多精彩部分。所以,换个新电脑,就扼杀了我写字的乐趣,活生生地把一个现代牛倍耳文学奖候选人的可能性给埋没了。

还有,这网上码字就象老北京天桥的杂要场。里面有人玩手艺,蹬车,拿大顶,翻跟头,唱京剧,周围观众们一定要人山人海地围着,还要不停地叫好。这样,里面 的玩家子才能心情舒畅,越玩越有劲儿。老北京戏院里,过去台上唱的响亮,台下叫好的比台上的还声大。越闹烘烘的越好。如果观众们闷头看,不言语,就没有人 气了。里面的玩家子玩几下就泄气不想再玩了。要是边上再有个叫倒好的,那就能把玩家子活活气死了。老北京戏院过去就有这种爷们,专门叫倒好,气演员, 搅场子。

说到这里,您就肯定会笑出来了。那网上不就是这模样嘛。

是啊,你得替我们网上写手着想啊。我们容易吗?牺牲了跟老婆,小蜜亲热酝量感情的时间,放弃了赚钱发财的美梦,对着一台破电脑,脑子里紧张地思索,想码出 点什么来。好不容易推敲出几句精彩台词,就先被电脑打字给麻烦住,再被几个闹场的笔名奚落一通,你说,谁会高兴啊?这码字的积极性肯定就被砸没了。好的写 手,走到哪儿,版主都会悄悄地保护写手免受骚扰。这样作,一是为了创造一个”和谐社会“,让众人皆大欢喜。二是留住好写手,给自己的论坛添人气。于公于 私,皆有好处。

在保护写手,读者们互相尊重这方面,文学城这个地方作的很好。,基本上,很少见骂人帖子。不是没有,而是版主刀快手快。见势不好就咔嚓掉。而且,版主们很 有分寸。真正辩论不同意见的帖子得到保留,我不论写什么题目,论点多有争议,在文学城里可以看到不同意见和批评的帖子,但很少看到人身攻击的。我甚至认 为,文学城的读者群有很高的素质,起码,不乱骂写手,就使得我个人感觉好。而从前我常出没的一个论坛,现在基本不去了。在那里看多了互相人身攻击,觉得跟 这种人群不要混在一起玩为好。

总而言之嘛,这网上写作就是一个兴趣所在的问题。要是我把它当做”性趣,“ 那我肯定每天笔耕不缀,持之以恒。用毛爷时代的话说,革命到底,为党为人民发最后一丝光。” 毛爷这老家伙一屁股坐进中南海,就再也不肯让位,直到被搂锣们抬出来。明明一个封建皇帝,偏偏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成为人民服务。我要是有毛爷这点固执到死 劲头拿去练写作的话,我肯定早就把文学牛背尔奖成口袋背回来了。

写作有什么乐趣啊? 此乐趣非彼乐趣。 现在,应该抓紧青春燥动期的最后几小时,追求性趣。性趣所在, 兴趣所在。 等过段时间,我老得没有性趣了,我再回头重拾兴趣吧。

嘿嘿,文责自负,读责自负啊。
评论(4) 引用 浏览(8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白凡 留言时间:2010-05-27 17:36:37
哈,老秃还是宝刀未老,性趣很浓的嘛。许久没有看到我喜欢的润涛阎的作品了,不知是不是如老秃一样,移驻文学城去了。老秃把方方面面多说到了。下面我想奉献我的两分钱。如有冲撞,请勿见怪。

文学城我反而不去了,就因为我发现他们居然也搞关键词过滤之类的把戏。详情可见《文学城,法轮功,与互联网自由》一文。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背景,无论如何,在网上搞言论监控不是什么好事。争论辩难并非坏事,被人谩骂也无什么大不了。只要自己站稳立场,不要自己堕入魔道,读者自有火眼金睛,分辨得了好坏。实在遇上那些不要脸的,可以不去理他。恶人自有恶人去收拾。看见骂人的人被别人骂得体无完肤,也挺过瘾的。不是吗。迄今为止,我看还是万维比较可以包容不同观点。

总而言之一句话,老秃的妙笔可不要停了。那可成会了众多万维粉丝的遗憾呢!




作者:白凡 留言时间:2010-05-27 17:42:10
对不起,补上我上引一文的链接《文学城,法轮功,与互联网自由》




作者:老秃 留言时间:2010-05-27 19:33:17
I absolutely agree with your comments. Wen Xue City has imposed restrictions on sensitive words, like FLG, Jiang ZM, 6.4, etc. I strongly oppose their efforts to avoid trouble this way. It is a shame that in America, where freedom of speech is consitutionally guarantted, someone practice this kind of self-control. Purely, coward action.




作者:南星子 留言时间:2010-05-27 21:55:29
在为人民服务上,老秃是老毛的榜样。老毛只说不做,甚至倒行逆施。还是老秃实在,老秃所至,性趣为开!恭喜恭喜。。。
还有,这网上码字就象老北京天桥的杂要场。里面有人玩手艺,蹬车,拿大顶,翻跟头,唱京剧,周围观众们一定要人山人海地围着,还要不停地叫好。这样,里面 的玩家子才能心情舒畅,越玩越有劲儿。老北京戏院里,过去台上唱的响亮,台下叫好的比台上的还声大。越闹烘烘的越好。如果观众们闷头看,不言语,就没有人 气了。里面的玩家子玩几下就泄气不想再玩了。要是边上再有个叫倒好的,那就能把玩家子活活气死了。老北京戏院过去就有这种爷们,专门叫倒好,气演员, 搅场子。

好精辟。我来叫好。
wennyzhang49 at 5/29/2010 08:07 快速引用
谢谢。。。俺经常看您的帖子,把您归到有真本事的人里面了。
smilhaNew at 6/09/2010 10:14 快速引用
[Time : 0.01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4.8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