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与他无关--MJ周年 6/25/2010 10:04
顾城的《墓床》写道:人时已尽,人世很长。我在中间应当休息。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在他们的墓前献一束花,掬一捧酒,浇浇自己心中的块磊, 祭奠我们曾经的岁月。

说到底,大家都明白,这束花,这杯酒,其实与他无关。
[Time : 0.01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1.8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