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邓小平1980年的一句惊人之语 7/07/2010 05:02
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六名发明者之一、也是其中唯一的华人朱传榘老先生说:1980年,我回祖国大陆时,见到了邓小平先生。邓小平先生一见我就讲:“朱先生啊,你看这怎么好啊,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啊!对不起人民啊,共产党怎么才能挽回嘛……”


◆高伐林


  前几天,我在介绍林彪的大女儿林晓霖及其母亲张梅时,提到作家章诒和曾在香港报章发表文章,说她“在春天一个下午,接到北京师大女附中的同学林晓霖打来的电话,颇感意外”。林晓霖说,读过她的《往事并不如烟》,非常难过。致电给章是要告诉她:“我的父辈对不起你的父辈,我们共产党对不起民主党派。我们共产党对不起所有的受害人,对不起所有知识分子,更对不起所有的老百姓……”一连几个“对不起”,章诒和形容,像层层细浪拍打、湿润著一颗衰老干枯的心,她呜呜地哭了。晓霖也咽声而泣……

  这里我要介绍,我2005年秋天回国时,在北京听到一位华裔旅美老人演讲,回忆邓小平1980年接见的情景所说的类似的话,好像还鲜为人知。
  那天是2005年11月15日,在人民大会堂二楼的一个会议厅,举行“中国企业公民论坛”,由中国社会工作者协会旗下的一个委员会和《公益时报》联合主办,清华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等机构协办。企业如何履行公民社会责任,是许多志士仁人开拓社会空间的又一思路,一家报社的几个朋友邀我去听听,我欣然前往。此会让我收获不小,可惜当时没有来得及写文章介绍,事过境迁,再写的话,很多材料也过时了。
  这且不提。那天会议主办机构请了一位老人上台讲讲话。大部分讲员都是有备而来,不仅有讲稿,而且带了幻灯片什么的,唯独这位老人是即席致词。
  主持人介绍说:今天的会议,我们有幸请到德高望重的美国华人朱传榘、朱老,他已经高龄87岁了,是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六名发明者之一,也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华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他自己首先掏钱,又说服美国很多机构、学校,投资到上海建起了中国第一所商学院;现在他全心全意地投入中国的公益事业,这次他与夫人回国,也是继续要推进中国的公益事业……






朱传榘老先生,2005年11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高伐林摄)


  朱传榘老先生那天讲得很精彩(后来我又有机会听了他一场小范围演讲,还因一种特殊机缘,参加了中国前民政部长、中国慈善总会会长崔乃夫与他的“餐叙”,两位老人讲的不少往事很有意思,今后或许有机会来追记)。这里只说他的开场白,一开口就顿时令全场肃静:

  1980年,我回祖国大陆,见到了邓小平先生。邓小平先生一见我就讲:“朱先生啊,你看这怎么好啊,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啊!对不起人民啊,共产党怎么才能挽回嘛……”

  中共三十年来的口径,都是将“文革”罪行首先归咎于林彪、“四人帮”的阴谋破坏,其次归咎于毛泽东晚年的严重错误。邓小平出来讲话时,倒也说过对于“文革”,党中央和很多领导同志也都有“责任”。但是这么明确地对一个党外、海外人士说:共产党是“犯了罪”,“对人民犯了罪”,或许我孤陋寡闻,我这是第一次听说,当时就深受震动。
  朱传榘的夫人荣智珍与荣毅仁、荣智健是亲戚:荣智珍的爷爷荣宗敬,与荣毅仁的父亲,是亲兄弟。
  《南方人物周刊》曾刊出徐琳玲的深度报导《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家族》,介绍说,面粉业起家的荣氏兄弟创业第一代核心人物荣宗敬,1938年病逝于香港。荣氏家族子孙众多,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德国和港澳地区,大多延续着祖辈道路,在实业界颇有建树和影响力。1986年,邓小平提议,乘荣毅仁70岁生日和金婚之际,由中央统战部和中信党组邀请,组织荣氏亲属回国观光。浩浩荡荡的200多人在人民大会堂受到邓小平、彭真的接见——对一个家族的海外亲属接待规格如此之高,共和国建国以来绝无仅有的。
  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中国出版了朱传榘《朱传榘与中国改革开放》(哪家出版社未查到)。九旬老人朱传榘在自序中发自肺腑的剖白,令人感动,见下面所附摘录。
  我由徐琳玲《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家族》文中所谈到的内容,与朱传榘《朱传榘与中国改革开放》自序中的介绍参照着推算:
  大房荣宗敬,其儿子荣鸿元,荣鸿元长女为荣智珍;
  二房荣德生,其四子荣毅仁,荣毅仁独子为荣智健。
  邓小平的那番话,是否带有对在“文革”中遭到冲击的荣家表示歉疚之意?或者,邓小平毕竟也算“文革”受害者,用这番话向人表明把自己主动摆进责任者之列的高姿态?
  人民大会堂那一天的会议有两百多人出席,首都的新闻单位几乎全到齐了,当天和第二天都做了详略不等的报导,当然,无一提到朱传榘老先生的这句开场白。
  幸而朱传榘于2008年在那篇自序中,用相对来讲比较含蓄的语言也回忆说:

  1980年10月,通过赵东宛和吴明瑜的安排,我见到了邓小平先生。他的一句话令我感触很深。他说,共产党犯了很多错误,欠人民很多,我们必须向中国人民还债。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下决心从此要为中国的改革事业贡献我的力量。

  当年,邓小平勇于坦率地承认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必须向中国人民还债;过了若干年,我们看到中国的各级官媒将当今时代不由分说地定义为“盛世”;看到电视屏幕上和文艺舞台上极力讴歌党的各种英明决策和伟大成就;看到重庆带头树立起37.4米高(足有十二、三层楼那么高)的毛泽东塑像;看到媒体津津乐道“四川建起了毛、邓、江、胡四位领袖的花岗岩塑像并陈一处”的“四领袖”广场……我就想起了朱传榘转述的邓小平这几句话——
  “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啊!”“我们必须向中国人民还债”……




  中国前民政部长、中国慈善总会会长崔乃夫(左)与朱传榘餐叙。(高伐林摄)




————————————————————


【朱传榘先生简历】

  朱传榘,1919年生于天津,1939年赴美留学。1946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与其他五人研制成功世界上第一部计算机(ENIAC),获得电子和电气工程师协会(IEEE)的“计算机先驱奖”(IEEE Computer Pioneer Award)。曾任美国BTU国际、斯坦福研究院(SRI)董事兼总裁办公室高级顾问、哥伦比亚国际公司主席、霍尼威尔信息系统公司(Honeywell Information Systems)副总裁、王安电脑公司高级副总裁、阿尔贡(Argonne)国家实验室高级科学家等职。在中国,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荣誉院士、中国工程学会高级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校委会委员、荣誉教授以及南开大学、山东大学等校荣誉教授。现居波士顿附近。
  1978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代表党和政府会见了朱传榘夫妇。他心直口快、一针见血地向方毅副总理谈了一系列对国家发展的建议,包括“引进来,走出去”、“培养有国际经济竞争观念的高级公务员和企业经理人才”等。
  此后数年里,邓小平、王震、万里、江泽民、李瑞环、朱镕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相继会见过朱传榘夫妇。
  近年来,朱传榘经常到内地大专院校及非营利组织推动公益事业,被人誉为公益“传教士”。他曾在母校上海交大设立“朱传榘英文奖”,后来又推动在上海交通大学成立中国最早的商学院,并设立“朱传榘精神文明奖”。


附:朱传榘为《朱传榘与中国改革开放》一书所写的自序(摘录)

  1943年,我娶了美国妻子,建立了家庭,加入了美国国籍,过起了完全美国式的生活。从那时起,我开始了在电子计算机领域中的漫长职业生涯。我参与了第一个电视台WPTZ和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的设计与制造,也因此成为第一个在美国一家蓝筹股公司担任高管职位的中国人,在美国原子能委员会所管辖的芝加哥大学阿尔贡国家实验室有着高级科学家的头衔……
  1970年我与荣智珍再婚。她是上海赫赫有名的大实业家荣鸿元(溥仁)先生的长女。荣鸿元先生是荣氏家族叔伯大排行的长兄。那是我生活工作经历发生巨大变化的一年。
  今天,回想起68年前我给父亲的信中比较孔夫子和西方哲学家时说的话,感到当时的头脑是那样简单,对中国的了解是那么少。孔子曾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孔子关心的是社会中的人怎么才能过得幸福和谐。在科学上有这样的说法,最简单的往往是第一流的。从这个意义来讲,孔子是有着科学的思维方法的贤哲。
  …………
  回顾我从1940年抵达美国直至1978年第一次回国的38年间,我经历了世界上的一场工业革命,参与研制了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整个历程。但是,我为中国做了什么呢?在我离开祖国的这38年间,我的家人怎样地被揪斗,中国老百姓遭受了多少苦难,又有多少人亡命天涯,而我却在过着安逸、奢华、充满名望的生活。我知道,现在该是我报答祖国的时候了。
  1978年, 我59岁。
  那年底,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具有深远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先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和掌舵人。
  智珍深知我思念祖国,劝我回国看看。当时, 美国到中国没有直飞航班机,唯一的航线要途经欧洲、近东和印度再到北京,要花将近3天时间。……我们于1978年10月8日到达北京。智珍的四婶(荣毅仁夫人)在机场迎接我们。
  从各地参观访问三周后,当我们回到北京时,方毅副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我们。
  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我选择了社会科学和科技发展政策作为我为之贡献的领域。于是国家科委和社会科学院成了我活动的中心。科委的赵东宛、宋健、吴明瑜、邓楠和杨培青等,以及社科院,还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马洪、李泊溪和王慧炯等都曾在一起工作。
  1980年10月,通过赵东宛和吴明瑜的安排,我见到了邓小平先生。他的一句话令我感触很深。他说,共产党犯了很多错误,欠人民很多,我们必须向中国人民还债。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下决心从此要为中国的改革事业贡献我的力量。
  这些信件、谈话稿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记录搜集,并于上世纪90年代初退还给我,让我整理发表的,但被我搁置了15年,最后还是荣智珍坚持要我将其编辑出版。为此,我再次向杨培青和吴明瑜寻求帮助。在此文集出版问世之际,我谨向这两位老朋友和其他参与此书搜集资料,编辑和最后出版而付出辛勤劳动的所有朋友们致以衷心的谢意,也愿这本文集,能为热情关心,积极参与中国现代化建设和改革的人们,带来有益的启示!




评论(12) 引用 浏览(1175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吾丁 留言时间:2010-06-30 21:12:14
也就是忽悠忽悠老百姓,摆个高姿态,就算了。
“人民”也不敢,也不愿意追究他们的“罪过”,他们自己也没打算真正地忏悔和“挽回”。
所以就一直烂下去。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0-06-30 21:39:08
我看哪,为什么媒体不能报道邓的讲话?因为这不符合中国人的习惯。儒家要求官员不仅是经世之才,还要求是道德的楷模,是圣人。如果一个官员道歉了,恐怕也要下台了。一个政党承认犯了罪,中国民众就会觉得官方很丢面子,没有了威信。俺们不习惯悔改,也就没有饶恕。大家都得死要面子,绝不认错,否则怎么混?我们想不到人无完人,领袖也是人。如果领袖权力过大,罪行就一定很大。因此西方的分权制衡制度是对人性罪性最深刻体察后的安排,有着不一般的智慧。为了领袖的名声和历史功绩,还是不要给他太大的权力,这样对所有人都好。哎,悔改和饶恕,都是每个人一辈子需要学习的。




作者:lesson 留言时间:2010-06-30 22:15:49
共产党确实对不起地主资本家, 但对得起广大老百姓。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0-07-01 00:40:44
欢迎各位光临,各抒己见。“星辰的翅膀”的看法,我比较有同感!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07-01 01:03:28
很高兴伐林博现在把此话披露出来。

说这句话,不需要智慧。因为我小时候就听见大人(不是大人物,但是是共产党干部)说过同这几乎一字不差的话,而他们不过就是寻常百姓小人物罢了。当然他们是跟俺父母咬耳朵偷偷说的。因此,说出这句话,要勇气,哪怕是俺父母辈在家里偷偷说。

邓小平说的这句话本身,因此也不体现什么大智慧:这是尽人皆知的大实话。他也不需要特别的勇气,因为他说这句话时已经是中国的太上皇,只是听的人要勇气与智慧。

但是,邓小平选择说出这句话的时间地点场合,则体现了大政治家的大慧大勇。他的听众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美籍华人。一位对故国一往情深欲倾囊相报的华人老者,而且是与政治无涉的科学家。想一想听到这话的朱先生当时应该是何等震惊何等感动!“邓小平的中共是彻底迷途知返负荆罪己以身救国的中国的新型领导核心力量!”由朱老这般人物传达传递宣传这样的认识精神,抵得上一万个中央台!

当然,如果中央台也把邓小平的原话照播,那天安门事件就会发生在1980年了。所以不但中央台绝对不会播送,就连当时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朱老,都不会把这句话复述传播与扩散。就连朱老25年之后回忆复述,也是“小范围讲良心话”,外传就是反动话,要进局子的。所以连高博也要忍到今天才透露,朱老还必须在出版物上对邓公原话进行圆滑润色。

可是,这样的话,已经有多少人在心中和海外甚至国内,呐喊了多少次啊!

不是吹牛,在几乎邓共偷偷讲这句话的同时,俺这个小丫头就在大学校报上借一个大队支书的口说过,“大爷,您不要感谢我们让你承包鱼塘发了财。您是方圆百里祖传几代养鱼专业户,本来就应该发财的。过去你给地主养鱼,还能自己有鱼吃有鱼卖。是我们没收了你的渔具不让你养鱼,全乡人都变得没鱼吃了。是我们欠大爷您啊。”

要是当时俺知道邓大人也在说这样的话,俺会由衷称赞他完全具备一个大队支书的良知和水平。当然,他对美籍华人朱先生如是说,就是高超的国际政治大智慧和水平了。

当今圣上能让邓公这番话出口转内销,也算是相当的勇气了。智慧倒不见得如何高超。




作者:吕洞宾 留言时间:2010-07-01 01:25:50
“朱先生啊,你看这怎么好啊,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啊!对不起人民啊,共产党怎么才能挽回嘛……”

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可能谈话的内容比这还要尖锐,比如说“四人帮实行的法西斯专政”,但这明显不是小平的语气。

让我们共同来回顾一哈胡乔木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时揭发老邓的话:“我是维吾尔族姑娘辫子多”,“我不怕第二次被打倒”,等等,一听就是他的话。老邓的话,乍听很浅白,都在点子上,绝没有婆婆妈妈的。毛一言以蔽之:绵里藏针。毛又加一言:人才难得。人小鬼大,这是我加的。

“朱先生啊,你看这怎么好啊”,到象是胡耀邦的口气。据说毛曾经评价胡是:好说话不得要领,爱读书不求甚解。煞是形象。




作者:晚秋心情 留言时间:2010-07-01 06:20:21
伟光正皇帝之“新衣”,路人皆知。不过,皇上可以“罪己诏”,臣民之口说出,难免杀身之祸。共党之祸国害民久矣,至今仍未看到尽头。




作者:玄野 留言时间:2010-07-01 07:55:35
以老邓的风格,说出这话是可能的。但事关重大,请更确切地求证。孤证不足取,多年后的回忆可能其中有个人的解读在里面。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0-07-01 08:42:22
谢谢各位关注!
我这篇博客文章发表之后,芦鹤网友发表文章指出:“高网友在摘录序言时,没有摘录序言的最后一段。”认为最后一段证明:“显然,朱传榘所谈的邓小平谈话,是依据当时的记录,而不是什么『用比较含蓄的语言回忆』”,“让人费解的是,高网友为何不把朱老先生序言的最后一段附上反而玩点『用比较含蓄的语言回忆』这样带有主观意识且具春秋笔法性质的手法?”

朱传榘老先生的自序相当长,我只是节录了其中与其生平和思想境界有关的几个小段。而最后一段,是介绍该书所辑录的信件、谈话稿的来由和对协助整理的人表示感谢。我并不认为这对我们讨论的问题而言有多么重要。但是既然芦鹤网友诘问,认为不节录这一段“令人费解”,此刻我就补上了这最后一段(即上面附录的末段),以免人费解。

我认为,这一段所说“这些信件、谈话稿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记录搜集”,所指为何?很清楚,指的是这本书里所收的文章。是不是包括他自序里的这一段关于邓小平谈话的回忆呢?芦鹤认为:“显然,朱传榘所谈的邓小平谈话,是依据当时的记录”,至少从这段话来看,他觉得那样“显然”的断言,未免武断。
该书究竟是否收有邓小平1980年这次与朱老的谈话,就只能等看到此书再来判断了。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0-07-01 18:46:31
如果说芦鹤网友“武断”,那作者的“武断”在先了。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0-07-01 19:31:20
俺同意阿妞的意见。“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这是当时最广大人民的普遍认识。说出这样的话,不需要智慧,只需要常识;对于邓,也不需要勇气,因为当时他已经大权在握。可以查一下,那时邓是不是还没有镇压西单民主墙,要是还没有,说明邓心里还是想彻底否定毛。但等到发现,完全否定毛,连自己都保不住的时候,他就不敢再说这样的话了,只能对毛三七开之后,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向前看”,免得自己也随着共产党的丧失政权而被历史淘汰。这也种下了毛泽东再次被愚昧的中国人追捧的祸根,其实当时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毛泽东已经反感了,76年四五天安门事件就是一个明证。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0-07-02 09:16:50
很高兴一位老人回忆30年前邓小平的一句话,引起诸位的关注和评论。

诚如阿妞不牛和星辰的翅膀所说,“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这是当时广大人民的常识。不过,常识本身不出奇,什么人说才出奇;有些常识一旦从某些人嘴里说出来,就是“惊人之语”——否则当时我也就一听而过,不会深受震动了。

不过阿妞说我现在才将此话披露出来,是误会了。我其实在2005年听到之后不久就介绍过这句话,包括在国内的网站上,不过现在我已经找不到那个链接了,好像影响不大,所以我才在文中说“好像还鲜为人知”。这篇博客文章是在当时的原稿基础上,修改补充了若干背景信息而成的。

至于说这是“孤证”,当时87岁的朱老是否记忆有误等等——网友提出这样的质疑,不仅是正常的,而且是必要的。我只知道这个“孤证”,就说出来,供有兴趣的人(包括我自己)继续探寻、辨析,搜集更多根据,包括旁证,也包括反证;若因为这是“孤证”就不提出,岂不连“孤证”也没有了?往后若再有某人作类似披露,岂不还是“孤证”?

芦鹤网友不愿相信邓小平会这么说,可以理解,在这一类问题上,本来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双方各自表述”吧。我觉得好笑的只是,他把朱老自序中最后一段话作为強有力的证据,质询我“为何不把朱老先生序言的最后一段附上”“令人费解”。我将这段话补充放上了,这段话,指出了这本文集中所收文章的资料来源(“这些信件、谈话稿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记录搜集”),这能帮芦鹤网友什么忙呢?恕我驽钝,逻辑没学好,看不出芦鹤怎么能由这段话,推断出“显然,朱传榘所谈的邓小平谈话,是依据当时的记录”?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smilhaNew at 7/07/2010 05:06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0.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