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的温馨回忆: 北京恢复大喇叭集体操 400万职工每天跳2次 8/04/2010 05:41
北京恢复大喇叭集体操 400万职工每天跳2次

--------------------------------------------------------------------------------

新京报 2010-08-04 00:10:46



老海报中的工间操记忆。

  拥有59年历史的广播体操在北京中断3年之后,将于本月9日起恢复。市总工会人士表示,届时机关、企事业400万职工将随“大喇叭”集体做操。

  广播操每天进行两次

  昨日,北京市总工会表示,8月9日起,每天上午10时和下午3时,北京将恢复播放广播体操音乐,频率为FM102.5。届时,市总工会将对机关、企事业单位总共400万职工推行第8套广播体操,时长为8分钟。


  这意味着,北京职工跟着“大喇叭”集体做操的场景,即将重现京城。

  据悉,第8套操的喊操者为原北京体操队领队、总教练张仲霖,其声音为“80后”们所熟悉——“80后”学生时代推广的第6套广播体操,便是由他喊操。

  此前,由于播放奥运节目,广播体操音乐曾在2007年停播。2009年,在北京市政府颁布的《健康北京人——全民健康促进十年行动规划》中,确定将推进职工工间(前)操,并规定每名职工每日1次健身活动。

  “广播体操一直是企事业单位工间操的主要形式。”市总工会副主席余俊生介绍,第一套广播体操于1951年公布,其间大约每隔5至10年都会更新一次。

  瑜伽太极将纳入工间操

  余俊生表示,除广播体操外,市总工会还将根据不同行业、岗位特点,推广其他形式的工间操作为补充。目前已确定的有融合体操、舞蹈的“双环操”、瑜伽操、适合白领的坐椅太极操等。

  今后,像空竹、花毽、花棍等民间传统体育项目,也有望逐步纳入工间操。

  余俊生介绍,目前北京市推广工间操的效果“机关事业单位好于企业,国企又好于其他企业”。今后随北京非公企业逐步建立工会,对推广工间操也会有一定帮助。

  追访

  “单位无推行广播操计划”

  昨日,东城区的一家国企相关人士表示,该单位刚刚成立工会组织,目前暂时没有在职工中推行广播体操的相关计划。

  该人士称,他认为广播体操的形式非常好,是可以长期推行的,并且有利于职工身心健康。不过,截至昨日,他尚未听说单位要推行这套操。

  讲述

  60年代曾推广10套生产操

  “中国第一套广播体操,是在1951年12月1日发布的。”80岁的丛明礼老人一直在体育部门工作,曾经历了第一套至第八套广播体操的编辑、出版。

  他记得,推广首套广播操没有挂图,“是在报纸上发布的。”1954年第二套广播体操发布时,才开始有了挂图。之后,1957年、1963年,分别发布了第三、四套操。到1971年第五套操时,首次采用了彩色全开挂图。

  陪伴很多“80后”成长的广播体操,是1981年发布的第六套操。直至2000年,第七套操发布,分为了两个版本。

  2007年,第八套操正式出炉。

  “每一套操的出炉都要花上很长时间。”他表示,每套操都是由好几套不同方案汇总形成,有时候还要到工厂推广试验,吸收意见。

  丛明礼说,北京60年代还曾经推广过10套生产操,包括纺织工人操、钢铁工人操、售货员操等。

记者调查:工间操缘何受冷?

  工间操,就是每天在工作间隙做做广播体操,以此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这项广为流行的运动,今天还有多少人在坚持?

  记者近日兵分三路,走访了30家单位及个人,发现真正每天坚持做工间操的单位寥寥无几,是什么原因让这项简单实用的健身方法受到冷落呢?

  ■长期做操的单位不到3成

  记者所调查的30家单位里,只有北京火车站、望京东湖街道、国家专利局、海关出版社、人民大学、中国银行、市公积金管理中心等7家单位长期开设工间操时间,比例达到23.3%,不到三成。

  望京东湖街道的老杨可说是工间操的忠实拥趸。上世纪90年代,他在一家国营工厂上班,每天早上全员数百人到广场上伴随着广播体操的音乐做操锻炼,那情景让他怀念不已。现在他仍然积极地参加机关每天的工间操,而且为起到健身效果,每套动作都要做两遍。

  提起推行工间操,老杨是举双手赞成,“又简单又实用,何乐不为?”“每天上午固定时间做操,既能锻炼身体,又能调节工作气氛,还能勾起儿时做操的回忆,我觉得挺开心的。”在海关出版社工作的小娜每天在办公室跟着电视做,觉得工间操益处多多。

  ■没地没时间没组织

  在记者的采访调查中,30家单位中的23家都没有开设工间操,比例达到76.7%。而问及不做操的原因,八成受访单位表示,主要是没有人组织。此外,缺少宽阔的场地和固定时间,也是做操被认为不具有可行性和持久性的主要原因。

  朝阳区旅游局的小雅是个直性子,对于做工间操,她直言不讳地表示,她个人并不支持此项活动。占用工作时间,是小雅最大的顾虑。她建议,如果要推行工间操,不如先试行1个月,看看是否有人坚持每天上午做操。

  朝阳区团结湖街道的葛利君很怀念几年前的早锻炼时间。打太极拳、做第六套广播体操,“每天锻炼完,工作的时候特有干劲儿!”可是从2006年开始,随着门口那块锻炼的小场地变成停车场后,工间操就停了。

  ■锻炼方式不止工间操

  虽然没有每天设定固定时间做广播体操,但是也有不少单位用发放健身卡、组织打球、练瑜伽等方式替代了传统的工间操。20多岁的国旅员工小马则告诉记者,他和自己的很多年轻朋友都觉得:工间操太过时了。

  芍药居社区的刘爱英和同事每周五下午都准时去上单位开设的瑜伽课,此前他们还开设过跳操、健身球等时髦运动。现在不仅机关员工参加,附近很多居民都每周一起来练瑜伽。在她看来,锻炼不一定非得工间操一种方式。

  地铁公司贾先生表示,目前可选择的运动很多。工间操感觉对中老年更有益,年轻人则多选择其他方式锻炼。身为一家房地产公司副总的赵江则更直接地说,现在大家都有锻炼意识,没必要组织大规模的集体工间操,况且很多小企业也没有做操的空间,业余时间单位组织去打打羽毛球或其它运动,效果会更好。

  背景

  广播体操60年

  “当北京人出来做广播体操,把最后一个梦魇赶出睡乡,城里整齐的小巷大街,一下子变成了运动场。”这是上世纪50年代前苏联诗人吉洪诺夫来华后写的一首诗。

  “现在开始做广播体操……”,从1951年开始,每天的上午10时和下午3时,人们在操场上随着昂扬的广播操旋律,跟着大喇叭的音乐一起活动筋骨。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的身体素质不甚理想,组织职工锻炼身体,是为了更好地建设祖国。”北京市职工体育协会秘书长吴孟群回忆说。

  据介绍,应时而生的第一套广播体操以燎原之势迅速发展,既营造了良好的全民健身环境、激发了群众参加体育活动的热情,对国民健康状况的改善和身体素质的增强也起到了积极有效的作用。

  1952年,全国各地有40座人民广播电台播送广播体操节目,这些节目每天总计1205分钟。同时,人民广播器材厂也加班加点,为解决收听不便或收听设备不够完善的地区的需要,在短短半年里供应了3800张“广播体操”唱片。

  从1951年第一套广播体操公布至今,大约每隔五六年,国家都会根据社会的发展和国民体质的变化更新一次。1957年,《人民日报》特意刊发了消息“第三套广播体操公布了”。文章的记载称:“中共中央高级党校90%以上的学员坚持做广播体操,今年上学期220名学员填表调查,有67人体重增加,少则1公斤,多则6公斤,13个胖子的体重则有所减轻;29人反映食欲增加;41人反映睡眠良好或好转”。1990年第七套广播体操特意请来当时最著名的体操运动员李宁做模特,制作挂图。而据了解,知名演员李连杰也是因为广播体操而改变命运,当年在北京厂桥小学读书时,李连杰因为姿态标准优美,被选为全校的领操员。随后,他又被什刹海体校的老师选中,开始学习武术。

  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范云江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包括中央及地方的广播电台陆续停播了这档节目,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体育锻炼模式逐渐遭到冷落。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19.9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