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有时也TMD郁闷 8/19/2010 21:52
在波士顿这疙瘩住,看来真不能爱好广泛,否则肯定闷得慌。
前一段闷极了,跑拉斯维加斯发泄了几天,结果回来时差点直接坐飞机上天堂。飞机在1万英尺的高空时,驾驶舱的玻璃不知道被什么砸穿了, 搞得俺耳朵生疼地。
去了拉斯维加斯,俺才彻底明白美国的来龙去脉了,所以最近写《美国兴衰录》时思路有如神助。但是,俺终究是开餐馆的,好多餐馆里的正事耽搁了,也同样郁闷。
咋整呢?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在波士顿这疙瘩住,看来真不能爱好广泛,否则肯定闷得慌。
前一段闷极了,跑拉斯维加斯发泄了几天,结果回来时差点直接坐飞机上天堂。飞机在1万英尺的高空时,驾驶舱的玻璃不知道被什么砸穿了, 搞得俺耳朵生疼地。
去了拉斯维加斯,俺才彻底明白美国的来龙去脉了,所以最近写《美国兴衰录》时思路有如神助。但是,俺终究是开餐馆的,好多餐馆里的正事耽搁了,也同样郁闷。
咋整呢?


哈哈,好整啊,开餐馆的时候不写书,写书的时候不开餐馆。鉴于国内一直以来盗版很厉害,您那书啊,就暂时别写了,要不然您那书还没有印完呢,市场上已经卖了一个月啦。(俺以前曾经干过这样的坏事,正在忏悔呢。 ) 还有更邪乎的,出版商说把书稿给他看看,有没有出版的价值,完了告诉你,市场前景不看好,不愿出版你的书,过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市场上有一本类似你那书的东东在卖的可好了,但是又不完全是你的书,你还告不了他。光天化日下被别人拿着锄头活生生在你的脑袋瓜里把你的智慧挖出来,然后对着你说“不是我教你傻”,那种感觉特别难受。好心劝您哪,别骂我。
小草 at 8/20/2010 00:38 快速引用
我的书,我有谱,别人搬不去的。
另外,人得先生存,再谋发展,自己也得整点可口的,所以俺没法不开餐馆。
实际上,开餐馆与写东西并不矛盾。俺在《波士顿纪事报》上连载的小说和在《波士顿新闻》上连载的小说啥的都是忙里偷闲整的。
俺写东西不为钱,就图个“码格子”的痛、快。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8/20/2010 00:52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我的书,我有谱,别人搬不去的。
另外,人得先生存,再谋发展,自己也得整点可口的,所以俺没法不开餐馆。
实际上,开餐馆与写东西并不矛盾。俺在《波士顿纪事报》上连载的小说和在《波士顿新闻》上连载的小说啥的都是忙里偷闲整的。
俺写东西不为钱,就图个“码格子”的痛、快。


呵呵,理解。
小草 at 8/20/2010 10:24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9.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