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求版砖版) 9/12/2010 22:09
前夫是怎样变成的
引子
我,白雨生,眼下正与刘清清并肩走出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大门,默默地。
大街上,和煦的海风慰抚着每一个感觉着的人。
人生果然如戏!我暗自感叹着,悄悄地呼出了一口长气。
5天前,与我共同生活了1/4世纪有余的老婆刘清清宣誓后变成了美国公民;几分钟之前,在领事馆里,本以为会白头到老的老婆刘清清竟然变成了我的前妻。
遥想当年,虽然我与刘清清是在各自的爱情马拉松终点线相遇的,但结婚前也经过了一年左右的相互了解与和睦相处,应该说我们的婚姻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那年头,结婚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开始,当时根本没想到我们也会有离婚的一天。
再想到刘清清曾经嚷着“缠死你也不离婚”的疯态,我真的难以置信,我白雨生与刘清清竟然真的离婚了。为了再一次确信这一点,我按着胸膛,轻轻地咳了咳。真的是真的。
拐过街角时,我扫了前妻一眼,发现刘清清的双眼挂着两行清泪。
我最见不得女人流泪了,心里自发地产生了冲动,而且心动差一点就要付诸行动,像往昔一样将刘清清揽进怀里。
刘清清正好向我转头,我赶紧将视线抛向无限远的前方,眼角的余光还是扫到了刘清清的神情。我确信,刘清清的神情绝对不是什么难过,而是一种解脱后的冷漠。或许那是一种属于前妻的眼神吧。无论如何,那眼神将我心底残存的丈夫情感一扫而空,顿时令我身心轻松,甚至有些欣喜。我暗暗提醒自己,刘清清只是你的前妻,你已经是刘清清的前夫了!
“我饿了。”转过街角,刘清清兀自道,口气还是那么霸道。
“小四川?” 我开口就后悔了,都已经离了,干吗还顺着她。
“不了。”刘清清望着不远处供人游览的航空母舰道:“我想吃西餐。”
我顿时来气了,心想,你她妈的跟麦克在一起还少吃西餐了!心里虽然来气,但也犯不着再互相揭短、互揭伤疤、互相伤害了,所以我说话时的语气无比真诚: “我得赶去法拉盛一趟,只好把你捎到曼哈顿了。”
“哼,”刘清清不屑地道:“急着会哪个骚货吧?”
我又有些动气,但故作轻松地道:“谢谢你提醒。甭管人家骚不骚,还真有人在波士顿等我吃晚饭。我说,清清,咱们已经好合好散了,就别再唠叨了。赶紧,我得办正事。”
刘清清咬牙切齿地低声骂:“畜牲!”
她妈的!我脸色铁青,心里大骂,疾步甩开刘清清,走进停车库,办理提车手续。
上了车,刘清清又开始跟我唠叨帮女儿偿还学费贷款的问题。
我心里恨恨地道,都她妈叨咕一千遍了,就不能让老子耳朵根子清静哪怕一小会儿?我咬紧牙关,紧盯车前,猛踩油门。
“慢点!”刘清清厉声道:“想死,自己死去!我还没活够呢!”
我气得仿佛灵魂出了窍,荡在半空的灵魂似乎在置身事外般地看着开着车的我冲刘清清疯吼道:“再啰嗦!信不信我会把车开进随便哪个大楼的门窗里!”
刘清清心虚地喊:“你敢!”
我扭头瞪着刘清清,不示弱地狂喊:“你敢再啰嗦!”
刘清清猛地扭头,对着窗外,不发一言。
一瞬间,我真的情不自禁地产生了开车撞大楼的冲动。说来奇怪,我不仅产生了开车撞大楼的冲动,而且随后产生了非常逼真的幻觉,仿佛真的感受到了一阵令人快慰的门窗爆裂声。妈的!我心里咒骂着,额头和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自此,我和刘清清一路无话,直到车子缓慢驶进曼哈顿的唐人街。
不待我停稳车,刘清清就打开车门,迫不及待地跳出车外,同时大骂:“姓白的!你他妈的是畜牲!”
我猛踩空油门,车子轰然一响,把刘清清吓了一跳。我狂笑着,改变了去法拉盛的计划,直接开上了回波士顿的路。
一路上,我边听音乐,边想东想西,想我在中国的曲折经历,想我到美国后的酸甜苦辣,最后,我决定把我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前夫是怎样变成的》。
我猜后来两个人又复合了
开会 at 9/12/2010 22:17 快速引用
有性格,比你以前的日记写的具体多了

为什么要叫清清呢?是做反忖吗?
有点过于露痕迹了

而且,我总觉得白生还是放不下的。我的疑问是,放不下的到底是感情,还是面子?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前夫是怎样变成的
引子
我,白雨生,眼下正与刘清清并肩走出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大门,默默地。
大街上,和煦的海风慰抚着每一个感觉着的人。
人生果然如戏!我暗自感叹着,悄悄地呼出了一口长气。
5天前,与我共同生活了1/4世纪有余的老婆刘清清宣誓后变成了美国公民;几分钟之前,在领事馆里,本以为会白头到老的老婆刘清清竟然变成了我的前妻。
遥想当年,虽然我与刘清清是在各自的爱情马拉松终点线相遇的,但结婚前也经过了一年左右的相互了解与和睦相处,应该说我们的婚姻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那年头,结婚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开始,当时根本没想到我们也会有离婚的一天。
再想到刘清清曾经嚷着“缠死你也不离婚”的疯态,我真的难以置信,我白雨生与刘清清竟然真的离婚了。为了再一次确信这一点,我按着胸膛,轻轻地咳了咳。真的是真的。
拐过街角时,我扫了前妻一眼,发现刘清清的双眼挂着两行清泪。
我最见不得女人流泪了,心里自发地产生了冲动,而且心动差一点就要付诸行动,像往昔一样将刘清清揽进怀里。
刘清清正好向我转头,我赶紧将视线抛向无限远的前方,眼角的余光还是扫到了刘清清的神情。我确信,刘清清的神情绝对不是什么难过,而是一种解脱后的冷漠。或许那是一种属于前妻的眼神吧。无论如何,那眼神将我心底残存的丈夫情感一扫而空,顿时令我身心轻松,甚至有些欣喜。我暗暗提醒自己,刘清清只是你的前妻,你已经是刘清清的前夫了!
“我饿了。”转过街角,刘清清兀自道,口气还是那么霸道。
“小四川?” 我开口就后悔了,都已经离了,干吗还顺着她。
“不了。”刘清清望着不远处供人游览的航空母舰道:“我想吃西餐。”
我顿时来气了,心想,你她妈的跟麦克在一起还少吃西餐了!心里虽然来气,但也犯不着再互相揭短、互揭伤疤、互相伤害了,所以我说话时的语气无比真诚: “我得赶去法拉盛一趟,只好把你捎到曼哈顿了。”
“哼,”刘清清不屑地道:“急着会哪个骚货吧?”
我又有些动气,但故作轻松地道:“谢谢你提醒。甭管人家骚不骚,还真有人在波士顿等我吃晚饭。我说,清清,咱们已经好合好散了,就别再唠叨了。赶紧,我得办正事。”
刘清清咬牙切齿地低声骂:“畜牲!”
她妈的!我脸色铁青,心里大骂,疾步甩开刘清清,走进停车库,办理提车手续。
上了车,刘清清又开始跟我唠叨帮女儿偿还学费贷款的问题。
我心里恨恨地道,都她妈叨咕一千遍了,就不能让老子耳朵根子清静哪怕一小会儿?我咬紧牙关,紧盯车前,猛踩油门。
“慢点!”刘清清厉声道:“想死,自己死去!我还没活够呢!”
我气得仿佛灵魂出了窍,荡在半空的灵魂似乎在置身事外般地看着开着车的我冲刘清清疯吼道:“再啰嗦!信不信我会把车开进随便哪个大楼的门窗里!”
刘清清心虚地喊:“你敢!”
我扭头瞪着刘清清,不示弱地狂喊:“你敢再啰嗦!”
刘清清猛地扭头,对着窗外,不发一言。
一瞬间,我真的情不自禁地产生了开车撞大楼的冲动。说来奇怪,我不仅产生了开车撞大楼的冲动,而且随后产生了非常逼真的幻觉,仿佛真的感受到了一阵令人快慰的门窗爆裂声。妈的!我心里咒骂着,额头和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自此,我和刘清清一路无话,直到车子缓慢驶进曼哈顿的唐人街。
不待我停稳车,刘清清就打开车门,迫不及待地跳出车外,同时大骂:“姓白的!你他妈的是畜牲!”
我猛踩空油门,车子轰然一响,把刘清清吓了一跳。我狂笑着,改变了去法拉盛的计划,直接开上了回波士顿的路。
一路上,我边听音乐,边想东想西,想我在中国的曲折经历,想我到美国后的酸甜苦辣,最后,我决定把我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前夫是怎样变成的》。
Bono at 9/12/2010 22:30 快速引用
这白生太小气了吧,ex分手饭要吃顿西餐就吃呗,吃完再给打包10个月饼。这才有男人气度。
Quincy08 at 9/12/2010 22:37 快速引用
放不下的是沉重的现实。然而,现实已经太沉重,不放下会把人压垮的。
清清有个双胞胎妹妹,叫静静。
生活得清清静静是我的企盼,所以给女主人公们取此名。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9/12/2010 22:4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这白生太小气了吧,ex分手饭要吃顿西餐就吃呗,吃完再给打包10个月饼。这才有男人气度。


狂笑 狂笑
开会 at 9/12/2010 22:53 快速引用
开会 :
Quincy08 :
这白生太小气了吧,ex分手饭要吃顿西餐就吃呗,吃完再给打包10个月饼。这才有男人气度。


狂笑 狂笑


9494 狂笑 狂笑
wildcrane at 9/13/2010 00:19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放不下的是沉重的现实。然而,现实已经太沉重,不放下会把人压垮的。
清清有个双胞胎妹妹,叫静静。
生活得清清静静是我的企盼,所以给女主人公们取此名。


现实之沉重,是因为您其实并没有放下。

OH, My god.

白生要享齐人之福了吗?这么着是要被压垮的.

狂笑
Bono at 9/13/2010 09:43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生活得清清静静是我的企盼,所以给女主人公们取此名。


想清静就得撇开女人. Laughing
breezy at 9/13/2010 11:02 快速引用
breezy :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生活得清清静静是我的企盼,所以给女主人公们取此名。


想清静就得撇开女人.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牛
开会 at 9/13/2010 11:21 快速引用
老朱出生不凡!
期待继续
tutu at 9/13/2010 12:44 快速引用
小说来源于生活吗?
molimoli at 9/13/2010 13:26 快速引用
生活是真实的,故事是虚构的。
故事是被想象悬到半空中的生活,供人们消遣和评头论足。
俺近来比较闷,所以忙里偷闲写点东西发泄。胡编乱造有时不比杜康的功效大。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at 9/13/2010 13:33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生活是真实的,故事是虚构的。
故事是被想象悬到半空中的生活,供人们消遣和评头论足。
俺近来比较闷,所以忙里偷闲写点东西发泄。胡编乱造有时不比杜康的功效大。


喜欢这句话. 加油写!!!
molimoli at 9/13/2010 13:51 快速引用
通熟文笔好,顶一下!
ShenyangRen at 9/13/2010 18:15 快速引用
有点意思,和“北京人在纽约”有一拚。。。
smilhaNew at 9/13/2010 19:08 快速引用
support 原创!
fresh_orange at 9/13/2010 20:12 快速引用
麦香村之老朱专栏 :
放不下的是沉重的现实。然而,现实已经太沉重,不放下会把人压垮的。
清清有个双胞胎妹妹,叫静静。
生活得清清静静是我的企盼,所以给女主人公们取此名。


理解。

这么快到了20多集,从头开始认真阅读。 感动
wildcrane at 9/27/2010 12:09 快速引用
[Time : 0.01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14.5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