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胀的由头来了! 9/16/2010 11:17
早上,看到下述新闻,这就是俺前前一段谈通胀的由头。
激辩人民币议案 美议员称要把中国逼到墙边 或引爆贸易战
  正在酝酿汇率议案的美国国会众议院15日就人民币问题展开激烈辩论,有议员扬言称只有把中国逼到墙边,中国才会让步,而美国商界反驳:那样中国人更不会让步。

  报道称,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15日首次就人民币问题举行听证会。汇率议案提议者、众议员赖恩出席作证。他声称,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过去7年在这个问题上的对华外交努力已经“失败”,现在是国会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他说:“只有当中国被逼到墙边做出让步,它才会显示愿意让汇率升值。”他认为,立法将使美国政府更有力量迫使中国和其它国家“遵守责任”。

  这项名为“汇率改革为公平贸易法案”,将授权美商务部调查18个月内汇率“基本和可控告失当”的贸易伙伴,并将汇率低估视为贸易补贴而征收反补贴和反倾销税。目前该议案已获得143名众议员的联署。议案的另一名发起者墨菲说,此案要向中方传达的信息是,美国议员严重关注汇率问题,中方也必须严肃看待,并与美方进行诚实的讨论。他还威胁称:“如果中方只说不做,那我们就动员起来使议案过关。

  而另一名女众议员珍辛斯指出,美国对华逆差是汇率之外的多种因素造成的,事实上,美国自己的财政赤字政策使得中国有能力通过购买美元债券,躲避市场对于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北京的一些分析人士16日警告说,美国国会就人民币汇率问题通过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特别关税法案的可能性升高到了危险的程度,如果法案获得通过并最终生效,中美之间很可能爆发大规模贸易战。

  分析人士说,美方如通过并生效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就将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产生严重冲突,不仅引发中方的强力申诉,而且还很可能招致中方对美出口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法案在给双方造成重大损失的同时,也为世界经济复苏前景蒙上浓重阴影。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将人民币汇率问题政治化的倾向,也有可能使双方争斗蔓延至贸易之外的领域,从而损害更广泛的中美关系,并产生世界性的影响。

  93名美国众议员13日联署致函,敦促众议院议长就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安排投票。15日和16日,美国国会就人民币汇率问题举行两场听证会,在接下来的数周内,还将举行系列听证会,以评估是否采取行动或采取何种行动应对中国的汇率政策。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说,法案的提出是政治性很强的一个动作。在中期选举的压力下,法案通过的可能性显然大大升高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金融市场室主任曹红辉亦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势,法案在国会通过的概率比较大。“现在我们应该往最好的方向努力,但同时准备应付最坏的情况。”

  在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总体经济形势又不太乐观的大背景下,把经济不振、就业不足的原因归结于外部,这往往是议员们的选举策略。它比较容易吸引美国选民。

  人民币汇率不是造成美对华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也不是解决美国就业问题的“钥匙”,迫使人民币升值并不能解决美国的贸易赤字和就业问题。中国对美出口的许多产品,美国内已不再生产,并不与美形成直接竞争。美国减少从中国进口,结果只能是扩大从其他国家进口。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上月表示,对华轮胎特保措施实施近一年来,并未使美国轮胎进口总量下降,也未帮助轮胎制造行业增加就业,相反却加重了美国消费者负担。今年上半年,美国低价轮胎进口量同比增加21%,进口额增加30%,而从中国进口轮胎所占份额则从去年8月最高峰的45%降至今年6月的24%。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也显示,今年前5个月,美国轮胎制造业就业岗位同比减少10%,表明对华轮胎特保措施并未发挥预期作用。相反,特保措施实施后,美国市场轮胎价格总体上涨10%到20%。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国大豆协会和美国肉品学会等36家行业组织14日联合敦促美国国会,不要通过针对人民币汇率征收特别关税的法案。它们在写给国会的一封信中说,“我们强烈反对使用反倾销或反补贴关税法来处理烦扰了数年的货币问题”。

  无论是经济发展全景还是近几年的双边贸易结构变化,中美经贸都是互补共赢的。最近两年美国对华出口增长量相当于美国对巴西出口量的1/2。今年前7个月,美国对华出口增长36.2%,比从中国进口快15个百分点。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倪峰指出,一旦法案通过并生效,中美之间很可能会爆发大规模贸易战。目前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度非常高,加之中国又持有巨额美国国债,贸易战的后果是双方都不能承受的,并会超出两国范围、波及全球。

  法案如果通过并生效后,中国输美产品的竞争力无疑将显著下降,西方一些舆论认为印度、墨西哥、巴西、越南等少数发展中国家将从中受益。

  但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表示,无论是生产链还是贸易链的建设,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加上中国制造业规模庞大,一些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能力迅速承接,因此,美国的消费者、相关服务业以及跨国公司的利益将大受影响。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一下属机构最新研究也指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贫穷的国家,会因人民币升值而受到损害,因为其经济增长绝对依赖于中国经济的增长。目前中国对美国、欧洲等有顺差,但对日本、韩国有逆差;加工贸易有顺差,但一般贸易有逆差;出口恢复性增长很快,但进口增长更快。

  上述分析人士还表示,美国国会目前施加的强大压力,更像是在与美国行政当局唱“红白脸”,成为美国向中国施压的一个手段,以逼迫中国在汇率问题上作出更多让步。

  他们说,美国施压人民币大幅升值,国内政治层面,可以转嫁责任、安抚选民;国际政治层面,可以遏制中国的发展;经济层面,可以减轻对华债务压力,使中国外汇资产蒙受重大损失。

  2001年中国经济总量仅相当于美国的13%,2006年上升至20%,2009年则超过30%。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中美经济实力对比发生了较大变化,美国经济遭受重创,中国仍维持8%以上的增长速度并且前景看好。

  “如果说2001年时美国在应对中国时还比较自信,那么现在情况则不同了。”倪峰说。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06.3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