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是怎样变成的》 (5)登门 9/16/2010 22:52
5、 登门
事不宜迟。刘清清让我周六就去她家,并且告诉我,她家原本安在军区,他爸刚调到警备区当政委不久,所以一家人暂住警备区招待所。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找到警备区招待所,走到清清家住的房门前,深呼一块气,敲门。
门开处,一个长相与刘清清完全一样的女兵出现在我面前。我知道她是刘静静,因为她穿的是海军军装,而且神态与刘清清判若两人。与端庄的刘清清相比,刘静静的面庞看着可太开朗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强大感染力了。当时,我的词典里还没有“诱惑力”这个词。霎那间,我的反应显然有些乱,本想说“你好”,却鬼神差使般地道:“嗨。”
刘静静可能以为我在跟她说英语,当然是蹩脚英语了,所以她好像愣了一下,接着就用纯正的伦敦音对我道:“How do you do?”
“啊,”我赶紧回答:“How do you do?”
“Come in,please.”刘静静说着动听的英语,微微弯了弯身腰。
我当时真的太紧张了,一边畏缩不前,一边朝前张望。
刘静静知道我是在找“救兵”呢,就微笑道:“我姐去食堂给你点菜了。”她说话时特别强调了“给你”两个字,让我有些莫名其妙。
说曹操,曹操到。刘静静话音未落,刘清清就出现在长廊拐角,两个小战士帮她端着菜。
我赶紧同刘清清打招呼道:“清清,用我帮忙吗?”
刘清清紧走几步,道:“看来今天校车来得挺顺啊?”
“路上是没怎么耽搁。”
刘清清笑道:“傻站着干吗?进家呀。”
刘清清那种自然而然的亲近劲儿让我感到特别窝心。
一回头,刘静静仿佛跟我没打过照面一样,公事公办般地道:“请进。”
我心里又有点困惑,马上就归因于自己太敏感了。
“妈,”刘清清冲里屋喊:“我战友白雨生来了。”
“嗯,知道了。”听那口音就知道是湖北人,口气中透出相当的威严。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有点逆反心理,长大就变成了抗上心理,掐半拉眼角看不上装腔作势的人,所以听了刘清清她妈的官腔,我顿时就不再紧张了。我主动迎上前去,伶牙俐齿地道:“阿姨,您好。”
刘阿姨看到我的长相,脑袋往后靠了靠,然后转头朝刘清清和刘静静瞧,那神态表达着相当的意外。
刘清清赶紧同她妈道:“妈,雨生的情况,我不是跟你介绍了吗?”
“嗯,啊。”刘阿姨似乎把一肚子的话都憋回去了,只道:“清清,招呼小白吃饭,我出去迎迎你爸。”说罢,她抬脚就走出房门。
我知道事情有点难办,无辜地朝刘清清看。
刘静静也朝她姐姐看,神情显然有些担忧。
“雨生,”刘清清平静地道:“啥事没有。我爸是开明人。咱们先吃饭。”
刘静静听了释然了,道:“姐,我给你们盛饭。”
“我们自己没手啊,”刘清清用训斥的语调道:“自己盛自己的。”
刘静静耸耸肩膀,悄悄做了个鬼脸,道:“I am sorry,算我多嘴。”
我们三人坐在桌前默默吃完饭,刘清清的父母走进屋中。
刘清清的父亲中等身材,面色黝黑,神情不怒自威,看着就令人肃然起敬。
别说是刘清清的父亲,就是在军营中遇见刘清清父亲一样的首长,我们当下级的也要立正、敬礼的,所以,没带军帽的我本能地起身、立定、问候:“叔叔好。”
刘清清她爸“嗯”了一声,予以肯定。“你们聊。今晚要宴请一个外军代表团,我先休息休息。改日再同你们聊。”刘清清她爸边走边回头问:“小白,会下象棋吗?”
“会。”
“那好,改日我们楚河汉界见分晓。”
看来,刘清清她爸这一关问题不大。
我点头道:“好。”
刘阿姨这才对我招手,道:“小白,你到客厅来,我有话问你。”
刘清清及时地向我投来鼓励的眼光。我抻了抻衣襟,整了整领章,向刘清清表明了自信。
出乎我的意料,在客厅里落座后,刘阿姨开始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只是讲刘清清从小到大怎样受父母宠爱,而刘清清又是如何要强,如何争气,等等。再就是讲追求刘清清的人怎样多、怎么优秀,而作为父母的又是怎样为刘清清严格把关,甚至因此错过两次好人选的事情,最后才问我打算怎样让她女儿有一个像现在一样的幸福生活。
听了刘阿姨最后一问,我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我必须既明确表态,又不能好高骛远。想起刘清清说她爸30岁赴朝参战时就是团长了,我一板一眼地道:“现在不比战争年代,我不可能像刘叔叔那样30岁就当团长,但我相信我和清清之间的感情是真挚的,如果有精明强干的清清相助,凭我的能力,我一定会成为同龄人中间的佼佼者。”
我的话音未落,刘阿姨的眼光已经柔和下来。
刘阿姨和蔼地道:“清清说你不久前在《军报》发了文章?”
我谦虚地道:“豆腐块儿而已。我正在写一篇比较有分量的文章,希望更有影响。”
刘阿姨高兴地道:“清清和静静从小就擅长写写画画的,你们可以互相帮助嘛。”
我心想,您这是恩准我和清清今后可以互相帮助了?
果然,刘阿姨真诚地道:“小白,以后有空可以常来家里玩。静静的男朋友回沈阳读研究生之后,你刘叔叔下棋正缺对手呢。
一听清清的妹妹已经有男朋友,我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但嘴上应道:“好,那我有空就来向刘叔叔挑战象棋。”
“好。”刘阿姨起身道:“我去张司令家说个事,你同清清聊。”
刘清清看我出来,眼光里都是问号。我眨眨眼,刘清清眼中的问号化成了一抹微笑。
不容易 support
fresh_orange at 9/17/2010 09:45 快速引用
怎么第一面就变心了?
Quincy08 at 9/17/2010 10:04 快速引用
Quincy08 :
怎么第一面就变心了?
就是,人家的妹妹有男朋友,你怎么感觉你的心像针扎一样?? 有点儿花心呢。
小草 at 9/17/2010 10:11 快速引用
有意思。
smilhaNew at 9/17/2010 10:25 快速引用
小草 :
Quincy08 :
怎么第一面就变心了?
就是,人家的妹妹有男朋友,你怎么感觉你的心像针扎一样?? 有点儿花心呢。


94阿,你是怎么回事儿? smile
wildcrane at 9/27/2010 18:06 快速引用
[Time : 0.00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5.29 KB]